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2章老头
    河北省留意山区的一条小土路上,一个枯瘦的老头蹒跚而行,他手里牵着根麻绳,麻绳的令一端栓在一个背着汽油锯的少年腰间,两人走走停停,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一

    “看仔细点!”老头朝前面喝道,“别偷懒!”

    萧天嘴角一抽,感觉自己就像只导盲犬,他现在恨透了自己当初买这根麻绳,此时据初遇老头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老头每天都拿绳栓着他低头遛弯,行人诧异的目光羞的他无地自容当然也不是纯粹的遛,主要是为了找一种东西

    地上一件明晃晃的银色扁圆物体埋没在泥土里,阳光照在上面折射出的白芒显示出了它本身的不凡,萧天眼睛一亮,弯腰把它拾起擦了擦,而后一甩手向身后递去,“给,一毛的钢镚”

    “好,好”老头脸上带笑,把钢镚接过去揣在衣兜里,道“继续努力,再找到几毛钱,咱午就有饭吃了”

    他在路上溜达的目的,就是为了捡别人丢失的钱,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萧天明白了,这老头就是一鸡贼,狡诈油滑无比,本身肯定是不缺钱,但是从不花自己的钱,饿了就到马路上捡硬币,捡到几块就吃几块钱的饭,如果实在捡不到就饿着,当然,还会责怪萧天办事不利

    萧天对此无语,这老头一身能耐大的惊人,就是十天半月不吃饭都没事,而萧天不过是个普通少年,钱不可能每天都捡到,挨饿是免不了的还有时捡到的钱太少不够买两人吃的,萧天便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老头吃饭自己咽吐沫,可怜的孩子跟着这怪异的老头可受苦了

    他也想过逃跑,可这老头每天都拿绳栓着他,就算夜里都不松手,稍有风吹草动便会警觉起来,且其本身实在是诡异莫测,就算不用绳子栓着,萧天也逃不出他的手心好在从开始之后老头便没有过分的为难,只是饿几顿,萧天还能忍受

    一个路人走过,忽而驻下脚步,诧异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还拿绳子栓着?”

    萧天一窒,撇过头去不看他,老头则呵呵一笑,他指了指早就戴在脸上的墨镜,道“我年纪大,眼睛瞎了,走路不方便,只能靠孙子带着我走,用绳子牵着是怕走丢了”

    那人一怔,“啊,原来如此,真是好孝顺啊”随即掏出一沓零钱递给萧天,说是给老人买点东西补补,临走还不忘夸赞几句“您孙子真孝顺”之类的话

    萧天脸都气青了,那人走后,他一把将那沓零钱摔在地上,怒道“小爷不干了!”

    老头一脸平静,淡淡道“年轻人都容易闹脾气,可以理解,乖乖把钱捡起来,老夫可以当做什么都没生”

    “就不捡!”萧天一赌气回绝

    “哦?”老头扶了扶墨镜“你确定?等刮风钱跑了你可别后悔”

    正说着呢,一阵清风扫过,那沓钞票起在半空,眼看就要消失在视线老头淡然不动,丝毫没有追去捡钱的意思,只是一直盯着萧天,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萧天被看得毛,鼓起胆子死死的坚持与之对峙,却最终败下阵来,气不足的说到“你狠!”

    他转身去追逐风的钞票,却因为身上捆着绳子而跑不了多远,所以只捡回了十块钱

    老头一伸手把钱夺过去,“才这么点钱,午饭没你的份了,我吃你在旁边看着”

    路边的小摊馆里

    呼噜撸的吞吃拉面声响起,老头端着大海碗,仰头一个劲的往嘴里扒,吃的那个痛快

    旁边萧天努力撇过头不去看,但吃拉面的声音实在不小,他又饿了两顿,哪受的了这种刺激,注意力不自主的就被牵引过去,眼巴巴的望着那个干瘦的恶魔一口口吞掉美味的食物“咕噜”他喉结涌动,咽了口唾沫,犹豫半晌终于开口请求“那个,能给…”

    老头瞥了一眼,不等其将话说完,立刻加快了进食的度,大吃几口,一碗拉面顿时见底,这还不算,拉面里特意加放的两片牛肉被他夹了起来,似是炫耀般的在萧天眼前晃了晃,然后一口吞了,继而是一阵悠长的细嚼慢咽,嘴里出啧啧的响声

    萧天满含期望的脸庞顿时就垮了下来,愤怒的一拍桌子,“够啦!你有完没完?”

    桌面上的筷子筒被震起老高,砰的一声大响把拉面馆里所有的目光都吸引过来,老板更是脸色不善,阴沉的看着他们

    老头呵呵一笑,冲着四周打圆场,道“大伙别介意啊,我孙子他脾气不好,小孩子就这个熊样,诸位多包涵”说完便把海碗撂下,不由分说的拉着萧天出了摊馆

    萧天的脸色愈难看,如果不是他深知自己绝非老怪物的敌手,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至于尊老爱幼的想法,呵,从来就没对这老头想过

    老头把麻绳拽在手里,双臂交叉抱胸,用略带几分戏谑的笑容看着他,“怎么,受不了啦?你完全可以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把你救走,我又没拦着你”

    萧天气呼呼的瞪着对方,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效果,最终泄气了,蹲在地上郁闷

    老头见他这个样子也不催促,只是有些好奇“这也是怪事,你能打电话为什么不打?难不成,是愿意留下来受虐?”

    “你才愿意受虐呢!我…”萧天立刻反驳他,气势汹汹,然而他话说到一半似乎想起什么,顿时灰溜溜的蔫下来,小声的似是自言自语,嘀咕道“才不给家里打电话呢,混的不好,不闯荡出一番名头,我…”

    老头那是何等人物,耳力惊人,立刻听了个真切,稍微一怔,笑道“倒是个倔傲骨气!现在这种年轻人不多见啊,只不过,你这种做法更像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用你管啊?!”萧天白了一眼,蹲在地上稍稍勒紧了裤腰带,这样能让空饿的肚子好受一些

    老头看到了他小动作,倒没有在意他的无礼,沉吟了片刻后,罕见的开口劝解,道“…年轻人,愿意出来闯荡,想法是好的,但不应该是你这般做法的”

    萧天一怔,这老头怎么突善心似乎是要指点自己,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这显然并非重点,他奇道“那,应该是怎么个闯法?”

    “哼,你……跟我来”

    老头将萧天领进留意山区里,那里有个小村庄宜黄,可能是他之前和本地的人有过往,那里的人对于老头的到来并不陌生,反而有几人打招呼向他问好老头应付了几声,随即和村长唠叨了一番,再把萧天拽到近前,指着不远处一处正在建盖的新房,道“先去那里干活吧,给人家搬砖和泥,干一天给五十块钱,当天结算工钱”

    萧天瞅了一阵,看明白了这纯粹是力气活,自己做起来没有问题,但他脸上的神色却不大高兴,凭心而论,他不屑于和这帮粗野的庄稼汉为伍,觉得跟他们干活有些不自在

    老头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淡淡道“你不过是上过高而已,和那帮庄稼汉比没多少优越性,再说了,你现在一分钱没有,连肚子都填不饱,哪有资格挑剔这些?”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想要闯荡,就要先填饱了肚子”

    萧天沉默,片刻后点点头,挽起袖子向工地走去,忽然又被叫住,他愕然转头,道“干嘛?”

    老头跑到一处房子后面,拿着一卷草席铺在地上,道“天色已晚,明天在干吧,先休息一夜”

    这老头确实不一般,草席就像他的墨镜一样,用的时候就在萧天不注意的瞬间将其拿出,平时根本就见不到,萧天也曾留心过这个问题,却从来没有现老头把东西藏在哪里,他不由的问“这东西你藏在哪里了,怎么我看不到?你不会是特务吧?”

    他只是随便一问,没想到老头真的点头承认,从容的淡淡道“以前干过这行”

    萧天惊奇,“听说特务都有代号,你是什么?”

    老头“老狐狸”

    萧天愕然

    老头微微一笑,也不过多解释,只是又诡异的拿出个屏幕很大的手机,大到衣兜都装不下的程度,他炫耀性的晃了晃,躺在草席上开始打游戏

    萧天一呆,旋即问道“前几天你每天夜里都练那种古怪的拳法吗,今天怎么不练了?”

    老狐狸瞥了他一眼,“我练不练关你什么事,我看你是又想偷学了吧,”

    萧天脸色一红,被人道破了心思,讪讪的不言语,沉默了半天,忽听老头又说“这里有无线,不设密码的,免费蹭一下不花钱,等玩够了再说”

    萧天怔然,“明明自己有钱却蹭别人的,这么做好像不道德吧?”

    老狐狸满脸不屑,“切,你个小鬼知道什么,有便宜不占是王蛋,出来闯荡能省就省,老夫自从三十岁过后,就没花过自己一分钱”

    “我靠!”萧天吓了一跳,“三十岁过后?看你的年纪至少有七十了吧,照这么说你大半辈子都是这么鸡贼着过来的?天下抠门的祖宗也不过如此啊”

    老狐狸一撇嘴,“少见多怪”说完不在理他,自顾自的的打游戏

    萧天觉得无趣,想了想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也连上无线,反正老头是始作俑者,就算被人抓到也可以推脱说是自己被他带坏了

    他这么想着,便调出游戏窗口点击下载

    突然,屏幕上弹出一个小页面,写着某某激情片xxoo,并配有大幅的裸女诱惑图片

    萧天脸色登时就红了,眼角瞥了一眼见老头没注意这里,心下一松,往远处挪了挪,躲在一棵枯树后面,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里偷偷的把诱惑页面点开,心里一边期待,一边小心戒备着四周

    这可不能怪他,雄性嘛,骨子里总是带有几分黄色的,萧天也不例外,一个短短小视频便要花费数十流量下载,他家境不富裕,平时自然舍不得,如今有了机会,决定多下载几个,留着日后慢慢看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细细嗦嗦的轻响,萧天一惊,下意识的把手机扣在怀里,抬头看去,却见是老狐狸缓缓起身

    那个大屏幕的手机不知被收在哪里,反正就是不见了,老狐狸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迈步走到一处空地上,深吸一口气,继而屈臂成肘,猛然向前顶出

    肘尖而硬,就像一把钢锥刺在半空,空气陡然出一声爆裂的脆响,老狐狸更不怠慢,动作连绵不停,闪展腾挪之间练了一种古怪的功夫,以肘法为主,拳法、腿法为辅,耍起来呼呼带风,四周都是他的拳影,身边空气更是啪啪响声不绝,似乎是有人在旁边放了一挂炮仗,真应了那句武彦“双拳密如雨,脆快一挂鞭”

    萧天虽然不懂这些,但也知道这老头练的火候十足,别的不说,单这运肘如风的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众所周知,环节部位越短攻击时带起劲风越困难,想要达到老头这种境界,没有一番深入的苦练是办不到的

    萧天眉头一皱,把手机放在地上任由它自动下载,自己则慢慢走到一旁,看着老狐狸的动作默默记在心里他觉得出来闯荡是会遇到危险的,学些防身的本事是件好事事实上,这也是他宁愿忍受挨饿也要留在老头身边的原因

    老狐狸动作很快,只练一遍动作就不再重复了,萧天看的眼花缭乱,不自觉的又靠近了些,随着老头的动作而比划,眉头渐渐紧锁

    这种古怪的肘法套路繁琐复杂,许多动作都是平常不容易做到的,需要格外留心,萧天记得不如忘的快,当下不敢松弛,也邯郸学步似的练了起来

    “出拳,顶肘,盘肘,沉肘,挑肘,夹肘,靠身肘,回身顶膝…”

    像不像,三分样,萧天好歹上过高,记忆力不错,比划着练了一阵也是有模有样的,他自我感觉不错,愈勤快起来只不过,在他模仿的时候,老狐狸已然练完收势了

    这老头绕到旁边,脸上露出戏虐的笑容,像看傻子似的看着萧天偷乐,片刻后似乎想起什么,悄悄向那棵枯树走去,将萧天放在树下的手机捡起,划开锁屏,看了一眼,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