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雾灵国度 > 正文 第一章 第七节
    花旗市事件过去一个月后,轩辕集团案件调查委员会对其疑点的调查也没有什么进展,不知如何向世界政府汇报的墨翟子正一筹莫展时,政府办公室总秘书长—凡尔赛突然来电,说是隔天上午要亲临轩辕号,中央委员会和世界政府针对两年来自己的表现已经作出决定,从代理董事长升为董事长,他将作为代表宣布这一决定。这使得在百忙之中的墨翟子感到了些许的欣慰,他立刻找轩辕集团综合办公室主任—柴进来到办公室商议此事。

    柴进身材魁梧,长得黝黑,面相慈祥,为人忠厚,擅长风类法术,能释放出的飓风、台风、龙卷风等,军衔为大将,曾干掉多个妖魔boss,在一次作战中,数万个敌人顿时被他发出的龙卷风吹得魂飞魄散,人送外号“小旋风”。他出身富贵,为人仗义疏财,爱好文艺,喜欢结交英雄豪杰,外交能力和组织能力也很出色,他本是第十军葵酉军上将军长,自从轩辕号劫难事件后,他本人出资十亿雾灵币修复了总部,得到了墨翟子的赞赏,任命其为综合办公室主任,掌管公司宣传、组织、财务、公关、外交方面工作,军衔也提升为大将,与特战部部长—大红莲火李哪吒、技术研发部部长—雷电公爵雷震子、防卫部部长—巨石战神樊哙、人力资源与医疗部部长—雨神公主貂蝉并成为“风火雷石雨”五大将。

    “您找我,墨董。”柴进走到墨翟子的办公室门前,门是开着的,而墨翟子在离他不到两米远处正对着门站着,脸上充满着喜悦,他看了这情形,便没有敲门,直接与其对话。

    “嗯,是的,你进来,我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墨翟子心情无比喜悦,他马上坐到办公椅上。柴进此时也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立正站好,面带笑容等待命令。

    “那个什么,后天世界政府办公室秘书长凡尔赛大人要来咱们轩辕号,你去组织做好接待工作,你要记住…”说到这儿,柴进从兜里拿出一支笔和一个小便签本开始记录。

    “第一,要将主会场布置好,会场要有鲜花,主席台上方要悬挂红底白字条幅,内容就写‘欢迎世界政府领导亲临轩辕集团指导工作’,这条幅一定要敞亮些;第二,要在机场搞好欢迎仪式,要有迎宾乐队,夸父元帅和你们五大将一定要和我到场迎接,至于后羿元帅,虽然他还在各洲进行巡查,但也要通知他,让他知道这个事儿,不用特意叫他回来,省的耽误工作;第三,准备好宴席和住处,让秘书长吃好住好;对,还有云里行老帅,他岁数大了,也不在总部,就跟他说一声,也别让他来了,岁数大了腿脚不好。就这些,明白了么?”

    果然是小旋风,记录的速度也犹如风一般快,墨翟子刚说完,他便一字不差的全写了下来,说道:“墨董,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办。”

    “嗯,还有个事,你先去跟夸帅(夸父)汇报一下这件事。”墨翟子吩咐道。

    此时,门外传来了一个震撼而洪亮的声音,“不用了,我已经到了。”

    这人身高4米,健壮彪悍,留着长发,满脸胡须,走路都能使地面发出强烈的震动,他便是轩辕集团副董事长—夸父副元帅。

    “凡尔赛都跟我说了,我不请自到,是来向你祝贺的。”夸父走路的节奏很快,声音也铿锵有力。曾经是妖魔首领的他在一次与公孙轩辕的战斗中被降服,他拥有超强的破坏力和超音速般快的神速,并养有一只巨型金蟒,杀伤力极大。夸父归顺后为轩辕集团多次立功,成为公孙轩辕的得力战友,也是唯一一个幸存的第一代公司领导班子成员,别看他长相像个中年人,真实年龄已经60岁了。

    墨翟子对老领导非常的尊敬,他见老前辈来了,马上站了起来,迎上去与夸父握手。“夸帅,真是不好意思,这点儿小事儿还惊动您来一趟。”

    “唉!这可是大事,明天你就能提正了,我可得亲自来祝贺你一下,免得那些晚辈们说我倚老卖老,对公司上级领导不尊重。”夸父说,他与墨翟子也是多年的搭档了,想当年墨翟子从世界政府刚刚调任公司的时候,夸父便是他的老师,教会了他很多作战技术和管理经验。

    墨翟子也非常的尊师重道,他说:“哎呀,怎么会呢,是我应该向您去道喜才对,我可是您的学生,我能有今天,还不是您的功劳呀。”

    “哈哈哈哈!你小子还是那么会说话。”夸父说。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柴进见他们聊得如此投机,便说道:“墨董、夸帅,你们聊,我先去忙了。”

    墨翟子把目光转向柴进说:“去吧,一定要把事情做好。”柴进走出了办公室,墨翟子把夸父请到办公室西面的沙发上,俩人闲聊起来。

    夸父说:“我说墨董呀,你说你这明天也扶正了,是不是考虑一下该把儿子也该提格了吧。”

    墨翟子为夸父泡了一杯茶,说道:“我早考虑好了,等明天一宣布我扶正,我立马也公布一下本次的干部晋级名单,这次提职人员有十多名,其中就有他,我下一步准备让他到技术研发部,近两年呀,咱们公司对仙术,特别是法术这一块儿的研究还在原地踏步阶段,我让他去,就是希望他能协助雷震子部长,更好的发挥自己的长处,做好下一步工作。”

    夸父似乎没等墨翟子说完话,便点了下头,他好像有什么事要与墨翟子商量,于是,他说道:“墨白是个好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其实我说句话,他早就该提了,就是你这个做父亲的想的不周到。”

    “哎,咱得做个表率领导呀,不能让别人看出来我偏袒儿子呀。”墨翟子说。

    “行,你这是顾全大局,我支持你。”夸父说,接着,两人便笑了起来。

    夸父又说:“哎,那个炎峻蛟你准备把他提到哪里呢,他的实力也不错,能把武术、体育运动很好的跟法术相结合,自成一派,有他爸当年那风范,我也挺看好这小子的。”

    墨翟子其实早就猜到这老元帅肯定是有事,炎峻蛟他爸炎疾风与夸父的感情也不错,甚至还就过夸父的命,今天特意到我这来,肯定不光是为了祝贺,于是他回应说:“嘿,这小子,别提了,老给我惹祸,还敢顶撞我,让我一气之下给弄到后勤管仓库去了,怎么,炎疾风托您来找我,给他们家那小子求情来了?”

    夸父见墨翟子一下就看出了他的心思,但也装作很平静的样子,他转了转眼珠子说:“哎,不是这样的,他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听说这小子是指着你鼻子骂你,说的话也挺难听,让你下不来台。”

    墨翟子说:“切,哪是下不来台呀,纯粹就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他一提这事就非常的恼火。

    夸父劝他说:“你别为这些小事生气,没必要,那炎峻蛟就是个毛孩子,屁事不懂,应该罚他,要我那脾气,非得让他扫厕所去。”

    墨翟子听这了这话,感觉确实有些欣慰。

    夸父又说:“不过话又说回来,该罚得罚,是那意思得了,别太往心里去,毕竟人家还是孩子,犯点错误你这当叔叔的体谅体谅。”

    墨翟子说:“嘿,我要真跟他一般见识,那这工作我就不做了,其实我就是不明白了,你说年轻那会儿,我跟炎疾风一齐出征杀敌,出风头的是他,当英雄的还是他,我总是被他压着,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而现在呢,他儿子又比我儿子能出风头,我儿子也活在他的阴影下,你说我们家人是不是上辈子欠他们家人啥呀,老是这样。”

    夸父听了后笑了笑说:“你看,这就是问题,你总是想跟人攀比,这可不是比谁出风头、当英雄的事,你们同是为公司效力,最终目的就是消灭那些邪恶的妖魔,不能总是比谁的功高,要做好本职工作,那人比人得比死人。”

    “老师,你说的话确实有道理,这些年来我也一直这么想,可就是捅不开那层窗户纸,心理面老有个结。”墨翟子心里不痛快地说。

    “你看看你,全是因为小心眼造成的,你说你年轻的时候活在炎疾风的阴影下,不过你看看你现在呢,马上要当上轩辕集团的一把手了,而那炎疾风呢,已经跟我一样天天在家无事可做。你俩岁数差不多,但在政府工作,到了你这个岁数,就意味着退休了。再看他们家那小子,现在不也是在你手下干活么。那一时的风光不叫英雄,得看得长远,你看你现在,正当年,有的是当英雄的机会,人不能老往坏了想。”夸父说到这,墨翟子仿佛有些醒悟。

    夸父接着说:“你再看看我,想当年也是个邪恶的魔头,可就是当年老董事长在擒住我之后,看我护着那些小妖们,要一个人抵罪,放了他们,老董事长觉得我还算有些骨气和义气,便开导我让我入了伙。我当时就瞪着眼睛问他,你不怕我哪天杀了你么?你猜他说什么?他说,你要是杀了我,你就继续带领这些人,替我铲除世上的邪恶,我谢谢你。”

    墨翟子突然打断说道:“老师,你对这件事已经说了八百多遍了,你是不是一辈子就指着这个事活着呢,现在老董事长已经过世好多年了,就留下一把轩辕剑,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呀。”

    “哎,你说对了,我真就是指着这事活着呢,我当时就觉得老董事长说的有道理,这世界不能这么乱,要不谁也别好过,所以我就入伙了。其实吧,在那以后的战斗中,我也活在老董事长的阴影中,有的时候真想代替他,成为总头领,可是后来想想吧,不是那么回事,做头领不是那么好做的,有的时候得考虑全局,我就缺乏这个。那些年,老董事长带出了像我这样的好多英雄,一直到现在,人们都还能喊出我们这些人的名字,虽然有些战友们已经死了,可他自己却很少有人提起。”说到这,夸父的眼镜湿润了,几滴眼泪流了下来。

    墨翟子赶快抽出桌子上的纸巾,递给夸父。

    夸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墨董呀,我是想告诉你呀,英雄固然重要,每个人都可以有机会成为英雄,但更重要的是,要做好那个创造英雄的人,你身为公司的领导,就是这里的领袖,你的最终任务,就是带动那些战士们创造更好的未来。”

    墨翟子听到这里,似乎也有些明白了,他说:“听老师这么一说,我真是豁然开朗。”其实他早就豁然开朗,他只是这么一说,心里却想着:不就是想求我绕了炎峻蛟那小子么,炎疾风这次给老帅送了多少礼来上门求我呀,他自己怎么不来,这回,又败给他了。

    夸父又说:“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当下,世上的妖魔还没有完全消灭,而炎峻蛟那小子又有实力,我觉得应该重用他。”

    墨翟子心想,怎么着也得给老师面子,既然都这么说了,而炎峻蛟也没什么大错,重用就重用吧,至于提到哪个部门,先套套老帅的话,于是他说道:“老师,既然您这么说,那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夸父说:“炎峻蛟性格乐观外向,又善于交往,脑子也很灵活,又喜欢接触新鲜事物,而且战斗实力与同一批入公司的神将相比,当属前三,我的意见是,提升他为少校,去李哪吒的特战部。”

    墨翟子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生活放荡的炎峻蛟,老帅给的意见却是特战队,他还以为是要送到严格的樊哙手下锻炼锻炼呢,便立即辩解说:“老师,您没搞错吧,就炎峻蛟那样毛手毛脚,做事慌慌张张的,也去特战部,而且他还招嫖。”

    夸父说:“这些事我知道,可就是因为他那放荡不羁、公子哥似的生活习惯,到特战部作战才不被敌人所注意,要知道特战部都是秘密作战,会经常进行潜伏行动和暗杀行动,现在的妖魔头领都很精明,看一眼人就能知道是不是间谍或者杀手,你说这炎峻蛟是不是浑身都是优势呀?”

    墨翟子想,这老帅确实是被炎疾风利用了,想当年这特战部就是炎疾风创立的,他可是第一届部长,后来调到世界政府的,他这是想让儿子继位呀,妈的,真阴险,想这损招,不愧是老特战神将,先答应吧,于是,墨翟子说:“那就按老师说的吧,不过这次提拔的人员已经定了,等下个月吧,下个月我一定把他调回来。”

    夸父说:“好,就这么定了。”

    ……

    第二日,墨翟子带领夸父、五部大将、十军上将军长迎接了凡尔赛秘书长,并举办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凡尔赛秘书长来自天羽波尔蒂洲,那里生活的人们是九大仙人中众神之王奥丁与大地之母盖亚的后代,因常年的战乱和权力的争夺,最终合并三个强大势力,分别是以亚瑟王为首的诺亚族成立的十字军王国、以宙斯为首的斯巴达族成立的奥林匹斯王国、以默罕默德哈希姆为首的古莱仕族成立的波斯王国,这三个王国被世界政府誉为自制省,各自为政,未设立洲长,三个自治省属亚瑟王的领土最大,哈希姆其次,宙斯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为世界政府送去礼金并求助,建立了奥林匹斯集团公司,也达到他两自治省的实力。凡尔赛长着一双宝石般明亮的蓝眼睛,金色的卷发,修长的身材,典型诺亚人的特征,留着两撇小胡子,身着一身豹纹西装,上衣兜中插着一朵红玫瑰,一双棕色的皮鞋看上去一尘不染。他在十年前被亚瑟王封为公爵,五年前成为神将,成为世界政府的三品官员,实力相当了得,可就是从没有人见他打过仗,也不知道他是操纵哪一类的仙术。

    凡尔赛在众神将的陪同下,参观了总指挥部和几个军营,见轩辕号基地上所有毁坏的设施都已修复,并增加了许多防伪系统,所有神将的精神面貌也都焕然一新,心里对墨翟子的工作十分满意。午饭过后,他决定休息两个小时在召集大家开会,墨翟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忙和了大半天,本想在办公室套间宿舍内好好睡上一觉,可一回去他便在宿舍中走来走去,心中忐忑不安,他琢磨着,已经两年多了,在这段时间,为公司做出了不少工作,甚至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才使公司没有垮掉,同时也巩固了自己今天的地位,下午的会,绝对不能出差错。他走出了宿舍,来到办公桌前,拿起汇报材料重新读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刚想回宿舍的床上躺下,却觉得还是放不下心,便来到了会议厅看看会场布置情况。轩辕号的会议室城阶梯状,能容纳三千人开会,黄花梨木制成的桌椅、梯田状的轮回屋顶、千百个华丽水晶灯,使会议厅显得宽敞明亮;主席台的背景墙绘制着九行九列形状大小相同的祥云浮雕,共八十一朵,象征着九九归真的含义,在背景墙居中的部位镶嵌着一块巨大的圆形石牌,藏蓝色底红色图案,雕刻者公孙轩辕董事长驾驶轩辕车出征的画面,这图案便是轩辕集团的标识,也是神将军服的颜色。

    柴进正组织人进行音响话筒的测试,墨翟子见红色条幅在主席台的上方悬挂起来,鲜花摆满了主席台,每一个座位上都已经准备好了茶杯,主席台座位上也已经整齐地摆好了领导座次桌牌,凡尔赛与墨翟子在中间,凡尔赛在左,墨翟子在右;凡尔赛的另一边依次是云里行、后羿;墨翟子的另一边则是夸父。这云里行是轩辕集团的元老级副董事长,军衔与墨翟子同级,也是正帅,他是公司里唯一的仙人,神将们用的交通工具祥云,就是此人所研制。

    墨翟子见主席台上出现了后羿的桌牌,心里便安下心来,没想到正在巡防的羿帅也回来给他庆贺。此时,又有一个人走进了会议厅,他拍了一下墨翟子的肩膀,墨翟子回头一看,此人面如童子,头戴银冠,白发过腰,一身白袍,持一支鹿头金丝楠木手杖,他便是仙人云里行。

    “哎呀,是云帅老前辈,真是幸会!幸会!”墨翟子见到云里行那是满脸欣喜,便握手迎接。这云里行老前辈在这两年中作为公司副董事长,虽然经常在家,但经常与墨翟子联络,没少帮助和支持墨翟子的工作,那些轩辕号防卫措施,就是这位老前辈最先提出的计划。

    云里行也上了年纪,他已经年过七旬,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说道:“墨董,今天你要扶正了,我祝贺你,我现在就是老了,要是我在年轻几十岁,非得跟你争一争这个职务。”

    墨翟子也开玩笑地说:“哎,云帅,您是老当益壮,我可不敢跟您比。”

    说着,墨翟子把老帅请到了会议厅休息室,与他闲谈起来。过了一个多小时,大概中午一点半左右,神将们开始陆续入场,此刻,墨白穿着整齐的军装走入会场,他找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对他来说,今天可是双喜临门,父亲提正,自己又被提拔,心情棒极了。

    “墨白上尉,你好。”在墨白的左侧,突然走来了一位年轻的少尉,这人便是在一个月前花旗市遇到的华伦海,他坐在墨白的旁边,主动打招呼。

    墨白刚开始还很纳闷,这人是谁呀,后来才回忆起来,便说:“你是华伦海么?”

    “正是在下。”华伦海说。

    接着,华伦海又说:“今天我要恭喜令尊大人和您了。”

    墨白觉得这小子挺会说话,便回应说:“不敢当,不敢当,都是为了工作,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到研发部找我。”

    正在这时,在他们的右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还没宣布呢,就拿你当研发部的人了,真是大言不惭呢。”是炎峻蛟,他今天可是守规矩,也穿上军装来参会了。

    华伦海见炎峻蛟,很有礼貌的站了起来,炎峻蛟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炎峻蛟不客气地坐在墨白的右侧座位上,端起茶杯朝离他最近的女招待员喊道:“,给我倒杯水。”

    女招待听到后立即走到炎峻蛟面前,俯下身子用暖壶向他的杯子里倒满了开水。炎峻蛟用挑逗的眼神瞄着她,说:“谢谢,你长得怎么这么俊呢。”

    那女招待听了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腼腆地说了句:“讨厌。”然后转身离开。接着,炎峻蛟皱着眉头斜视着墨白。

    墨白目视前方,连看都不看他,冷漠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炎峻蛟听后显出很不耐烦的样子,他转过身说:“嘿!你说我来干什么,公司开会,我作为后勤部的代表来参会。”

    “切,没想到过了一个月,你还是那么没正形,没一点长进。”墨白鄙视地说,他似乎还没有忘记一个月前炎峻蛟对待父亲的态度,还不肯原谅他。

    炎峻蛟是想缓和一下关系,没想到一聊起来便互相带着火药味儿,便转移一下话题,问道:“大雪呢?”

    墨白无奈说道:“从今天早晨就没看到他,估计是去约会了。”

    “哦,约会了,公司要开大会,他去约会了,这违反纪律的事我得跟墨老头说,问问他管不管。”炎峻蛟调侃道。

    墨白听后有些恼火,说道:“炎峻蛟,你今天要是来捣乱的,我立即找保安把你请出去。”

    华伦海见二位争论起来,便连忙赶上去劝解:“二位,今天开会的人比较多,咱先别闹,影响形象,有话好好说。”

    经过这么一劝说,两位才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儿,炎峻蛟又凑到墨白的耳边小声说:“哎,我可听说一件事儿,是关于你爸的。”

    墨白见炎峻蛟的表情浑浑噩噩,估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便没有搭理他。

    炎峻蛟又嬉皮笑脸地说:“我有个小道消息,我听说你爸不能扶正了,上边派一个更厉害的要代替他。”

    墨白一听便急了,他一下子差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说道:“你胡说,都已经确认好的事了,怎么会临时变故,你别跟我说话了,真是不让人待见。”墨白认为炎峻蛟平时就吊儿郎当,说话没谱,在心里就不相信他的话。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在这期间里,夸父也走进了休息室,与其他两位董事长闲聊起来。又过了两分钟,一位带着发带,脸上刻有红色图腾纹身,手持长弓,身着作战服的中年男子走进会场,直奔休息室,此人便是后羿,他手上拿的便是射日神弓

    柴进走到休息室门前,敲了敲正敞开的门说:“墨董,羿帅回来了。”随之,后羿跨步走了进来。

    三位董事长见后羿进屋,立即起身上前迎接,墨翟子亲切握住后羿的手说:“哎呀,羿帅,你说开个会你还得亲自回来,这太不合适了。”

    “哎,不能这么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必须回来祝贺您。”后羿满脸笑容,他在心里早就期待着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墨翟子的各方面能力非常让后羿钦佩。

    “那今天晚上就好好庆祝一下,咱们不醉不归。”墨翟子也兴奋道。

    四个人就这样又聊了近十分钟,后羿说道:“哎,凡尔赛秘书长怎么还没到呢?”

    墨翟子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两点了,怎么还没到,凡尔赛一向很守时的。

    “这政府高官一个个架子真大,是不是得请他去。”后羿有些按耐不住,他的脾气暴躁,性子直,说话也很直接。

    “哎,不能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或者是由于劳累多休息一会,我这就找人去找他。”云里行老帅说道,他刚要去叫柴进,凡尔赛便突然匆忙走了进来,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淡定,手中还持有一个密函,那密函的封皮是世界政府的专用封皮,盖有世界政府的印章。

    “秘书长大人,您来了。”墨翟子赶忙上去迎接,他接着又说:“我来跟您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各位元帅级的副董们。”他拉着凡尔赛的衣袖要进来,便反被拉住胳膊说:“墨董,您出来一下,我要临时跟您说个事。”

    墨翟子见凡尔赛有些紧张,变得一脸茫然,他不知是什么事,便随之走出了休息室。

    在离主席台不远的地方,凡尔赛小声对墨翟子说:“上级领导在中午突然给我发了一道密函,说是有新的指示。”

    墨翟子连忙问道:“什么指示这么重要。”

    凡尔赛说:“是关于您的,上级决定,另外派人担任轩辕集团的董事长,而您,将成为公司资深经理,与云里行老帅一样,从此不参与主管公司各项事务。”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般打在墨翟子心中,他认为凡尔赛是在开玩笑,但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说假话。怎么会这样,一直以来苦心战斗的自己,到了今天却要让位转手给别人,这绝不可能,他惊讶的汗都流出来了,问道:“秘书长大人,上级真是怎么说的,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怎么会骗您呢,都到这个时候了。”凡尔赛也很无奈地说。

    墨翟子不知所措,他连忙摇头道:“不,这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们一定是搞错了。”

    凡尔赛这人一向不愿意拖拖拉拉,他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举起密函说道:“墨董,密函就在我手里,绝对没错,您看看现场的人都坐满了,赶快开会吧,我一会儿还有别的事情呢。”说罢,便走向主席台。

    柴进见墨翟子一人站在主席台前,而会场都坐满了人,一时间乱乱哄哄,便走上前问:“墨董,这会儿开会么,人都到齐了。”

    墨翟子傻愣地点了点头说:“开,去叫其他董事长们。”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心里全乱了,会议开始后,轮到他发言的时候,在台上说话一时间变得吞吞吐吐,咬字不清。

    在这期间,墨白在下面坐的也很不安,他怀疑老爸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而在一旁的千霜雪则是偷着乐开了花,墨白朝他挤了下眼睛,说道:“你笑什么,注意纪律。”

    炎峻蛟说:“哼,你看吧,好戏在后面呢。”

    坐在一旁的华伦海见听众席最前排并排只坐了五位神将,由于他是新来的,只知道主席台上有桌牌的人的名字,却不知道那最前台的五位是谁,便问墨白:“墨白哥,最前面的那五个是谁呀?”

    墨白刚要去解释,炎峻蛟便抢话道:“哎,这个我知道,我来告诉你。”墨白在旁边极其讨厌炎峻蛟的行为,他便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目视前方。

    炎峻蛟探下身子,跟华伦海说:“这五位可是我们公司的五部部长,都是大将军衔。你看那前排最左边的,那个长得挺精神的是李哪吒,是天人族托塔天王李靖的儿子,他是我们特战部的部长,可是个屠龙的高手,想当年,恶龙神提亚玛特带千万条恶龙在世界上横行霸道,就是哪吒部长率领他的战队,用大红莲火消灭了整个恶龙族,解救了被困的善龙神巴哈姆特,他可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再看第二个,那是我们后勤部的顶头上司,综合办公室主任-柴进,他这人随和,从来不怎么严管我们,在他手下干活特别顺溜;第三位长得比较漂亮的女士叫貂婵,是人力资源和医疗部的部长,我一直想跟她搭讪,却没机会,听说她能把整个星球用水湮灭,但都是传说,没人见过;第四位那个头发全都竖着,跟超级赛亚人似的叫雷震子,也是天人族,他是技术研发部的部长,雷电法术操控者,上任部长前他是轩辕号护卫队副队长,在轩辕号劫难之际,跟随墨董铲除了入侵妖魔的二号boss,在那儿之前他也不少立功,但在上任部长后却无所作为,我觉得他只有战斗的脑袋,没有那个聪明劲,不适合搞科研;最后一位人称巨石樊哙,岩石法术操控者,手中握有一根八千斤重的大锤,是防卫部的部长,满脸大胡子看着就凶悍,我不怎么了解他,但听说他带兵比较严厉。”

    就在炎峻蛟介绍的同时,突然间会议厅后面两个入口门唰的一声打开了,随之刮进两股强风,将附近台阶的扶手都吹断了,两道金光如闪电般破门而入,它们在空中不断交错,时时发出金属碰撞的“啪!啪!”声,那是两个人在搏斗,速度太快了,在场的人用肉眼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只听见了两人在对话。

    一个声音浑厚,“你个臭矮子别想活过明天,受死吧!”

    另一个声音尖锐,“嘿嘿嘿,我可不怕你这电线杆子。”

    两道金光就这样打到主席台前,所有的人都看傻了。此刻,又一道白光突然冲破了会议厅的后墙,直奔到主席前,哗啦一声将两条金光分开,说了句“你们俩别闹了,真给老大丢脸。”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便看清了三人庐山真面目,左边的那个身高近两米,表情冷淡,身披金甲,手持一杆凤翅镏金镋;中间那位身高近两米五,面目狰狞,颧骨突出,两眼如铜铃般大小,手持一杆黑钢方天画戟;右边那位身材矮小,瘦弱的能看见骨头,长相如猿猴一般,身披黑色铠甲,双手却拿着一对巨型擂鼓瓮金锤,与他的身体完全不搭配。

    此刻,又有一个声音出现在会议厅后面的入口处,“让大家久等了,我来晚了。”这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总觉得不舒服。由于灯光暗,座位靠前的神将一回头没有看清那人的真面目,却看到了一只竖着的眼睛,在黑暗之中盯着大家。

    (第七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