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界 > 正文 第八章 毁灭祭场
    难以忍受的剧痛一阵一阵地袭来,章沐川跪在石阶上不停地颤抖,大滴大滴的汗水滴落在石阶上。

    怎么会这样啊不行,要赶紧离开这里。

    章沐川强行忍下痛苦,咬紧牙关,缓缓地从石阶上站了起来,那双还在不断颤抖的腿艰难地退了一步,退出到了石阶外。

    顿时章沐川感觉自己全身一轻,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不见了,一切都又回归了平静,祭台也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呼哧,呼哧

    章沐川大口地喘息着,散乱的头发也搭在了脸上,可见刚才章沐川是多么的煎熬。

    章沐川看着面前的祭台,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神光,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祭台会存在着这样的威压。

    章沐川渐渐平复了心中翻涌的情绪后,脑中不停地思索着该采取怎样的办法才能得到那柄他梦寐以求的魔刃。

    “以我自身炼气一阶的实力,就算再加上爆血神通也不可能强行冲上这祭台,”章沐川轻轻呢喃着,“用血触试试。”

    话落,他便抬起手掌,对准祭台之上的魔刃,“爆血,”随着他的一声轻语,他周身顿时泛起了淡淡的血气。

    随后,他的掌心便伸出了一条凝血般的触手,向着祭台上的魔刃而去。

    血触迅速地靠近魔刃,就在血触刚接触到魔刃的时候,血触瞬间崩碎成血雾。

    紧接着,一股毁灭般的意志顺着血触冲向章沐川的掌心,章沐川顿时一惊,连忙切断自己与血触的联系,并撤去爆血神通。

    而那股毁灭般的意志也跟着就消散了。

    章沐川倒是被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感觉到,如果任由那股意志冲进自己的身体的话,恐怕他自己的身体将会瞬间被撕裂。

    不行啊,血触根本无法接触到它,章沐川紧促着眉头,来回踱着步伐。

    “等等!”章沐川突然高喊了一句,接着他便喜上眉梢,自言自语道:“祭台上的压力大的吓人,照理说,刚刚血触应该被这股压力给碾碎才对,但血触却毫无影响,看来,只要不接触到祭台就行了。”

    “不过这样又感觉这祭台全无用处,”随即章沐川又疑惑道:“这强烈的威压和这些石阶上的符文却又不像是这么回事,只可惜我现在的二世身根本承受不了那威压,恐怕只有三世身才能不被撕裂吧,若不是如此的话,真想探探这祭台的究竟,算了,先拿剑。”

    随后,章沐川整个人身体紧绷,抬脚,接着猛跺地面,而他的身体迅速一个扭转,向着祭台的反方向,洞穴的石壁而去。

    只是一刹那,章沐川便冲到了石壁,接着他几个跨步迈上了石壁,然后猛地在石壁上一蹬,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朝着祭台上的魔刃而去。

    看着愈来愈近的魔刃,章沐川心中一阵激动,手已经忍不住早早地就伸了出去。

    已经冲到了祭台上方,望着近在咫尺的魔刃,他猛的一下探出手来,一把握住了魔刃的刀柄。

    蓦然,章沐川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毁灭意志。

    而魔刃之上暗纹刹那间闪现出耀眼的血虹,冲天而起,一股狂暴的能量弥散在洞穴之中。

    看到这些异变,章沐川顿时大感不妙,可随即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凝固在了空中,无法动弹丝毫。

    他连忙调动体内的气,可不一会儿他便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调动体内的气,他的气犹如一滩死水般地沉寂在体内。

    魔刃上散布的血雾宛如锁链一般地将他锁住,而不一会儿,那些血雾般地锁链渐渐地浸入他的体内。

    糟糕,章沐川大惊,感觉到自己的所有经络都被锁住,什么都干不了。

    在他的身体表面,皮肤上,被血链浸入的地方,形成了一道道淡褐色的纹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诡异,充满了神秘感。

    感受到大量的血气浸入到自己的体内,章沐川自己也是略微着急。

    连忙运转自己的血气,想要通过施展出爆血神通来炼化这些外来的血气,不过却是事与愿违,就连血气都和经络中的气一样,完全运转不起来。

    突然,又有着一股股血气从魔刃之上窜了出来,猛的一下从他的太阳穴钻进了他的大脑中,强烈的阵痛以及一股眩晕的感觉向他袭来。

    一副不甘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强烈的负面情绪使他的表情略显狰狞,一股怒火在他的胸腔中燃烧。

    “啊!可恶,又要死了吗,真是失算啊,这么快就又要废掉一世身,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记忆又会被带去沉睡,那我的计划便又会往后拖,这…啊!”

    随着一阵狂暴的痛楚,章沐川霎时眼前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而他的身体依然停滞在空中,魔刃上的光芒也收敛了起来。

    当章沐川再一次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密洞之中了,而是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暗沉的天空,淡红色的云朵高度很低,使人感觉特别的压抑。

    而章沐川的脚下是一个异常宽阔的广场,广场是由一块块巨大的雪白砖石组成,上面还有一条条发着暗红色微光的裂纹,组成了一个诡异又神秘的图案。

    在广场的周围有着四根高耸入云的雪白石柱,看起来极其宏伟,无比的壮观。

    而广场以外却是残垣断壁,大片的废墟,各种各样的古殿和遗迹,以及高耸的荒山,上面布满了剑痕,不含任何剑技的剑痕,只是最直接的劈砍,简单粗暴,甚至有的山体被辟出一条深不见底的峡谷,仿佛无尽的深渊。

    看着眼前这震撼的画面,章沐川也是不由得愣了愣,方才回过神来。

    “这里,究竟是哪里,好强的毁灭气息,”他喃喃自语道。

    “这里,是毁灭祭场。”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惊得章沐川猛的一下回头。

    只见在广场的正中站着一个身着暗红色边纹的黑袍男子,漆黑的长发整齐地梳成中分,长相极其的普通。

    但就是这样一个无论身着还是长相都甚是普通的男子,却让章沐川有一种无比自然的威严,那单薄的身材给人一种高大厚重的感觉,仿佛整片天地都是以他为中心的。

    看着眼前这个看着平凡却又感觉不凡的男人,章沐川凝视了他一会儿,随后开口道:“你是谁,还有,毁灭祭场又是什么地方?”

    男子并没有立即回答章沐川的问题,而是缓缓将手负于身后,微微一笑道:“你是第五个,希望你能成功吧,毕竟是这么古老体质和眼睛,如果你成功了,这里就是你的位置。”

    说着,男子便往脚下指了指。

    “还有,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说罢,男子轻轻一挥手,章沐川光溜溜的身上便多了一身整齐的素衣。

    因为之前章沐川被血灵魁给吞吃了,所以他重生之后便是一身精光,片布不遮,一直到现在他才穿上了衣服。

    章沐川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这身素衣,脸上一阵大写的懵逼,随后回过神来,整个人显得略微尴尬,毕竟不是谁都能光着屁股跑了大半圈儿后还能够镇定自若的。

    “咳咳,”轻轻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便说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话说,你到底是谁啊?还有,怎么做我才能拿到剑啊?”

    男子依旧是那副模样,指了指广场周围的柱子说道:“看到这四根石柱了吧,他们就是关键,而至于我嘛,”突然,男子画风一变,嘴角一咧“你猜啊!”

    “哈?”对于这个一直都是很的男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章沐川愣是没有反应过来,可随即,章沐川脸上就是一阵错愕,嘀咕了一句:“我去,长这熊样居然也敢玩儿我,靠!”

    虽然章沐川的声音很小,但男子依旧是听的很清楚,脸上的笑容一僵:“怎么,你对我的长相有意见?”

    见男子居然听见了自己的话,连忙道:“啊不,没意见,没意见。”

    他在说着别人长得不咋地,但他显然是忘记了一件异常重要的事情。

    仿佛没有听见章沐川的话似的,男子看向天空,自顾自的说着:“哎,是啊,我就这熊样,可…”说着又看向章沐川,笑了笑,“可也比你好啊,哈哈。”

    “呃…”然后,章沐川就又懵逼了,对于这句话,他显然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事实啊,他目前的长相确实是不尽人意。

    但,章沐川显然不甘心就这样被嘲讽,“我,我只是暂时这样,我…”

    男子又抢一步说道:“我知道,你不就是能进化么,就像一根毛毛虫变成一只小蝴蝶一样,哦,不过人家是吐一堆丝就行了,你居然要死了才能进化,哈哈。”

    “嘶,呼”章沐川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胸中的怒火和自己想要动手的冲动,因为他十分清楚,虽然眼前这货长得不咋地,但他的实力绝对是深不可测,就算是以前的自己也碰不到他一根手指头,很何况是现在了。

    “我…”章沐川又刚想说话,男子便又将他打断了,不过这次男子严肃了许多,“行了,时间也不多了,你也赶快行动吧,许多东西都要出现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好了就此别过吧。”说完,男子的身影便渐渐地淡去了。

    章沐川看着男子淡去的身影,回想着他说的话,想要知道男子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可就在他准备放弃思考,去查看柱子的时候,空中突然又响起了一个声音,“记住,我的名字叫做霸封,我有预感,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如果你想报仇那就来吧,丑八怪,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章沐川顿时就被气得牙痒痒,随即一声怒吼:“我操你亲大爷的,霸疯子!!”

    “呼,妈的算了,我还是先去拿剑吧”章沐川走到了其中一根石柱之下,仔细的观摩着这根柱子。

    石柱看起来像是由雪白的大理石雕刻而成的,整根柱子起码有十数人合抱那么粗,上面刻着一幅幅图画,和一些古老的文字,像是在叙述着某个故事。

    “古老的神话啊,破灭之主雪亦风,原来你也是一任主人啊,再看看其他的呢。”

    不一会儿,章沐川便将四根柱子的底部都看了一遍。

    “灭祖希漠,悲帝悲岳,破灭之主雪亦风,弑天皇空弑天,这四位绝世大能就是四任主人,所以他说我是第五个,”说着,章沐川便走到了广场的中心,开始那个霸封所站的位置。

    章沐川静静地思索着“他说,这里是我的位置,而那四位绝世大能一人一根柱子,所以,我也需要在这里竖起一根属于我的柱子,没错,绝对是这样的,可是要怎么做呢。”

    想到这里,章沐川不禁有些头大,该怎么做依然是毫无头绪,他又看了看那周围的四根柱子,看向柱子插入血云中的部分,“那里,应该有什么奥秘吧。”

    走到其中一根柱子的下方,“爆血”随着章沐川眼中一阵血光闪动,淡淡的血气在他身上弥漫。

    探出自己的右手,掌心凝聚出一条血色的触手,快速地向上方冲去,然后在石柱的一个地方黏住,章沐川便猛的一拉,自己就如同一枚炮弹般地向上弹射出去。

    章沐川就这样一直往上冲,当他冲到血云之中时,他便感到一股浓郁的血气冲进自己的鼻腔,浓郁到快要使他窒息,他便赶紧屏住呼吸,加快速度向上冲去。

    最后,章沐川一个冲刺,终于踏上了石柱的顶端。

    接着便一阵强烈的金光射来,章沐川向发光的方向定眼一看,才发现那是一个金灿灿的灭字。

    “灭?”章沐川感到有些疑惑,这石柱上为什么会有一个字,就在这时,章沐川突然一顿,感到有些不对劲,便缓缓地抬头看向天空。

    天空的场景并非章沐川所想像的那样,而是一幅幅震撼的画面,无数的世界在渐渐地崩灭,消亡殆尽,仿若万界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