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4章荒唐
    次日午,工人休息一

    萧天从工地出来,回到房子后面,屈指如钩,对着那株枯树猛插猛挖这是老狐狸告诉他的,想要练舍禅厉必须手指硬,不下苦功不成

    一开始练有些生疏不习惯,不一会儿,他手指头就肿起来了

    萧天收回手指吹了吹,迈步向老狐狸走去,道“喏,我手指肿了”

    老狐狸正盘坐在地上,那根树枝勾勾画画的,在地面划出一副怪异的图形,像是山川推演之类的,对于萧天的话反应不大,头也不抬的说“你先等一会儿”

    他说话时眉头紧皱,似乎在忧心什么大事,萧天还是头一次看到老头这种表情,当下点点头,也不多说,只蹲在一旁瞧看

    老狐狸摸了摸地上的图画,把目光锁定在一处山形的标记上,又确定了一番,随即抬头,这次却是看向村庄南面的留意山,喃喃道“没错,应该就是这里了”

    萧天不明所以,问“什么?”

    老狐狸摆手,把地面的图形抹去,道“你别管那么多,刚才不是说手指头肿了么?伸出手给我看看”

    “切不愿意说拉倒,小爷还不稀罕多问呢!”萧天哼了一声,当即把手伸出,道“你说的哦,肿了管治”

    “嗯”老狐狸点头,一抖手不知从哪拿出一把银针,很长的那种,随便一根就能把大腿扎穿

    他一把抓住萧天的手,另一边拿银针往上面扎,不时的捻两下,萧天开始时有些没底,而后便放心下来,这老头手下极有分寸,一点都不疼,相反的,还令他感到有些舒服

    很快,指头的肿胀酸痛感消失,萧天不禁赞道“您真是奇人,好本事啊!”

    “那是,”老狐狸毫不客气的应承,却伸手道“五十!”

    萧天一呆,随即反应过来,大怒“你不是说管治的吗?怎么还要钱?”

    老狐狸戏谑的看着他,“我说过不要钱吗?小鬼别傻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快掏钱!”

    萧天一窒,指着老狐狸气得直哆嗦,“你,你,真他妈黑,老狐狸!怪不得教一招才要一百块钱,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一次治疗要五十,我岂不是一天白干了!”

    老狐狸收起笑容,淡淡道“别激动,年轻要注意言辞”他冷冷的瞟了萧天一眼,又道“这算是为你好,为你量力而行了治疗的方法有多种,针灸五十,贴膏药一百五,我亲手疏导经络五千,灵药浸泡五万,这还是优惠价呢,别人想凭这个价接受我的治疗,那是想都别想的事”

    萧天都被他气乐了,“照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不成?”

    “那当然”老狐狸理直气壮的脱口而出,神色从容镇定,丝毫看不到有愧疚的神情,停顿了片刻,却道“出来闯荡,千变多样,外面人心叵测,不小心的话肯定会被人坑的,这是个教训,吃一暂长一智,你慢慢想想吧”

    萧天一怔,旋即点头缓缓说“不错,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我钱实在不多,能欠着吗?”

    “随你,一边去吧,老夫还有事,莫要烦我”老狐狸一摆手将他撵走,忽而又道“针灸过后用手指支撑做俯卧撑,事半功倍,锻炼效果极好”

    萧天一愣,道“知道了”

    ………

    留意山本来是个偏僻的小山峰,风景并不秀丽,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在偌大的国内几乎没什么名气本来应该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近来不知因为何事突然多了些怪异的来客,宜黄这个小村庄随之变得热闹拥挤起来

    萧天努力掂起脚尖,使身体绷直与地面保持平行,双手用指头支撑地面,费力的做着古老的煅体运动俯卧撑

    “…九十七、九十、九十九,哎,老头,你知道吗,村庄里突然来了些穿大衣的怪人,一个个神经兮兮的,整日到处乱转也不知他们在干什么”

    老狐狸从几天前开始便不再外出了,终日都在地上划山川推演图,却让萧天给他汇报外面的情况,闻言后,他不出意外的点点头,道“嗯,那些人是不是穿着红色的大衣,且袖口上绣着火焰图案?”

    萧天颔,又补充道“对,对,那种火焰绣的很像,似乎是真的一样,不过,除了穿红大衣的,今天还有些穿着其他颜色大衣的人出现”

    老狐狸一皱眉“哦?什么样的衣服,有啥标记没有”

    “有,”萧天回忆了一下,道“有穿黑色绣幽灵的,有穿大斗篷挂骨牙吊坠的,还有穿一身玄青色大衣的,总之很多,他们纷纷找人家住下,看样子似乎是打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

    老狐狸手下一顿,默然片刻,继而擦掉了地面的图案,眼睛虚眯成一条狭小的缝隙,喃喃道“都出来了么?这下可热闹了”

    萧天愕然,他听不懂老头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没有多问,自从村里出现那些怪异的来客之后,老头就变得神神叨叨的,不时说出一两句常人不懂的话,他都快习惯了

    他想了想,决定看看以前下载的激情小视频,这几天连续练功加干活,实在是又累又压抑,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刚把手机掏出来,老狐狸忽然叫住他,道“小鬼,你的舍禅厉练习的咋样了?给我看看”

    萧天一怔,这是要考验自己啊,当下吸了口气,身体外松内紧,淡淡道“当然是有很大进步了,不信不看,我手上的茧子都磨出好多”

    他说着向前走去,同时伸出手掌给老狐狸看,在距离对方还有两尺左右的距离时,脚掌猛然剁地,身体突然难向前贴近,手指如钩,对准老狐狸的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抠去

    老狐狸神态从容,轻轻抬起手指一夹,探来的钩指就被捏住,丝毫动弹不得,老狐狸随即一脚踹起,把萧天踹出两米开外,微微笑道“不错,比之前厉害了许多,也狡诈了不少,有前途!”

    噗!

    萧天吐了口苦水,揉着肚子缓缓站起,道“我就说吧,怎么样,咱资质不错吧,是不是万里挑一的…”

    “少臭屁了!”老狐狸冷冷打断他,道“舍禅厉是夺人二目的狠招,你只对着枯树空练,就算在勤奋也是练不出什么成就的,必须要来点真的”

    萧天心一跳,“什么?你不会是想让我抠人的眼珠子做练习吧?”

    老狐狸一摆手,转而看向留意山,慢慢走向那里,道“跟着老夫过来…”

    留意山并不大,方圆也就十余里,这在山里面算是小的了,但它石壁却陡峭怪异,崎岖难行,且山上有无数的洞穴窟窿,暗藏着诸多危险

    老狐狸在山脚下驻足,低头凝视路边的草丛,一动不动的像个雕像

    萧天感到有些奇怪,便问“哎,老头你看什么呢?怎么不走…我草!”他话说到一半就骂了出来,在那片草丛里蹿出一条怪蛇,度快得如同残影一般,张嘴扑来萧天一惊,急忙像旁边躲开

    蛇紧追不舍,眼看就要咬他,却被老狐狸一把抓住七寸,

    萧天摸了摸冷汗,问“这蛇头是三角的,有毒吧?它怎么专咬我却不咬你”

    老狐狸看了一眼,点点头,“嗯,这是剧毒的蛇之所以咬你是因为我在你身上加了点吸引它的东西琉璃草”

    萧天顺着老头的目光,低头一看,在自己的衣服上不知何时夹了片翠绿的草叶,他一把拽下来,怒道“你个死老头,捉弄我有意思吗?”

    老狐狸拍了他一巴掌,道“把草放在怀里,一会儿就有蛇要来咬你,它们就是你练习舍禅厉的目标喏,你先对着这条试试”

    他说完,把手里的蛇递出来

    萧天一怔,下意识的后退了些,见老狐狸的神色不似开玩笑,当下心一凛,右手绷紧,伸出手指屈成弯钩,对准了毒蛇那对碧绿的三角眼

    蛇天生警觉,立刻感到危险,蹭的把嘴张开,先袭来,两颗尖牙浸着毒液一口咬向萧天的手腕

    萧天一翻腕子躲过,伸左手捏合蛇头,右指霍然刺出

    噗哧!

    暗红的血液呲成了水花,溅的萧天满手都是,他毕竟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没有经验,心里感到有些恶心,手指也不大适应,但看了看旁边监视的老狐狸面色严肃,强自一狠心,把蛇眼抠了出来

    蛇都疼疯了,狂暴的乱晃嘶嚎,但老狐狸枯瘦的爪手犹如鹰爪一般,抓着它牢牢不动,这蛇吃痛,胡乱的顺势缠上他的腕子,被老狐狸一狠捏爆化作一团血雾

    萧天讶然,看着手里的两粒蛇眼,觉得很难看,刚才用力不稳,一下子给抠碎了,他刚要开口,只听老狐狸抖了抖手,道

    “这次不行,必须把握好力道,抠出完整的眼珠才算成功,你自己练练吧,哦,小心点别被咬到,若是让老夫解毒的话,费用是很贵的”

    萧天一挑眉,呆呆的看着手指,他虽然胆大,但第一次这般残忍的抠下蛇眼却还是有些心神动荡的,直到过了老半天才应了一声,“哦”

    萧天双足点地,纵身一跃,腾空而起,人在半空,双臂平伸,立掌如山,深吸一口气随着他吸气的动作,一声龙吟响起,浩荡悠长

    昂!

    其身后的空间微微一阵扭曲波动,仿佛水面泛起涟漪,波纹纵横,片刻后,一条若隐若现得到龙形成在他背后先是头,硕大的龙头满含气势,长角上面雷霆缠绕,震撼激荡,茂密的髯不仅不令人厌恶,反而更添几分威严与魅力,泛着幽暗光泽的鳞片覆盖在脸颊上,看起来神秘且强大

    龙头一出现,便长啸着冲天而起,带动着头后面的空气一阵剧烈扭曲,仿佛有型的气流在半空里翻滚,眨眼间龙身便同着龙爪一同化形,紧跟着,一条灵动有力的尾巴出现,虽然看起来有些虚幻不似真实,但却真是龙飞天上的模样

    一个大转身,朝天飞的趋势骤然变化,继而落在下来,矫健的飞龙长啸着,飞动如风绕着萧天的身子转了几转

    萧天大喝“飞龙在天!”

    猛然一挥手,那条飞龙狂啸着冲出,就如同在他掌心里冲来一般,掌风所向披靡,面前的巨大山岭竟被他生生开辟出一条道路

    第二招神龙摆尾!

    嘭!

    从半空处落下,萧天顺势往下用力,重重的跺在地面上,落成一个三丈大的坑陷无数道土地龟裂的纹痕蔓延出来,仿佛蜘蛛布,道道惊心

    “嘿!”

    由高处骤然变成低姿态,颇为令人不适应,但好在萧天有调戏之法,憋住一口气,挺过最难受的那一刻,继而就感觉轻松了很多

    左脚为根,蹲身时手在地上轻轻一拂,腰上用力,右腿却猛甩出去,整个人极转了一圈,扫堂腿!

    昂!

    龙啸滔滔,如潮水一般出巨大的轰鸣声一条龙影浮现,却是蹲踞势的样子,四肢全部收缩在萧天身上,随之转动,只有尾巴附在萧天腿上,横扫出去

    一片碑林同时出现在扫腿经过的路径上,密密麻麻不下千余,仿佛就是为了阻止他才出现的

    萧天一腿扫过去,碰在石碑上,咔嚓一声,石碑崩碎,便在这时,巨大的龙尾陡然爆,瞬间拉长变大了千百倍,一扫之下,狂横无比,所有的石碑在龙尾面前都仿佛弱不禁风一般,还没被扫到,便被凌厉的劲气所湮灭

    龙尾一甩而收,萧天仰头

    片刻后,

    一道磅礴的身影从坑陷里冲出

    萧天的头仿佛燃烧了似的,整个人浑身冒着灼热的气焰,张嘴一口火焰喷出

    开始时,火焰不过鱼丸大小,但一脱离他的嘴里,立刻膨胀起来,见风就涨,只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化成半人大小的火球,同时出呼呼的燃烧声音

    火球冲天而起,气势一往如虹

    萧天哼了一声,双臂起舞在周身狠狠的一挥,鼓起剧烈的劲风,数道模糊的双臂虚影在他胸前掠过,最终汇聚成两条凝实而强悍的胳膊,托天而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