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雾灵国度 > 正文 第一章 第五节
    陈叔宝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埋怨道:“越有事,越来事!警卫,赶紧派一个医疗小队上战场抢救被困的市民去。”

    ……

    此时,墨白的战队也赶到了战场,他仔细观察了远处的巨兽好一阵子,刚要布置作战计划,老爸突然来电。

    “墨白,饺子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墨翟子愤怒道。

    “报告墨董,炎峻蛟他不听指挥,单独去行动了,而且没有到陈师长那里去报道,我没能管住他,责任在我。”墨白向父亲汇报道。

    “你是怎么当连长的,队员都管不好,现在他在花旗市到处救人,到处消灭蜥蜴人,就他自己出风头,弄得我们公司只有他一个好人,其他神将好像不管人民死活似的。”墨翟子训斥道。

    “是,老爸说得对。”墨白说。

    “别跟我说什么老爸,我跟你说,这还不是什么主要的,你说你去了那不赶紧去战场,还找什么陈叔宝报道,虽说这是程序,但你也得看看这场合,有时候不用按套路出牌,你说你爸我比他官大,你不去找他报道,他还敢挑眼,你可真不如那饺子。”墨翟子好一番给墨白教训。

    “墨董,事情没那么严重吧,我各方面都比那炎峻蛟优秀,怎么会还不如饺子呢?”墨白心里很是不明白。

    墨翟子见儿子不理解,再次训斥道:“你说你这孩子就是不开窍,咱们公司最终的目的不就是消灭妖魔,拯救人民于水火么,现在炎峻蛟也灭魔了,也救人了,人们都认识他了,谁认识你呀,就说最后是你把巨兽擒住了,你救人了么,花旗市的人们能忘了那炎峻蛟的救命之恩么?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你不明白么?这么简单的事你不懂。”

    墨白一听这才醒目,原来一直在战略指挥和法术等方面出众的他,却不如那炎峻蛟玩人情关系玩的好。

    墨翟子又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却还得继续战斗,墨白,你现在赶快制定计划,擒住巨兽,至于炎峻蛟,我会治他个不听从指挥,自作主张,拖延作战时间之罪,你马上行动。”

    “是,墨董。”此刻,墨白立即布置作战方案。

    炎峻蛟带着所救的那几十人乘车来到花旗市中心,他老远就看到前方硝烟弥漫中隐约走来一队人马,刚要做好战斗准备,只听那边忽然传来声音,“自己人!自己人!”,走进一看,那一队人身着的作战服上有轩辕集团的标志,左胳膊上还配有红十字的袖标,原来是陈叔宝的神将部队,他这才放松警惕。

    “你们谁呀?”炎峻蛟问道。

    对方领头的叫华伦海,是陈叔宝第二医疗队的队长,少尉军衔,这人看着干净利落,一直朝大家微笑,感觉十分随和。他的父亲便是世界政府医学研究院三品官级医师—华陀,曾多次治疗世上疑难杂症,并研制出多个在战场上迅速回复生命力和战斗力的丹药,为神将的作战工作提供很多医疗保障,只可惜在一次科研中被同事陷害,惨遭不幸而死。

    炎峻蛟在公司里是小有名气,华伦海早就熟悉他,于是,他连忙回答道:“哎,阁下可是炎峻蛟上尉,我是陈师长手下的第二医疗队队长华伦海,我们是来营救大家的。”

    炎峻蛟一听,嘿,认识我,肯定是我的粉丝,这主力军来了,可得让他们知道我的功劳,于是他喊道:“哦,原来是第二队的队长呀,我看你长得也不二呀!”此时,跟随他后面的车全停下了,人们全都下了车,他们听了炎峻蛟的话,纷纷大笑。

    正在大家汇合之际,华伦海身后又有十几名作战队员赶到现场,原来那陈叔宝拍医疗队和作战队临时组成了一支小队。那作战队带头的上士听了炎峻蛟的话很不开心,他凑到华伦海耳边说:“队长,这炎峻蛟我也听过,他整天就会骂人,瞎说八道,还经常酗酒闹事,名声很不好,要不要给他两句。”

    华伦海看着他笑了笑说:“唉,不用,他可是立了功,救了这么多人的,还算有些本事的,再说他比你我都岁数大,官衔也比咱俩大,怎么好意思与他作对。”

    炎峻蛟见他们小声在嘀咕,便知道是对自己的话有些异议,便说道:“华队长,你说陈师长也太不够意思呀,这会儿才派你们医疗队来,对得起人民么?你说我都救出这么多人了,这会你们来了,我又不是医疗队员,肯定是把这些人交给你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这功算你的还是我的呢?”

    华伦海说道:“饺子哥,我知道你救了他们,你在他们心中,在我心中,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你放心把这些市民交给我,所有的功劳全是你的,我一定把这些市民送到安全地点。”

    炎峻蛟觉得这小子还挺会说话,又说:“好吧,我这就让他们过去跟你走,我还要去消灭巨兽,你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路上用魔法盾把他们保护起来。”

    就在这时,不妙的事情发生了,一阵巨吼,轰的几声巨响,附近的高层建筑纷纷坠落,吓得人们慌忙逃窜。那哥斯拉巨兽庞然大物般浮现在离他们不足20米处的废墟处,张开血盆大口,突出浓浓火焰,伸出利爪,快速前进,朝这边袭来。

    “快给大家套上魔法盾!”华伦海指挥道,只见医疗队神将们将蓝色透明的鸡蛋壳式光线保护层陆续套在每一名慌乱的市民身上,并指挥大家朝一处逃离,作战队员们使出降魔弩和黄色作战灵符,朝巨兽攻击。虽然这些武器使巨兽感到疼痛,但却没有太大效果,几个回合,便打乱了阵营。

    那巨兽突然朝人群中袭去,当中,有一名抱着一岁男孩的母亲,他见巨兽抬起巨脚朝这边压来,不禁一慌,丢了手中的孩子。当巨兽的右脚砸向孩子的瞬间,炎峻蛟在一旁早就看出态势,奋不顾身冲上前去,左手搂住空中的孩子,一个侧翻单腿跪在地,右手向上推掌住了巨兽的右脚。周围的人都愣住了,炎峻蛟再一次拯救了孩子,许多人纷纷鼓掌教好,炎峻蛟心想,都什么时候了,还看我表演呢,于是他大喊:“快走!”,人们这才赶快逃走。只是那个孩子的母亲,跪在地上不停的流泪,眼巴巴的看着炎峻蛟手中那自己的儿子。

    炎峻蛟注意到了孩子的母亲,他顶着压力对那女人说道:“大姐,你赶快走,我会保护好孩子的!”说完,他朝天大喊一声,嘴中也喷出熊熊烈火,在巨兽的整个右脚掌上烧了个一圈,这招叫做喷火器—燎原,就像是用喷火器在草原上烧野草一般。这一下打的正是位置,那巨兽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孩子的母亲在远处见脱离危险,也就放心的把孩子交给炎峻蛟,在神将们的掩护下,朝安全地撤离。

    刚刚脱离危险不到五秒钟,那巨兽又起身四爪点地狂奔过来,嘴里不断喷出火焰。此刻,周围立即感到地面在颤动,炎峻蛟看这势态,这力量,这股狠劲,正面冲突肯定不是对手,赶紧跑吧,得着机会再说,反正已经把注意力从市民那给引过来了。炎峻蛟迅速转身,沿着后面公路搂起孩子在腰间飞奔,那巨兽在后面一路狂追,地上的汽车、石块都成了巨兽的武器,不断的被抛出,向炎峻蛟砸去。炎峻蛟哪是那么容易就被打中的,怎么说也是多年来出生入死的老战士,他几乎不用向后看,直接听那巨兽击打东西的响声便知道坠落的方向,躲闪相当及时。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自己久经沙场,手中的孩子却吓得见不得这场面,哭声连连,炎峻蛟观察一下,前方20米处左手边正好有一个胡同,那胡同似乎不宽不窄,能容下一个半人,而离胡同口不到三米处,有一路灯杆,灯已经被破坏了,并且灯还有火花不断涌出,此外,在胡同口中央还设有一路面消防栓。炎峻蛟立即想出脱身办法,便加速朝那儿跑去。

    他左手放出火焰,握紧拳头,当到达胡同口时,发出火焰气功弹,只见一圆状火球像子弹一样从手中射出,弹在那路灯杆上,轰的一声,那灯头砸到了巨兽的脖子,炎峻蛟此时回身又是一个火焰弹将消防栓打飞,砰的一声水柱急速喷出,水花溅到路灯杆的灯头和巨兽身上,电流通过水为导体,使那巨兽身体遭到强烈电击。

    “哈哈哈哈,中招了吧,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打败你了。”炎峻蛟在前方停了下来,脸上充满胜利的喜悦。只可惜这电流伏特不是很高,这种攻击根本不会让巨兽致命,那巨兽大吼一声,扑腾几下从路灯杆下挣脱,用肩膀撞破了两边的楼墙,不顾一切的往里闯。

    “我晕!这也可以。”炎峻蛟见势不妙,转身就跑。由于哥斯拉巨兽庞大的体积,将胡同两面的楼墙整个都撞碎了,眼看两边的楼层逐渐倾斜,眼看就要倒塌。就在这危机时刻,一堵高墙还挡住了炎峻蛟的去路,但训练有素的他一下子跳到左边的墙上,然后借力向斜上方右边墙飞去,接着又一个借力飞跃,一个前空翻如鲤鱼跃龙门般越过高墙,安全着陆。这时,两栋高楼将巨兽拍压在胡同中,却未传来惨叫的声音,炎峻蛟右转向前跑了十多米,见没动静了,才回过头瞅了一眼,他喘着粗气道:“妈的,真不容易,总算甩开了。”

    他歇息了一会,把小孩放下,这孩子仍然在哭,他刚要去哄孩子,只听铛的一声响,那胡同的高墙被撞开了,满脸灰土的巨兽又朝他们冲了过来。

    “不是吧!”炎峻蛟大喊,抱起孩子转身就逃。那巨兽突然跳起,一跃近百米,扑向目标。炎峻蛟顿时觉察到了危险,要是向前跑,肯定躲不过去会被打中,如果这时候向后退,也许让对方意想不到会扑空,好,就这么做。于是他向后退了十多米,果然不出所料,那巨兽在地上扑空了。炎峻蛟想,机会来了,他脚上冒出火焰,踩着那巨兽的尾巴便冲到背上,这一招踏火麒麟之轻功点水,每踏一脚便使巨兽背部的鳍骨断裂,到了巨兽头部,又是一招火焰火焰龙卷旋风腿,将巨兽踢了个大翻身,这时炎峻蛟突然观察到,在巨兽头部中央镶嵌一颗多面棱角的深蓝色宝石,他这才意识到,哥斯拉在漫画书中是以捕捉其他怪兽为生的,绝不会主动去侵犯城市,可这里却没有出现另一只怪兽,是否这巨兽被某些人用蓝宝石控制了思想呢?

    那巨兽越打越来劲,他在中招后没多久便翻过身,向前追赶。炎峻蛟顾不上那么多,拼命奔跑,可这时他发现自己走到了一条比较崎岖的道路,眼前一排排的汽车停在公路中央,肯定是车主们被巨兽吓得落荒而逃,把车留在了这里。这也难不倒他,他像只灵活的猴子夹着孩子跳上车棚顶,跑了两步又跳上前方一辆车上,就这样他跑出老远。那巨兽为开辟出一条宽阔道路,双爪将车左右抛开,此时那种愤怒已经让他忘记用车能当武器这种想法。当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突然从周围冒出一群蜥蜴人,他们立即包抄过来,真是火上浇油,炎峻蛟并没有畏惧困难,他观察了一下周围,接着跳上一辆大巴车,边跑边发出火焰气功弹,一连打中十几只蜥蜴人,那巨兽也渐渐逼近,他转身朝右面楼房中的第二层一户居民家发射气功弹,炸开后,飞身跃进。巨兽也跟着袭来,喷出火焰,直射那被炸开的房间,炎峻蛟此时早已离开,进入楼道直奔通往楼顶的楼梯,他想,既然地下车多不好走,上面的空气肯定很好。

    他刚好要跨上楼梯的第一个台阶,只见对面窗户瞬间被炸的稀碎,猛烈的火焰直面冲来。他迅速向后一弯腰,双腿跪倒在地,双手朝向后将孩子紧紧藏在自己身体下面,那火苗霎那间从他的腹部上面不到1厘米的地方拂过。

    “好险啊!”炎峻蛟自言自语,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只是那孩子,他突然间不哭了,却笑了起来,这让炎峻蛟突然匪夷所思,这孩子难道这么快就不怕危险了,嗯,是个当神将的好材料,当神将首先就要无所畏惧,乐观,看来他是过了这关了,假如这孩子长大了,肯定要收他为徒。危机过后,炎峻蛟顺着那被烧焦的楼梯快步跑上去,这时,巨兽的利爪猛地一下扑了进来,他灵机一闪,立即跳起抓住上一层台阶的护栏,一个飞冲跳到了上一层。

    那巨兽想把他们困在这栋楼中,来个瓮中捉鳖,但炎峻蛟的脑子太过机敏,动作极其灵活,不论是火攻还是利爪抓,都能及时躲闪,他在在神将学院期间,可是出了名的酷跑、足球、篮球、棒球、滑板、旱冰鞋运动的明星,相当有运动细胞。炎峻蛟带着孩子就这样跑到楼顶,果然上面的空气不错,风景也不错,侧脸向左看便能看清整个哥斯拉巨兽的脸,哪还真是一只巨型蜥蜴的恐怖嘴脸,他不断的对楼顶进行破坏,炎峻蛟又是一路向前,他飞过一个有一个楼台,越过多个通风管道,当巨兽挥爪一重击,将整个楼在中部劈成两半,眼看建筑就要倒塌的时候,炎峻蛟又一次飞跃,从本栋楼跳到前方高楼侧墙外的钢板式安全通道上。

    眼前却又是一处险地,在前方不远处的铁门被锁锁住,而侧面的门也是打不开,那巨兽眼看就要逼近,这时发功将门打开已经来不及了。炎峻蛟看了看前方,在离这不远不到100米处的公路对面一高层建筑的楼顶上有一旗杆,还悬挂着花旗市的市旗,于是他立即掏出腰间的捆仙绳,拼命向这个通道的尽头狂飙,同时,他把捆仙绳向旗杆的方向猛甩,这捆仙绳伸缩性很强,能拉长到200米远。炎峻蛟用它套住了旗杆,拉住绳子借力荡出。

    “我是人猿泰山!”炎峻蛟在半空中狂呼乱叫,被抱在腰间的孩子也顿时觉察到了坐过山车的感觉,又一次哈哈大笑。炎峻蛟将绳子抻出老远,一撒手,打到了正在追来的巨兽下巴上,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巨兽缓和了一下,继续追赶。炎峻蛟安全着陆到一个高层酒店院内的石台上,那石台呈梯形,他顺着石台从上面滑下来,可地上确是前方喷泉刚刚喷过的水,还没有干,他的鞋一打滑,整个人摔倒了地上,他在摔倒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保护孩子,用自己的后背着地,孩子紧紧贴在他的胸口。

    这可把他给摔蒙了,眼前的一切顿时变得模糊,他恍惚的站了起来,还有意识的摇摇晃晃朝前走,心想,妈的墨白怎么还不来,他早该听到战斗的声音了吧,死哪去了,这可完了,躲不过去了,不过我得保护好孩子,自己死了不要紧,孩子要是出事,怎么向人家交代呀。

    他一瘸一拐的向前走,紧接着就是一个飞车砸了过来,炎峻蛟向右一跃,虽然躲过了,但却又摔了一跤,他又缓缓的蹒跚站了起来,发现这孩子还是在笑,真有你的,危险来临还这么乐观。炎峻蛟刚没走两步,又是一辆汽车砸了过来,此时他的身体失去了控制,已经无力去躲闪,只能双手抱紧孩子,用自己的身体将他保护起来。嘭的一声,那车击中了炎峻蛟的后背,将他弹出老远,当他觉察到自己即将撞到墙的时候,又一个转身,将孩子抱住,自己的头和肩膀,撞到了墙上,顿时头破血流。

    此刻,炎峻蛟已经头昏眼花,眼前天昏地暗。那巨兽就在眼前,火焰即将从口中喷出。在这最危及的时刻,炎峻蛟听到了墨白那熟悉的声音。

    “执行第一作战方案。”墨白手中令旗一下,两名神将手持一条捆仙绳两头,用尽力气迅速将哥斯拉巨兽绊倒在地,这一下算是救了炎峻蛟和那孩子的命。

    墨白与千霜雪带领全体队员,立即出现在炎峻蛟面前,炎峻蛟挣扎的说道:“你小子怎么才来。”

    墨白指着他说:“我就是故意的,让你知道知道团队的重要性。”

    炎峻蛟很是不服气,但却没有力气地说:“白痴,又装蛋。”

    墨白说:“嘿!入了棺材了还嘴硬,赶紧给他治疗。”

    两名墨白战队的医疗队员把炎峻蛟抬到一个较为安全的地点,此时,孩子的母亲在华伦海医疗队的护送下,也来到了这里,她见孩子没事,泪流满面的感动的向炎峻蛟道谢。

    一名医疗队员将炎峻蛟扶起,让他坐在地上,双手的掌心放在他的背上,一股温和的绿光放出,许多像萤火虫一般的小绿点在他的身上不停的循环,另一位队员也坐在地上,用马尾佛尘将类似水滴的物质撒在炎峻蛟身上,紧接着掏出两道蓝色生命灵符,抛向空中,在炎峻蛟的两侧放出绿色的光束射到身体上。

    看来炎峻蛟伤的不轻,他自己嘴里还念叨:“妈的,多年不打仗了,这么点的攻击就伤城这样,真是该锻炼了。”当他看到那孩子的母亲正连声向他道谢时,他也随之向她说了句:“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接着便把注意力转向战场。

    (第五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