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3章古怪
    萧天很快就察觉到不对,老头哪去了?不会是扔下自己走了吧?他急忙转身,却正看见老狐狸倚着枯树拿手机对自己笑,一脸戏谑的笑一

    萧天脸色瞬间涨红,像是做了亏心事被现人一般,吱唔了半天,才诺诺道“你,你个老不正经的要干什么,把手机还给我”

    老狐狸嘿嘿一笑,没有为难他,甩手将手机丢过去,却道“看你这个怂料,竟然看这种玩意,真是没出息!”

    萧天被来就涨红的脸色几乎要滴出血来,被这么一说反而平息了几分,只是他心的羞怒却疾膨胀,强自狡辩道“看这个怎么了,我今年二十都不到,正是青春年少,现在不看要等到什么时候再看?难不成要等到和你一样,老得鸟都硬不起来了,再捧着手机后悔?”

    老狐狸一怔,旋即揶揄道“幺小鬼今天口气好冲啊,好正的理由啊,这种事情竟然说的如此堂而皇之,好似你看的光明正大、看的豪气干云一般,真是长江后浪…”

    萧天一窒,不再理会这老货的喋喋不休,经过这么一闹他自然没心情看那种小视频了,直接从自己的小包裹里把水泥布拿出,铺在地上睡了

    老狐狸哂然,也不再讥笑他,慢慢的躺到草席,打了个哈欠,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用麻绳栓着萧天,到了这个村庄后就解开了,似乎是对萧天放纵了一般

    第二天萧天伸个懒腰坐起来,他揉了揉肚子,道“别叫了,我都被你吵醒了”

    肚子没有理他,反而叫的更欢了,咕咕不绝,似乎在抗议他这几天的粒米未进,萧天瞪了不远处仍在酣睡的老狐狸一眼,自我安慰道“再忍忍,过了午就有饭吃了”说完后把裤腰带又勒紧了几分,随即向那片工地走去

    由于之前打好了招呼,工头没有过多的盘问,稍微交待了一下,便给他指定了个任务搬砖,别人砌墙用砖多少,他便要去给对方搬多少砖,不能让砖断了线

    这是挺简单的力气活,听起来很容易,萧天欣然答应,但做的时候却现问题不对了,搬砖就他一个人,砌墙的却有三五位,虽说砌墙比搬砖慢,但这般人数对比之下,倒显得萧天有些忙不过来了,他又去借了辆小推车,一趟趟的不停歇运砖,累死累活的忙个没完,才勉强够那几个人砌

    只是,这般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虽然能完成任务,但副作用也很明显,萧天的膀臂很快就酸麻起来,推车越吃力,他只是个少年,本来力气就不如成年人大,更何况已经两天没吃饭了,饿的他嘴角直抽抽

    萧天牙关紧咬,不努力还得挨饿,当下使出吃奶的力气,终于坚持到午休息

    工地虽然放的工钱不多,但午管饭,这让萧天喜出望外,拿了个大号的海碗盛满了菜,夹着两个馒头大口的吃了起来,那意思似大仇得报,不狠狠的吃一顿难解心头之恨

    当然,他这么狠吃是种错误的行为,空腹已久不宜狂暴进餐,他本来也知道这个道理,但终归年轻毛躁了些,一时间忘了此事

    其余的工人见状都以为这孩子饿了,笑了笑没在意,那知萧天突然呃一了声,随即躺倒在地不动弹了,直往上翻白眼

    众人吓坏了,急忙围过来观看是怎么回事,老狐狸闻之赶来,扒了扒萧天的眼皮,说小事而已不要紧,猛然一掌拍在他后心上萧天陡然张嘴吐出几口饭,悠悠转醒,道“噎死我了”

    有人拿水来,萧天灌了一口,缓过气来,老狐狸把众人遣散,转而笑道“看你没出息的这个样,吃饭竟然都能噎死,你那么着急干嘛,没吃过饭啊?”

    萧天气不打一处来,立刻瞪眼怒斥“还不是因为你个老家伙,我要不是因为两天没吃饭能饿成这样吗?”

    老狐狸自知有些,讪讪的扭过头去不看他,片刻后身躯一震,似乎现什么,道“你跟我来”说完径自走向远处

    萧天撇撇嘴,缓缓起身跟上,他此时此时不待见对方,但对于老头的话,下意识里还是听的

    只见老狐狸越走越快,没多久便出了村子,在一片茂密的竹林外停下萧天看了看,奇道“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你带我来这干啥?”

    老狐狸一笑,表面上行若无事,但一双的眼睛却不断瞄着四周,很是警惕的样子,原本枯瘦的脸现在看起来居然有几分诡异甚至猥琐,见无人注意这里,便悄悄的对萧天说“你悄悄的进去,竹林深处有好东西,注意别出太大响声,否则里面的宝贝就吓跑了”

    萧天见他神神秘秘的样子,对竹林里的东西颇为好奇,想了想便踮着脚尖走进去

    不多时,耳边传来模糊的声音,嗯啊不清,似乎是呻吟,萧天一怔,加紧两步摸过去,仔细一瞅,脸色登时就红了

    在竹林里,深处有小块空地,一对的男女正在缠绵,男的卖力耕耘,女的则很是享受,不时的沉吟一声

    萧天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看到真人版的这种东西,心吓了一跳,不由得失声惊呼,眼看就要坏事,身后突然伸出一只老手捂住他的嘴

    等过了一会儿,稍微平静下来,那只手才缓缓松开,萧天回头一看,却见老狐狸一脸坏笑的看着林那场野战

    萧天讶然,这老头昨晚讥讽我看那种视频,今天却带我来看真人版野战,这是什么意思?

    他压低了声音,问“你让我看这干嘛?”

    老狐狸瞥了一眼,“你猜”

    萧天看他的神色不像是儿戏,想了想,侧头问道“你不会是让我把这些用手机拍摄下来,到时候去要挟他们诈点钱花吧?”

    “嗯,孺子可教”

    我靠!萧天暗骂一句,这老不正经的还真打算让自己这么干,跟着他非得学坏了不可,不过话有说回来,这么干也挺不错的,起码还可以弄点钱花

    当下把手机摸出来,录制了一段小视频,同时心暗想这对男女表演的真不错,动作火辣,勾魂,不去做演员屈才了

    老狐狸拍拍他,“够了,你这是打算拍呢,录那么多干什么,有一小段就够了”

    萧天哦了一声,把手机收起,老头忽然道“注意了,一会儿能讹多少钱就看你自己的了,老夫先闪”说完猛然一踹旁边的竹子惊动了竹林里的两人,然后嗖的一下窜上竹子,眨眼间就没影了,比猴子还溜活

    萧天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来,对着那对脸色不善的男女讪讪道“那个,刚才那声响不是我弄的,你们继续”

    那两人之前并没有出来,被人打扰了好事,第一反应是穿上衣服,此时听到萧天的话,脸都气青了,那男缓缓靠近,怒道“你在这看了多久了?”

    萧天瞥了一眼,见男的右手放在身后似乎要掏刀子,心里顿时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强自镇定下来,道“我看了多久,你就不用知道了,但刚才我制作了小段的视频,你要不要看啊?”说着他拿出手机,把刚才的录像遥遥的给对方看

    男的瞳孔收缩,脚步立刻停住,右手缓缓松了下来,问“你想怎么样?”

    萧天看他眼光闪烁,立刻把手机往回缩了几分,道“我最近手头紧,想管哥们弄点钱花”

    男的脸色一沉“你想要多少?”

    “这…”萧天闻言为难了,他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眼珠一转,道“你看着给吧,你觉得给多少合适就给我多少”

    男的嘴角一抽搐,暗骂小畜生狡诈,略一沉吟之后,掏出三百块钱,道“我身上一共就带了这些,再多就没有了”

    萧天对此没有异议“三百就三百,你别过来,扔在地上就行哎,那女的,他给了三百,你给多少啊?”

    女的惊呼,诧异的问“我也要给?”

    “废话!视频是你们两个人演的,他给了你凭什么不给?”萧天冷笑,但说完这句话后他微微一愣,感觉自己有些像电视上的坏人,强迫民女

    女的咬咬牙,从腕子上撸下一个镯子,道“我没带钱,用这个相抵吧”

    萧天眉头皱了皱,最终点头答应

    女的把镯子丢在地上,完后又道“你把那段视频给我”

    萧天冷笑“呵呵,钱还没到手就要我交视频,你当我好糊弄么?”他又看了一眼那男的,觉得有几分危险,道“钱留下,你们走吧,如果没问题,过几天我把视频给你们”

    那对男女脸色不愉,似乎是想要动手,但犹豫了半天,见对方谨慎估计多半是不能成功,便冷哼一声后分头离去

    他们走后,萧天松了口气,对着地上的钱和镯子,却没有捡起来,脸色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狐狸不知何时又折回来,看他愣着,道“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萧天被吓了一跳,等抬头看清是谁,恨的牙根痒痒,怒斥“老家伙,你太不厚道了!”

    老狐狸撇撇嘴,“厚道,呵呵,你以为出来闯荡能靠厚道么?哎,跟你说你现在也听不明白,还是赶紧把钱拾起来走吧,等对方叫人来围住你,想跑都跑不了”

    萧天忽然一顿,问“这么做不好吧,人家打野战又没碍着咱什么事,咱偷拍视频要挟人家,似乎有些…”

    “有些什么?”老狐狸冷冷打断他,道“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搬砖干活一辈子也混不出什么名堂,还累出一身病,到死都混不出什么名头!想要闯荡出成就,光靠厚道是不行的,再说了,那两个家伙也不是好鸟,纯粹是一对奸夫,本来各有家室却勾搭在一起,咱这么做是为了替天行道,教化世人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萧天一窒,这老不要脸的,真能扯!

    老狐狸看了一眼,挥手把钱和镯子收起来,拽着他出了竹林,道“你继续干活去吧,干一整天才有工钱,半天不算”

    萧天道“刚刚那些钱…”

    “等晚上干完活再说快去吧,别误了时辰,钱我替你保管”说完就嗖的跳到一株竹子上,三蹿两晃便隐去身形,留下萧天干瞪眼骂街“老猴子!”

    ……

    晚上,萧天领了五十块的工钱,从工地出来,去找老狐狸要钱

    老狐狸正躺在房子后面懒洋洋的炸吃鸡翅,旁边堆的骨头像个小山堆,看样子是吃了不少

    萧天好奇,道“老头,你不是说从三十岁过后就没花过自己的钱吗,怎么今天买了这么多鸡翅,难道有人给你埋单?”

    老狐狸吐了口骨头,“当然了”

    萧天问“哦?是谁?”

    老狐狸一指面前的人,“当然是你这个傻小鬼了”

    “我?”萧天感到错愕,“我不记得给你买…!你等等,别吃了!你不会是把那三百块钱全花了吧?”

    老狐狸摇头,没等萧天稍微放松下来,却又补充道“是四百,那个镯子我也给卖了,喏,都买成炸鸡翅,这味不错,你吃不?”

    “吃个屁!”一声怒骂破口而出,萧天气坏了,这老头肯定早就算计好了,诈钱时让自己上,用钱时他自己花,真是老狐狸!

    一把夺过那袋子鸡翅,怒斥“草!你个老杂毛!你,你…”

    “我怎么了?!”老狐狸脸色一变,双眼瞪起,威严的气势立刻涌现出来,这老货年轻的时候杀人血流成海,身上积攒的煞气足可以遮天弥日,虽然只是稍微释放了一下便收起,但这威压也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

    萧天纵然胆大,在煞气扫过身体时却依然打了激灵,下意识的噤声不再言语,只在心埋怨自己那对男女肯定会记恨,说不定会来报复,老头享乐,自己却要给他背黑锅,靠!真蠢!

    他越想越恼,一赌气把鸡翅抱在怀里,气鼓鼓的不再说话

    两人间的气氛沉默下来,过了半晌,老狐狸似乎是不耐烦了,开口打破了这份寂静,道“啊呀,好了小鬼,是老夫做得有些……不周道,不该把钱一个人全用了,嗯…这么办吧,老夫教你些好东西”

    萧天闻言一怔,听意思是老家伙认错了?这老货还有良心存在?

    他自然知道这是老头在找台阶下,便顺势问“好东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