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六章 章沐川
    咕

    最后一点血肉被血灵魁咽下。

    少年彻底消失了,他的所有血肉都被血灵魁吞到了腹中,没有谁能死得比他更彻底了,连一具尸身都没有留下。

    一只只血灵魁算是饱餐了一顿,他们吞食了少年后,还伸出血红的舌头,舔舐着嘴边以及爪子上因吞吃血肉而留下的血迹。

    正当一只血灵魁在舔着爪子上的鲜血之时,它爪子上的所有鲜血都漂浮了起来,并向着刚才少年被分食的地方飞射而去。

    嗖嗖,嗖嗖

    一时间,所有被血灵魁吞下肚的血肉和碎骨全都穿透了血灵魁的身体,从他们的腹中冲了出来,飞到了一起。

    吼——

    血灵魁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哀吼不止,震耳的啸声在山谷中回荡。

    鲜血一滴一滴地融汇,血肉一块一块地粘连,碎骨一片一片地拼接,最后所有的血肉都合在了一起,出现了一个完整的人体。

    之前才被无数血灵魁吞食而尽的少年又重新出现了,不过此时的他看上去却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活人。

    他浑身都弥漫着死气,根本找不到一点血气的痕迹,皮肤苍白,真不知道刚才那么多的血液都跑到哪里去了,他整个人神情呆滞,面无表情,眼瞳虽然还是那样的妖艳璀璨,但却目光无神,犹如一具活死人。

    虽然没有完全复活,但他在碎裂之后还能凝聚复原已经是令人无比震惊的了,要是穿了出去,恐怕会引起整个大界的震动,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肉身碎裂之后是根本没有可能再重聚起来的。

    世人皆知,对于修士来说,身体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心宫,心宫是承载修士一身修为的地方,若是心宫破碎,那么一个修士也就废了,不过若是拥有大毅力的人,倒还是可以重新凝练而出的。

    而肉身就是修士的命,是修士的一切,肉身没了,那么命也就没了,如果一个修士的心脏碎了,那么这个修士就必死无疑。

    若说这世间拥有起死回生之术,那也并非绝对的假话,而要做到起死回生,世间也就只有一个职业,那便是药师,并且拥有极高级别的药师,就算是紫金级的九纹药师也不行,只有传说中的药神才行。

    但想要起死回生,最起码的都是要肉身完整,若是肉身都残破不堪,那么就算是药神也是束手无策,不过就算是有完整的肉身,想要重生也是极为困难之事,毕竟逆天行事,终不可为。

    在整个大界的传说中也就只有一人成功地重生过,不过在他功成之时,助他重生的药神却因为天降劫难而死,至此,药师界便将起死回生之术作为一种禁忌之术,禁止任何人研习。

    而此时,少年的整个肉身都已经被血灵魁吃了个精光,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可他现在却却重新凝聚了肉身,这若是被坟里的药神听到,恐怕都会被吓得坐起来。

    这时,少年周身的死气开始内敛,苍白的皮肤开始变为死寂般的灰色,璀璨的眼瞳开始暗淡,最后失去了神采,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尸体,但,与尸体唯一不同的是,淡淡的血气开始从少年的体内浮现出来。

    渐渐的,浓郁的血气将少年的身体撑得龟裂起来,裂纹逐渐扩散,如蛛网般蔓延至全身。

    最后,“轰”的一声,炸裂开来。

    骨血四散,血气漫天飞舞,一股浓烈的帝王之势席卷而出,周围的血灵魁全部都被冲散。

    只见少年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精美的妖瞳亮着晶蓝的微光,表情威严而肃穆,如一位不世的君王。

    此时的少年看上去与之前有些不同,他已经不是之前那样的奇丑了,相较之前,他现在不知好了多少,至少不会让人看了就犯恶心,但依旧是有点,丑。

    尽管长得不尽人意,但却不影响他的气势。

    “九命灵猫,呵呵,不愧是九猫天体,真是天不绝我章沐川,看来是赌对了,章复恒果真是个蠢货,真以为四九天体会冲突,却不知,这一切都只是成就了我,”少年,不,章沐川缓缓地说道。

    之后又猛吸了一口空气,说了一句:“重生的感觉。”

    章沐川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低语道:“炼气一阶,果真是厉害,仅仅是死亡了一次,便从一个普通人变为了炼气一阶的武者,真不愧九虫天体的盛名,虽然毁去了一身修为,但这都是值得的,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否极泰来,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章沐川缓缓张开双手,威势陡然攀升,头颅微微昂起,眸中幽光闪烁,如妖火在跳动,目光威凛,傲然而语:“精彩的大界啊,准备迎接我的归来吧,我将用鲜血来冲刷大地,清洗,我的王座。”

    章沐川的一双妖瞳愈发的明亮,就算夜空的皓月也不过如此,随后,章沐川环视了一圈,双眼微闭,嘴角挂着一丝不屑,淡然地说道,

    “血灵魁,一群低贱的物种,竟也胆敢触碰我的身体,呵,真是恶心呢,”随即眼神一凛,威严的声音吐露而出,

    “既已如此,那么尔等鬼物又有何继续存在之由,唯有烟消云散,方能息我之怒。”

    磅礴的气势猛然一震,章沐川体内所有的气都顺着脉络快速流动了起来。

    “爆血!”随着一声低吼,章沐川周身的血气开始沸腾了起来,荒气的流动速度也快了数倍。

    狂暴的气旋以章沐川为中心席卷而开,他周围浓烈的血气也是顺势而出,将一只只血灵魁给缠住,拖向章沐川。

    所有的血灵魁都在奋力地嘶吼着,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挣扎着想要脱离血气的束缚,迅速逃离。

    但,不论血灵魁们如何挣扎,如何吼叫,最终也只是徒劳无功,根本无法奈何血气分毫,更别说逃离那气旋了。

    一只血灵魁被气旋的力给拖到了章沐川的面前,他看着这只血灵魁,心如止水,无一丝波动,只是眼中威严之势迸发而出。

    这只血灵魁在章沐川眼中就是一只渺小的杂虫而已,看它一眼都是对它的恩赐。

    章沐川心中连想都懒得想,右手迅速探出,成爪状,向着血灵魁袭去。

    这只血灵魁看着袭来的手掌,竟然面露恐慌,剧烈的恐惧之感在血灵魁的脸上表露无遗,刚想要挣扎,“噗”的一声,它的头颅便已被章沐川的手给贯穿了,黑褐色的血液流淌而出。

    依照常理来说,血灵魁这种鬼物是根本就不会有意识存在的,血灵魁本身就是由已死之人或兽受到了具有浓烈死亡意志的血气牵引而得以重新具有行动能力的鬼物,即使能够行动,那也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然而刚才那只血灵魁却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不管是谁看到了,恐怕都会感到疑惑和不解。

    不过章沐川并没有在意这些,他根本就没有将血灵魁这种鬼物放在眼中,只是一脚踹在这只血灵魁身上,接着血灵魁便倒飞而出,摔在一旁,再没有爬起来。

    章沐川看着手上还在向下滴落的黑褐色血液,轻轻皱了皱眉,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不屑道:“嘁,肮脏的东西。”

    随后只手一震,手上的黑褐色血液尽数飞溅而出,没有一滴留在章沐川的手上。

    气旋的牵扯力越来越强,一只只血灵魁离章沐川也越来越近。

    章沐川看着这一群血灵魁,轻语道:“呵,有点多呢,一只一只地来就太费神了,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耗,那就只好快些解决了。”

    此时山谷中血灵魁的数量非常之多,足有数千之上,想要彻底清理干净是特别麻烦和费功夫的,章沐川自然不想这样浪费时间。

    于是章沐川便双手一展,爪状张开,浓郁的血气迅速往他的小臂处汇聚,殷红的血光逐渐将他的整条小臂给覆盖住,最后凝聚成娇艳欲滴的血玉,通灵剔透。

    血气完全汇入,章沐川的一双小臂和手掌通体如玉,泛着血光又如此晶莹,“咔咔”,一道道裂纹出现在血玉之上。

    所有碎裂的血玉都顺着裂开的缝隙向外突出,章沐川的手臂瞬间便膨胀了一圈,鲜红的血液从裂缝中溢出,最后将小臂及手掌完全包裹,并逐渐风干,形成了如血痂一般的暗红色物质。

    最终,章沐川的手化为了一双由一层血痂所覆盖的粗大手爪,指尖极其尖锐,锋利无比,走着淡淡的威势散发而出,虽然不强,但却有着一种仿佛能够撕裂山河的感觉。

    还有着一些淡淡的血雾在一旁旋绕,一股凶煞之气透露而出,章沐川看着自己的一双锐利的大手爪,眼中露出赞许之色,轻语道,

    “不愧是九重天体,爆血神通果真不错,引动无尽的血气,这凝血爪虽说品阶较低,到现在,依然是够用了。”

    章沐川缓缓抬头,妖瞳中幽光乍放,绝艳之色弥漫,说出威严的声语:“一群劣种,该是尔等领刑之时了。”

    话音一落,章沐川将周身气势全部一敛,右爪五指张开,猛的向上一挥,顿时,一股狂暴的气浪奔袭而出,距章沐川较近的数十只血灵魁被掀翻至半空。

    章沐川抬头一望,一道残忍的弧度在他的嘴角挂起,右脚脚尖微微抬起,然后悍然踏下,一股巨力顿时令章沐川弹射出去,直冲向半空的血灵魁。

    迅速挥爪,章沐川的手爪带着一股锋锐的气势向血灵魁的头部袭去,此时在半空中的血灵魁根本来不及反应。

    章沐川几乎是瞬息而至,便挥出了利爪,“噗嗤”一声,血灵魁的头颅顿时被切成了数块,黑褐色的血液乍现。

    而章沐川却一点也不停滞,在击碎这只血灵魁的头颅之时,迅速在半空中扭转身体,改变了一个方向,在这只血灵魁的身上猛蹬一下,借力,带着无尽的煞气,朝着另一只血灵魁直冲而去。

    一样的挥出手爪,一样的切碎头颅,一样的血光乍现,与之前一样,章沐川再次扭转身体,有冲着下一只血灵魁杀去。

    如此反复,在半空中的数十只血灵魁都被章沐川尽数击杀,在几息之间便完成了此事。

    以章沐川现在炼气一阶的修为来说,这种速度已经算是快到了极致的,世所罕见,就算是离尘巅峰恐怕也没有这样的速度。

    然而章沐川对于这种速度却依然不满意,蹙了蹙眉头,低声自语道:“不行,还是太慢了,这样下去会拖得更久,必须要加快速度了,我还有要事要办呢。”

    话落,章沐川垂于两侧的凝血爪微微一震,本是环绕在凝血爪周围的淡淡的血雾瞬间散开,并缓缓律动着,像是有规律地在动,但却又无迹可寻,仿佛是要勾勒出什么东西。

    片刻后,那淡淡的血雾已经变得无比浓郁,缠绕在章沐川的那双凝血爪周围,并将其完全覆盖,已经看不到凝血爪了。

    章沐川缓缓举起自己的双手,高过头顶,倾斜向上,刹那间,那浓郁的血雾疯狂地律动了起来,迅速膨胀。

    渐渐的,一双参天巨爪被血雾勾勒出来,爪长十五米,掌宽五米,带着浓烈的凶煞之气。

    宛如一头凶兽的利爪,一股滔天之势弥漫,仿佛天穹在这对巨爪之下也只有被撕裂的下场。

    章沐川凝视着这一群血灵魁,嘴角一咧,轻轻说道:“极血烈。”

    “轰”的一声,一双巨爪悍然落下,重重的拍在血灵魁群中,顿时,数百只血灵魁被拍成了肉酱,而又因为剧烈的震动,几乎所有的血灵魁都被震到了半空中,凄烈地吼叫着。

    顿时气旋的牵扯力再次加剧,过千之之数的血灵魁瞬间便被拉到了章沐川的不远处,无数的血灵魁遮蔽了天空。

    之前巨爪拍下之后便又重新散成了血雾,章沐川手上的凝血爪已经不见。

    此时,章沐川左膝微曲,右腿伸出,脚尖着地,画了一个半弧,双臂收拢在胸前。

    霎时,周围的血雾迅速聚拢过来,在章沐川的身体周围不断凝聚,最后,形成了一道道难以计数的血色弯月状弧芒。

    弧芒刚刚出现,血色中便慢慢泛起了金红色的光斑,仿佛在流动,由血液凝成的弧芒变得宛若熔岩一般,散发着极度的高温,致使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章沐川右腿一收,双手轻轻挥出,刹那间,那无数的熔岩般的弧刃尽数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并带着狂猛而炽烈的气浪。

    所有的血灵魁都被熔岩弧刃给击中,没有一只遗漏,一只只的血灵魁都被穿透,它们刚被击中时,炽烈的高温使它们的身体瞬间便燃烧了起来。

    根本来不及吼叫,来不及挣扎,只是一刹那之间,便被焚为飞灰,再也没有存活下去的机会。

    仅仅三息之后,整合山谷,就只剩下了章沐川一人,所有的血灵魁都被焚烧而尽。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一切的杀伐,一切都凶煞,一切的血腥,都不见了,所有的气势都收敛了起来。

    现在的章沐川看上去是那样的平凡,但却又透着不凡,冷傲的面庞,幽火闪动的妖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