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四章 亡命少年
    血色,充斥着整个山谷就算是皎月的银辉也被这满天飘动的浓雾所阻隔,血腥的气味从山谷中飘散而出,宛如一座炼狱。

    山谷中的一条小溪缓缓地流动着,发出潺潺的水声,若只是听这溪流的响声,那绝对是悠扬悦耳,让人心中尽是美妙的想象。

    但这条溪流却不是常人眼中的清澈美丽,只见溪水红如鲜血,不,那就是一条装满血的血溪,只是不明白,为何那粘稠的鲜血会发出那样动听的水流声。

    小溪的两旁没有任何植物,有的,只是那各式各样的残肢碎肉,有人的,有兽的,各种族类应有尽有,腐臭的气味弥漫在这个空间中,这里,仿佛是所有种族的葬地,不,是碎尸场。

    然而,在这堆充满了腐臭的碎尸中却有着一个瘦小的身影颤抖着缓慢的爬行着,苍白的小手四处摸索,有时突兀的迅速将手缩回,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令他恐惧,之后又将手探出,继续摸索,他就像是一只被遗弃荒野的孤鬼。

    见他身上的衣着便知他就是那个从冷寒宫中逃出来的少年。

    不过,此时的他身上满是鲜血,苍白的手掌也被染成殷红,满头长发挣脱了蓝色方巾的束缚,变得无比凌乱,犹如一处枯草堆。

    他那双精美的妖瞳中是茫然和无措,以及那眼眸深处的恐惧。

    挡住他口鼻的深蓝色面巾也已经不见,而他的脸也暴露了出来,他的脸与他的眼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完全是两个极端,他的眼,是极致的美,而他的脸,却是丑到令人生厌。

    他的鼻梁完全塌陷,鼻孔粗大如牛,鼻头上还有数不清的黑点,嘴唇极度厚实,整张嘴有常人的两倍大小,从他微张的嘴可以看到他那些东倒西歪的牙齿,让人觉得狰狞可怖。

    美与丑尽在他的身上展现,宛如天使与恶鬼,又如仙佛神灵与妖孽罗刹,看起来是如此的矛盾。

    他蹒跚着步履,艰缓地爬到了小溪旁,缓缓抬起头颅,看向悬在小溪之上的一柄灰黑色的铁刀,样貌奇特,刀上全是诡异的纹路。

    刀总长两尺,刀柄七寸,刃长一尺三,刀柄又有如剑柄一般笔直,上面刻满了如同鬼物一般的刻像,整把刀看上去有些细长,刀背上是一层神似指骨一样的条状物体,大小不一,紧致有序地堆排在一起,刀刃更是锋锐之极。

    虽说整把刀看上去有些粗糙,材质有些简陋,看起来如同一块废铁,但就是这把看上去有点废的刀,却隐隐透着一种能够斩断山河的气势。

    现在它就静静地悬在小溪之上,一动不动,仿佛是凝固在了那里。

    少年看着这柄奇异的刀,眼中尽是茫然,仿佛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不知是不是这柄刀有着奇幻的魔力,令他不自觉地就将手向着刀伸了过去。

    最后,他一把将刀的刀柄握在手中,接着,他猛地睁大眼睛,犹如突然惊醒一般。

    然后刀柄上的纹路开始透出耀眼刺目的血红色光芒,光芒穿透了浓雾,射出了山谷之外,整个山谷都被这光芒映得殷红无比,血腥的气息四处蔓延。

    ……

    山谷之外

    众人看着这刺目的光芒,每人皆是吃惊的表情,特别是李无锋,他更是将嘴巴张得大大的,塞下一个大鸡蛋绝对不成问题,只有张雪末脸上的表情没有改变,依旧是一脸从容,因为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山谷必有不凡之处,任何奇异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域主,山谷中恐怕是有大事发生啊,”云河将目光转向张雪末,表情凝重地说道。

    张雪末点了点头,一脸从容地说道:“嗯,这山谷绝对不凡,发生这样的事也不奇怪,看这血色的光芒,应该是有什么大凶之器出现了吧,这或许,就是那孩子的机遇。”

    张雪末从小博览群书,各种古书典籍皆有涉及,所见之事也是颇多,他能猜出个所以然来也并不奇怪。

    众人闻言都不做声,只是将目光又转向山谷,继续等待着。

    ……

    山谷中

    小溪中的血水开始沸腾起来,起伏不定,不一会儿,赤红色的血水从小溪中冲天而起,呈细长的条状,如同无数的血蛇,漫天袭卷,最后,无数的血水绕着那柄魔刀疯狂地旋转着。

    “啊!”少年发出一声凄烈的惨叫,他感受到了无边的痛楚,仿佛都要被撕裂了一般,整个身体也开始痉挛,头部胀痛无比,耳中尽是嗡鸣之声。

    就在少年快失去知觉的时候,突然,他便感觉不到了之前的所有不适之感,瞬间,从刀上传来一股震荡之力,少年立马便被弹射出去,“砰”地一声撞在了几米外的一面石壁之上。

    背部传来一阵剧痛,令得少年蜷缩在地上不断,因为剧烈地疼痛,让的一些泪水盈在眼眶中。

    然而漫天的血水并没有消失,只是不断地注入到那柄魔刀之中,刀上的光芒更加鲜艳,更加的明亮,灰黑的颜色也变得漆黑如墨,如深渊中的黑暗。

    当血水被这柄魔刀吞噬殆尽后,无穷的魔气席卷而出,血红的光芒瞬间收敛,血腥的气息变得阴森起来。

    现在整个山谷已经是魔气滔天,山谷被一股庞大的气势所笼罩。

    干涸的小溪旁的一堆碎尸竟然开始蠕动起来,地上一滩滩的血迹开始流动起来,有些残肢在不断地跳动着,这些残肢碎肉仿佛都又活了过来。

    这些是什么东西!?这究竟怎么了!?这是在哪里!?我要死了么?我不想死啊我不要死不要

    少年忍着背部的剧痛,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是浓浓的恐惧,他从来都不曾见过这样的景象,目光有些呆滞,尽管他那一双妖瞳依旧妖艳无比,但整个人看上去还是有些呆傻。

    咚咚,咚咚

    一声声像是心脏跳动的声音传到少年的耳中,他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下子被惊醒涣散的目光瞬间聚拢,身体往后缩了缩,紧紧地贴在石壁上。

    少年小心翼翼地缩在石壁脚下,面容紧张地望向四周的碎尸,想要看看究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突然,一些之前还在慢慢蠕动的碎肉猛的跃起,停在半空。

    嗖嗖

    之后,所有的残肢碎肉都跳跃起来,血迹化为血箭射向空中,一堆堆的血肉在不同的地方聚集起来,血肉之间开始连接,碎裂的骨头不断拼接,好像所有的逝者都将要复体而生一样。

    咚咚,咚咚

    心跳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仿佛无数的心脏在跳动一般,空中的碎肉已经组成了一个个无比完整的个体。

    轰轰轰

    所有的“重生者”坠落到地上,一个个的都站立在山谷中,他们挤满了整个山谷,这是才瞧见他们的容貌。

    其中有些各色各样的人类,有男子,有女子,有孩童,也有老者,还有着其他一些形形的飞禽走兽,他们都有着浓厚的血气,不过他们的眼睛都没有瞳孔,整个眼珠都是灰色的,死寂一般的灰色,他们周身这是弥漫,如同一尊尊嗜血的阿修罗。

    少年愣愣的看着他们,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轻轻地呢喃一声:“血灵魁。”仿佛认得他们似的。

    吼——

    所有的“重生者”,不,或许就叫血灵魁,他们皆是抬起头颅,仰天长啸,一声声嘶吼在山谷回荡。

    嘶哑的吼叫之声使得少年的脑袋嗡嗡作响,胀痛不已,他用双手紧紧扣住自己的头,痛苦地着。

    半刻之后,血灵魁的嘶吼之声依旧不停,然而,少年那因为无比痛苦而变得极其狰狞和扭曲的面庞却逐渐放松了下来,最后更是面无表情,他是那么的淡漠,对一切都是那样的漠然和无视,好像一位陷入沉睡的王。

    他的双手渐渐从头上放下,自然垂落在两侧,缓缓站立起来,低垂的头颅慢慢抬起,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会对他造成影响,他已经与世界分隔而开。

    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以少年为中心慢慢向四周散开,速度不快,也不是很凌厉,仿佛有些柔和,但又隐然感觉有着些许霸道的威严藏于其中。

    突然,少年猛的睁开双眼,一抹晶蓝色的亮光从眼眸中迸发而出,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山谷,却又一瞬便消失,但晶蓝色的微光依旧在少年的眼中闪烁,像是妖艳的幽火在他眸中跳动。

    他那双精致而又邪美的妖瞳如璀璨而又深邃的星空般使人陶醉,它就如同一位从沉睡中苏醒而来的君王,深渊中的皇帝。

    所有的血灵魁都停下了吼叫,僵硬的身躯微微战栗,他们仿佛在畏惧着那个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帝王之势的少年,那是灵魂深处的恐惧。

    几息之后,少年一滞,所有气息和威势一下子荡然全无,眼中蓝光熄灭,但依旧璀璨动人,整个人又重新回到了之前平凡又渺小的感觉。

    仿佛灵魂重新回归一般,如梦初醒,少年浑身一震,脸上惊讶的表情浮现出来,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一群血灵魁,往后噌噌地退了两步。

    所有的血灵魁都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他们还没有从刚才的气势当中回过神来,只是不再战栗了而已。

    少年背贴石壁,看着血灵魁们,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心理暗想,我的娘啊,太可怕了,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这么多僵尸,他们会不会把我给吃了,我,我还是赶紧逃吧

    少年左右张望了一下,瞧准一个方向,二话不说,撒腿就跑,可他刚跑没多久就停了下来,因为整个山谷都已经被血灵魁为了个水泄不通,根本没有可逃之路。

    少年看着一群一群的血灵魁,心中透着悲凉,他感到了绝望,心中悲呼一声,天亡我也!

    一些血灵魁看到了少年,并逐渐向他逼近,少年看着渐渐又来的血灵魁,心中的恐惧油然而生,不断向后退去。

    刚退没多久,少年便被无穷的血灵魁阻截了退路,冷汗已经浸透了少年的布衣,他脸色发白,感觉自己的脚步开始变得沉重无比,呼吸有些急促,口中也是极度干燥。

    啊!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突然大吼一声,向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这时,一只血灵魁伸出了尖锐的利爪,一把扣住少年的左手小臂,利爪刺入了他的小臂之中,殷红的鲜血流淌而下,少年忍不住一声,前冲之势也无奈停了下来。

    少年看着抓住自己的血灵魁,伸出右手,想要将血灵魁抓住自己的利爪拨开,可刚伸过去,血灵魁的利爪便向下一拉,他的整个小臂被撕得碎裂开来,顿时血肉横飞,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他的手臂传来。

    “啊!”

    几乎令他窒息的痛楚使他发出了一声凄烈的惨叫。

    看着自己碎裂的小臂,少年脑中一片空白,他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痛苦,整个人茫然无措,唯一能做的,也许就只有等死了。

    噗呲!

    一只血灵魁一口咬在了少年的肩上,并撕下了一大片血肉,在口中咀嚼,最后咽下。

    “嗯哼,”少年一声闷哼,剧烈的疼痛使他头脑发晕,捂住自己的小臂,下意识地向前迈出一步。

    可一只血灵魁突然抓住少年的脚踝,猛的向上一提,他整个人便顺势腾空而起,平躺在空中。

    噗

    少年看到一只利爪穿透了自己的胸膛,他已经感觉不到痛楚,心想,自己已经快死了吧。

    只见自己的心脏被利爪紧紧握,心脏还在噗通噗通地跳着,大量的鲜血不断溢出,最后被血灵魁塞进嘴里几口咽下。

    紧接着,一群血灵魁蜂拥而至,少年看着一只只的利爪撕裂着自己的身体,他自己就横躺在空中,不断被血灵魁分食着。

    血肉四处飞溅,骨头被血灵魁咬得发出“喀蹦喀蹦”的响声。

    最后,一只利爪一把抓住少年的头颅,猛力一撕,彻底碎裂,所有的血骨都被血灵魁吞食殆尽,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