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乱世之医手遮天 > 正文 【第161章 】此生无憾为兄弟-重拾热血
    “宋师兄来了?”一声有些意外的声音传出,宋师兄不应该在研制新的丹药么?

    “宋师兄。”周围人对着那男子毕恭毕敬的喊着。

    “宋师弟?你怎么来了?”为首那人看着这名穿着奇装异服的男人,袒胸露背的,有些厚厚的唇竟如水般一般和他的相貌八分融合,尖尖的下颚,肌肤是苗疆人崇尚的小麦色,紫色对襟上衣大大敞开,衣摆缀银铃,大裤脚长裤,一双有些凹陷的小眼硬生生的打破了这面容的美感,只不过还是能看的过去的,或许这就是苗疆人的一种美感吧!

    为首的人此刻他正微微抬眸,看着眼前所叫师兄的男人,漫不经心地说。

    苗疆人着都来自西宁,西宁处于临川大陆的最西边,同时苗疆人也是西宁最主要的百姓,苗疆男擅巫女擅蛊,巫者披散着头发,穿苗疆服饰,服饰上绣着五毒的图腾。

    蛊者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白银铸成的五毒头饰,所到之处五毒横行。

    还有一群人是专门玩御兽的,御的都是狼才虎豹这些个猛兽。

    跟召唤师不同的是,这些人利用的是苗疆人的胆大,和野兽一般的嗜血,将魔兽猛兽驯服,就像马戏团训练狮虎兽一般。

    苗疆人擅长巫蛊,也曾是万年前女巫一族留下的杂种,只不过从来不被女巫一族认可,从而只有少数的西宁皇室才会学习研究蛊毒之数,大部分人如同其他国家一般修习着这七大职业,一般西宁人选择弓手这一职业的比较多。

    “师兄息怒,不如让师弟替你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吧!让你出手简直就是大材小用,玷污了了师兄贵气的双手。”那苗疆男子,摸了摸自己服饰上五毒的图案,吐气如兰的说到,还将那胸部敞开面积再次拉大,慢慢走向为首男子。

    为首男子。

    只见堡主的儿子又何妨,还不是被他压的死死的,他灵威一压,这不这个小子不是已经动弹不得了,还刀客分院第一???

    堡主。?

    在他看来这几年来诺亚学院竟养了这一些二些废物,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如果不是前几年有那个穆绝和北齐的七殿下秦修言,怕是这诺亚学院早都让贤了吧!

    也只有这些废物还在留恋这过去的荣光,认为自己的学院还是那个临川大陆第一的学院,真是好笑,也不看看其他三个学院正在迎头赶上……超越他们。

    这些人一个二个还在沉睡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呵呵——不过这样也好,等到时候四大学院比赛的时候给这些个人尝尝什么叫众星捧月,慢慢的跌入深渊的谷底中……

    为首男眼前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神色,到时候四大学院首座的宝位也是时候换换做了。

    筑基五段就是分院第一??

    呵呵这种水平在他们学院中可就是中等,那男子、同时周围一行来的人群也不断的摇头,这第一还真是不配!!!

    他们学院可比这好多了!!

    还不等为首男子回话给苗疆男子,一个想要拍马屁的人先开了口。

    “宋师兄还是我来吧,一个筑基五段而已,用不着两位师兄出手的。况且他还被大哥的灵威锁定压迫着。”一位长相有些猥琐的人,一脸谄媚的笑着对他们二人说道,还非常狗腿的对着面容带着强略恨意的熊佐大喝一声:“杂碎,我叫你敢吐、对大哥不不敬,我不撕烂你的嘴。”最后还提高声调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厉害一般。

    看着眼前被灵威禁锢起来的熊佐,那人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来到熊佐的身边,直接伸出右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伴随着“啪——”的一声,熊佐的脸颊变得红肿了起来。

    为首那人犀利的眼神,直接就朝着熊佐看了过去,不错,不错继续。

    随后他咳嗽了两声以后,就看到打熊佐巴掌那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狰狞可怖,讽刺意味十足:”刀客分院的第一??不知道享不享受这美好的一刻呢?”

    说完又对着熊佐就开始又狠狠的“啪”的给了一巴掌,顿时熊佐右脸颊像被火烧一般,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蔓延同时以及那为首人又不断的加重了灵威,直接让他有些站立不稳,右脸上还有一个十分、比较明显的巴掌印子。

    呼呼,这两巴掌还真是爽啊,熊堡主的儿子就这么被他扇了两巴掌,那感觉简直就是吐气扬眉,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天。

    跟着大哥果然是错不了啊。

    为首人嘴角微微一斜,看着不知死活还准备抵抗的废物,脸上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泛着血丝的巴掌印记,在他的灵威下,这人早就该站不稳了,只不过只是一个强忍的弓弩。

    也是一个筑基五段怎么和有灵威的筑基九段相比,差一点差一点他可就到达地武了……

    不过看着这强忍的某人,他很是不爽,非常想让这熊佐跪在地上求饶,想想那真是打诺亚学院的脸,对着他的膝关节就是凝聚灵力猛然踢一脚,他倒要看看这样他还能不能站稳。

    围着的众人面容上划过一抹冷笑。

    只听见闷哼一声,熊佐双腿有些颤颤巍巍的,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倒下来一般,却仍然傲然的站在众人的面前,此刻他现在不仅仅是代表着自己,更多的是诺亚学院的脸面,若是他倒了也就等于间接性的打脸诺亚学院。

    为了学院,更是为了自己他不能,不能倒下。

    熊佐还是那么坚廷的站着一言不发,睨了在场的人面容一眼将众人记得清清楚楚,他日他必定要还今日之辱。

    “师兄,不如这人交给师弟好了。”苗疆那名男子不急不缓的看着扶着熊佐的众人道。

    他可是不喜欢这种方式,看这人个子是矮了些,不过这容貌但是一等一的,他可不想他好好的一张脸毁在了这人的手中,不过脸部一下嘛就无所谓了。

    为首的男子颔了颔首,本来想着自己动手的,如今他这个师弟来了,他这师弟阴冷毒辣丝毫不逊色他,那么就让他表现表现?

    “师兄,其实师弟这次来也是因为师傅让我带话,叫你速速赶回。”在经过为首男子是这名苗疆男子在他耳畔说道。

    “你可知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为首那男子皱了皱眉道。

    “具体不知,想必应该是紧急的事情,若不然师傅他老人家也不会那么着急的把你召回。刚好师傅也交代给我了一件事情。”苗疆那位宋师兄解释道。

    突然从前方远处涌入十几个穿着蓝色刀客服饰的的学员,对着他们一堆人大声喊到“你们在做什么。”

    有些人眼尖说了一声:“那个人怎么感觉是佐师兄呢?”

    “那些好像是珈蓝学院的席项和丹药师宋远恒。”

    “不会吧,虽然这几日他们是嚣张了些,可也不至于在我们学院这大打出手吧?”一人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说着。

    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些人,会对学院的人出手,他们可是临川大陆的第一学院啊!

    待那一波蓝衣少年走进,看到他们的熊佐那带着血丝泛红肿起的脸颊、以及嘴角还泛出了一些暗红色的血丝。

    众人皆是深深的“嘶~”的吸了一口气,这些人都是珈蓝学院的学生,怎么会对佐师兄动手……

    看着熊佐一脸狼狈的样子,这些刀客分院的学员心里不是个滋味,一群其他学院的学员在他们学院打了人,那、那人还是、

    到底有没有把诺亚学院当一回事情,若是当了的话,怎么会发生今日这种事情?

    “佐师兄。”四五个人刚刚停顿的脚步猛然换成了奔跑,一个二个全都狂奔着想要跑过去扶拖住熊佐,替他擦拭这嘴角的血痕。

    唇角那抹红别致的妖治,直直深入的眼底,能进诺亚学院的学生自然也不是傻子,都明白这些人就是在打压他们的佐师兄。

    因为熊佐姓氏有些特殊,喊熊师兄不太好,所以大家干脆统一唤他佐师兄。

    “我、我没事……快、快、快你们先走。”熊佐看着身边这几个同窗的狂奔到来,眼神中没有欣喜之色,只有那一抹无比的沉重。

    他都不是这人的对手,他们又怎么可能,所以必须让他们快点走,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他太大意了,以为他和席项的男子修为差距应该不是很大,却不知……

    他熊佐为他今日的自负买下了这屈辱的一单。

    他不能让同伴、不能。

    席项嘴角勾勒一抹邪笑,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奔跑的几位诺亚学院学生,以及已经傻眼却还在呆滞的其他人,直接二话不说的当着众人的面,一把提起他,对着熊佐腹部一阵狂烈击中,随后狠狠的踹了一脚,熊佐本人也直接被这猛烈的攻击朝着后面飞划出一个弧度,直到撞到了一棵树才停了下来。

    在激打的过程,还处处可以听见如同肋骨断裂一般的巨响,“嘎嘎~咯咯”声响,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的人群听的清清楚楚。

    随后。

    哄——”一声巨响,熊佐所撞击的大树不停地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

    只见熊佐瘫倒在地上,吐了一口鲜红的血,然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刻的他面色苍白,好似随时就会闭上双眸一般,虚弱好像就像是一片纸张,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走,让人心疼不已。

    本就是不高大身体缩倦成一团,苍白的小脸神色带着强略的恨意和不甘,就好像如同回到了那几日看见小离子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无力感。

    学无止尽,修为又怎么会有尽头。

    还在跑过去准备接住的众人看到此情此景,一股比之前更加强大的愤怒之火在他们的胸膛中轰轰烈烈的燃烧着,这珈蓝学院的人也太嚣张了,别忘了这里可是他们的诺亚学院,今日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下当着他们面伤害他们的师兄,保不齐那一天这些人也会这么对他们。

    因为这些人渣根本没有把他们放下眼里。

    一股心中久违的热血被这一抹苍白的缩倦的人儿刺激到了,他们平静的太久了,太久了,以至于都忘记了热血究竟是何物,正日里竟然都在絮絮叨叨一些有的没的八卦消息,不相信这个,不相信那个的实力。

    可正是因为他们这样……才给了其他学院迅猛成长的机会。

    他们真的错了,只是还有机会拉大这悄然如同鸿沟的差距么?

    所有人连同刚刚一些呆滞的人儿发红眼不要命的拼了过去,冲啊,冲啊,冲啊!

    满腔热血沸腾,在这一倾刻被注满了,没有了往日的猜忌,只有一颗永往无前一致对外的决心。

    酒方进惬意时,负陌刀策飞马

    他们想起了他们往日刚刚踏入诺亚学院学的第一课,也是诺亚学院一直以来的古训,这也是诺亚这二字的来源:每次上战场都是在赌自己活着的机会但是最重要的不是个人生死,而是院中同袍,共死,同生,义字当头!

    我记不清那天死了多少弟兄只记得用同袍们的牺牲换来的诺亚血路以及重生的大道。

    (继续的烽火狼烟,我看见一个又一个同袍接连的倒下。)

    听到这一段的时候,当时的他们还不由得发笑,怎么可能会有这一刻的存在,人人都是自私的,怎么会…

    可是这一刻他们看见那个缩倦的佐师兄,心豁然的明朗,犹如心中开启了新篇章。

    原来他们心中还存在那种久违的热血,沸腾的血液在心中翻滚着。

    随即大家伙们全部将自己的魔兽召唤出来,来吧,他们不怕,他们不怕,都欺负到家门里面了,那就打回去好了。

    “吼吼~”随后众人发出一声声怒气的吼音,一声声带着无比的怒意和不甘传透出天际,就好像将天都震撼住了一般,响彻云霄。

    连同着整个诺亚学院也被这一声声巨吼所震撼。

    那围着的一群人狗仗人势的人们,身子不自主的瑟瑟发抖,这些看似比他们修为还要弱小的人,想干什么??

    脚步不由得退后了一步,看到了身边的席项和宋师兄后,强忍着瑟瑟发抖的身子挺直了腰板。

    想奋起???

    “宋师弟他们竟然想玩,不如我们就陪陪这些杂碎?顺便我也试试师傅给的试验卷轴效果。”说着席项拿出一个羊皮卷的卷轴,对着天际划过一抹,瞬时间将这一大片土地围之笼罩,将那一声一声怒指天意得吼声深深的压制了下去,一点、一点……

    席项有些冷血的看着这些心思刚刚透彻的众人,现在才知道,会不会太晚了?

    再说我会给你们机会吗?

    “给我杀光他们这群渣渣,一个不留。”席项眼神阴冷,头部来了一个三百六十五度的旋转对着众人道。

    “我先离开了,师傅不是找我有事么,一会儿你记得善后,动作快点别被抓到把柄。”席项对着身边的宋远恒叮嘱道,这些个小喽喽,还不至于让他出手,说完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熊佐,哼,那那拳脚可是处处使用了灵力,就算不死日后也算是废人一个,他不是很喜欢吐吗?

    那他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下废人的感觉,还有那个打败慕容辰的小杂碎,等四大学院竞赛的时候他在好好收拾他也不迟。

    宋师兄点了点头示意道。

    “大哥他?这?我们还在诺亚学院呢,会不会院长到时候……”怎么就走了?

    “不会,谁能看到是我们杀的?让我们背黑锅怎么可能。”苗疆男子小眼睛聚了聚神对着有些担心的众人说道。

    “这,刚刚大哥拿出的卷轴这么厉害?有屏蔽的功能。”一听这,众人神色又变了变,变回了一群势利小人表情。

    “动作快点,这个有时间限制,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我需要这群废物成为真正的废物。”宋远恒对着众人开始发号施令说道。

    而诺亚学院的学院在看到这一片天空被卷轴挡起成黑压压一片时,心底没有惧意,神色异常的平淡。

    对着周围同袍们相视一笑,扭头摸了摸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魔兽,嘴角异常协和同步的发出了几个字:“此生无憾为兄弟。”

    语毕。

    十几人一同冲在了最前方,那些人想要灭口,他们就要拼尽全力的傅手一搏,拼了性命也要将佐师兄送出去。

    随即这十几人步伐一致拿出大刀,对着那一堆人就开始拼尽全力战斗,他们其中的一些飞行魔兽也不断的撞击着卷轴,想要撕破这层卷轴,一定要打破。

    “啾啾啾——”的哀叫声从他们口中传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哪怕是头部都被撞击的流了一地的鲜血,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啾啾啾——”

    “吼吼吼吼——”

    看到这一幕的缩倦躺倒熊佐眼眸中流出血泪,早都叫不出来的嗓音不断地嘶哑喊着“不要,不要”,摇摆着脑袋,强忍住来自五脏内腹的剧痛,不断地凝聚着凝聚着精神力,召唤他的魔兽。

    他不要,他不要他们那么做。

    当魔兽主人受到重创或者极为虚弱的时候,是根本召唤不出来魔兽的,魔兽没有主人的召唤也根本出不了魔兽空间,苏离洛的小贝鲁恶魔除外。

    ……

    “刚刚什么声音,听见没?”还在和弓箭奋战的周筱筱说道,怎么感觉又几分不对劲,心里也有着慌慌的,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什么声音,你听错了吧,我怎么没有听到。”旁边一人回答。

    “不行,我先走了,反正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我去找找熊佐那小子。”

    说完,周筱筱拔腿就向着剑士分院出发,每次熊佐那小子吃饭都是最积极的一个,现在肯定和那呆瓜在一起。

    ……

    院长院落内。

    “院长,刚刚那声音?魔兽?”蓝色刀客老头看着院长有些皱眉的说到。

    他们今日这几个老头儿来就是和院长讨论一下诺亚学院扩张学员的事情。

    “蒽?什么?有声音?”莫泽院长眼眸眯了眯,和蔼的笑着说道。

    看着其他几位老者,拍了拍老刀的肩膀,乐呵呵的说道。

    “哈哈~可能是老头儿我刚刚想到一件事情,没注意到,你们几位是不是因为凤凰佣兵事情把自己逼的太紧了,导致都出现幻听了,可别忘了诺亚学院有过规定的,不能召唤魔兽,难道你认为那些小家伙们会触犯?”院长泡了一壶茶,对着老刀说道。

    “死老头儿,你刚刚听见没?”老刀对着骑士老头就是一捅。

    总感觉今天眼皮一直不停地跳,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老刀,我看真像院长说的一样,你太累了、太操心,一直想要找到那只凤凰。导致听以为什么都凤凰叫?”白衣老头拍了拍他。

    “我、我不是…听见…”算了,竟然院长都说了,那自然就是他多虑了。

    而此刻柴锦书、易初、周筱筱向着刀客分院匆忙的赶去。

    ……

    咔嚓——

    就在素囡听见动静后,准备前往的时候,酒窖的门正巧打开了。

    那个小人儿出来了。

    “师傅。”苏离洛一出来就看了英气飒爽的师傅,有些不适应强烈的刺光,眼睛一眯一眯的,随即用手捂住阳光。

    正午。

    艳阳高照,微风徐徐。

    红色罗裙裳,广袖飘飘。万千青丝,如墨如绸,凝雪香肌,如羽若脂,剪水秋瞳,波澜不惊还是那么的英气逼人。

    “师傅你要出去?”师傅好像很少出这院子,今日怎么了,太阳打西边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