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乱世之医手遮天 > 正文 【第159章 】迈入术士之路
    ——诺亚学院不远处——

    七日后,某人气喘吁吁的双手插在腰间,一脸吐血的看着前方高雅如故的烟衣男子。

    不应该啊!怎么会比她还早到这里?

    她可是动用了……

    某妖孽看见某人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她道神色略有深意:“两月莫忘了。”

    两月,两月,她又不是不知道!!!

    苏离洛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我向来言出必行。”

    算了,这都能输,她也服了。

    说完苏离洛就看到秦修言随即一抹烟烟的消失了。

    眼睛眨巴眨巴,她刚刚应该是没看错,某人好像又一声不吭和残魂挤在同一个玉佩中了,这家伙就这么喜欢和残魂呆在一起啊??

    呃,她表情有些尴尬,这样不就干什么、她的一举一动不全落在某人眼中了吗?有种被监视的感觉,怎么突然觉得某位殿下貌似不自觉的,有些厚脸皮,他这是赖着不想走了?还是吃定她了。

    刚想要就听见昔日安静的诺亚学院大门外有些嘈嘈杂杂的热闹声和一些带着遗憾的哀叹声传来。

    “哈~真是祝贺你啊兄弟进入了剑士分院。”一声带着兴奋的喜意说着。

    “哈哈、哈哈、同喜同喜,你还不是成为了牧师分院的学员,这样你还能看见咱们第一美人儿了。”四周人挤眉弄眼的、还带着羡慕的表情看着那人说道。

    “嘿嘿嘿嘿~”

    “就是就是,牧师可是美女最多的地方,小子你的机会可是来了噢。”一人阴阳怪气的说着,看不出来他是羡慕呢,还是羡慕呢。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今年诺亚学院招生的人数比往年大很多。”一人看了一圈四周被录取的人说着。

    “笨。你管他干什么呢,只要进了就是好的,难不成你还想被刷下去??”一人白眼一番,仿佛看着这个人就是一个笨蛋一般。

    录取人数多了还不好么。这多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管那么多做什么。

    “小姐,你说子涧少爷怎么跑去珈蓝学院了啊!”一女生不解的声音传出。

    只是她对面的那名妖娆女子人似乎并没有听见那名女子的问话,有些神游太空,呆呆的望着诺亚学院的院牌出神。

    “小姐,小姐~”随后那名女子又接连叫了几声,还对着她挥了挥手,这才让她把注意力拉了回来。

    “你说什么?”这名有些完美身材的妖娆女子望着对面的奴仆呆呆的说道。

    于是,小丫头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话。

    “谁知道怎么想的呢,或许是觉得自己进不来吧!”离媚儿紧紧皱了皱眉心道。

    她这个弟弟最近的修为增长的很厉害,如果说要进入诺亚学院的话必然是一定的,可他偏偏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选择,怎么能让人不感到惊讶。

    还不等她再次有什么反应,就再次听见身边的小丫鬟絮絮叨叨又开始说着另外一件事情:“小姐奴婢还听说有小侯爷今天醒了,你说小侯爷和那个术士分院的人的赌注……”

    还没说完,离媚儿眼里攸地闪过一抹阴冷,目光冷洌逼人,玛瑙一样的眼里透着浓浓的冷意,锋芒毕露,幽深的瞳孔散发浓浓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看得那女子有些后怕。

    小丫头心底暗下糟糕。

    她还真是不该提的这件事,她怎么就忘记了小姐对小侯爷的在意呢,如今来着诺亚学院多半也是为了小侯爷。

    站在树后的苏离洛听到众人说着,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离子涧。

    她们竟然都来了。

    如今到时热闹了。

    换上了属于萧离得面容后,苏离洛便从树后大步向着诺亚学院的门口走去。

    “喂,这个小个头是谁啊?怎么在新生中没有见过?”

    “你看他一身烟色,会不会是……术士分院那个。”

    “你说的是和小侯爷打赌那个?”

    “嘘嘘,小声点儿,小声点儿。”

    于是乎某人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下走进了诺亚学院。

    只是当离媚儿看见某个小小的人儿时,眼神有些疑惑,不知怎么的觉得这个背影让她有些眼熟,可是却偏偏想不起来究竟是在谁哪里见过,又或者是她心理根本就不敢相信,那人不是应该父亲被早已经下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么?

    怎么可能是苏离洛。离媚儿想了想不自觉的笑了笑自己,这是怎么会是,自己莫非是她前阵子的改变恐慌了么?

    “喂喂,你说怎么那个术士分院的萧离回来的这么晚啊。咱们都入学结束了,他才回来。”

    “怪不得只听见他的名字,从未看见过这个人呢!”

    “今日一见,没想到就是他赢了咱们的小侯爷,看着都不可思议,那小胳膊小腿的。”

    “啧啧啧,你又忘了一句话了吧,有些人就喜欢装嫩呢。”

    ……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呢?老娘给你放半月的假期,你倒好足足给老娘在外面呆了一个月,是不是把老娘的话当成耳边风了!”还未进术士分院的大门便听见素囡洋装怒意的声音传出。

    “师傅、是徒儿不对,还望师傅责罚。”苏离洛一副做错事就要承认的乖宝宝态度,倒是让素囡不好再说什么了。

    “臭小子,听说某处熔岩凤凰佣兵的事情没有?”素囡一双犀利的眼睛说这话时一直盯着某人,丝毫不放过她每一个的细微表情。

    “蒽?在路上的时候好像听到过。”苏离洛低下的头颅抬高了一点,一双泛着几天几夜没有休息带着血丝的瞳孔望着素囡真诚的说道。

    “臭小子,你时偷鸡还是摸狗去了,怎么眼睛红的跟跟兔子似的,还不给老娘滚过去。”看见这一双眸子让素囡准备脱口的话凝结住了,对着某人就往二楼阁楼上推。

    偷鸡还是摸狗?

    她能说她既没有去偷鸡也没有去摸狗,就是被自己给坑死了么?

    只是素囡英气的脸庞略显沉重,凤凰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各大学院的导师们也去看了那个荒凉幽避的熔岩山谷,那里的目前来说简直就是一片火海,方圆数十里都可以感觉到岩浆滚滚的灼热,幸好周围也没有什么人群,岩浆不知怎么回事也渐渐平复下来了,只是这周围倒是岩浆久久不能散去,不过还好岩浆也没有向外在继续的扩散下去,不过为了安全又由四大学院的阵法师对齐进行了加固阵法,为的就是避免岩浆不受控制的继续沸腾,导致而二次岩浆迸发。

    不过按照活着的佣兵描述,他们一行人最终只剩下几百人幸运的活了下来,而其他人也是命丧如此。

    这是佣兵公会有史以来受到的最大一次创伤,给佣兵们发放、办理这项任务的佣兵已经暴毙。

    这也算得上佣兵的一次浩劫,一次竟然损伤了那么多的佣兵,以第二名的纵天佣兵团为首,听说纵天佣兵团的团长气的不轻。

    只是这次凤凰时间和慕容辰的事情都是发生突然……

    这、让素囡有种不好的预感,虽然听院长说了没事,没事,是她想多了,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她听说珈蓝学院竟然在广收术士学员,就连其他两个学院也同样如此,那么他们的术士导师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临川大陆一下子突然会出现那么多的术士呢!!

    还有他是否回来了……

    如果他回来了,为什么不……

    不过来。

    素囡眯了眯眼睛,深深吐了一口气,有些不安稳的靠在躺椅上。

    术士它的攻击性远没有其他职业那么强劲,彪悍,也没有任何治愈伤口的能力,可是它确实大多数人的噩梦。

    也是曾经令人向往的一个职业,很是流行,只是现在的人类已经只有极少数才有光属性和暗属性了,这也就导致了许多人就算是想学术士却也不能学习的一个限制。

    自然还有就是素囡发现了一件事,一件关于术士的天大秘闻。

    ……

    术士拥有着诡异的咒术和咒符,它不能让人在眨眼之间灰飞烟灭,但却可以在他的潜移默化之下,让人尸骨无存,它就像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毒,渐渐的侵入人心,在没有人发觉的情况下,流逝着敌人的生命。

    术士也不像其他职业一般需要武器或者其他的东西,就如剑士一职业你必须要有一把剑;刀客你就要有一个拿着顺手而又爆发力极强悍的大刀;而骑士的最高境界就是圣龙骑士,所谓的圣龙骑士则说明你必须有一条龙,而龙族早在万面前消失不见了,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见过真正的龙族,而我们对龙族的了解也仅仅限制于书本;术士也不像是牧师这一职业一般他不需要吟唱,只需要手指的结印,眨眼的功夫便可以放出咒术,让敌人瞬间变得虚弱,也甚至可以让强大的刀客在短时间内,无法动用任何的灵力,变成一个仍人宰割的废物。

    可谓是阴人、邪恶的首选。

    但这足以吸引所有人的注目,他们愿意去学习这门职业,可是偏偏身体中的元素属性没有学习术士的这一项,如果可以大多数人都愿意去选择这一门职业,就是因为这个久而久之在临川大陆上学术士的人寥寥可数,不仅仅是因为元素属性的限制,更多的是来着于本身,因为导师的有限再加上根本没有人见过术士施法咒语,久而久之他们认为对于这术士的厉害就是夸大其词,无中生有罢了,以至于最后大家还是选择了自己属性的职业来进行修炼。

    而且,由于幻龙纹章九尽封才解除了第二层,这时苏离洛在进入筑基六段之后,灵力的成长就出现了停滞的状态,不管她如何静下心来修炼,又或者拼命的增加身体素能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增长。

    修为就是那样一动不动的,目前她也只有继续学习术士这一职业和搁置很久的炼丹。

    正如残魂所言,封印解开时带来的效果,和被封印时的严密密不可分。

    所以苏离洛只能打消了继续提升灵力的道路,开始了专心修炼术士之路的念头,反正她本来就是想学这门看似有些邪恶但是却作用力强的职业。

    “现在,我们进入咒术学习的第一课,”素囡终于在苏离洛醒来后开始进入了第一堂的术士教学。

    “咒术乃是有些有圣光属性和暗属性的人类,研究出来的一门特殊职业,它主要是引动自然之力作为战斗。从记咒、运笔、念咒、画咒四个方面出发。”

    说完素囡拿着一根细长细长的树枝就开始在地上画着一个类似于咒语的什么东西。

    一口气连这画了五个跟第一个差不多的咒术,看着这五个咒术跟画出来的第一个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就好比是复制粘贴的一般。

    “你看看这五个咒术中有哪里是不一样的?”素囡看着低头认真观察的苏离洛说道。

    “这个有一个向上的勾起。”苏离洛指着第二个咒术说道。

    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些细微的差别,因为这些差别简直就可以算得上属于人为因素,因为仅仅是因为一个向上、向下、斜四十度的一个小点、又或者就是一个笔画的粗细程度。

    简直就是一个考验人的眼睛和记忆力的。

    总之,学习术士要先苦背画符咒语和咒术,花上不知道多长的时间来记忆和把握其中的抑扬顿挫,乃至相似咒术直接细微的差别,然后对着符咒图形冥想感悟上又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甚至几年,才能从中捕捉到一丝丝的自然之力,最后借此契机铺纸运笔,吟颂这个咒语,在特殊的纸张上画下真正属于自己的符咒。

    若是半途出现任何停顿或者稍微的差池,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有的在如同大海一般的符咒中找出你所需要的咒语,一切又要开始从头再来。

    这也是为什么术士之路难走的原因,成千上万的符咒、咒语摆在你的面前,你要清楚乃至第一找到你所需要得符咒,知道它的作用是什么后,才能作用,提笔,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以导致你所画出来的符咒你所需要的咒语千差万别。

    而且,一个符咒的图形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世界,当你看到它时它是二次元的平面图形,然而当你在描绘它、绘画它时,你就会发现它其实是一个立体的世界。当你的图形走势来到一处几根线条的交汇点,那么你就像是身处一个多岔路口,如果不能感悟出正确的那一条路,只要踏错一步,整个具象化图形就会瞬间溃散。每一次的溃散,之前的路口都会改变,妄图用一条一条尝试的蠢办法来找到对的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到达高级别的术士时这个符咒比之前的要错综复杂许多,光是符咒图形就是由千百个基础符咒图形拼合而成,作为一名职业术士你必须一丝不差地将它记忆下来,然后在脑海中以灵识为线条将它具象化出来。

    不仅如此,这个符咒互相之间的线条交错重叠,需要冥想入定之后,仔细地寻找才能找出符咒的起笔之处。如果找不到起笔之处,无论你如何在识海中用灵识排布也画不出任何图形。

    其实术士的起笔确实很难。

    “臭小子,给你这六个符咒你先将它练会,自己摸索,到时候告诉我这六个符咒是干什么的。”素囡拍了拍某人的小肩膀,然后给他塞了几张有些材质不同泛白的宣纸。

    “不过若是想不通的话,去酒窖里,哪里会让你清醒些。”素囡对着她的小徒弟继续说道,那一次她已经带着她去过了,就看这小家伙记住了没有。

    “是,师傅。”

    “还有给你的宣纸是幽冥云笈,它就是初级术士的装备,只有画在这上面你的咒语才能显现出来,等你到达高级别的术士等级时候,便可以不需要这种东西了,随意的念动咒语开始画咒都可以。”素囡突然在苏离洛进入酒窖时冷不丁的开口道。

    这小家伙天赋确实高,在她化完咒语时,尽然一眼就开出来了其中的不同点,确实也是学习术士得好苗子。

    ……

    “哎,小离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啊啊!!!”熊佐靠在窗户边有些毛毛躁躁的说道。

    这都过去半个月了,竟然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应该快了。”不知道是屋中的那个小伙伴回应了他一句。

    “锦书啊,我就知道只有你最好了。”说完熊佐还摸了摸鼻子装作很可怜的样子一般。

    他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的,一直希望某个小家伙早点回来,可是这空空的床铺早都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在住人了,让他有些不习惯。

    “对了,那只歼诈的狐狸不是说也去东陵,怎么还不到半天的功夫跑的就没影了?去哪里了?”熊佐不由得抓了抓脑袋,这家伙干嘛去了,怎么一声不吭的,到现在还没回来。

    搞的他师傅天天去刀客分院找他,说是不是将他的好徒弟拐走了他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怎么不找别人都找他,明明就是某人自己跟去的好吧!!!他们只是同路而已,再说谁能拐走他那个歼诈的狐狸,不把他自己拐走就好了,成天让他看这两个老小孩为这件事吵个没完没了的,再不回来他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哎,佐少爷深深叹了一口气,怎么就是他命不好勒。

    “喂喂,天大的消息,有人看见小离子回学院了。”这时不远处的周筱筱一蹦一跳的对着众人招收欢快的说道。

    “真的?小离子回来了?那他现在在哪里?”某少爷一跳,中午回来了,以后的日子不无聊了。

    “术士分院。”

    “术士分院。”

    这时易初和周筱筱的声音非常默契同时响起。

    留下了还在不断歼笑的佐少爷。

    一副这两人有歼情的样子,于是乎周筱筱二话不说对着熊佐就拿出九凤朝凰弓。

    两人真是印证了那句话,一见面就打。

    ……

    ——酒窖——

    静谧无比。

    闻着三味清风酒的某人,一脸的享受,真香啊,她还是挺怀念它的,置身在整个封闭的酒窖中,满满都是这个味道,让她不由得舔了舔嘴巴,好像对这三味清风酒有些上瘾了,还挺想喝的。

    随即随便找了一处空出,开始慢慢修炼素囡给出的六个符咒来。

    凝神静气,将自己的精神力高度集中起来。

    只是这时玉佩中的残魂猛然出现在眼前,看见这酒窖还不时的珉了珉嘴巴,这小丫头的师傅对她到时挺好的,他出来的还真不是时候,这丫头在练符咒了,他就是太兴奋了,现在终于不在是一抹残魂的存在了,至少现在可以站在这丫头的旁边了。

    只不过一睁眼看见就是某人,那感觉还真是,以至于他二话不说的直接出来了准备给某个小家伙惊喜,只是没想到时机不对啊。

    因为吸收聚灵葫芦灵气时他属于一个封闭状态,发生的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更加不知道这小妮子现在已经开始学习符咒了。

    ……

    某处。

    望着慕容辰离去背影的院长大人,露出了眼里总是藏着无比锋利的寒光,像是在算计着什么似的,冷洌逼人。

    不时的还伴随着嘴角的微微抽搐。

    一场巨大的阴谋正式拉开了。

    这,才仅仅就是一个开始罢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