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七章 密洞
    山谷中的每一只血灵魁都拥有着堪比会意巅峰的实力,虽说它们的个体实力是很弱小的,但以它们那庞大的数量,足足上千只的血灵魁,就算是拥有塑道实力的修士见了,也只能掉头就跑。

    如此多的血灵魁,恐怕只有凝道以上的修士才能做到将其尽数歼灭了。

    然而章沐川却靠着炼气一阶的实力将如此数量的血灵魁给焚了个精光,而且所用时间还非常之短,就算是说出去,也绝不会有人相信的。

    但不管有没有人相信,也就是事实,是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事实,否认不了。

    虽然如此,但这并非是说章沐川就拥有了跨越三个多境界去杀人的实力了。

    只是因为爆血神通对血灵魁有着克制作用,并且克制到了一种非常的程度,再加上章沐川精妙到极致的掌控和运用。

    所以,他才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屠掉数量庞大的血灵魁。

    将所有的血灵魁出除去之后,章沐川便将目光转向了之前本已是干涸了的小溪。

    然而,此时的小溪却又重新流淌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粘稠的浓血,腥气冲鼻,仿佛是刚流出的新鲜血液,还有滚滚热气,不知流向何方。

    但之前一直悬在小溪之上的那柄魔刃却消失不见了,毫无征兆,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章沐川沿着眼前的这段小溪看了个遍,可始终没有那柄魔刃的影子,便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面色冰冷,沉默不语地走到了小溪旁,向小溪的上游看了过去。

    只见小溪上游的更深处,只有那浓而不散的血雾弥漫,根本看不到更上游的情况一切都是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什么都看不真切。

    章沐川凝视着那如同幻灭烟尘般的血色雾气,眼瞳之中幽光涌动,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片刻之后,眼瞳重归平静,又现晶灵,眉头也舒展开来,一抹淡淡的笑意悄然挂在嘴角,若心中浓云散开又见光,轻声笑道:“你注定是一直带着悲伤和孤独,欢乐不适合你,这是一位绝对的君王才具有的东西,你,就是一位王者啊,巅峰的孤寒,只有真正的凌世的王才配握住你的剑柄,我所走,乃孤独之王道,唯汝相伴,方可朝天啸。”

    说到最后,章沐川早已是笑意全无,君王的狂傲与孤寂尽显而出。

    步子轻轻迈出,章沐川盯着远处那望不到的尽头,沿小溪,缓缓向上游行进着。

    ……

    “呃啊,人呢,怎么还没出来,都快两个时辰了,子时都要过了,困死我了,”李无锋打着哈欠,有气无力地道。

    李无锋等人是从亥时就到了这里,而此时,子时将过,已入深夜,别人家这时候早已是熄灯入睡。

    可李无锋他们却还现在山谷外,吹着凉风,伫立等候,这也难怪李无锋会发牢骚抱怨了。

    “我说无锋啊,你好歹也是一位化尊巅峰的高手,几天不睡也只是小事而已,至于这么犯困么?”张雪末对李无锋说道。

    听着张雪末的话,李无锋顿时就不高兴了,没好气道:“说是这样说,可高手又怎样,就算是大帝那也要睡觉的好吗,况且,为了那件事,我已经两个晚上没睡了,你以为我是混沌真仙啊,呃啊~”

    说着便又打了个哈欠。

    “那件事,原来是这样啊,那也就难怪了,”张雪末眉毛一挑,语气极为怪异地说道。

    听到张雪末那怪异的语气,李无锋脸色一僵,神色不自然地说道:“那那不是重点,这些细节就不需要在意了。”

    然而,越是这样说便越有人在意,首当其冲的就是武宁,她兴冲冲地说道,

    “什么事啊,快说说,快说说。”

    一见到武宁如此模样,李无锋顿时便紧张起来,神色有些慌张,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不能说,说不得的。”

    见李无锋竟然不肯说,武宁一下便不高兴了,双眼一眯,用充满了威胁的语气说道:“你,到底说不说,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了。”

    李无锋顿时就慌了,于是变得更紧张了,苦着脸说道:“真真的不能说啊,求你了小宁儿,你别逼我了好么。”

    武宁本来还想说什么,可张雪末突然插声说道:“宁儿,你就别逼无锋了,他既然不愿意说,那他就一定有他不说的理由,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难言之隐的。”

    “哦,”武宁应了一声,接着又冲李无锋说道:“哼,看在域主的面子上,我就暂且先放过你了。”

    “啊呵呵,呵呵,”对于武宁的话,李无锋就只是苦着脸干笑了几声。

    见武宁就此作罢,张雪末也是微微松了口气,他是真担心武宁要是那倔脾气发了,根本不管不顾,一个劲地逼问李无锋。

    张雪末是知道李无锋的那件事的,所以他也清楚,李无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现在就把那件事给说出来的,时机到了可能会说,但绝不是现在。

    但,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要闹大发了,不过幸好武宁知收放,没再问下去,这也让张雪末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再等等看吧,若是到了寅时,他都还未出来,那就算了吧,”张雪末说道,接着又说了句,“不过我相信,最多再过半个时辰,那孩子就会出来的。”

    张雪末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显然是已经有了绝对的把握,绝不会是无稽之谈,不过也不知道张雪末为何就如此确定。

    “嗯,域主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再等会儿吧,”杜梦婷开口说道。

    武宁也是翘起红唇说道:“就是就是,域主说的就一定是对的。”

    而李无锋像是有些心事,并未开口说话,至于云河,这家伙可不敢再随便说话去触张雪末的眉头了。

    之前因为妖瞳的事,云河就惹得张雪末对他有点不待见。

    其实张雪末并不是小气量的人,只不过他好歹也是一个域主,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出糗,这面子上怎么也有一点过不去,于是,云河就挨了张雪末不少白眼,搞得他现在是话都不敢多说几句了。

    “血谷,大凶之地,危险随处都是,可却又有着大机缘,正所谓,祸兮福所倚,越危险,那就越是有好东西啊。”

    张雪末轻轻地喃喃道。

    “希望能给我一点惊喜啊,孩子。”

    ……

    嗒,嗒

    章沐川的身影看上去甚是瘦小,但却是无比的挺拔,仿佛蕴含着一股狂暴的力量,迈着稳健的步子在小溪边走着。

    “之前,还只是猜测,原来你真的就在血谷之中,这阴差阳错的让我来到了这里,倒也是省了我一番功夫,不用到处去找你了,呵呵,”章沐川轻声笑道。

    章沐川渐渐走进了浓雾之中,浓郁的血腥之气充斥在他的鼻腔之中,冲人的腥味涌入肺脏之中。

    若是寻常的武者恐怕早已是腹液翻涌,吐个不停了。

    然而章沐川却彷若无物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表情没有过丝毫的变化,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依然是闲庭信步地向前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血雾越来越浓,血色覆盖了一切,所有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虚幻而幽动。

    慢慢的,一个黑色的轮廓渐渐出现在了浓雾之中,像是一个洞窟,其中隐约的像是有淡黄色的微火跳动。

    随着这个黑色轮廓的出现,一抹微微的弧度悄然在章沐川的嘴角挂起,并开始加快前进的步伐。

    黑色的轮廓距章沐川越来越近,它的模样也逐渐清晰了起来,不再是那样的若隐若现,模糊不清。

    最终,一个高大的洞穴出现在了章沐川眼前,洞穴足有五米高,三米宽,章沐川站在洞穴前停了下来,他在洞穴前看起来却有些渺小。

    血雾在洞口外一米处是极其浓郁的,但在此范围之内却连一点雾气都没有飘过来,血流小溪也直直地延伸进洞口之中。

    洞穴之中漆黑如墨,刚进洞穴之内,便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是其中偶尔有着些许淡黄色的火光跳动着,显得幽暗深远。

    看着眼前的洞穴,章沐川眸中的急切却难以抑制,那件东西对于他来说是异常重要,就其本身来说,那也是一件旷古奇物,可令大界所有人都为之发狂的珍宝。

    强行压下心中的急切,章沐川迈出脚步,径直地向着洞内走去。

    “来吧,荒古的遗物,尘土终将被拂去,烈芒必会穿破遗失的黑暗,你的华艳遮挡不住,在记忆的角落中颤动,嗡鸣。”

    章沐川刚走进洞穴时,眉毛一挑,眼神微露惊疑之色,随即停下脚步,伸出双手在身前乱无章法的比划着,不一会儿,一道血红色的诡异符文和图案在章沐川比划的地方浮现出来,空气微微震荡,一股奇异的气息散发而出。

    章沐川看着眼前的符文,只是摇了摇头,轻笑道:“呵呵,叠域,好手段啊,一般人还真发现不了,就是不知你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呢,不过我今天的目的不是你,所以,就改日再来一探究竟吧,呵呵。”

    说罢,章沐川只手一挥,血红的符文便随之消失了,震荡的空间也平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一切都是原样,不曾改变。

    章沐川继续前进,走进了洞穴中,身影渐渐融入黑暗,恍然不见。

    进了洞穴之中,此时才知晓,洞内并不是洞外看起来那么黑暗,洞内还算比较光亮,只是有些昏暗。

    洞中宽阔无比,成一个圆形,洞穴的顶部非常之高,足有百米之距,在洞穴的石壁上二十来米的位置有着一圈的淡黄色火焰悬浮着,火焰不大,光也不强,但却又将整个洞内都照得亮。

    这火焰甚是诡异,昏昏沉沉的光令人有着一种恍惚的感觉,极其不真实,让人觉得恍然如梦,缥缈如烟,若梦幻沙白,幻生幻灭,彷若南柯一梦。

    若是寻常武者或修士到了这里,恐怕是一瞬间便晕头转向,分不清真假,辨不清黑白,即使是章沐川也有些恍惚失神,不过在片刻之后,章沐川便回过神来,眼中透着浓浓的惊讶,额头已是冷汗密布,还微微带着些许喘息。

    除此之外,在洞穴的最中央处有一个类似于祭台一般的石阶,祭台四面都有阶梯,每一级阶梯上都有着诡异的图案,又像是眸字,看起来生涩难懂,并透着一股邪异味道。

    祭台通体雪白,看不出其材质,不过上面却有着一道道裂纹,泛着血红的幽光,肃杀于凶煞之气四处弥漫,整个洞穴之中都充斥着这股气息。

    在祭台之上,浓郁的血腥之气及暴戾的毁灭意志直冲洞顶,那之中有着一柄两尺短刀,笔直的刀柄,锋锐的刀刃,这就是先前在血流小溪之上悬浮着的魔刃,此时它周围血光缠绕,极其凶邪。

    不过奇怪的是,那条血流小溪并没有在洞中出现,甚是诡异。

    章沐川定眼看着这柄魔刃,眼中绽放出炽烈的神采,激动神情掩盖不住,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不禁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就是你了,我敬爱的破灭皇帝,血液中有你的律动,毁灭中有你的舞姿,多么美丽啊,哈哈哈哈。”

    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激动与喜悦,快步向着祭台走去,走到祭台前时,章沐川停下了脚步,看着台阶上的那些诡异符文,感受着那股肃杀与凶煞的气息,章沐川轻轻皱了皱眉头。

    随后眼神一凛,妖瞳中透着坚定的神情,猛的深吸一口气,悍然迈出步伐,一脚踏上了石阶,一切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章沐川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令他松了口气,心中不禁有些放松。

    随即章沐川又将另一只脚踏了上去,顿时,祭台上血光大放,凶煞的气息四处乱窜。

    “啊!”

    章沐川突然感到一股剧烈的刺痛加胀痛在他脑中侵袭,难以忍受的剧痛,令章沐川一把扣住自己的头,眼睛睁大,眼白处血丝密布,额头上汗水淋漓。

    他整个身体都在痉挛,不停的抽搐,身体上更是有一股撕裂般的痛苦侵袭着他的大脑,简直是痛不欲生。

    咚

    最后还是跪倒在了石阶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