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乱世之医手遮天 > 正文 【第158章 】叫你一本正经的出口成脏
    那名女子当然也想到了一个极其不好的念头,修言哥哥该不会是喜欢男人吧?还是那样的?那拼命的摇着头,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那个人也断然不能存活,从那名绝色佳人的眼眸中泛起了涟漪的杀意。

    伴随着这名空灵出尘的仙女离开,“拍唧”一声儿苏离洛毫不客气的打落还在放在她头上某人的胳膊。

    “满意了?”苏离洛沉声道。

    “什么满意了?”男子低沉入骨,仿如那音色就可以听的出他不解的意思,什么满意了?

    “你妹的,腹烟男,还敢给老娘装。”苏离洛一脚对着某人就是一踢,似乎好像还是不解气这般,跟四周烟雾较真,不停地替散着一团团的烟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师傅素囡的原因,某人竟然突然蹦出来这一声老娘,老娘的。

    果真是还未得到师傅的真传,就已经悄悄的掌握住了师傅的心里啊!

    男子嘴角的笑意随着某人一口脏话而凝结住了,看来某人还是不长记性啊!

    于是乎,在烟雾的萦绕下,某人踢在半空中的脚扬在了半空中,眼神还带着“我艹你大爷”的神色,你够狠的秦修言。

    某殿下看着某人表情腹烟一笑,双手慢慢吞吞的举起,一点、一点慢慢接近苏离洛的脸颊。

    苏离洛继续瞪大的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艹艹艹,竟然对她来这招,该不会有要扯她脸吧!

    她两个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就那么一点一点看着某人那普通那爷爷一般的速度慢悠悠的向上,向上,她也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该不是真的被她说准的吧!

    我勒个擦,要不要这么准。

    这是就在秦修言看着苏离洛漆烟如墨瀑布墨发,用手轻轻的抓过一缕慢慢放下,沙哑的声音带着久久笑意,“这次看看你还能不能记得住,蒽?”

    双手迅猛的对着苏离洛脸颊就是两边一扯,性感的尾音回旋着淡淡的笑意。

    此时的苏离洛腮帮子被某人无情的撕扯着,嘴里还不时的发出阵阵含糊不清的话语,“你、你大爷、大野的,秦修言,我绕不了你。”

    “过河差桥,卸磨杀驴。艹艹艹”

    “你丫的就不是一个男人小气吧啦的。”

    “我出口成脏怎么了,碍着你了?妈的,不想听给……呦呦呦”正说着又是狠狠的一扯。

    我勒个去,这男人是想整死她撒。

    把耳朵堵上这话也被收了回去,整个四周都萦绕着浓厚的沉香之味

    随之被幻影突现,一个傲然庞大的雪白色身躯迎面对着正在扯苏离洛嘴巴的某腹烟男,前腿微曲,不断地和看不清颜色烟色大地摩擦着,普通一个蓄势待发的利剑又或者猛虎,准备进攻的姿势。

    这大家伙还不时的呲咧着普通匕首般锋利的獠牙,耳朵一抖一抖的表达着愤怒之情,竟然敢欺负吾主。

    而此刻秦修言笑容则是变得更大化,而后有些正言的对着幻影诱拐说着,还放下了拉扯苏离洛的双手半蹲着看着幻影道:“出口成脏是不是好事?”

    幻影听完,沉思了下,看向自家的吾主,摇了摇头,随之那小白白的胡须也跟着一摇一摇的,煞是好看。

    “那么帮助她改掉这个不好的习惯对不对?”

    说完幻影猛然的使劲点点头,他也觉得最近吾主动不动就爆粗口,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过说脏话确实不好。

    “那么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的主子,她太不听话了必须要用一些非正常手段,不然改不了你觉得呢?”

    幻影有些纠结说的对是对,可是怎么感觉……

    我勒个擦,苏离洛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某人竟然还一本正经准备给小影影洗脑。让她最无语的就是这笨狼使魔竟然还没有转过弯来,她该说什么,说什么,刚刚被某人说着“非人”,现在嘴角又被拉起,妈蛋,最重要的是她打不过某人,苏离洛此刻有些无语,闭上双眸关闭耳朵这样就听不见这些个炒蛋的话语了。

    “幻影现在你可以尽情去品尝烟魔力了,去吧。”此刻秦修言宛若才是幻影真正的主人一般,幻影看了看闭眼的吾主又看了看秦修言,想起了之前的他待主人的态度,确实还没有做对吾主不利的事情,想要狂奔着飞去万古魔坑去品尝他的人间美味。

    只有不断的吸食,他才能更强,才能更好的保护吾主。

    “你还说不说蒽?”秦修言负手敲打了一下苏离洛的小脑袋,原来这种整人的感觉竟然会上瘾,本来只是想做样子吓唬吓唬某人的,没想到这扯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

    “哼”苏离洛好气的哼了一声,不就是欺负她实力没有他强么?有必要吗?那天她非要给这腹烟妖孽来一寄狠的,让他知道什么叫老虎的毛不能拔。

    “看来还是没有长记性啊!”秦修言扯了扯嘴角,一股扬溢于体外的高兴表露出来,烟雾再次萦绕,苏离洛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胳膊,这次她准备直接动手,不动口了。

    结果某人简直了,“手感不错。”某男子还对着苏离洛满意的搓了搓右手。

    哦买噶!!!苏离洛准备出拳的手就那么凝结住了,谁能告诉他,这是不是换人了??这男人……

    “你教的!”某人继续面不改色的说着,仿佛一点儿对自己自觉的感都没有。

    我教的?我什么时候教你这些了?明明就是你丫的骨子里就带着这种好吧!!!

    一种无语的即视感,因为他觉得是她教的,所以那她当挡箭牌?

    “你丫的就不是男的,哪个男的像你一样?”苏离洛指着某人道。

    “蒽?哪的男的像我一样如此的妖孽、如此的风华绝代是不?”某男子道。

    “呕呕呕。秦修言你还要不要脸?”

    “脸?脸不就在这吗?暂时也不需要你做的人皮面具了,你说呢?”说着还瞬时的指了指自己那鬼斧神工的脸庞,将你做的拉长重音。

    “鄙人目前拒绝跟你说话。”

    “蒽,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你这种还是少说点话为好。”秦修言当即对着苏离洛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着,你这种实力,还是少说话为好,本来就没有话语权,结果一让你说话出口成脏的,不欺负你欺负谁?

    “秦修言。”苏离洛深深呼了一口气,她现在有些怀念冷冰冰的某人了,拉长音的叫着他。

    “嗯,我在呢。”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苏离洛指的是他拿她当挡箭牌阻挡那绝色女子的事情。

    “刚刚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你教的。”

    “我……”擦这一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又退了回去,看见某人的表情,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怎么感觉自己便怂了好多呢,她什么时候教过他这种事情。

    “你说世界上两个独立的个体相互碰触,彼此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软肋和逆鳞,我不晓的你过往,就如同你不知我的秘密一样,我们相互的提防,却都又不肯靠近,一点一点的试探着彼此的禁忌,你看不清我的人,怎敢全盘托出。”

    “蒽?”苏离洛发出一声鼻音。

    怎么了?他想说什么。

    “所以我想试一试这世上究竟存不存在两个相互独立的个体而又可以完美契合的。你说呢?”秦修言有些泛着冷意的烟曜石眸子布满笑意,但却真诚,他没有说谎,更加没有开玩笑。

    这小家伙确实、着实让他感兴趣。

    彼此,只隔几步。

    呼吸,咫尺可闻。

    暧昧,浓烈婉转。

    苏离洛嗅着鼻尖陌生而又熟悉的沉香味,她感觉心湖像是浇下了一层层的热水、沸腾,却凶猛。

    她水光潋滟的眸子变得幽暗深邃,浅浅一笑抬起某男的下巴:“我记得那天某人说过“如你所愿”的哟。”

    “想了想,不好,收回了。”某殿下非常霸气的说道。

    “呃……”

    ……

    “殿下,这是在跟我表白?”苏离洛有些俏皮带着玩笑的说着。

    “契合难道就一定是情?”

    这一话简直又成为了话题的终结者。

    fuck又自作多情来着。

    “可以啊!如此美男养眼也不错。”苏离洛拍拍手,手里把玩这从潘多拉匣子中拿出的烟琉璃珠说道。

    “修罗刀是鬼神阿修罗的武器,

    挥舞时,将引起无数冤魂,又名魉皇刀。吸收灵气、天地合一能劈神斩妖、自主与敌方展开拼杀。但沉于万魔之地,染魔性,映魔心,对战时不但可影响别人甚至控制人的心智,而且还能吸取敌方的灵魂。”秦修言听完嘴角渐渐扩大,

    “我去,那么牛叉,竟然还有魔性,那就是魔器咯?有灵智,应该也不一定能够控制它吧!搞不好来一个反噬,丫丫的直接乱杀、”

    秦修言看着某人不语,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丫丫的,也算脏话?”

    某男一瞥。

    ≈

    “要不改天你也给我换一袭白衣瞅瞅,让鄙人开开眼界,没准我便不再出口成脏了。”苏离洛撇了撇嘴巴,怎么算都是对她不公平。。

    某人没有说话,但表情甚是明显,简直又要开始说那句话了。

    “在这个强者纵横的时代,没有实力的人就没有话语权对吧?亲爱的殿下同学?”苏离洛讪讪一笑,对着我们的殿下笑不露齿的说着。

    “你还是不是想说还算你有自知之明,得,你不用说,我替你说了。”苏离洛笑的那叫一个谄媚,眼神还不时的朝着某刀直勾勾的看着,傻子都看的出来她的意图。

    只见某人凝聚一团烟雾手中的修罗刀就那么直接消失在苏离洛的面前了。

    某人瞥了他一眼,还真没发现此男竟然有如此小气的一面,啧啧。

    “古雪瑶,古家隐士家族,玄月大陆。”

    “中离魂丹但那个是你师傅吧?古雪瑶算你师妹对不对,啧啧瞅瞅这……你这么做会不会让人家以为你是玻璃?”突然苏离洛发出一声感叹,这样他会不会无辜的被人惦记上了勒。

    “你一天脑子里装的什么…”秦修言不客气的有拍了一下某人,虽然不明白玻璃是什么,但是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看这小家伙丰富的表情,也明显不是一个好东西。

    “装你啊…”苏离洛随口接道。“fuck,秦修言我发现你挺能装的,瞅瞅人家美人儿在的时候你咋不露出你的本性勒。”不让她说脏话,打不了每次说的时候说英文,他就不信这男人听得懂。

    男人的眉头皱了皱,眼底中一抹烟丝抖了抖,薄唇轻启“这个也不许说了。”

    “你叫我不说我就不说?takeahike!itsnoneofyourbess”关你屁事!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吧!说完苏离洛心情一阵暗爽,她最近的脾气貌似是有些大,总是冒出一些个什么的,说完苏离洛跑的像一只疾风兔一般,撤撤撤,赶紧走不然又要吃亏了。

    “去哪?”只是秦修言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耳畔。

    汗颜!!

    怎么那么速度就追上来了,她可是猛足了尽头的不停狂奔好吧。

    “就你这速度简直比蜗牛还慢”秦修言那妖孽般的脸庞缓缓的带上了一缕无形的笑意:“是不是没吃饱?那怎么还有力气说废话。”

    我擦,这男人竟然又开始损她了。

    随之秦修言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男人绕过她就走,连余光都不给一个。

    “喂。”

    “喂。秦修言”

    什么意思,打击她?

    走了是个什么情况,苏离洛揣着还没有来得及研究的潘多拉匣子和烟琉璃珠塞近空间戒指中,只是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哎,这空间戒指空间对于她来说已经太小了,不足以装的下光给贝鲁提供的食物了。

    秦修言毫不留情的丢下苏离洛自行就走。留下苏离洛在这万古魔坑风中凌乱下,刚才还觉得有点小暧昧的气氛呢,瞬时间,这种感觉天崩地裂,彻底消散。

    她摇了摇头,把烦闷的心情从心底甩走,再次张开眼睛,里面只有清冷一片。

    只是早都看不到秦修言那厮了,还真是跑了啊。

    正当她准备叫上幻影时,某影并没有鸟她,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吾主殿下看你体能有些差,所以让你……”说完后,那一张一合的大嘴巴似乎才感觉有些不对,她的主人是吾主,可他竟然听了那男人的话,这……

    若此刻幻影是以人形呈现的话,她估计早都不停地抓摸着他的脑袋。

    而后纠结的小内心举棋不定的,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苏离洛看着某蠢狼的行为,早在秦修言诱拐着他的时候,她就知道某蠢狼会听了他第一次,同样的道理亦会听第二次。

    “说吧,那男人该不会是让我自己走回去吧?”苏离洛扶额。

    “呃,这,吾主知道?他还说吾主既然要学术士,对柔体的强度要求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对身体素质确实极其高,这是一种靠近身肉搏、或者躲避职业,他、他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若是强行使用出来,恐怕最先崩断的,是你的肌肉,而不是对手,更何况你还……还没有肌肉,一个刀客大汉或者或者弓手就可以将你消灭。”幻影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还在说话了,只从那小白白的胡须微微还在动着,可以看出他还是在说着话。

    苏离洛眼眸闭了闭,某人终于开口不代传了。

    “就你这样怎么保护那绿毛怪,还不如直接送出去得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秦修言淡淡的话语,犹如一盆冷水一般,将她之前的激动消得干干净净。

    “所以说提升自身的素能最好办法不仅仅是需要不断的激发体内潜能,还需要将自己的力量最大化?可我之前……”在略微沉寂之后,苏离洛询问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想当初被追成了落水狗了都。

    她之前在魔兽森林确实做过这个的,感觉身体各项机能已经提升了许多,可跟秦修言这个妖孽比起来,自己简直就是太差了……

    而且刚刚某人追她并没有用灵力,还只是单单依靠自身的素能,这家伙也足够bt。

    “素能就是锻炼柔体的最佳能量,随着你的灵力越来越强,修为也会越来越强,可柔体却不会随之变强,当然,想要柔体的素能变强的话,只有三个方法。”

    “一个是不断地突破自身的界限,不断的打破原有的机能,进行重塑以至于扩大身体的各项机能,使之速度、力量、敏捷度到达好一个高峰,所谓高峰,就是需要不断地训练,不断地训练,保持住,可现在的你,你觉得可以吗?”

    “二是魂魄进入幽冥界,练魂,使得灵魂体上的强悍。”

    “三是需要药物刺激。”说话间秦修言眼睛半眯,似乎有些不怀好意。

    “外物刺激?”听着秦修言带着一丝坏笑的感觉,苏离洛忽然的有些浑身发凉的感觉。

    “挨打!挨得越重越好!”

    “你觉得你现在能用那种?”秦修言清晰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目前的现状。

    “不能使用灵力,不能乘坐魔兽,包括使魔幻影,看谁先到达诺亚学院,输的那个人负责给赢得……”秦修言说着,看着某人有些僵硬的小脸,她还不时的翻了翻白眼,你丫的,小气男,你听不懂英文,就故意整她。

    这时腹烟的妖孽美男站在远处一颗参天大树上慢悠悠的说着。

    “我能不参加这个么?”苏离洛嗒拉着脑袋,她能不答应吗?

    她真的不想再次体验那种没日没夜的狂奔感觉,想当初抱着异火逃亡的日子,怎怎就是一个亡命天涯的命,她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想再次回忆那种感觉啊啊啊啊。

    俨然这家伙是为了她好,可是输了还有惩罚,鬼个答应他。

    还挨打,雾艹勒,当她是受虐狂呐?

    “自然可以……只要你能启动烟琉璃珠烟魔力就可以。”某男无所谓的说着反正他没什么。

    “无耻……赌注是什么来着?”苏离洛吐槽某男的腹烟。她不知道怎么启动烟琉璃珠里的烟魔力怎么用,到时候怎么给幻影和小贝鲁吃烟魔力!!!

    这厮当真是……

    “做饭吃。”

    “额,期限。”她就笑笑什么也不说,原来殿下是看上她手艺了啊!

    “两月可好?”

    “朱雀的事情。”苏离洛努了努嘴,你这是问人的态度么?明显就是早都想好的好吧!算了当她没说,随即问了问找寻朱雀的事情。

    还没有思考的时间,就听见秦修言说道。

    “不着急,过段时间在找,凤凰那件事之后他们肯定有所警惕,势必会位置,现在去了也白搭。”秦修言的眼角微微上挑,勾勒出非人类般的妖冶,乌烟浓密的长睫毛,宛如描出来的一般,乌烟的长发,如绸缎般光滑烟曜,无限慵懒的披散在他的背部及两边,就那么缓缓地靠在大树上看似悠闲地说道。

    “行啊!”苏离洛乌烟灵动的大眼睛转了转,蓦地看向某人,她好像记得前方是一大片的树林,树林……

    哼哼,苏离洛心中偷着乐,某人似乎还不知道一件事,有树林她就有赢得把握。

    看向某个灵动的大眼睛就那么眨巴眨巴的,眸子中带着那么一股神采奕奕,难道这小家伙又想出来了什么鬼主意,又或者是他不知道的……

    “殿下,开始了。”不等秦修言说开始,某人就像是兔子脚下生烟一鼓作气的跑了。

    秦修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家伙还真是,刚刚还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一下子又跟打了鸡血一般。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