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胎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一刀破万法
    ( )

    黄昏的天空中有两位身影正在森林里穿梭,一闪而过速度极快无比。

    正是紫越与林苏苏二人,两人一直在森林河边这片地带找出口,但是忙了一下午别说出口连一个小洞也没有,不过紫越的分析是对的,人们的确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因为二人找出口时,也遇见过几位报名者。

    “没有想到,紫越兄的速度怎么快,我连御剑都快赶不上你了”林苏苏踩在一把金剑上飞行

    “哪有只不过雕虫小技而已,诶苏苏我觉得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而且马上天就要黑掉了那个时候更不好找,这样,我们两人先分开一下,半个时辰后来这里回合。”紫越站在一棵树上道

    “好,刚好我也有此意。”林苏苏道

    “那走了,记住半个时辰来这里回合。”紫越向一只候一般,身手非常的敏捷,一会儿跳在这棵树上,一会儿又那棵。

    紫越抓着藤蔓连续跳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它是只候!不过也对,紫越从小就是在森林中长大的,在这里它似乎就像来到自己的故乡一般,这个地方可以说对紫越是最安全的。

    如果遇到战斗的话,可以提高原本的几倍,而且打不过还可以立马闪掉,对于丛林紫越非常熟悉,怎么躲,怎么打,怎么偷袭,紫越它这些如家常便饭。

    清冷的风吹遍紫越全身,此时森林时安静的如死寂一般,紫越站在一棵树上,打出一道刀风,瞬间斩断了周围的树木,紫越极目远眺,发现连鸟也没有一只。

    尤其是在这黄昏时分,到底幽黑,这天地发黄,无比昏沉,没有一点生命迹象。

    “奶奶的,小爷我到什么地方了? 怎么感觉好奇怪?”紫越自语道

    紫越慢慢的从树上下来,身上被草丛遮围住,慢慢的如蛇一般向前爬行。

    前方阴气越来越重,感觉来到了地狱一般,现在可以看到前方有一个早已损坏的破房屋,房屋只有半截,周围围绕着阴森森的气息,这种气息让紫越头皮发麻,让紫越幻想到小时候那些天云圣地的遭遇。

    “可擦”

    紫越的手似乎把什么东西给压碎掉了,紫越抬手一看一块碎掉的雪白头骨而且还是人类的,紫越立马感觉有些后怕。

    忽然狂风咆哮,黄沙漫天遮蔽了天空,紫越静静的爬着,眸子挣得很大,当沙尘飞天而上时,在这片大漠中出现了一些雪白的头骨。

    “奶奶个熊,不是说这片土地是虚构的吗? 怎么这么吓人,而且这里怎么这么多人的头骨。”紫越的脸色及其难看

    不过紫越似乎没有放弃,好奇心催动它继续前进,渐渐的紫越到了那个破房外面,紫越要推门进入,但是紫越发现怎么也推不开,门上突然出现一条紫色的长龙,龙的身体上有十个璀璨的光点。

    屋外黑气从地里上升,一股股冷气飘到紫越体内,紫越似乎没有感受到,正在想办法把门弄开,虚空中出现十几把紫黑匕首,“砰砰”的砍击的门,一丝丝闪烁的火花不断从门里飞出。

    忽然地上出现了一只只洁白人手,慢慢的向着紫越考近,“诶!奇怪这门怎么打不开啊。”

    忽然紫越感受到背后冷气围绕,而且还有人在拉他似得,瞬间紫越脸色凝重起来,一丝丝冷汗从头上冒出。

    紫越没有回头看,而是催动道法,瞬间天空中出现了无尽的黑暗大刀,刀中一股纯正的黑气缭绕,一把飞刀虚空中破出,将拉紫越的那些雪白的手给斩掉,紫越立马踏空飞着天空中飞去。

    忽然一只只手变得有两丈长瞬间把紫越的去路给拦截,白手一只一只的交叉,无数围绕将紫越包围在陆地之中。

    虚空中无数黑刀降落,如有灵性般向着白手斩去,不错白手刚刚斩断,立马又恢复了。

    “啊!给我破”

    忽然间无数白手被斩断,紫越周围一股股黑暗刀气围绕,身边一条条刀影护体,手中拿着一把乌黑的长刀,天空中全是刀光与刀影。

    白手刚刚被斩断,瞬间又恢复向着紫越冲去,紫越拿着一把黑刀斩去,如修神一般轻轻的一挥,一只只手臂掉下,刀影无数将手臂围绕斩断。

    但是白手又死灰复燃,而且越来越长,像一条条长蛇一般,对紫越发起了凌厉的攻击,紫越握紧手中长刀,周围天空中冷冽起来,刀气也变了阴冷起来,紫越起了杀意,无数手臂瞬间落下,而后又恢复,紫越右手持刀,左手打出一把把实体黑刀如旋风割草一般一只只掉下。

    可是这个手臂太难缠了,刚刚被斩去有恢复,而且越来越强,紫越静下了心坐在了地上,天空中刀影与黑刀剧增,一把把黑刀透出紫越疯狂的灭意,此时都每一把刀与每一条刀影都相当于紫越自己,黑刀如势不可挡当战神一般与白手缠在了一起。

    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紫越不断操控道法斩去白手,此时用尽了太多的道法,心力不断下降,紫越越来越难超控黑刀了,汗水从紫越头上不停的流出,突然紫越睁开了眼,跳在了一把黑刀之上。

    “啊!”

    紫越手拿黑气缭绕的黑刀,一个大斩似乎天河浩荡一般,斩了它个天崩地裂,而招数特别奇怪,一斩出一刀仿佛是霸龙出海一般拥有无尽神力,而且刀中蕴含了一种特别强大的刀之真意,将十丈般巨长的手臂瞬间毁灭掉,无数之手在这一瞬间一一被毁灭成灰。

    黄昏的天空中已经变黑,手臂似乎想要恢复,慢慢的又从地中钻出,不过此时手臂的法力与能力明显减少了很多。

    天空中一股股黑暗的刀气霓漫,刀影似魍魉一般飘浮,紫越将所有道法打入被斩断的手臂中,手臂立马变得乌黑起来,刀之真意在里面不断的围绕,紫越控制道法如自己一般在手内破坏,刀之真意将手臂内刻有的道与秘法痕迹通通吞噬,手臂如凋谢的花一般枯萎,终于没有再次生长。

    “哈哈,与小爷玩,这神风学院出得题目也不过如此。”紫越笑道

    黑夜高空中星辰闪烁,此时神风学院中一位白衣老人与蓝衣老人还有一个红帽老人正坐在一个庭院中,庭院的内有一面巨大的光镜,这些人们可以从镜中看出学员们的情况。

    这个蓝衣老人正是神风学院的院长,而白衣老人与红帽老人则是神风学院这里的长老,专门负责学院中的各种事,其实就是副院长。

    此时三个老人的脸色及其的吃惊,三人的嘴巴都变成了o型。

    “这人究竟是谁? 居然才三阶初期境界就能把这手海阵给破坏掉,虽然我这是简化的,但是也是无上道法相存的,就是三阶高期境界见到了我这阵法也得落荒而逃,而有些还死在了这上面,它一个三阶初期竟然把它给毁掉了,而且还不是破解。”白衣老人脸上刻满了惊讶

    “妖孽啊!妖孽,这人如果成长起来,以后谁能够为对手啊? ”红帽老人感叹道

    “没错,这是一块无上的璞玉,我隐隐约约感觉如果教导好了,此人有可能会成为传说中的圣帝” 神风院长严肃道

    “圣帝?”两位长老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院长,那只是个传说而已,此人我承认它天赋不凡,但是圣帝根本没有人成为过,这会不会太不符合现实了!”红帽老人道

    “院长,你会不会太夸张了?”白衣老人道

    “我说的是实情,原来一千年前我见过一位人,他就差点突破为圣帝了,不过后来不知为何境界又回到原点。”神风院长感叹道

    “什么,我们这个时代出现了道圣王?”两位老人惊讶道

    “没错。”神风院长道

    “此人是谁,没想到世界真的有如此存在!”红帽老人道

    “战神紫枫!”神风院长说出此名字时面部非常严肃,带有无穷的尊敬

    “怪不得,原来是那时的那位战神啊!他居然一千年前还活着,听说二千年前它为世界最强大的人,那时境界就早已突破道圣王了,据说那时我们这片天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天劫,是它耗尽全身道法才将此劫给抹去,但是那一战后,他不知去向人们都以为这位英雄死掉了,没有到他居然还活了一千年!”白衣老人惊讶道

    “那紫枫现在还活着吗?”红帽老人问道

    “哎!我也不知道,我也是一千年前才见过他的。”神风院长叹息道

    “那为什么说眼前的这位青年会成为圣帝呢?院长”白衣老人问道

    “因为我感觉此人非常像那位战神紫枫,而且它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在其他人身体中没有发现过,就连原来的那位战神紫枫身上也没有。”神风院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