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7章佛门
    是一般的情况,大多数修炼者会在生灵百族各自开的空间结界里生活,但也有少数修炼者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世间一 ”顿了一下,又说

    “其实,你不必过于惊讶,每个国家都有一些修炼者隐藏在各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默默的保卫国家或者宗门,这个开福寺的老和尚,便是佛教空间结界一处结界门的看护者”

    赵日天讶然“佛教空间的结界门?在哪?”

    “喏,在那”老头用手一指,赵日天随着看去,“在井州塔底下?”

    “嗯”

    赵日天伸手拂过双眼,眼金芒闪过,再次看向井州塔,果然见塔底有些空间波动,一道虚无的旋涡在缓缓转动,隐隐似水涟漪

    塔应该是放高僧尸骨的地方,没想到佛教把结界门设在这,话说,里面的人若是出来,便遇到死鬼的尸骨,把结界门设在这里当真好吗?

    老头拍他一下,“别看了,小心守塔的和尚盯上你,走,跟为师去见见老方丈”说完,转身离去

    赵日天点头领喏,刚要迈步,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你看看,那个家伙穿的真土,年纪轻轻的穿的和老头一样,活脱脱一个土孢子”

    “就是,就是”旁边还有个声音附和

    赵日天寻声看去,在塔外围是一圈栅栏,一棵龙爪槐斜长在那里,树枝粗壮弯结似虬蛟,两个十七的少女正坐在树干上,双腿垂下来晃呀晃的,似在荡秋千

    两个少女见赵日天看来,不由一阵娇笑,一个道“别看了,就说你呢,土里吧唧的,小老头”

    一旁边的少女附和“就是,就是”

    赵日天脚下一绊险些摔倒,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绛紫色的功夫衫,没错啊,好好的衣服怎么会被人笑话呢?

    被女孩嘲笑是相当尴尬的一件事,更何况他在十岁,正是年轻气盛好面子的年纪

    当下,他转头看向老头,一脸苦色

    老头一撇嘴,“你别看我,现在年轻人的审美我不懂,反正我穿什么就给你买什么,至于他们笑话,那是你的事了,你看同样的衣服,穿在我身上怎么没人笑话?”

    话音刚落,树上少女笑吐真言“你看,那个男的就算了,老头比他还丑,他丑就算了,还穿更丑的衣服,真是笑死人了”

    旁边的那位还不忘打击一句“就是,就是”

    老头闻言是一阵咳嗽,拿眼瞪了瞪那两个少女,却最终没有火,只是一摆禅杖率先离去,口嘟囔着世风日下、人不敬老云云

    赵日天差点乐出来,但碍于师父的脸面强忍住了没笑,当下也不理那两个女的,紧走两步跟在老头身后

    大雄宝殿殿门大开,一个枯瘦的白眉老和尚迈步出殿,正好看到老头,顿时一怔,随即身体微躬双掌合十,施礼道“阿弥陀佛,老施主,又见面了”

    老头把手禅杖连点三下,算是还礼,脸上露出正色,“枯严,别来无恙啊!”回手一拍赵日天,道“徒儿,这是开福寺的方丈枯严大师”

    赵日天躬身施礼“晚辈赵日天,见过枯严大师”

    日天?连天都敢日?

    枯严手的念珠一顿,旋即慢慢拨转起来,他怪异的看了看老头和赵日天,白眉毛挑动,说了句算不上赞赏的话“好名字”

    额,这个,

    赵日天被噎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便回头看向师父

    老头倒是满不在乎,随意的一挥手,“日天,我和枯严大师有点事,你先去自己逛逛吧”说完,径直和白眉老和尚一同走进大雄宝殿,殿门随即哐当一声关上,不知哪里出来两个凶丑的和尚,守在门口一副“内有奸情,闲人免进”的样子

    赵日天张着嘴看了半天,感觉师父今天有点反常,具体是哪说不出来,但总觉得不对劲

    他喃喃嘟囔一句,开始围着寺院转悠

    大雄宝殿旁边是经书阁,清一色朱红漆的门窗,甚至连墙跟柱子都是红的,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经书阁是免费开放的,反正没什么秘籍,也不怕被人偷看赵日天迈步进去,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经书,而是一个檀木的“功德箱”

    箱子正摆在屋子央,它后面是一排排的玻璃柜台,通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很多玉雕挂坠,如挂佛,挂龙等等在柜台后面站着个尼姑,没错就是尼姑,和尚寺院里的尼姑!

    赵日天眉头一挑,看来这开福寺也不是什么清修的好地方,若非墙角处还有几本经书架子,还真以为进了商场呢

    他没说话,那个尼姑倒是先开口了,二十出头的女尼长的眉清目秀,一副俊俏模样,脸上露出标准的商业化笑容,颗小白牙整齐迷人,“施主您好,要点什么?”

    要点什么?真当买卖那么干啊?

    赵日天脸上一抽,看了看柜台里的玉雕,“这些都是卖品吗?”

    不!

    尼姑脸色严肃,“施主,请不要亵渎佛,在寺院内,所有的东西都是非卖品”

    闻言,赵日天诧异了“不卖,你摆它们是…”

    “赠品,施主可以向功德箱里捐款,捐购一定的数量,可以获得相应的赠品,比如这款翡翠佛珠,只要您出百块钱,就可以带走它,既积攒了功德又获得了宝物,价格实惠一点都不贵…”

    小尼姑滔滔不绝的解释,赵日天已然呆了,这什么赠品,分明就是变相的卖了,还不许亵渎佛?屁!

    他心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转身离开这间亵渎佛法的屋子,刚才他感应了一下,柜台里的挂坠没有丝毫灵气波动,都是些看不用的摆设

    这时不知打哪钻出个胖和尚来,背着个包裹拦在经书阁门口,念了句阿弥陀佛,随后把包裹就地一铺,放了些类似于古玩的小玩意,便盘坐在那里摆摊

    赵日天一怔,靠,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庙里的和尚卖东西都在屋里,跑到经书阁门口摆摊,这是什么排场?

    他问道“和尚,你不是这个寺的僧人吗?怎么跑到这来卖东西?难不成是来砸场子的?”

    胖和尚微微笑道“施主勿问,若是买,只管看,不买请勿多言”

    赵日天愕然,这和尚挺拽啊,不过看他说话这么冲,说不定有些好东西,当下也不多言,直接放出灵魂波动去感应

    一圈圈无形的灵魂之力呈涟漪状向四周扩散,瞬间笼罩了地摊上的古玩玉器,灵魂探查之下,很快就现了有些动静,地摊边角处有个巴掌大的玉雕青猫微微颤动,隐隐有能量从传出

    好东西!

    赵日天眼一亮,随即隐去,淡淡开口问价“那个猫几块钱?”

    噗!

    胖和尚听了他的问价,直接喷了,随即挥挥袖子抹净嘴角,白了一眼,道“阿弥陀佛,施主见过几块钱就淘古玩的人吗?”

    “额,这倒是没有,好吧,这玩意值几十?”

    胖和尚摇头,“施主不要拿贫僧开涮了,刚才你拿灵魂探查的事我感应到了”顿了一下,又说“都是行家不用耍手段,这青猫玉雕含有一块能量结晶,没有一万块钱,甭想买走”说完,兀自摆弄这些古玩

    赵日天凛然,悄悄后退了几步,重新打量胖和尚,却见和尚仍然是一副平常样子,丝毫看不出他有修炼的根基,日天不禁一惊,自己看不出来道行的,肯定是高人

    心又有疑惑师父说修炼者极少露世,怎么今天就遇到两个,难不成有什么事情要生了?

    他心念头急转,那和尚却像是等不耐烦了,淡淡看了一眼,道“施主还买不买,不买请让开,莫要挡了贫僧的生意”

    “买,大师莫要着急”

    赵日天想了想,道“既然是同道人,那就不要见外了,大师能否便宜点?”

    “能!”回答的倒是很肯定

    赵日天闻言一喜,连忙拍马屁,道“啊,大师真是慈悲心,”只是没等他脸上露出笑容,那和尚又悠悠的说了句“优惠价,九千九百九十九块”

    尼玛!优惠价就便宜一块钱?佛门秃子都是混账!

    赵日天暗骂一声,随即给佛教下了定义,但他转念想了想,反正钱都是师父随手就能变出来的,能量结晶却不会轻易遇到,买了也不吃亏

    想到这,他转身对着墙,伸手探进裤衩里哆哆嗦嗦的摸索了一阵,最后拿出一沓崭新的“毛爷爷”,依依不舍的递给胖和尚

    胖和尚看到他是从哪里把钱拿出来的,不由一窒,狠狠的翻个白眼,用袖子接过那沓钱,也不点数,直接努努嘴,没好气的说道“钱我看过了,东西在这,自己拿!”

    哼!

    胖子态度不好,赵日天心情自然不爽,心忿忿然裤衩里拿钱怎么了,带有小爷特殊体味的钱算是纪念钞呢,日后升值空间很大,没准可以卖个百十万的,死胖子得了便宜还这幅德行,小心被雷劈!

    他暗暗咒骂,当下也不多说,弯腰把玉猫拿起来,顺手抓了旁边的一个小葫芦,“胖子,那一块钱就不用找了,就当是这个葫芦钱吧,哈哈,走了”

    说完,把葫芦揣在怀里,转身就走,本以为胖和尚会追来或者大骂,没想到身后传来他的笑声“阿弥陀佛,葫芦本非施主物,施主自然拿不得,看施主忿忿不平的样子,想必是贫僧卖的贵了,这样吧,多找给你一块钱钱已然在怀里,施主走好”

    闻言,赵日天脚下一顿,下意识的摸向怀里,掏了半天却只拿出两张一块的纸钞,而那个葫芦却不见了踪影

    不由得心大骇,能在自己不知不觉把东西换掉,只有和师父同等的存在才能办到,难不成刚才的胖子是绝世大能?

    他急忙回头看去,却见经书阁门口空荡荡的,只有光滑的台阶和青石地板,哪里还有那胖胖的身影

    赵日天忽而想起什么,急忙抓过玉猫,却见猫肚子上一行小字“一份小礼”

    …………

    也不知道老头和枯严方丈谈了什么,知道午时才出来,当时进大雄宝殿是两人,出来时却是三人,在枯严身旁,还有个胖和尚,如果赵日天在这的话一定讶然吃惊的,这胖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卖给他玉猫的那位

    胖和尚抬头看了看大雄宝殿的门扁,低声喃喃的不知说了句什么,便消失不见了

    枯严方丈念声佛号,老头冷哼一声,面上似有不愉快的神色,一摆禅杖身形隐去,随即出现在井州塔旁

    塔旁龙爪槐上的那两个少女还在,不同的是树下多了个人赵日天,他正斜倚着树和那两个少女说笑,看样子交谈甚欢

    赵日天得到玉猫后,看了半天也没弄懂玉猫上面的小礼是因何而来,便决定问问师父,无奈老头在大雄宝殿里不出来,他等来等去觉得无聊,忽而想起说自己衣服土的那两个女孩,便赶过来问问她们自己哪里土了

    那个说他衣着土的少女名叫紫玥,旁边说一口“就是,就是”的少女名叫千忧两个少女闲来无事,恰逢赵日天来问话,便拿他找乐子,一阵调侃下来,弄得赵日天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招架,正在尴尬的时候,忽然现师父来了,顿时大喜

    老头遥遥一摆云磨禅杖,“日天,你干什么呢?还不过来”

    赵日天急忙紧走两步,来到近前,“师父,你和那老方丈谈的什么?怎么聊了这么久?钱要回来了吗?”

    “哼!那秃驴不给!”

    “啊?那您打算怎么…”

    “走,把门口那狮子搬走!”老头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率先朝门口走去,看了看四下无人注意这里,随即甩袖子一拂,两只石狮瞬间不见

    赵日天“……”

    “师父,你把那狮子弄到哪去了?”

    老头嘿嘿一笑,摊开手掌,两个类似玉质的白狮戒指静静的躺在掌心,表面微微有温润的光泽流转,看起来就不是凡品

    他捡起一个丢给赵日天,道“把这个戒指戴在拇指上”

    赵日天拍接过后带好,问“师父,这戒指有什么用?”

    “可以用来联络”

    联络?这戒指有这功能?不过这显然并非重点,赵日天一怔,旋即问“师父,你是要走吗?”

    老头没有答话仰头看向苍穹,默然无语,忽而问“日天,你和那两个女娃聊的开心吗?”

    额,师父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赵日天脸色一红,喃喃道“师父,徒儿嘴笨,给您丢脸了,那两个女的很能说,她们一齐调侃徒儿,说穿的不好啦,站的不好啦,总之就是没有一处好的,徒儿说不过她们”

    他顿了一下,又说“可是徒儿实在没有觉得哪里穿的不对,师父,是徒儿审美不对,还是眼光不好,为什么会被嘲笑?被女孩嘲笑是很丢人的,求师父教我”

    “哈哈哈哈哈哈”

    老头闻言后,哈哈的笑了一阵,却道“日天,不是你不好,你穿的很正派,只不过这世道变了,穿的正派不见的就没人笑话”

    赵日天疑惑,“世道变了?”

    “对你平日里经书读的不少,历史也知道概况,你没有现如今的世道与史书上写的大不相同了吗,别的不说,你觉得现在的人和你小时候见到的人一样吗?”

    赵日天愕然,低头想了想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虽然具体说不出来是哪里变了,但是世道却不是以前那样了,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这个世上,加改变了世道人心

    这时一阵风吹来,三月的天气应当是风和日丽的,但不知怎么的,这阵风很是诡异,以他的体格竟然感到有些寒冷,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问

    “师父,为什么会这样?”

    老头察觉到他的异样,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立刻,捋着胡子沉吟半晌,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为师也不知道”,他稍微停顿了一下,道“日天,你修炼是为了什么?”

    修炼?

    师父今天怎么怪怪的,净问些平日里不说的问题,难不成师父真的要走了?

    想到这,赵日天神情一肃,认真的思考了半晌,方才恭敬的做出回答“徒儿没有什么称霸称雄的野心,也不想去追求那所谓的永生不死,徒儿修炼,不过是为了没有烦恼而已”

    没有烦恼?

    老头哦了一声,蓦然转头诧异的看着他,仔细打量片刻,不由哑然失笑“没有烦恼?哈哈,这一条听起来简单,却比那两样都难古往今来还没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你知道吗?如果你能做到,便可当之无愧的自称为神仙了”

    赵日天被老头直视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羞羞的低下头,“您是说,徒儿的目标太不切实际了吗?可…徒儿只有这一个想法…”他又纠结了半天,眉头紧皱,“如果师父觉得实在不行,那徒儿就换一个…”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