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6章赵日天
    “切!”赵日天撇撇嘴“怎么来的钱都一样,反正都是用来花的,一万块钱而已,对你来说不是毛毛雨吗?”

    忽而,他想起什么,道“师父,给徒儿一万块钱吧,徒儿去买条内裤一 ”

    嗯?老头眼角一挑,“买条内裤要一万块钱?你家的内裤是金子做的吗?撒个谎都不会,说吧,又想去买什么?”

    “嘿嘿”心思被拆穿,赵日天干笑了两声,挠挠头道“县城里开庙会了,徒儿想去凑热闹”

    老头哦了一声,自语道“今天是三月三,倒是开庙会的时候,为师在这凤凰山上住了这么久,也该去看看热闹了”

    “师父也想去?”

    赵日天一怔,旋即笑嘻嘻的问“那能不能先给徒儿点钱啊?”

    哼!

    回答的是一声冷哼,他心一苦,暗想成是没戏了,却见老头随手在山洞里拿起一个蒲团

    蒲团本来是黄草抽丝编织而成的,平时里师徒二人打坐就坐在上边,只不过由于年头太久了,原本枯黄的颜色被磨得白,柔滑的地方微微还有光泽

    老头拿住蒲团,掐住一条草丝轻轻将其抽出,然后抛蒲团于地,将草丝揉成一团捂在手里,低声默念几句,喝道“变!”

    白光闪过,老头打开手掌,一沓红色的“毛爷爷”静静的躺在掌心,“过来拿钱吧”

    点石成金,捏草成钱!这等异术只在传说存在,竟然有人真的能做到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会跪倒在地惊呼老神仙的

    赵日天讶然,平日里每次管师父要钱都是会被数落一顿的,今天怎么这么简单,难不成有什么事要生?还是老头打算日后再找自己算账?

    心虽然疑惑,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喜滋滋的说声师傅真好,然后就抓过那沓毛爷爷,细细的点了起来,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十张,整整一万块钱

    赵日天咽了口唾沫,把钱揣进裤衩里,却问“我也试过变钱,可只能变出一毛的纸钞,并且五分钟不到钱就现回原型了师父,为什么你变的就没事?”

    老头白他一眼,“为师修行了多少年,你又修行了多少年?修行差距太大,你术法不灵又有什么奇怪的?”

    赵日天一咧嘴“虽然说徒儿的修为和你有差距,可我施展别的术法时的效果和你的差距并没有这么大,只有变钱时才会差的没边,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老头脸色一板,呵斥道“哼!还说呢!上次你强行变化百元钞票,结果受到反噬,若非老夫现的早,你这辈子都毁了你不要小看变化术法,变化术法属于顶级异术,是老夫的独门秘法,这门术法易学难精,除了修行外还需要你心地纯洁,胸襟宏阔,没有相对的内心境界,你当然变不出来了你虽然入门了,可若是想达到融会贯通随心所欲的地步,还早着呢!”

    在赵日天十岁时,便学会了这门变化术法,可惜只能变一分的纸钞,有一次他心血来潮,强行变化百元钞票,结果遭受了反噬,还把天雷引了下来,若非老头子手段通天替他挡过一劫,他就要死在雷罚之下了

    事后,老头狠狠的教训他一顿,每当他犯错时,就把这事提起,他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试图变过百元的“毛爷爷”

    如今老头又提起此事,赵日天脸色苦,耷拉着脑袋,道“徒儿知道了,谨记师父的教诲”他见老头还要训话,急忙转移话题“师父,我们快走吧,若是去晚了就赶不上庙会了”

    老头翻个白眼,道“出门之前先穿衣服!光着个身子像什么话!”

    赵日天看了看身上,除了一个裤衩,其余什么都没穿,浑身光溜溜的,脸色顿时一红,“还不是你让我光着的,说是方便于吐纳天地之气,吸收日月精华,唯有赤身,方为修炼状态之最佳”

    他一边絮叨,一边拿了套绛紫色的功夫衫穿上,老头咳嗍一声,等他穿好后,迈步走出古洞外,抓把黄沙洞门蒙,黄沙在半空徐徐落下形成一道土幕,遮住了洞口,从外界看洞府原来所在的石壁光滑平整,丝毫看不出里面别有洞天

    凤凰山下风吹过,山边的野柳随风摆动,正是三月时节春光好,柳条青青微带些黄嫩,风和日丽,弱柳轻拂,倒是闲惬

    老头随手折下一枝柔柳条,用手一抖,柳条宛如鞭子般,在半空出啪的一声脆响,再看时已化作一根云磨禅杖

    赵日天一见此景,就知道师父要施展遁术,急忙站到老头背后,手伸到前面抓住老头的白胡子,笑嘻嘻的道“师父,您放心的施法吧,这次徒儿抓住您的胡子,就不会像上次一样被甩飞了”

    老头鼻子里一声粗气,微微翻个白眼,手云磨禅杖一摆,在地上画个双十字,双脚站在字当,口真言咒语念几遍,四周随之刮起狂风

    狂风来势甚是凶猛,天幕上的流云都被带了过来,霎时间便吹的天昏地暗沙石乱滚,使人睁不开眼睛只不过这风来得快去得也快,片刻便安息下来,再看时,老头二人踪迹皆无,只有一地的散沙碎石随风消散…

    北河省水衡市井县县城,这本是一个偏穷的小城镇,人口不过十数万,这个数量在古代或许是大数,在如今改革开放达六十年的新国年来看却是有些小数字了据说现在人口已达十七亿

    县城平时虽然也有汽车穿梭公路,但不会像今日这般频繁,只因为庙会到来,那在都京北市才常出现的堵车排长龙队盛况,竟然因此而出现在县城公路上,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摆起了长蛇阵,从县城里一直通到公路岔道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此处多么繁华呢

    离县城心还有一段距离,公路上的停车司机便听到了吹打奏乐的声音,锣鼓喧天的声音一阵阵扩散,道路两旁的杨树都被震的抖抖瑟瑟的

    一辆黑色宝马的车窗轻轻摇下,如同砖头一样方棱带角的大脸探出窗外,推了推大墨镜,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岔道口的交通灯,猛然把烟头吐出,吼道“呸!真难,不就是个庙会吗?至于堵成这样么,前边的红灯还没过去?这破灯是不是坏了?草!哪天老子带人把这破灯给砸了,叫他妈碍事!”

    能在这个穷地方开宝马的,那是相当有身份的人了,再加上他嘴里彪悍的话,显然开头不小他这一嗓子震住了等候的众司机,无人敢搭话

    转头男等了半天不见回答,却见远处的交通灯还是红色的,如同邪恶海盗的独眼兀自闪烁不停,他不耐烦了,“草!不等了,直接开车撞过去,闲人闪开,撞死活该!”

    随即汽车引擎动的低鸣声响起,这里车流拥挤若是用车一撞,成是要爆炸的,如此下来方圆一片谁都活不了,众人见他真的着车,纷纷骇然,大声呵斥,却没人敢上前制止他

    眼看祸事就要酿成,就在千钧一的时刻,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喧闹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令在场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年轻人,别这么冲动嘛,冷静”

    众人登时安静下来,一齐寻声看去,在宝马车旁一个老者傲然而立,胡须垂到腰际,手拿云磨禅杖,他身后还有个小伙子,两人身材都是一身绛紫色的功夫衫,谁也没看到这两人是打哪出来的

    砖头脸被这突然出现在旁边的二人吓了一跳,怔了片刻,随即抽搐着脸上的肌肉,一副凶样“老不死的,你是谁啊,活腻歪了?敢拦我李东的车,胆子不小啊?”

    对于此人侮辱性的粗俗话,老头微微摇头没有过于在意,但他身后的赵日天脸色却阴沉下来,虽然还是随意的站着,他那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却虚眯了起来,目光透过眼皮间那条狭小的缝隙直接锁定李东

    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在周围,所有的司机都感到浑身一窒,似乎空气都凝结了几分,令人感到呼吸不顺畅

    李东无端的一阵心悸,没来由的感到危险降临,似乎是又回到年轻时和痞子厮杀的场景当了,额头上的汗珠悄悄的冒出,无声的滚落在他腿上,惊得他腿一颤,却现刚刚动的汽车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停了下来,顿时一呆

    老头察觉到异样,转头看了一眼,微微努嘴示意赵日天别惹事,他了解自己这个徒弟,眼睛虚眯起来,是其动手的前兆

    赵日天看看师父的表情,郁闷的吐了口气,脸上不乐意,眼睛却恢复了原状老头看看李东,一指远处的交通灯,道“年轻人,你看,现在红灯不就过去了吗?”

    随着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顿时感到身上一轻,似乎是沉重的压力就此泄去了,纷纷看向交通灯,却见不知什么时候红灯已然过去了,表示可以通行的绿灯正在闪烁

    众人也不多说,纷纷回车驾驶,李东哼了一声,想要说什么,但看到老头和赵日天那副傲然样子,顿时又噎了回去,悻悻的驾车走了

    他走后,赵日天低声问“师父,你好心劝他,他却不知好歹,若非是您,他早就酿成大祸了,不报答就算了,这家伙却粗俗的叫嚣,早知道就不帮他了,为什么不让我给他点教训?”

    老头淡淡道“行善积德而已,不必和他一般见识我这么做也是积攒功德,功德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借此避过天罚的”回头看,见赵日天还是一副忿忿的样子,当下禅杖一摆,道“走啦!”

    “哦”

    ………

    赵日天“师父,我们直接去庙会吗?”

    “不,”老头想了想,道“先去井州塔看看,那里的开福寺老方丈欠了我点钱,我去收利息”

    井县著名的景点便算是井州塔了,棱形的塔身共十三层,塔顶上还有个大葫芦,和民谣的玲珑塔有几分相似,据说早些年时葫芦到了夜晚会光,后来不知被谁给偷走,换了铜的就不亮了

    塔是建在开福寺寺院里的,寺院呈半开放式,心一片大广场,南半场由于政府的策划改成了游乐场,北场落座着大雄宝殿等一群寺院建筑,塔在间正好把南北隔开

    赵日天来到院前,看了看门口,有两只大个的白石狮子,石狮面目狰狞口含石珠,表面有温润的光泽,隐隐似玉质的他心有些猜测,便试着用手推了一下,石狮纹丝没动

    他讶然“师父,这狮子至少有五百斤的重量,难道真是汉白玉的?”

    “屁的汉白玉!”老头闻言沉默半晌,蓦然一声骂,道“这要是汉白玉的,早就被人偷走了,还能摆在门口?再说了,这就是我卖的,要是汉白玉,我舍得卖吗?”

    啊?

    赵日天一怔,师父卖的?难不成这次来就是收卖狮子的钱?

    老头像是知道他心疑惑,便解释道“这狮子虽然不是汉白玉的,但是我告诉那老方丈时,忽悠他说这就是整个汉白玉雕成的这是几十年前的事,那老和尚当时信了,后来找人来看现不对,正赶上我又去给他卖鼎,结果他就把鼎扣下没给钱,这次来,就是为了把鼎钱收了”

    忽悠人?师父还会干这种事?

    赵日天听后,诧异的看了老头一眼,“师父,凭你的手段变一个真的给那和尚就行了,何必去忽悠他呢?”

    老头被徒儿看着,脸上丝毫没有尴尬的神色,反而一身正气凛然,微风吹过须髯飘摆,竟有些仙风道骨的气势,那意思好像说老夫忽悠人天经地义,纯属正常行为

    他咳嗍一声,“咳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老和尚也是修炼之人,有些道行,一般的障眼法术蒙不过他,再说,这件事是源于一次打赌,说到底是为师有些理亏,所以并没有跟他动手否则的话凭他那三脚猫的功夫还能扣下老夫的鼎?笑话!”

    赵日天微微吃惊,问“老和尚也是修炼者?师父,你不是说修炼者都在百族空间里吗?”

    老头白了他一眼“那是一般的情况,大多数修炼者会在生灵百族各自开的空间结界里生活,但也有少数修炼者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世间”顿了一下,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