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二章 闪电袭杀
    “张雪末”

    大汉轻声重复道,此时,他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额头布满了冷汗,表情颇为凝重,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惊骇,不可思议地盯着空中的青年。

    御空飞行他居然能够御空飞行!难道说,他是天尊?对,他一定是天尊,不然他怎么可能御空飞行,怎么可能破掉我的招数

    大汉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张雪末刚才随意挥出的一击就将他的杀招给打断,再加上张雪末长时间地立于空中,类似于只有天尊才能做到的御空飞行,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心中不免有些恐惧。

    “你你是天尊!?”大汉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

    天尊级别的强者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顶尖高手了,虽说至尊之后便是天尊,但两者差距之大,有如鸿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即使是十数个至尊九阶巅峰的高手也难以和一位天尊一阶的强者对抗。

    所以说,如果张雪末真的是天尊的话,那么大汉将必死无疑,不可能再有回旋的余地。

    “不,与你一样,至尊六阶”淡淡的声音从张雪末的口中传来。

    这句话宛如一汪夏日的清泉,使大汉浑身一轻,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也不是那么重了,不过他并未太过放松,依旧十分谨慎地看着张雪末,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不是天尊那你怎么可能御空飞行?”

    “哎呦呦,我说你咋就那么蠢呢,没看见我家域主背后长着一双翅膀么,就你这脑子还跑来袭击冷寒宫,你爷爷我可是对你钦佩万分呐!”李无锋从正门口缓缓走了进来,摇头晃脑,满嘴讥讽,一副欠打的表情。

    大汉,冷若潺以及落婆婆皆是看向了这个流里流气的青年,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了空中傲然而立的张雪末,眼中都带着几分惊疑。

    对于李无锋的突然出现大汉并不是很在意,但对于他的话却是不得不在意,大汉再看向张雪末时,立马就注意到了他背后的金色光翼,心中大舒一口气,不禁暗叹,原来如此,随即面露喜色,狂喜道,

    “哈哈,原来你是因为修炼了特殊的功法才能够做到御空飞行,我就说,我就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是天尊层次的强者,原来是这样,哈哈,原来是这样!!”

    随后又将目光移到李无锋身上,眼露凶光,冲着李无锋恶狠狠地说道,

    “哼,他奶奶的,你个小杂毛也敢对洒家出言不逊,是觉得能喘气儿不舒服吧,行,洒家成全你!”

    话音一落,抬手一掌挥出,一个硕大的血掌印向李无锋飞了过来,虽说这只是大汉的随手一击,但他毕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至尊六阶强者,即使是这样的攻击,那也不是李无锋能够抵挡了的。

    “哎呀我去!我滴亲娘啊不不对,域主!救救救救命啊!!”眼见血掌印冲着自己打了过来,顿时吓得哭爹喊娘,撒腿就向后方逃去。

    “哼!”见此情景,张雪末冷哼一声,一个闪身就挡在了李无锋身后,手轻轻一挥,血掌印便被击散,化为点点灵光飘散在空中。

    紧接着左脚一蹬,整个人瞬间便弹射出去,速度快到了巅毫,大汉见自己的攻击消散,先是一愣,随即瞪圆双眼,瞳孔缩到针眼大小。

    之后,便看到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印在了自己的胸前,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顿时,他便感觉到一股磅礴的能量顺着胸口钻入了自己的经脉当中,狂暴的能量在他的经脉中横冲直撞,不断地蚕食着他的血气。

    最后,能量顺着经脉冲入了他的心宫之中,冲散了他在心宫中的道源,接着心宫破碎,一口逆血喷了出来,身体跌落在地,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眼光涣散,躺在地上,修为尽废,身体所有部位都失去了行动能力。

    冷若潺和落婆婆吃惊地看着这一幕,整个过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张雪末在空中消失到击败大汉只是一瞬间的事,张雪末在一息之间便完成了所有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停滞感。

    张雪末缓步走向大汉,李无锋也跟着跑了过来,走到大汉的身边后,李无锋率先一脚,踹在了大汉的身上,面露凶光,冲着大汉骂道,

    “我去你,你个老杂毛,是不是觉得能喘气儿不舒服啊,哼,敢对你爷爷我出手,怎么样,现在躺了吧,”说完后,又是一脚揣在大汉身上。

    “啪!”

    “哎哟!我”

    张雪末一巴掌扇在了李无锋的后脑勺上,李无锋看到是张雪末后,顿时没了脾气,一脸讨好的样子。

    “别瞎起哄,你一边儿去!”张雪末冲李无锋说道。

    “嘿嘿,是是,域主,”李无锋嬉皮笑脸地道,随后便退到了一边。

    张雪末蹲下身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大汉,出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冷寒宫?”

    大汉咳出一口混着一些器官碎片的血来,艰难地说道,“洒洒家乃是血涛会的人,哼,别以为这样就完了,咋们的长老和会主还没出手呢,洒咳”说着,又是一口鲜血咳了出来,瞬间便没了生息。

    张雪末立马探出手去,放在大汉的胸前,淡金色的微光在张雪末的手掌处亮起,不一会儿,张雪末便收回手掌,轻轻叹了一口气。

    李无锋,冷若潺以及落婆婆见此变故也是迅速赶了过来,看着死去的大汉。

    李无锋转向张雪末,开口问道,“域主,他咋就死了呢,你下手也太重了吧,现在好了,啥也没问出来。”

    张雪末瞪了李无锋一眼,道,“我还用你来教吗,是不是最近皮痒了欠抽,要我给你松松骨么!”

    “不敢不敢,域主大人英明神武,哪用得着我来教,是我嘴贱,是我嘴贱,呵呵,”李无锋开口道。

    “哼”张雪末哼了一声,随后表情凝重地说道,“我只是将真气打入他的体内,摧毁了他的心宫和道源,但并未对他的内脏造成任何伤害,心脏也是完整的,可现在,他的所有内脏全都碎了,而且是碎成了肉酱以及血水”

    “这这怎么会呢?”李无锋吃惊地说道,随后李无锋又瞪大了眼睛,连忙后退,“唉我我去,亲娘滴,死了都还能!?”

    张雪末也是将冷若潺和落婆婆护在身后,快速向后退去。

    只见大汉身上的各处地方都燃起了点点火星,火星迅速扩散,甚至连大汉流出来的血都燃起了火星,但仅仅是火星,并没有任何火焰燃烧,顷刻间,大汉的身体便被燃成了灰烬,微风一吹,便再也找不到大汉的踪迹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域主,”李无锋带着几分惊悚的表情看向张雪末。

    “不清楚,”张雪末眉头紧皱,他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叫他如何回答,不过他也不多想,随即转向冷若潺和落婆婆,开口道,

    “你们没事吧?”

    “多谢张公子出手相救,大恩大德,小女子莫敢相忘,”冷若潺感激地说道。

    “冷姑娘不必客气,令尊冷冬炎与我张家倒有几分交情,在下出手相救,也是理所当然,”张雪末面带微笑,客气地说道。

    “你认识家父?不知张公子所说的张家是指哪个张家!”冷若潺微微诧异地问道。

    张雪末并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她,她见张雪末不愿多说,她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转向另一个话题,“不知张公子在刚才的询问中有没有问到些什么?”

    “他只是说他是什么血涛会的,不知姑娘是否知晓这个势力?”张雪末回答道。

    冷若潺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摇头道,“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势力,”随即又转过身,对落婆婆说道,“落婆婆,你知道这个势力吗?”

    “恕老身无能为力,对于这个血涛会,老身也是从未听说过,”落婆婆也是有些歉意的摇头道。

    “血涛会,这一带所有有名的势力当中根本就没有血涛会这个势力,血涛会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张雪末来回踱步,细细地说道。

    “域主,说不定那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帮会呢,或者是刚刚建立不久的,”李无锋出言道。

    张雪末闻言后,立马摇头,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不可能,那大汉是一名至尊六阶的强者,而且在血涛会中连长老都算不上,所以,这个血涛会起码也是一个一流势力,不可能毫无名气,再说,就算是刚建立不久,我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你以为咱们雪域的情报组是吃干饭的么!”

    “呃呵呵,也是啊,”李无锋有些尴尬地说道,“那那现在咋办啊,一点线索都没有了。”

    张雪末现在也是毫无头绪,只是来回踱步,低头沉思着,其实对于这种情况,他完全可以不用管,随时都可以离开,继续赶他的路。

    但这件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一个很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势力,以及那诡异的死法,让张雪末心中充满了疑惑。

    李无锋,冷若潺和落婆婆都是在沉思着,这件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令得平日里嬉皮笑脸,只会耍宝的李无锋都是不得不慎重地思考了起来。

    就在他们四人努力寻思的时候,两道窈窕的身影从门口处快速飞奔了进来,两人正是张雪末一行人中的两位,武宁开口大喊道,

    “域主,域主,你快过来看看!”

    四人都是被这道叫喊声给惊醒了,张雪末立马抬头,看向两人,皱眉道,“怎么了,干嘛这么慌张?”

    “你来看了就知道啦,域主,”武宁满脸焦急地说道。

    闻言,张雪末等人也只好跟着两女穿过大门来到正殿之前的操练场上。

    随即,张雪末等人立即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特别是李无锋,立马就鸡叫了起来,

    “喔喔喔这这这这他妈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