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一章 冷寒宫事变
    嘎吱

    一个瘦小的身影将一扇门轻轻推开,端着一个装满水的木盆,缓缓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从进门处有一条足有十米长的红毯,一直铺到房间最后面的小台阶上,红毯的两边用金线绣满了华美的花边。

    红毯两旁是上十尊暗金色的高盏,每个高盏上都有一根硕大的红蜡烛,蜡烛上的火光将整个房间都照得通亮。

    “把门带上。”

    一道清脆又有着些许妩媚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是”

    瘦小的身影将门关上后,慢慢地沿着红毯向后面的小台阶走去。

    台阶上是一张被白色蚕纱罩住的大床,床上是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用手撑着脑袋,慵懒地侧躺在床上,长长的黑发随意披散在床上。

    秀目微闭,柳眉微蹙,小小的琼鼻下是一张如樱桃般的红唇,白皙的脸上有两团微微的酡红。

    身上披着一层大红色的薄纱裙,窈窕的身躯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腿露在外面,就如一位红色的妖姬,充满了朦胧的诱惑。

    瘦小的身影将木盆端到床前放下,一双莲足接着便伸进了木盆之中,瘦小的身影伸出一双苍白的手在玉足上轻轻擦洗。

    瘦小的身影是一名看上去有些清瘦的少年,身着一身粗布衣服,衣袖勉到手肘处,露出了纤细的小臂,乌黑的头发被一张蓝色的方巾束在头顶,口鼻被一张深蓝色的布遮住,脸部的皮肤呈蜡黄色。

    浓密的眉毛下有着一双精美至极的眼瞳,像两颗璀璨的蓝宝石,又如深邃的星空,美得令人发指。

    妖艳的女子盯着少年的眼眸不禁有些愣神,随即回过神来,朱唇轻启,

    “新来的?”

    “是的,宫主,”少年唯唯诺诺地说到。

    “叫什么名字?”

    “不,不知道。”

    女子微微皱眉,又继续道:“以前哪里的人?”

    “我,我失忆了,记不得了”

    “干嘛要遮住脸呢?”

    “我长得丑,不敢让人见到。”

    女子沉吟了会儿,正欲开口。

    突然,一股强悍的威势在距此三里外的地方冲天而起,女子眼神一凛,猛然从床上站起,恐怖的威压瞬间弥漫在了整个房间之中,所有的蜡烛瞬间熄灭,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

    黑暗的屋子内,反倒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那冲天的火光,整个夜空仿佛都被映得赤红,掩住了银色的月光。

    少年跌坐在地上,楞楞地望着眼前这位穿着红纱裙的女子。

    “宫主!大事不妙了!”

    一道急切的声音从屋外传来,“碰”,房门被一把推开,一名中年女子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说,外面怎么回事?”

    冰冷的声音从红裙女子口中迸出。

    “外面,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人,实力无比强横,直接攻破了宫门,在宫中烧杀抢虐,他们最低的恐怕都有凝道境的修为,属下们根本挡不住,”中年女子慌张道。

    红裙女子面无表情,眼神愈加冰冷,双手紧攥成拳,

    “连我冷寒宫都敢闯,真是找死!”

    随即一个闪身,便出了屋子,中年女子也跟着跑出了屋子。

    少年愣了一会儿,接着便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

    一个车队缓缓地在黑夜中行进着,车队的前方是五名骑马的大汉,中间是三辆马车,而后面是二三十个骑着马的人。

    这种马并不是普通人养的凡兽级马类,而是一种灵兽,名为青马,它的速度是凡马的五倍以上,耐力极其持久,能够吐出灵火级的青色火焰,有较强的攻击性,一般修为较高的武者都会以这种马作为坐骑。

    中间的最大的一辆马车内,

    “域主,夜已经深了,你还是快些休息了吧。”一道柔美的声音响起。

    “我不困,你先休息吧,武宁。”

    一名长相极为俊逸的青年微笑地对着身边的清纯可爱,如瓷娃娃般的女子道,青年衣着华贵,头发被一个淡金色的金冠在脑后束成一条马尾,着实是一位英俊的翩翩佳公子。

    “叫人家小宁儿啦,域主。”武宁噘着嘴撒娇道。

    “域主不叫,我叫啊,小宁儿,”一名白衣青年对着武宁脸上挤满了笑容,他下巴处有着些稀疏的胡渣,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

    “闭上你的鸟嘴,李无锋!”武宁柳眉一皱,冲着李无锋恶狠狠地说道。

    顿时,李无锋耷拉着脑袋,看着武宁,眼神幽怨无比,像极了一名挨骂的小媳妇。

    武宁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直起鸡皮疙瘩,还不禁哆嗦了一下,顿时心中一怒,

    “李无锋,你要是再这样看本姑娘,本姑娘就将你的眼珠给你挖出来!”

    顿时把李无锋吓得脑袋一缩。

    “好了,都别闹了,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胡闹呢?”一名身着淡青色衣袍的男子道,他长发披在脑后,眼眸是淡青色的,面容儒雅可亲。

    “什么嘛,云河大哥,人家才刚满二十岁,怎么就老大不小了呢”武宁气鼓鼓地冲着云河说道。

    “就是嘛,云”

    武宁一个眼神瞪过来,顿时把李无锋的话给咽了回去,之后便再也不敢接嘴。

    “你看你,又开始了”云河无奈道。

    “梦婷姐,你看,云河大哥他老是欺负我。”武宁冲着一旁的一位叫杜梦婷的女子无辜地眨着眼睛,杜梦婷身着一条淡粉色的长裙,完美的曲线被勾勒出来,小口琼鼻,五官精美,长发梳成马尾,美丽至极。

    “云河大哥说得对,小宁儿,你是该收收你的性子了。”杜梦婷无奈的摇头道。

    武宁见杜梦婷如此说道,顿时就不高兴了。

    一把搂住身边华贵青年的胳膊,不停地摇晃,撒娇道,

    “域主,你看看,他们都欺负我,你帮帮我吧。”

    “好了,武宁,别闹了,该说正事了,”青年开口道。

    “哦,”武宁吐了吐可爱的舌头。

    “云河,现在已经出了天风帝国,进入天罗帝国了吧?”

    “是的,再往东三十里左右就是天罗帝国的一个边境城市岁城了。”

    “预计还要多久到达重月陵?”

    “重月陵在岁城的东边,距岁城有八十里左右,照我们现在的速度,不间歇的话,大概要后天才能到达。”

    “我觉得可以在岁城休整一天,虽然迟一点,但我们却能做好充足的准备。”一位面容棱角分明,眼神淡漠,身上肌肉鼓鼓的男子开口道。

    “录渊,你说得不错,就这样办,”青年顿了顿,又继续道,

    “录渊,现在,你全速赶往岁城,在我们到达那里之前,将落脚点找好,再尽可能多的打听相关情报,不可出现任何纰漏,明白吗?”

    “明白,”火录渊坚定地说道。

    “域主,前方有情况,”车外一道雄厚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

    “前方有一座华丽的宫殿,但宫殿内却是火光闪烁,数道强横的气息在那里拼斗着。”

    “这里怎么会有华丽的宫殿呢?”李无锋疑惑地问道。

    “有的,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冷寒宫,宫主叫冷若潺,冷冬炎的小女儿”青年沉吟道。

    “冷冬炎,难道是赤炎山庄的庄主,赤帝冷冬炎。”

    李无锋惊呼道。

    “不错,”青年说道,“走吧,过去瞧瞧。”

    “是!”

    ……

    噗!

    冷若潺被一名大汉一掌轰翻在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睛狠狠地盯着着这名大汉,眼中带着一点吃惊,

    “至尊三阶!”

    “哈哈,小娘们儿你也不错,小小年纪竟然都到了化尊七阶,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啊,不过可惜了,今日,你就要成为洒家的掌下亡魂了,”说着,大汉便一个俯冲,迅速出掌,向着冷若潺拍去。

    这一掌凶狠无比,劲风肆虐,拍出的瞬间还发出了音爆,大汉这是全力出手,若是被击中,冷若潺将必死无疑。

    冷若潺看着越来越近的掌印,眼中却并没有惊慌,宛如一滩止水。

    大汉的掌印瞬息而至,在冷若潺前方一米处时突然停下,猛的向后退了一步,双臂换成十字状架在胸前。

    随即,一道冰蓝色的剑芒击在了大汉的双臂上,大汉又再次向后退了五步。

    接着,一位老妪手持长剑站在了冷若潺的前面,冷冷的看着大汉,并不说话。

    “落婆婆!你终于来了!”

    冷若潺欣喜道。

    “嗯,”落婆婆轻轻点头。

    大汉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一道白痕,眼神有些冰冷,从牙缝中挤出一道声音来,

    “罗涛呢?”

    “那个像娘们儿一样的家伙么,抱歉,他死了,不过接下来你就会去陪他的,”老妪望着顺着长剑向下低落的鲜血,轻声笑道。

    “嘁,你个老娘们儿,你不过和洒家一样都是至尊三阶,况且,你还在和罗涛战斗的时候受了伤,谁死,还未可知呢!”大汉不屑地嗤笑道。

    就在落婆婆和大汉对峙的时候,一个清瘦的少年从一个角落处迅速钻出,跑到一个小门处然后停下,用那双精美的眼瞳看着冷若潺。

    冷若潺也注意到了这双美丽的眸子,便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少年轻声说道,“我会回来找你的,”随即便钻进小门消失不见。

    冷若潺愣了一下,随即转向了落婆婆和大汉这边,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个少年。

    落婆婆看着大汉,她心中明白,她在之前和罗涛的战斗中已经受了重伤,虽说她自己已经接近至尊四阶,大汉才刚入至尊三阶,但毕竟是同阶级的,差距不会太大,若是继续拖下去,伤势便会继续恶化,只会对她不利,唯有速战速决才有取胜的机会。

    于是,落婆婆眼神一凛,手中长剑蓝光大放,瞬间一个闪身便冲了出去,速度极快无比,眨眼间便到了大汉的跟前。

    大汉瞪大了眼睛,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心中暗呼,好快的速度,随即迅速反应过来,右腿后撤一步,左腿微曲,双手闪烁着红色的光华,迅速拍出,与落婆婆的长剑对捍在一起,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不过,落婆婆的修为毕竟要高出一筹,几息之后,落婆婆长剑一震,大汉瞬间到飞出去,撞在几十米外的一堵墙上,墙面瞬间崩塌,无数的碎石炸飞出去。

    大汉艰难地站立起来,咳出一口血来,带着几分惊疑的眼神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手,手臂的皮肤都有些龟裂了。

    “呸,好你个老娘们儿,可以啊,有几分能耐,居然能将洒家伤成这般模样,”大汉吐了一口血痰,讥讽道。

    落婆婆冷哼一声,

    “哼,死到临头了竟还敢如此嚣张!”

    “哈哈,洒家刚才就说过了,谁死,还未可知呢,你真的以为你就赢了吗,”大汉哈哈大笑道。

    “嗯?”落婆婆心中暗惊,难道,他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有动用?

    大汉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将一枚暗红色的玉符从胸口的衣襟中掏了出来,随即用力一握,玉符破碎。

    大汉的气息陡然攀升,瞬息间就突破了至尊三阶,到达至尊四阶,五阶,六阶,到了至尊六阶中期时,增长的气息才缓缓停下。

    “你你一直都戴着镇魂咒,压制着实力!?不过你怎么可能将镇魂咒给捏碎呢!?”落婆婆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镇魂咒,是一种压制修为的灵器,不同等级的镇魂咒,压制的修为,也是不同的,但一般镇魂咒不是轻易就能够被捏碎的。

    “呵呵,洒家这个镇魂咒,不过是黄品的两环灵器,在洒家恢复到至尊阶的时候,就能够将其捏碎了,想不到,今日便给了你们一个惊喜。”

    话落,大汉向前迈出一步,顿时,一股狂暴的气浪喷涌而出,向着冷若潺和落婆婆袭卷而去。

    落婆婆赶紧做出反应,但还是慢了一步,凶猛的气浪将冷若潺和落婆婆击飞了数十米远,两人落在地上,都是咳出了一口血来。

    冷若潺的眼中更是透着些许绝望,难道,今天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还没有向父亲和姐姐证明自己呢

    “哈哈,都去死吧!”大汉狞笑道,随即,他身上红光乍现,一柄如凝血一般的巨剑在他的手上凝聚出来,高举头顶,悍然挥出,一道血红色的弯月弧芒向着冷若潺和落婆婆斩去。

    这道弧芒看起来威势滔天,泛着浓郁的血光,杀伐和血的气息弥漫在这片空间之中。

    冷若潺和落婆婆望着这道弧芒,心中只是无限的绝望,缓缓垂下眼帘,等待死神的降临。

    突然,她们感到外面有一道刺目的光芒盖住了那浓郁的血光,于是,她们睁开了眼睛。

    血色弧芒已经消失不见,只看到身边游荡着丝丝血色光华的大汉抬头望着空中。

    空中是一位衣着华贵的青年,此时的他浑身金光闪耀,金色的光翼在背后展开,足有六米长,一道虚幻的巨大龙影在他的身后伫立着,眼瞳中闪着刺目的金光,他身上鎏金般的光华照亮了整片空间,宛如一位太阳真神,威严的气息令众人拜服。

    大汉望着这个青年,咬着牙问道,

    “你是何人?”

    威严又淡漠的声音从青年的口中发出,

    “张雪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