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五章 妖瞳
    洁白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清冷的晚风缓缓吹过,被血色浓雾覆盖的山谷显得是那么孤寂。

    张雪末众人依旧站在血色山谷的不远处,时刻注视着山谷入口处,等待着欲等之人的出现。

    此时距他们开始等待已经有两个多时辰了,但,张雪末想要等的那个少年始终都未曾出现过,在这期间,血色山谷仅仅是出现了些许异动,但并未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云河看了看张雪末,微微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却没有开口。

    张雪末瞥了云河一眼,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开口淡淡地说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不必有什么顾忌。”

    “呼,是,域主,”云河呼了一口气,应了一声,定了定神,之后继续说道:“域主,刚才那一抹幽蓝的光亮,我觉得有些古怪。”

    张雪末背负着双手,点点头说道:“嗯,的确古怪,照理说,这山谷阴森寒煞,充满了无尽的血腥之气,可这幽蓝之光却充斥着上位者的威严,像一位古老的君王,旷远,古奥,庞然大气,浩瀚磅礴的威压浑然天成,与这山谷的气息完全相悖。”

    “上位者?那岂不是说山谷里有一位皇帝,娘嘞,哪个皇朝的,他悲剧啦,”这时,李无锋凑过来,惊叫了一声,一脸惊悚的模样,但眼神中却有一点幸灾乐祸。

    看了一眼李无锋,张雪末并不想理他,这位多话的主从来就没有正经过,但张雪末还是无奈地回答了他,说道:“那不是一国之君,那种威压中透着一种古老的气息,绝强者的气息,而且浩然中正,没有一丝邪气,可这”

    云河沉思了会儿后说道:“域主,有一事我想提醒一下。”

    “哦?”张雪末对云河的话感到了一丝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或是事情连自己也不曾注意到呢,心中不免有些期待云河接下来想说的话,于是开口道:“说来听听。”

    “域主,你有没有发现,刚才那抹幽蓝之光与那少年的瞳色甚是相像,”得到张雪末的应允之后,云河便开口说道。

    闻言,张雪末眼眸一亮,说道:“的确,那孩子的眼瞳甚是精美,我想,他这双眼睛应该是大界中最美的吧。”

    云河有继续说道:“妖艳又霸烈,星空般的璀璨,海洋般的深邃,极其诱人,颤动人心,同样的幽蓝,水晶般的剔透,那少年的瞳眸和那蓝光,给我的,都是这样的感觉,我想,这蓝光和那少年之间绝对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因为一开始进冷寒宫的时候,张雪末众人便看到了那个刚从冷寒宫中逃出来的少年,张雪末看出了这个少年的异于常人之处,便让云河独自一人去跟着少年,其余的人都跟着张雪末进了冷寒宫,而独自一人的云河便对少年的感觉是最深刻的,所以他也是最快感觉出来的。

    云河这样一说,众人也都纷纷反应过来,并且有了同样的感觉。

    武宁率先蹦了过来,笑眯眯地说道:“诶,云河大哥,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相同的感觉诶。”

    杜梦婷也是微微点头,朱唇轻启,说道:“是啊,云河大哥,听你如此一言,我也觉得他们之间有些某种联系,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相似了,这个少年,还真是有些神秘啊。”

    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少年,唯有一双令人难以忘怀的妖瞳,现在,又与那古老森严的气息有着相似之处,让人感觉越来越神秘,本来众人对张雪末想要培养那个少年的事有些疑惑,但此时,他们都有些明白张雪末的意思了。

    云河的话让张雪末也产生了同样的感觉,心中暗暗思索了一会儿,随后一抹微微的弧度在嘴角浮现,已然是有了定计。

    对着众人开口道:“不错,这孩子绝对不凡,他那动人的妖瞳连我也是对其知之甚少,与其相似的只有一个,但书中描述得太过简略,这其中的秘密更是无从得知。”

    听到张雪末的话,李无锋立马就来了兴趣,问道:“和他相似的?是谁啊,域主,快说说,快说说!”

    李无锋的话也是其余三人的心中所想,他们也想知道是谁和少年有相似之处,所以他们也都纷纷看向张雪末,希望他能继续说下去。

    张雪末看到众人那期待的眼神,也只是无奈一笑,开口说道:“那是一位非常古老的人物,在遥远的神话时代末期,众神时代的初期,也是如今帝族章家的先祖——流空将神。”

    “帝族章家!”众人惊呼道。

    帝族章家,是如今大界中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传承了千万年之久,实力极其强横,是以一族之力便可抗衡一个帝国皇朝的存在,如此强大的家族,也难怪众人会如此惊讶了。

    张雪末又继续说道:“流空神将不仅是帝族章家的先祖,他还是众神时代开启人中的一位,也是天庭第一位仙帝琉璃仙帝座下的第一战将。”

    说到这里,张雪末顿了顿,李无锋见张雪末停了下来,于是便催促道:“域主,继续呀,还没说到关键呢,流空神将究竟怎么与那少年相似啊,难道是流空神将也有一双与那少年一模一样的妖瞳?”

    对于李无锋的突然插话,张雪末并不十分在意,所以便继续说道:“流空神将也有妖瞳是不错,但却又不是完全相同,史书中的原文记载是这样说的,‘流空神将,章氏祖也,身负妖瞳,炽烈如火,妖艳如花,浓郁如血,如赤红晶石,深邃至极,陶醉人心,琉璃之战将,平仙帝而战天下’”

    “依据其中的描述,我想流空神将的瞳色应该是赤红色的,与那孩子的水晶蓝不同,但除颜色外还是非常相似的,不过仅仅是依靠这段简短的文字,我也只能是推测出他们是相似而已,要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这我便不好妄言了,况且我们对那孩子的妖瞳也不是很了解。”

    张雪末话音刚落,李无锋便急急忙忙地接嘴道:“就没了么,域主,快继续说呀,说说流空将神究竟怎么样,就比如说他的妖瞳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之类的。”

    “就是,就是,域主,你就快说嘛,别掉我们胃口了,流空将神的妖瞳是不是很厉害呀,”武宁也是非常好奇地说道,话后还不忘冷冷地看了李无锋一眼。

    刚准备接嘴的李无锋突然感到背后升起了一丝凉意,让他把刚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咕”的一声吞了一口唾沫,眼睛转向一边,嘴里吹着口哨,仿佛什么都和他无关一样。

    对于这对冤家,张雪末也只是暗暗摇头,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没有了,我所知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你们想要知道的妖瞳的情况,那便一点记载也没有了。”

    “怎么会呢,域主你阅览过那么多的书籍,还会有你不知道的事么,”杜梦婷有些惊讶地说道,众人也都纷纷点头应和。

    对于众人来说,张雪末不仅是天赋超群,实力强大,而且还见识多广,拥有远见的卓识,简直就是无所不知的存在,对他甚至有点盲目的崇拜,而现在张雪末告诉他们他也不知道,着实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张雪末也很无奈,再感觉到他们那甚至有些怀疑的目光,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冤枉。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那么久远的事情能有谁知道,我又不是神,哪知道那么多。

    张雪末无奈地苦笑了下,说道:“你都们说了我是看的书多,所以知道的也多,可前提是要有书啊,流空将神那是神话时代末众神时代初的人物,距今都有千百万年之久了,就算是史书也没留下来多少,而且还都不完整,这样的事情,我还知道多少呢?”

    “可,可还有关于流空将神的那么多传说呢,毕竟流空将神可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登顶巅峰的真神呢,他的流传也一定不少吧,”武宁依然有些心怀期待地说道。

    张雪末又只好说道:“有关流空将神的传说我是知道不少,他的战绩,他的身平,他的很多事情我也都是知道的,可是他的妖瞳呢,所有的传说都只说了他有一双精美的妖瞳,都说了他那双妖瞳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迷人,多么的让人无可自拔,但其他的呢,关于他妖瞳的其他事情呢,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强大的地方,好像都没有吧,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

    “啊~”武宁感到非常遗憾地哀号了一声,显得十分沮丧。

    妖瞳对于武宁来说是陌生的,她以前从未有听到过妖瞳二字,当听到张雪末说道妖瞳时,她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而浓烈的好奇心促使她想要对妖瞳进行更深的了解,现在好奇心有了,然而张雪末却没说的了,导致他现在异常不开心。

    看着武宁那撅起的小嘴,张雪末无奈地笑了笑,出声道:“好了宁儿,不就是一个妖瞳嘛,你看你那嘴翘得,都能挂一个油瓶了。”

    武宁刚想出声。

    “啊!”这时,云河突然叫了一声,把张雪末等人都给惊了一下。

    对于这一位向来都很沉稳的大哥,大家都很少看到他有什么时候失态过,但现在他突然大叫了一声,就连张雪末在内都为之感到不解。

    李无锋挠了挠后脑勺,极度不解地问道:“那个,云河大哥啊,你突然叫一声干嘛?”

    对于自己的失态,云河也是有些微微的尴尬,于是咳嗽两声,连忙对自己的失态做出解释,说道:“咳咳,那个,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所以,有些失态了,呵呵”

    “你想到什么事了呀,云河大哥,”武宁满脸好奇地问道。

    看着这位刚才还撅着小嘴,满脸不爽,现在却又开始活络起来的小妹,云河的嘴脸浮现出一抹温和的弧度。

    开口道:“我是想到了九年前的一件事,和妖瞳有关的。”

    一听见妖瞳两个字,武宁立马来了精神,说道:“什么!妖瞳!快说说,快说说,云河大哥快说啊!”

    云河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好好,我这就说,在九年前,我十五岁时,我父亲曾带我去了趟大疆。”

    “大疆!那不是帝族章家所掌控的领地么,”杜梦婷吃惊地说道。

    “不错,就是帝族章家的大疆,”云河顿了顿,有继续说道:“当年,章家请我父亲与他们家族的药师一起炼制一枚十纹铜丹,我父亲正好也想让我涨涨见识,所以就把我也带去了”

    “我们在大疆的帝城住下,之后我便遇到了一位章家的嫡系子弟,他叫章烈海,和我差不多的年龄,告知他我的来历之后,他便主动邀请我到帝阙去”

    “到帝阙之后,我在祖堂前看到了一副画像,章烈海告诉我那就是他们章家的先祖,流空将神,接着它就给我讲了许多流空将神的事情,比如”

    “等等,”这时张雪末突然插声道,打断了云河的话。

    云河疑惑地看了看张雪末,问道:“怎么了?”

    “咳咳,”张雪末轻咳两声,开口说道:“那个,云河啊,关于流空将神的其他事情就不用说了,就说妖瞳的事就行了。”

    “啊?哦,”云河愣了一下,随即应了一声。

    看着云河愣愣的样子,张雪末心中暗想,我现在要的是和妖瞳有关的东西,至于流空将神其他的事,大家多少都知道一些的好么。

    云河开口继续说道:“章烈海给我说,他们先祖的眼睛,是整个大界中最特别的,也是最强大的眼睛,流空将神的眼瞳就只有一个能力,一个超乎所有人想象的能力,不过我好像觉得章烈海在说的时候,眼神有些阴毒。”

    “就一个能力,还怎么超乎人的想象啊?”武宁不解地询问道,至于云河最后一句,她是自动忽略了。

    云河笑了笑,继续说道:“那是一个强大的能力,那就是所有的异种体质都能够被妖瞳所复制,并化为己有,而且,这种被复制过来的体质完全不输于本体,甚至可以重叠体质,不过是有时限的,大概是三天的时限。”

    “这,这怎么可能!”除张雪末外的其余几人都是惊呼道。

    “其实我也不怎么相信,可章烈海确实是这么说的,”云河无奈地摊了摊双手。

    这时,张雪末却表情肃穆地说道:“不,是有这种可能的,传说当年以流空将神的实力足以横扫九天十地,就算是说要斩杀琉璃仙帝,那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只不过,琉璃仙帝毕竟是天庭第一帝,史书也不好说的太过,而且有一句话一直流传着,‘邪之瞳也,天命之所归,’这就说明了妖瞳的强大。”

    “那不是邪瞳么,怎么又和妖瞳有关了,”李无锋好奇地问道。

    “所谓的邪瞳,就是妖瞳,妖瞳才是它真正的名字,你们之所以没有听妖瞳就是因为很多时候叫的都是邪瞳,而且,旷古至今,拥有妖瞳的人也就只有流空将神一人而已,传的也就比较少,”张雪末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我说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妖瞳这东西呢,”武宁也是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张雪末随即又说:“对了云河,你之前怎么不说你知道妖瞳这事呢?”

    云河听后,面露尴尬,有些僵硬地说道:“呃这个,那个章烈海不是没有说他家始祖是妖瞳么。”

    看着张雪末那异样的眼神,云河只好尴尬地笑笑,“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