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8章大节
    老头打断了他,“日天,你的想法虽然平淡,但是比无数修炼者都要远大,志当存高远 一   你做的很好啊”

    赵日天讶然,原来师父不是责怪自己,当下心一松,刚要开口说话,却见老头摆手示意他静听,只得压下心头的疑问

    “没有烦恼,无忧无虑,呵呵梦幻般的生活啊,只是,没有宏大的胸襟气度和通天能力,是不配享有这种生活了,日天,你跟为师在一起将近二十年,修行也算是小有成就,但是心态境界还不够成熟,日天,为师走后,你去世间历练一下吧,如果机缘好的话,说不定还会得到传说的无忧履”

    无忧履?师父走后?

    赵日天眉头一紧,暗记下这个名词,旋即问道“师父你要去哪…”话说到一半便突然止住了,因为他抬头四顾,却现师父不见了,只在耳边有一句话飘荡

    “为师名号青阳”

    他一怔,青阳,这便是师父的名号吗?听起来也不是很霸气,不过以师父的手段,想来这个名号在修炼界也是以前也是如雷贯耳的吧

    以前曾多次问过老头名号,可老头每次都岔开话题,左右而言他不肯告诉自己,如今把名号留下,想必是真走了

    想到这些,心里不由的一阵惆怅,又想起小的时候,每当不听话时,老头都会把他丢到山里,自己则隐藏在暗吓唬道“不听话老夫就不要你了,扔了你!”

    当时年纪还小,日天还小很是害怕,老实听话了一阵子,可被丢到山里的次数多了,渐渐就胆子变大,反正老头不出两天就来把他找回去,他已经习惯了

    等到十岁之后,赵日天已然胆大半天了,没事就偷偷往山里跑,去抓野狼啊逮狐狸,那还用的着老人家出手老头从那之后就没有丢下过他,如今再次离去,赵日天心不免空落落的

    就在他茫然失神的时候,两声“咕咕”的低鸣打破了这份沉默

    赵日天脸上一抽,低头看向声源,伸手揉揉肚子却是饿了,下意识摸向怀里,脸色顿时变成了苦瓜,一拍脑门

    “啊呀,忘了管师父要钱了,那一万块钱买了那只玉猫,如今只剩下两块,这可怎么生活啊?”

    他一边愁,一边把玉猫拿出来,道“该死,刚才匆忙忘记问师父这只玉猫是怎么回事了,这…”他眼一亮,玉猫好歹是值些钱的,不如先卖了赚点生活费再做打算

    老头突然离去,他生活变得尴尬起来,也顾不得玉猫里的能量结晶了,先想法填饱肚子才是上策,他决定去庙会那里碰碰运气

    庙会在县城的南市举行,其实县里规划的是在开福寺举办,可寺庙的广场向来是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地方,一想到这帮老太太威耍泼皮的样子,县长思虑再三决定把庙会地点订到南市

    等到赵日天来到南市时,已然午了,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各种杂耍叫卖的都有,游乐设施更是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赵日天拿着玉猫问了好几个摊位,结果没有一个出价肯过一百的,甚至有个老家伙耍孬,掏出十块钱,劝他当塑料处理了,气的他把老家伙的胡子揪下一绺来

    那老家伙一瞪眼,想要教训赵日天一顿,但看了看对方的身板觉得自己打不过他,揉了揉下巴,恨恨的说道“年轻人,刀爷我记住你了”

    赵日天眉头一挑,记住我了?记住就记住呗,你记住了关我屁事?

    他轻蔑的切了一声,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转头看向别处不理会这老家伙

    刀爷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刚要火,赵日天却现了其他好玩的,转身离开

    不远处有个小摊位,在地上铺了一大块黄布,上面杂摆着些大小不一的瓷器古玩,这些东西摆放的位置之间都有些间隔,摊子后面站着个汉子,一手拿着一摞铜圈,另只手里拿个喇叭,喊道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来试一试哎,两块钱一次,套什么就拿走什么,绝对划算!!快来试一试哎!”

    赵日天朝这里走来,却见摊前两个女孩低声嘀咕一阵,似乎在商量什么,其一个道“就是,就是”

    他讶然,仔细看去,原来认识,这两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紫玥和千忧,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竟然也来到庙会里看热闹

    这两个妮子却没有现身后赵日天到来,只顾和摊主说话,紫玥掏出二十块钱递给摊主,道“我就不信了,本姑娘一次也不行,老板,再来”

    “好哩!”摊主闻言大喜,做生意就愿意遇到这种“爽快”的年轻人,当下脸上堆起笑容,从那摞铜圈里数出十个递给她,道“别急,慢慢试”

    紫玥把铜圈拿在手里,在地摊上看了一遍,现有个白瓷的小兔子,模样甚是可爱,她心一动,试着瞄准了一下,随即把铜圈抛出,嘴祈祷道“!”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这种事情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个铜圈落在瓷兔上晃了晃随即掉了下去,害的她空欢喜一场

    摊主一笑,道“只有圈挂在东西上才算数,你这个差一点,再试一次就行了”

    紫玥努努嘴,也不多说直接又拿出一个铜圈抛出,结果和上次一样都是差点成功,那兔子上面也不知有什么,眼看铜圈已然套却总是晃悠几下就掉了一下来她试了几次都是这样,不由得恼羞成怒,质问道

    “老板,这兔子有问题,明明已经套了,可那圈却自己掉下来,这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摊主“姑娘,这可不怨我,这门生意就这样,如果随便一套就能,我不就赔死了吗?这是个手艺活,自己没能耐可不要怨别人,你这么说话,似乎是在抹我的生意啊!!”

    他最后一个字音,拉得悠长沉重,说完这话,脸色突然变得冷了起来,阴森森的,似乎有几分警告的意思

    紫玥和千忧也觉事头不对,悄悄向后退了几步,一时间僵在那里,四周的空气凝固起来,过往的人们察觉到气氛不对,纷纷驻足观看

    赵日天却不管这些,他摸了摸手里的两块钱,上前一步问道“摊主,这里的规矩是套什么就给什么?”

    摊主见有生意来,脸上稍缓露出笑容,却道“正是,正是,套什么算什么,两块钱一次,客官想试试手气?”

    “嗯”

    赵日天点头递过钱,接过一个铜圈,用手摸了摸圈里环,眉头一挑,铜圈里环被人特意打磨过微微有些斜,这样的铜圈就算套在瓷器上也会自主滑落,想来是摊主特意做的

    只是,这玩意对于别人来说是难事,对于他来说儿戏而已,他对此不以为意,脸上带笑仔细观看地摊上的物品,考虑着从哪个下手

    地摊上摆的大多数东西是便宜货,但也有几个较为值钱的,这值钱的东西无一不是形状平整不容易套的,都是摊主精挑细选出来的大古玩摆设,摆在这里用来吸引顾客

    在地摊央有个脸盆大小的塑金蟾蜍雕像,蟾蜍通身光滑无比,只有嘴里衔着枚铜钱,微微有点斜向下突出,这本是常见的一种摆设,金蟾衔钱寓意着招财进宝,大概能值个千百块,是摊上最值钱也是最难套的,无他,铜圈只有巴掌大小,蟾蜍体积大有光滑,套的话也只能套在蟾蜍嘴里的铜钱上,可那个铜钱又倾斜向下,铜圈套在上面就会滑落的,成功套的几率不足万分之一,所以摊主才放心把它摆在这里

    只是这些对于身怀绝技的赵日天来说都不叫事

    赵日天掂量了一下,心盘算“这个蟾蜍能卖不少钱,卖了它自己就有钱买吃的了”

    想到这,他翻出手腕,眼睛虚眯成一条缝隙,目光直接锁定蟾蜍嘴里的铜钱,随即把铜圈拿出

    紫玥刚才忿忿然的抱怨摊主做手脚,被摊主吓唬了一句,心自然不满,她在一旁看到赵日天的举动,忙说到“大个子,你不要套那个,那是最难套的,换个别的试试吧”

    赵日天对于紫玥的好心提醒,微微报以一笑,却并没有转头看她,只是将手里的铜圈撇出

    紫玥顿时一恼,好不容易想起劝人一回,没想到这个家伙还不听劝,白白浪费了自己一片好心,当下恼道“瞧着吧,等到套不你就知道错了,到时候…”

    她说话时气势汹汹,似乎是要把心的不满泄出来,只是这话才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个铜圈已然套在蟾蜍嘴里的铜钱上,虽然扔在晃动却不曾掉落下来

    紫玥讶然,好奇的看了这大个子一眼,心纳闷这个角度可不是谁都能套的,这家伙随手一抛就成功了,是实力还是运气?

    她只是心里狐疑却没有开口询问,但摊主就没有这般淡定了,他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个蟾蜍值一千,如果被人套走了,那他这个月就相当于白干了,所以在铜圈落到铜钱上时,他心陡然一跳,不住的祈祷铜圈掉下去

    可惜事与愿违,赵日天的伸手那是得到了师父青阳子的真传,岂能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摊主的祈求理所当然的就落空了,不过他也有办法,当下眼珠急转,立刻想出主意,也不见他翻脸,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更多了几分,道“这大午的真热啊!”

    说着,他还象征性的抹了抹额头上的热汗其实是冷汗,旋即把外衣脱了下来,嘴里还有说叨“人来人往的是真热闹,可就是热了些,脱了袄凉快些”

    他脱袄的动作幅度很大,看似不经意的却狠狠用衣角抖了阵风,直直吹向蟾蜍处,想把铜圈吹落下来

    赵日天开始还不明白此人为什么脱袄,见到这一幕立刻醒悟过来,这家伙是在耍手段不让自己得手啊,可惜,论耍手段,咱才是行家!

    他冷笑一声,旋即说到“摊主说的是,是有些热啊”说着,甩袖子拂了两下,同时暗使用师父教的异术,脚下一股旋风出现,贴着地面径直卷向蟾蜍

    摊主刚才正为自己的急生智而自鸣得意,突然如同见鬼了一般,两眼瞪的滚圆,眼见那铜圈就要滑落下去,不知哪来一阵怪风吹来,把铜圈又吹了回去,稳稳的套在蟾嘴铜钱上

    摊主脸色顿时变得和吃了苍蝇一般,呆呆的注视了半天,终于接受了这不可置信的一幕,有心要反悔,可周围一帮人看着呢,若把蟾蜍就这般让人带走,他又着实肉疼,一时间陷入两难境地

    赵日天可不管这些,一弯腰把蟾蜍搬起,这东西已然算是他的了,当然要先去卖掉换钱,买东西填饱肚子才是正事

    摊主见他转身要走,急忙喝道“别走,站住!”

    赵日天回头,脸上似笑非笑,“摊主还有什么事吗?”

    摊主一窒,脸上阴晴不定,却现四周的人都在注意这里,当下一咬牙,恨恨然说到“算我不走运,东西拿走吧!”

    赵日天见他脸上有阴郁的神色,眼更是闪过记恨的光芒,不由的一皱眉,随即释然,他要报复就随他来,自己身怀术法大能,还怕他不成?

    想到这,他潇潇洒洒扬长去,众人望着他挺拔的背影,纷纷感叹这小子好运竟然连这么难套的东西都能套,或许是命里该财吧,只有紫玥仍在低头疑惑,旁边千忧拽了她一下

    紫玥问“干嘛?”千忧不答话却递个眼色,她领会其意顺着目光看去,却见那个摊主躲到个角落里掏出手机,不知在忿忿的说些什么

    女孩心灵聪慧,联想一下之前生的事,便明白了此人的用意,低声呓语“那个大个子怕是要有麻烦了”

    …………

    赵日天拿着一千块钱,心暗自嘀咕老混蛋,刚才他去卖大蟾蜍摆设,却现不知怎么的所有摊位都不肯接,只有那个老油子刀爷在一脸得意奸笑的等着他

    刀爷抱着胸,得意非凡,他刚才跟所有的收古玩摆设的人打招呼了,“凡是这个大个子的东西,一率不许收”,他在这行里辈分很高,所以一话其他人都听令,自然无人肯接赵日天的生意了

    他见到赵日天吃瘪,顿时扬眉吐气,“怎么样,卖不出去吧?这就是得罪刀爷的下场!”一边又捋了捋仅剩的几根胡子,道“年轻人,别说刀爷不给你机会,这样吧,刀爷我给你十块钱,把那蟾蜍留下,算是给你个台阶…”

    话没说完,赵日天就怒了,刚才卖蟾蜍处处碰壁就知道有人在捣鬼,如今一见果然是这老油子做的手脚,更可气的是这老家伙还故意拿话气人,他顿时一恼,脱口而出“放屁!这么大个蟾蜍就值十块钱?你再胡说,我,我拿这玩意撇死你!”说着,他做势欲打

    刀爷急忙躲开,口告饶说好话“别动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啊,不知道尊老爱幼吗?真是没教养…哎,别打,我买行了吧?一百,不,一千”

    赵日天停手,诧异的看着刀爷,心想这老油子太没骨气了,当下把蟾蜍抛给他,接过钱就走了,只是他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时候,刀爷脸上浮现出一副“年轻人,你会后悔的”神情…

    章节,门遁甲

    赵日天卖了蟾蜍,拿着一千块钱,先去饭摊上买了几个肉包子,所谓肉包子,不是那些只有核桃大的小笼包,而是猪肉大葱馅的巴掌大包子,这家饭摊的老板也是好手艺,猪肉混入少量大葱调味一齐剁碎,再连馅带汁用面包起来上笼屉蒸,做出的包子滴汁不漏,吃起来味道极好这等大包子一块钱一个,算是实惠了

    赵日天也是真饿了,一连吃了二十个却仍没有吃饱,又买了十块钱的包子装在塑料袋里拎走

    他一手拎着塑料袋,一边拿根竹签剔牙,边走边回味刚才的美味,正在享受的时候,突然心一动,察觉到有些不对,似乎是有人在暗跟着自己眉头一紧,微微向后转头,却见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在不远处跟着自己

    那几个青年一见赵日天回头,急忙看向别处装作买东西的样子赵日天眉头一挑,跟踪我?谁派来的?

    他虽然不是杀手刺客,可跟着青阳子这么多年也学了不少本事,甩掉这几个“尾巴”还是能办到的,趁着那几个家伙低头,他一晃身混入人群,三蹿两绕就消失不见了

    那几个青年再抬头看时却找不到他的人影,只见人群散乱,过往行人纷纷忙忙,哪里看得出目标藏在哪里?他们不由一怔,交头接耳的低声商议了几句却没有就此离开,反而继续在此盘查,逐个的看路人相貌,看那意思是一定要找到赵日天不可

    赵日天见此稍作犹豫,便现身再那几个青年身旁,倒是要看看这帮家伙要干什么

    这几个混混模样的青年突然现赵日天出现在自己身后,顿时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当下也不多说,直接走过来两个大个子,一左一右站在赵日天两旁,赵日天刚要开口询问,背后有人伸手捂住他的嘴,几个混混夹着他,分开人群匆匆赶路

    以赵日天的身手这几个人自然奈何不了他,只是他想弄明白这些人想干嘛,便也不反抗,任由他们夹着自己一直进了个偏僻的死胡同里

    几个青年将赵日天推进胡同里,他们则把守在胡同路口,为的是个耳朵上打着耳钉的黄毛混混,赵日天看了看,觉得不认识此人,便装作胆小的样子,哆哆嗦嗦的问“几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耳钉徐一撇嘴,随手掏出个刀子子,比划两下恐吓道“少废话,把钱交出来!”

    要钱?!

    赵日天一怔,念头急转直下,“几位大哥,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看看热闹,所以没带钱”

    “放屁!”

    耳钉徐一脚踹来,却道“你把蟾蜍卖了不少钱,少说也有三四百,还能说没有?不给你点教训看来不会乖乖听话的”

    赵日天身子一扭躲过去,心有了计较所说是和自己过不去的,只有刀爷和摆地摊套圈的摊主,蟾蜍是卖给刀爷了,刀爷当然知道自己得了多少钱,可这帮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说明不是刀爷派来的,既然不是刀爷,那只有是摆地摊套圈摊主

    心盘算,嘴上道“几位大哥是不是那个摊主让你们来的?”

    耳钉徐见对方竟然敢躲过自己的攻击,不由一恼,听到问话下意识的承认了一声,“对啊,算你…”他声音一顿,旋即恶狠狠的说到“既然被你猜出来了,也不用瞒着,哥几个动手!”

    旁边的几个青年一听,纷纷掏出刀子之类的,“刀子的滋味可不好受,你小子最好识趣点,乖乖把钱交出来!”

    赵日天脸色一变,对付几个混混自然不在话下,可师父教导过不要轻易对凡人出手,这几个家伙虽然也不是好人,可他们是受人雇来的,就算打跑了他们,那摊主也会再雇佣别的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冤有头债有主,还是去找那个摊主一次性解决麻烦吧!

    想到这,眼睛虚眯起来,寻思着脱身的办法,忽然看到地上有个破旧的打火机,也不知是谁扔在这的,他眉头动了动,弯腰把打火机拾起,试了试还能用,脸上顿时露出神秘的笑容

    那几个青年刚要靠前,却被他这一笑吓到了,耳钉徐一晃刀子,“他玛的,你笑什么!”

    赵日天脸上堆笑,慢慢靠前挪了几步,“几位大哥,先别动手,抽根烟吧,来,小弟给你点着”

    耳钉徐一歪脑袋,骤然骂道“去尼玛的,拿地上捡的脏东西给老子点烟,你找死啊!”抬腿就是一脚

    赵日天却不管不顾,只是向前靠近,嘴说好话“大哥消消气,小弟也是没带着打火机,你将就着用吧”说着,手拇指一摁打火机,噶噔一声脆响,火苗就蹿了出来

    耳钉徐脸上露出嫌弃的神色,还要说话,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打火机上冒出的火苗猛然变大,只眨眼间便化作一大团火浪,足足有两米见方

    火浪如同墙幕一般,呼啸着燃烧,赵日天虚眯的眼睛陡然暴睁,这团大火焰顿时咆哮了一下

    耳钉徐吓得一抖,急忙向后退去,本以为火浪会烧来,没想到火浪往回一卷,瞬间把赵日天给包围起来,随即从传出一声呼响,火焰连同人影一齐消失不见

    几个青年混混愣住了,耳钉徐也是错愕半天,操!这是什么情况?那小子为了点烟被打火机烧死了?这是什么新闻?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啊!可这火烧的也太厉害了,连个渣都没生下来,刚才那打火机爆出的威力比得上炸弹了,这还是打火机吗?

    耳钉徐愣了半天,似乎想起什么,急忙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连同一盒新买的烟通通抛的远远的,看那避讳的样子,似乎是那上面有瘟疫旁边几个青年纷纷效仿,甚至从此之后戒烟了如果国家得知赵日天施法吓的几个混混终生戒烟,不知道会不会表彰他一个劝人从善的勋章呢?

    几个青年混混问“徐哥,这怎么办?人就这么被烧没了,咱们怎么向雇主交差啊?”

    耳钉徐沉吟片刻,道“就说没找到目标,李哥的聚会要开始了,没这么多功夫瞎耽搁,甭理那雇主,直接去找李哥!”

    “好听徐哥的”

    几个混混收起刀子,转身离去,胡同墙上一片阴影动了动,没有生什么

    片刻后,一个年白袍怪人凭空出现在这里,伸手抓了抓空气,放到鼻子下一嗅,眉头皱了起来,“好浓郁的火焰气息,刚才感应到一股能量波动,应该就是从这里传出的,难道有修炼者在此动手?”

    他来回度了几圈,摇头喃喃道“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秒杀,一个是没有动手,这里有能量波动,第二个假设自然就不成立了,那么,只剩下秒杀!”

    “刚才的能量波动并不算太强,想来是低阶修炼者在施法,可低阶修炼者之间没有秒杀的可能,也就是说,有修炼者在对凡人出手!”

    白袍怪人眉头陡然一跳,虽说修炼界有大能制定条例不准向凡人动手,可并不是修炼者都会遵守条例的,看这里的情况俨然是有修炼者秒杀了凡人,不行,我要赶紧去报告上头主事的!

    想到这,他一挥袖子消失不见

    半晌后,胡同墙上的阴影浮动,赵日天慢慢显出身形,苦笑了一声,刚才那白袍修士的话他可全听到了,没想到自己用了一次遁术竟然会引来别人这种想法,看来还是少用这些术法才好

    话又说回来,师父说在世界各处都有修炼者隐藏,果然不假,不过,今天遇到的修炼者也太多了些,难道真有大事生了?不过,就算大事生了,又关我屁事?大事又不是我引出的还是先去找那个摆地摊的算账吧!

    他摇了摇头,手打火机汽油已然用光了,暗想自己的道行果然还是不够,若是师父施展这门遁甲,就不会浪费这么多火焰燃料的

    门遁甲,按卦之名,分为乾、坎、艮、震、翼、离、坤、兑种,每一种都对应一种遁术,门遁甲离为火,刚才他所用的就是离火遁

    ………

    摆地摊的摊主正在等待,他花钱雇了几个混混却跟踪那个大个子把钱要回来,等了半天却不见回信,便搬了张凳子抽烟解闷,刚把烟点着狠狠的吸了一口,还没等他回味,烟陡然自燃起来,一团火苗溜过,差点把他嘴给烧到

    摊主吓得一哆嗦,急忙把烟扔了,却仍觉得嘴唇难受,拿过镜子一看才现嘴唇上竟然烫起一个浓泡,再看时那烟只剩下一个烟头,他顿时懊恼,

    “该死的!今天这么净遇到倒霉事?一千块的东西没了不说,抽烟竟然也被烫到嘴,真他妈活见鬼!”

    话音刚落,旁边有人答话了“你还有更倒霉的呢,比如说,遇到我!”

    摊主一怔,旋即转头看去,却现今天套走蟾蜍的那个大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声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他一惊,急忙起身想离这个大个子远点,看对方身材高大,自己可打不过他

    赵日天哪会如他的愿,仗着自己身高马大,一伸手就掐住对方的脖子,缓缓道“摊主,听说,你雇人去找我麻烦了?”

    摊主心里一番个,就知道事情败露了,当下想求饶,奈何被掐住了脖子说话不利索,只能勉强声道“大…爷,小人知道错了,求您…饶我一次,我定然痛改…前非…”

    赵日天眉头一挑,松开手抱胸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

    摊主低头大口喘息了一阵,眼闪过狠厉的光芒随即隐去,抬头诺诺道“绝对是真的,小人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大爷饶我一次,给个机会”

    他自以为做的隐秘,没想到的是,赵日天身怀异术,已然把他的神色尽收眼底,心暗道不信,此人眼狠厉,必会寻机报复

    只是此时庙会正在热闹时刻,街上人流攒动,若是公然动手教训这个心口不一的家伙,只怕会引来些麻烦,他眉头微皱,随即释然,却道“好吧,我就信你一次,若有下次严惩不殆!”

    “不敢了,不敢了,绝对没有下次”

    哼!

    摊主望着赵日天离去的背影,脸色渐渐变得阴冷起来,暗道新出道的雏!竟然不知道趁机索要好处,真是大傻瓜,日后别落在老子手里,否则有你好看的!话说,我雇的那几个混混哪去了?怎么…

    …………

    赵日天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离去,放任仇家可不是他办的傻事,他去叫了辆脚踏三轮车,便再次返回地摊处

    摊主见这个煞星又回来了,顿时吓的一哆嗦,他也就在心里咒骂几遍,真要动手可是打不过这个大个子的,当下不敢怠慢,忙问“大爷您还有何事?”

    赵日天看了看他慌张的样子,心一阵窃笑,脸上摆出宽宏大量的慈悲模样,淡淡的说“摊主别怕,我又会吃了你,你怕什么?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我来,是为了照顾你生意的”

    摊主一愣,照顾生意?怎么照顾?

    没等他反应过来,赵日天直接掏出二十块钱塞到他手里,然后把那摞铜圈抢了过去,却道“套什么算是是吧?好哩,生意开张了!”

    说着,扬手一个铜圈撇出,稳稳套在地摊的一个砚台上,他微微一笑,回头朝后说道“看了没有,这是我的了,来,给我搬到三轮上去”

    骑三轮车的老汉答应一声,弯腰就把砚台抱起,咣当一声撂到三轮车斗上,赵日天不乐意了,“喂,你轻着点,别摔坏了!”

    “哦”

    这时摊主已然回过味来了,霎时间就明白赵日天要干什么了,顿时一窒,指着他哆嗦半天,却没有说出话来

    赵日天似笑非笑,歪头问道“怎么了摊主,我这是照顾你的生意啊,我看你这摊子客人稀少,特意来帮你啊,你这是什么表情?哦,感激涕零不知所措了,别客气,别客气,乐于助人嘛,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着,双手一撒,手所有的铜圈纷纷撇出,如同天女散花般散落

    他这一手最是见功夫,铜圈虽然一齐撇出,但所落地方各不相同,有的落在兔子耳朵上,有的落在茶壶把上,九个圈稳稳当当的套在地摊摆设上,没有一个落空,可见他身手不凡

    赵日天见此微微得意,拍手笑道“把这些都搬走!”三轮车老汉已然看呆了,知道这位主不是常人,当下不敢怠慢,答应一声后更加卖力,把这些东西都搬到三轮车上

    摊主眼珠子差点瞪掉了,心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只是这高人也太狠了,他所套的都是摊上较值钱的,如果都搬走,那就赔死了

    当下上前一步,想要说些好话,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赵日天却先说话了“怎么?摊主觉得我照顾的不够,还想要我再照顾一遍?”

    摊主把脑袋晃的和波浪鼓一般,忙说不用了,赵日天讥笑一声,招呼着老汉骑着三轮车来到刀爷的摊前

    刀爷正坐在板凳上抽旱烟,不住的吧嗒嘴,见到赵日天到来,微微一怔,“额,你又来干什么?”

    赵日天一撇嘴,“还不是你闹的,别的古玩摊都不敢收我的东西,我只能卖给你了,老家伙,来看看,这些东西值多少钱?”他一摆手,身后的老汉领会他的意思,把三轮车推过来

    刀爷往三轮车斗里看了一眼,“东西是不少,可我这是摆设摊,不是垃圾场,你这些东西有一半我是不收的”

    赵日天回头瞥了一眼,东西确实是杂了点,当下也不矫情,道“能收多少给多少,实在不行的,剩下的,就当是我白送给你”

    哦?刀爷诧异的看了他几眼,心奇怪,这小子怎么变得好说话起来,难不成遇到什么喜事了?

    当下起身把三轮车斗里的东西扒拉一遍,逐个的点名说出名堂值多少钱,最后罗罗总总的算了一遍,拿了九百块钱给他

    赵日天接过钱,却现车斗里还留下一件东西,不由奇怪,“那个檀木的小盒怎么了?我说了剩下的送你,你怎么不要?”

    刀爷闻言脸上作色勃然大怒,“那是骨灰盒,你他妈才要这个!滚!”

    赵日天“……”

    怪不得这老家伙不要,原来是个骨灰盒,看这外貌挺精致的,怎么是用来盛这种东西的?那个套圈摊主也是混蛋,竟然把这种摆在地摊上,害的自己被人骂,真是混账!

    他低声嘟囔着,转身离开地摊,随手掏出十块钱打了推三轮车的老汉,老汉问到“这盒子你还要不?不要我就扔了”

    赵日天本想说不要,忽而想起什么,一把将檀木骨灰盒抓起来,回手在怀里摸索一阵,掏出那只玉猫丢到盒里盖好,再揣回怀里,只是手再次伸出时却拎着一个塑料袋,不住的从袋子里面拿包子吃

    老汉已然呆了,这小伙子了不得啊,怀里能装万物啊,这又是包子又是古玩的,竟然连骨灰盒都往怀里放,也不知道他衣服里怎么能装的了这些东西?真是奇怪的年轻人

    ………

    赵日天吃完包子觉得口渴,又买了些水,一通豪饮之下顿觉清爽了许多,趁着庙会正热闹,他便去游玩了一番

    所谓的庙会这是个统称,各种杂耍手艺人都来献艺,同时也有集市地摊等商贩叫卖赵日天常年跟师父住在山里,出来的机会不多,如今手里有钱,便大玩大乐了一通,把师父离去所带来的沉闷都冲淡了几分

    他玩的正高兴呢,忽然觉得下身不舒服,看了看手里的汽水瓶子,便知道自己喝的太多,负面反应来了,比如尿急!

    人有三急,不可耽搁,他急忙找人打听了一下,来到公厕门口,刚要进去放松却被人拦住,拦住他的是个黑瘦汉子,手里抓着一些零钱,却道“不许进!”

    赵日天一怔便明白过来,这厕所想必是要收费的,他随即掏出一块钱递了过去

    没想到那人不收

    赵日天讶然,“为什么?这钱可不少了,怎么,难道我上个厕所你还想要收个百十块的?”

    那黑瘦汉子摇摇头却不答话

    赵日天却有些等不及了,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着急着呢,你怎么不让进去?”

    “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厕所是刀爷的,你肯定是得罪了他,刀爷话了,遇到你上厕所,不让进!!憋着吧你!”

    赵日天脸上一抽,心骂道老混蛋!他问“你怎么知道是我得罪了他,难道他画了我的画像给你?”

    那人道“刀爷说了,遇到穿绛紫色功夫衫的就不让进,你穿的这么明显,当然就是你了”

    赵日天一窒,心懊恼,稍候再去教训那个老家伙,现在先去解决生理问题当下也不多说,径直离去绕了一圈转到厕所后面厕所在南市的西南角处,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人,赵日天看了看四周,随即把灵魂力量散出

    一圈圈的灵魂波动如同雷达一般扫过厕所内部,现没有人在里面,当下心里稍安,猛然伸手按在墙上

    指尖微微泛起光芒,一个虚幻的卦盘呈现,赵日天口默念几句,卦盘上代表着土地的坤字三断符陡然一亮

    门遁甲!赵日天眼光芒一闪,随即身体变的虚幻了几分,如同缥缈般瞬间就穿过墙壁,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