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布衣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代大妈
    赵长枪和崔晓芳之间的事情,赵玉山和医生都门清。

    所以赵玉山听赵长枪问起崔晓芳,连忙说道“在在。晓芳嫂子在呢。我们到现在才刚离开警局呢。你在哪里。我们马上将她给你送过去。”

    赵玉山说话的时候,崔晓芳就在一边听着,饶是她知道赵玉山粗鲁的性格,但是听了他的话还是不禁有些脸红。

    什么嫂子。我有答应嫁给你的枪哥了吗。还把我送过去。我有答应让你把我送过去了吗。崔晓芳心中甚至有些懊恼的想到。

    然而,崔晓芳的心中虽然懊恼,但是当她听赵玉山说,赵长枪正在医院门口等她,打算请她吃饭时,她的心里还是感到甜滋滋的,更是沒有去拒绝。

    于是赵玉山,医生和崔晓芳共同搭乘一辆出租和赵长枪汇合到了一起。

    将崔晓芳交给赵长枪后,赵玉山使劲朝医生挤了挤眼睛,然后说道“枪哥,你和嫂子去吃饭吧,我们还有点事,先告辞了。有事打电话喊我们啊。”

    赵长枪一愣,说道“你们不一起去吃饭。”

    “哦,刚才小蕊和李姐给我们打电话,说要请我们吃饭。美女请吃饭,我们却之不恭啊。”赵玉山有些臭屁的说道。

    “小蕊和李姐不是上飞机了吗。怎么请你们吃饭。”赵长枪疑惑道。

    “哦,她们这不是刚下飞机嘛。嘿嘿,刚下飞机就请我们吃饭,枪哥,我和医生的魅力值还不错吧。当然,枪哥的魅力值更是杠杠的。嫂子,你可要抓紧了哟。”赵玉山说道。

    “行了,吃你的请去吧。”赵长枪笑着冲赵玉山说道。

    两个电灯泡离开后,场上只剩下了赵长枪和崔晓芳。

    虽然之前两个人已经在一实小见过面,但是那时候到处都乱糟糟的,两个人根本沒有來的及说几句话,现在两个人终于有时间好好聊聊了,却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崔晓芳比以前瘦了足足一圈,白色的羊毛衫套在身上,有些松松垮垮的。虽然依然漂亮,但是却少了年轻女孩应有的朝气,脸上的气色也不太好,面色稍稍泛黄。

    赵长枪的心有些隐隐作疼,他能看出,这些年,崔晓芳过的并不好,当然这不是指物质生活,而是指精神生活。造成崔晓芳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自己。

    崔晓芳看着眼前这个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的男人,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曾经一度认为,今生今世自己都不会再和这个男人产生任何瓜葛,沒想到就在今天下午,他不但再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救了自己一命。

    她本來以为,自己很坚强,可以将这个男人忘却,然而,今天下午,当赵长枪将她救下,并且将她紧紧抱住的那一刻,她才忽然明白,自己之前一直想忘记这个男人,实在是自欺欺人。

    一直想忘记的,往往是刻骨铭心的。那一刻,崔晓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晓芳??????”赵长枪终于说话了。

    “枪哥?????”崔晓芳猛然扑到了赵长枪的怀中,眼泪好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滴落到赵长枪的肩膀上。此时此刻,崔晓芳感到自己心中好像有万般的委屈要向赵长枪倾诉,但是话到嘴边,只剩下呜咽。

    “晓芳,不要这样,被你男朋友知道了,他会误会的。”赵长枪喃喃的说道。

    “你个死赵长枪,臭赵长枪,你以为人家像你一样是个花心大萝卜。我的男朋友只有你一个,以前是,现在是,将來还是。我一辈子就像牛皮糖一样缠定你了,我要让你甩都甩不掉。”

    崔晓芳忽然激动的说道,一边说一边使劲掐着赵长枪腰间的软肉。她忽然发现,在赵长枪怀中撒娇的感觉真好。

    “可是,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爱情。你知道的,我不能抛弃淑芳,若萍,魏婷,还有兰兰??????”赵长枪仿佛沒有感觉到來自腰间的疼痛,只是喃喃的说道,他感到自己有点罪孽深重。

    “我不管,我不管。你现在就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将你从我手中抢去。你这么多年沒理我,现在要补偿我。”

    崔晓芳说完话,竟然闭着眼睛,踮起脚尖,将一对红唇迎向了赵长枪。

    看着梨花带雨,含苞待放的崔晓芳,赵长枪心动了。他轻轻的弯下了腰??????

    这一吻天长地久,这一吻惊天动地。两个人傻也顾不得了,只想将自己融化在对方的身体里??????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臂带红袖章的大妈走到两人面前说道“喂,小伙子,差不多就行了,千万别在这里有进一步动作,影响市容不说,夜深天冷,小心着凉,还是回家亲热去吧。”

    两个正在激情相吻的人儿,忽然听到大妈的话,差点沒摔个大马趴,心说“这大妈是干嘛的啊。幽灵啊,怎么不知不觉就出现了。”

    两个人连忙瞬间分开,赵长枪还好些,崔晓芳的脸却已经变成了红苹果,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心说“大妈啊,你能不能含蓄一点啊。含蓄懂不懂啊。”

    “对不起,大妈,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拉起崔晓芳就要遁走。

    然而,两人刚跑出两步,却听到大妈在后面喊道“站住。”

    赵长枪一愣,转过身來疑惑的看着向他们走來的大妈,心想“怎么。难道在大街上亲嘴也要罚款。”

    只见大妈快步走到两人面前,笑呵呵的说道“呵呵,我看你们好像很久沒见面,现在才刚见面吧。”

    “你??????你怎么知道。”崔晓芳瞪大眼睛问道。

    “这还不简单,久别胜新婚嘛。看你们刚才干柴烈火的样子,我就猜出來了。怎么样,现在去开房,一定沒什么准备吧。”大妈一脸我很了解的表情说道。

    赵长枪和崔晓芳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他们被这个奇葩的大妈打败了。可是更让他们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只见这个大妈忽然变戏法一样从兜里取出八个安全套,笑呵呵的说道“我是这一片的联保队员,治安积极分子。年轻人激动一点不可怕,可怕的是激动的时候不考虑后果,到最后害人又害己。喏,这是八个安全套,免费的,够你用的吧。”

    赵长枪差点要吐血。八个安全套。她以为自己是一夜八次郎啊。一次只有一小时。她小看自己了吧。

    赵长枪一把抢过大妈手中的安全套,拉着崔晓芳的手,逃也似的跑了。

    大妈看着落荒而逃的两个人,嘿嘿直笑“呵呵,看來这两个人倒不像打野食的野鸳鸯,唉,愿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幸好赵长枪沒听到这句话,不然真要吐血三升了。

    两个人当然沒有去开房,他们被大妈一闹,原本有些按捺不住的心竟然都平静下來。崔晓芳的小脑袋依偎在赵长枪的肩膀上说道“这么些年,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赵长枪马上一脸委屈的说道“我有给你打电话啊,可是你改了手机号啊。”

    “改了手机号你就不能给我打电话了。你不会去打听,不会去问啊。我还沒出国呢。”崔晓芳撅着小嘴说道。

    赵长枪有些无语了,女人的理论他真的有些理解不了。

    崔晓芳忽然站定脚步,眼神定定的看着赵长枪,一脸紧张的问道“枪哥,你说实话,我还漂亮吗。”

    “漂亮。当然漂亮,谁敢说咱家晓芳不漂亮,谁就是瞎子。”赵长枪笑着说道。

    “呸,你骗人。我知道我老了,脸上都有皱纹了,皮肤也变黄了。我已经配不上你了??????,都怪你,都怪你,害的人家整天想你,想着想着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说着说着,崔晓芳又要掉眼泪。

    赵长枪吓一跳,生怕崔晓芳又山洪暴发,连忙说道“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还不成吗。走吧,我请你吃饭,算是我给你赔礼道歉。”

    “一顿饭就想打发我啊。想得美。我要你以后天天陪着我。”崔晓芳撒娇道。

    “好好,天天陪着你,天天陪着你。”赵长枪现在可不敢忤逆崔晓芳了,只能对她百依百顺。

    如果赵老三泉下有知,看到赵长枪现在这副沒骨头的样子,眼珠子都得掉在地上。

    “对了,晓芳,你怎么忽然从杜平调到燕京工作了。”赵长枪终于找机会转移了话題。

    “唉。还不是因为你?????”崔晓芳轻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和赵长枪说了一遍。

    原來,自从崔晓芳在皮克岛发现赵长枪不止有她一个女朋友,哭着离开后,便回到了杜平县教体局上班。

    然而,杜平县教体局长吴伟民看到崔晓芳整天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悄悄流泪,便千方百计的打听崔晓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最后他从崔晓芳的死党温小鱼那里知道崔晓芳失恋了。

    赵长枪是个花心大萝卜,崔晓芳和他分手了。

    吴伟民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欣喜若狂,他以为崔晓芳既然和赵长枪分手了,他儿子的机会便來了。这家伙可是一直想着将崔晓芳发展成自己儿媳妇呢。不过以前有赵长枪压着,他不敢造次。现在赵长枪调走了,崔晓芳也和他分手了,于是他儿子的机会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