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雾灵国度 > 正文 第一章 第九节
    墨翟子在三天后,与杨戬交接了所有工作后,回到了鸿天寿洲境内雾灵市的家中。雾灵市又称元灵市,是雾灵星的首都,世界政府及相关机构的所在地,很多政府、首脑、官员、轩辕集团的高层将领都在此地居住。墨翟子的家是一个别墅区的二层小楼,他回去后便躺在客厅沙发上闷闷不乐,此时,墨夫人从卧室中走出,她一双丹凤眼,人虽然已经到了中年,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皱纹,她身着白色睡袍,见丈夫一脸窘相,便走过去俯下身子温柔的问道:“老公,怎么了?看你没精打采的。”

    “哎…公司那点破事呗,跟你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想静一静,晚上再跟你说。”墨翟子翻了个身,他这些天在心灵上已经很受打击,觉得是自己一落千丈,只想好好休息休息,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墨夫人是个贤良的女人,她一眼就看出墨翟子的心思了,而且她也早在前一天听说了公司发生的事儿,她很理解丈夫此时的心思,于是便拿起沙发前茶几上的茶壶,给墨翟子倒上一杯热茶后说道:“其实,公司发生的这些事,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我的想法是,既然你退下来了,那就不要在谋其政,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得了,休要管那么多闲事,累心。”

    墨翟子听了这话后倒是觉得很痛快,他与夫人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在生完墨白后,夫人便很少出门,就连工作都辞了来照顾家庭,可外面发生什么事儿,全瞒不过她。墨夫人也是一名政府的神将,她养了很多白色的鸽子,这些鸽子能够与她心灵相通,无论鸽子飞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她都能通过鸽子的眼睛了解世界,而轩辕集团这两天所发生的事儿,便是通过那些白色鸽子知道的。墨夫人经常在墨翟子觉得压抑、有不愉快的事情藏在心里的时候,就像是一颗宽心丸,说几句话便能解开他的心结,其实这一次,墨翟子主要担心的还是儿子墨白,他怕自己不在公司后,会影响儿子前途,但他却没有提儿子,而是拐弯抹角地说:“哪有那么容易呀,干了这么多年,说退就退,连个准备也没有,这孔老师也真是的,也不给我说句好话,当年还一起共过事儿呢。”

    墨翟子所说的孔老师,便是世界政府的现任总统,孔丘先生。多年前,雾灵带领各路神将逐渐消弱妖魔的势力后,剩下的妖魔余党躲了起来,从此,敌在暗处,我放在明处,雾灵见此情况,命九大仙人之一,人称太上老君的李耳,在人类中找到多名有才干的人,建立了世界政府,更好的保护好人类。李耳便是第一届世界政府总统,而他招募的很多有学识的人,如孔丘、墨翟子、韩非、孙武等人,也成为了第一代政府的领导集体。在众多下属中李耳最看好孔丘,他为人正直,而且有一颗宽厚的心,在仙术的运用上也超越了其他人,于是便收他为徒,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孔丘也在李耳之后,成为了世界政府的第二任总统,同时,为加强对世界政府和三大神将公司的管控,李耳按照雾灵的指示,又成立了一个新的机构,世界政府的上级部门—世界仙神中央委员会,自己便是委员会的主席;同时,还设立一个神将的管理部门—世界神将代表委员会,姜子牙(太公)成为了委员长。墨翟子在所有被招募的人中,与孔丘实力相当,而当时处于发展时期的轩辕集团也正需要人才,李耳为合理使用人才,便命太公将墨翟子调入轩辕集团工作,任副董事长一职。

    墨夫人见丈夫心情有所缓和,便接着说:“老公,其实我知道,你是担心儿子,这两天我已经想好一个计划,你想不想听?”

    墨翟子听这话,一下子坐起身来,精神头马上恢复了,他立刻给夫人让座,兴奋地说道:“还是你了解我,一眼就看出我的心思,夫人有什么计划,赶紧说吧。”

    墨夫人坐到墨翟子身旁,放下茶杯说:“其实这事儿很简单,我就简单说,现在是二郎神是公司董事长,咱们儿子还是单身呢,那二郎神不是有个妹妹么,号称三圣母的杨婵,现在也还单身呢,要是能把他俩撮合一下,那儿子岂不是…”

    墨翟子豁然开朗,他是个睿智的人,马上明白夫人的意思,这个注意是不错,虽然他不太喜欢二郎神这个人,但为了儿子的前途,这可是上策,再说那杨婵也是正经人家的姑娘,知书达礼不说,很会心疼人,人长得又漂亮,可便宜了墨白那小子。

    第二天傍晚,墨翟子把墨白叫回家中一起吃晚饭,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墨白刚进屋,母亲便上前迎接,她说:“呀!儿子回来了,快进屋吃饭吧。”因墨白长期住在轩辕号的军营宿舍,不怎么回家,墨夫人见儿子一次显得有些激动。

    墨白上二楼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套睡衣,来到餐厅。饭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美食,都是母亲精心准备的。墨翟子早已在桌前摆好了筷子,他见儿子来了,马上摆好了座椅,等墨夫人上完了最后一道菜,一家三口坐下来有说有笑的边吃边聊家常。墨白本来以为老爸会闷闷不乐,要发几句牢骚,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反常。

    过了一会儿,墨翟子与夫人的聊天也进入了主题,墨翟子说:“墨白,今天我把你叫回来,我跟你妈妈是有个重要事儿跟你说。”

    墨白有些诧异,他看到父亲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问道:“啊!有什么事儿么?”

    墨翟子看了一眼墨夫人,说:“还是你跟他细说吧。”

    墨夫人放下碗筷,面容显得很慈祥,对墨白说:“儿子,你也不小了,你爸爸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当爹了,你看看你呢,是该考虑婚事了。”

    墨白一抬头,毫不在乎地说:“妈,原来是这事儿呀,我不着急,我还要奋斗呢。”

    “你听你妈把话说完。”墨翟子见儿子有些轻浮,脸色又变得有些严肃。

    墨夫人又说:“我们这次给你安排的,可是个好人家的姑娘,是二郎神的妹妹,杨婵。”

    “什么?二郎神的妹妹!我可没想着靠攀高枝出人头地,还是算了吧。”墨白把碗筷放到桌上,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

    “什么算了吧!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也别抱怨,明天我就去找杨戬说这事,咱们家也算是名门,他肯定会给面子的,这事儿定下来后过几个月就结婚,咱们也不是攀高枝,这是为你以后能很好的发展,为你好。”墨翟子站起来,指着墨白的鼻子说。

    墨白觉得这也太唐突了,似乎像是开玩笑一样,怎么还包办上婚姻了,还没活明白呢就要结婚,于是,他说:“我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不是在跟我说笑吧。”

    “说什么笑呀,这可不是小孩儿过家家呢,我跟你说,你爸以后就不怎么上班了,在公司没有个照应,那儿哪行呀?”墨夫人解释说,她是吉利想让儿子明白这其中的重要性,可墨白还年轻,法术、战术倒是精通,但政治他哪懂呀。

    墨白想了想,还是不想勉强,于是他冲着父亲反驳道:“爸,你不是经常教导和主张我,要自力更生,靠自己的实力来赢得一切,实现梦想么,怎么现在改变注意了,我这么多年的艰苦奋斗,难道就白费了么?”

    墨翟子这些天本来心情就不愉悦,一听这话,突然变得恼火,他愤怒的拍桌而起,指着墨白骂道:“混账,你敢跟你老子顶嘴了,你说你这些年都干出什么名堂来了,不还是才熬出个上尉么!”

    墨夫人见这爷俩儿闹得有些僵,立即向墨翟子摆了摆手说:“老公,你坐下,好好跟孩子说。”

    墨夫人一向非常和蔼,在家里从来没有发过脾气,她非常明白儿子的心思,于是向墨白解释说:“儿子,其实你爸我俩这些年来没有否定你的努力,也承认你在神将这行很是出类拔萃,但是现在优秀、出色的神将太多了,竞争也太激烈了,时代变了,不像是你爸我们那会儿了,那会儿有的是机会,现在机会多难得呀,所以找一个靠山很重要,要不你这些才能就是发挥出来,也不会有人能看到。”

    “你妈说的相当有道理,你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而且在神将中来说前途无限,可现在的人才太多,个个都想出头,但展示自己的舞台却不是谁都能上的,我们给你定下的这门婚事,就是想让你有个发挥的舞台,绝无他意,再说,那二郎神的妹妹貌美如花,多少人惦记,却让你这小子占了便宜,这不是很好。”墨翟子指点说。

    墨白听了父母这一番话后像是有些觉悟,但还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虽然他经历过高等的教育、经受过严厉的考核、又经过多次出生入死的战斗,但对政治和人际关系这点事儿,却是一门不及格的课程,因为学院中书本上没有这些东西,所以他不太明白,以前对女孩几乎没有过接触,更别说是谈恋爱结婚了。这个时候,他的情绪也有些好转,但对于二郎神,也就是即将成为二舅哥的这个人却有所抵触,他跟父母说道:“那二郎神那天在会上老爸你也看到了,咱俩都受不了他那个劲儿,我怕以后跟他成为亲戚,给我带坏了;还有,我以前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讨好女孩儿。”

    墨翟子听了这话后有些哭笑不得,他说:“你这孩子,小时候我是怎么教育你的,你要学习那莲藕,出淤泥而不染;不会谈恋爱没关系,先结婚,后恋爱,那女孩挺好的,不愧亏了你的,就这么定了。”

    墨白低着头,闷闷不乐的,他还有话要说,却不知说什么了…

    晚餐过后,墨白没有乘着祥云回到轩辕号,而是无聊的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望着窗外的夜空,心想,假如自己早出生个几百年,就不用这么多麻烦事了,也不会受这么多束缚了,也许自己也会向公孙轩辕那样,做出一番事业。此时此刻,很多人限制了自己的自由,靠与富贵人家联婚来壮大自己,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他真想离开公司,自己干出一片天地,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这才是真正的荣耀。想着想着,突然一张人脸出现在窗外的玻璃上,紧贴着窗户,还做着怪样,吓了墨白一大跳。

    原来那人是炎峻蛟,他看墨白那恐慌的表情,高兴的不得了,他敲了敲窗户,说什么墨白听不清,但看清楚那手势是把窗户打开,让他进去。墨白想,这么远来这里,是不是这家伙有什么事儿呢,于是,他打开了窗户。

    “怎么我到哪儿你小子都阴魂不散,吓死我了。”墨白生气地喊道。

    炎峻蛟喘了口气说:“先让我进去,一会儿再说。”

    墨白给炎峻蛟让了让路,炎峻蛟小心的从窗户外迈进来,坐到墨白的床头说:“哎呀,渴死我了,给我倒杯水。”

    “嘿,你这家伙可真行,跟贼一样从窗户闯进来,还指使我伺候你。”墨白说。

    “哎呀,你别废话,喝完跟你说。”炎峻蛟显得很焦躁。

    墨白拿水杯在饮水机那儿给炎峻蛟接了杯清水,炎峻蛟咕咚一下喝下去之后说:“哎呀,真爽,哎,我说你家这楼真难爬。”

    墨白坐到书桌旁边的椅子上问道:“废话,要不怎么防贼呢。”墨白家的别墅墙非常的光滑,一般的贼是爬不上来的,这是墨翟子特意设计的。

    接着,墨白又说:“饺子,有什么事你不能从大门走进来说,非得从窗户进来。”

    “嘿,这不怕碰见你爸么,上个月我不是得罪他了,不好意思见他。”炎峻蛟有些愧疚地说。

    “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墨白撇着嘴说。

    “说正事儿吧,其实我是跟着你来的,我觉得,轩辕集团咱们不能待下去了,咱俩得走了。”炎峻蛟一本正经地说。

    “什么,你没开玩乐吧,不在轩辕集团,咱们去哪儿?为什么不能待了?”墨白茫然地问。

    “去哪都行,反正不能在这儿了,要不咱俩自己创业吧,我可都知道了,现在只要你有实力,可以自行注册神将公司,而且我还…”

    “等等。”炎峻蛟没说完,墨白便打断他。

    “注册公司,炎峻蛟你没疯吧,你是不是在仓库里待出病了,在这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呢,总得有个说法吧。”墨白说。

    炎峻蛟脸色更显焦虑,他说:“哎呀,你是不知道,我都听说了,那二郎神上任后,要在公司里开展大整治、大裁员、大换血行动,据说所有的军队要重新整编,那些充数的、有前科的,都要被裁员。”

    墨白听了后觉得很迷茫,他不相信这是真事,可又充满好奇,于是问道:“什么,能有这事,你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炎峻蛟解释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简单的说,这大整治,就是要整治公司军队的纪律、作风,重新整编和梳理人员,还要查一查这些在职的军官们有没有不光彩的地方;这大裁员就是整治之后,那些军队中经常违反纪律的、滥竽充数的、靠关系走后门的、有不良前科的、作风不正的,都要被裁员;而这大换血呢,是下一步,并不是说要重新换人,而是说要给轩辕号增加和换一批战斗设备,都是一些更先进的设备,不增加人员就是要精简一下开支,用这些钱来购置这些设备。”

    墨白感到有些茫然,这二郎神是要干什么,彻底来个大翻新么,他说:“弄这么大的动静,是要干什么?咱们公司要是裁员的话,有很多人都不符合要求,这要是都被裁掉的话,还怎么与妖魔抗衡,怎么与其他两家公司竞争呢?现在月灵族正企图侵略,而轩辕集团又是三大公司的主力,这个时候裁员,会造成不利的局面。”

    “说的就是,你看我,违反纪律的有我、有前科的还有我,肯定这次躲不过去了;而你呢,你爸虽然能躲过,但也躲不过被查这事儿,这要给你查出个好歹,那你以后怎么做人呢。”炎峻蛟说。

    “呸,我可不像你,我可是正直的人,他们随便查。”墨白坚定地说。

    “行了,行了,你就别逞能了,赶紧跟我走吧,就说你没事儿,那以后在二郎神底下当差也不好受,我看好你的作战才能,我相信咱俩能有很大作为,今晚上就走吧,我已经想好去哪了,而且我还有很多你没见过的东西,对咱俩肯定有用,走吧。”炎峻蛟一边说,一边上前拉墨白。

    “哎,你放开,我不跟你走。”墨白皱着眉头说,其实在他心里,何尝不愿意走,只是顺从父母顺从惯了,不愿意违背他们。

    “咋啦,你还有什么事儿呀?”炎峻蛟问,他那疯疯癫癫、不靠谱的动作,也另墨白怀疑。

    “我实话跟你说,我老爸明天就要去找二郎神,要我和他妹妹结婚,所以我不能走。”墨白很不情愿的说出了理由。

    “哎呀,你爸怎么能把你往火坑里推呢,这墨老头太缺德了。”炎峻蛟顺口骂道。

    “不许你这么说我爸,他也是为了我好。”墨白说。

    “嘿嘿,是为了你好,我觉得吧,你爸是对你挺好,不过他这些年对你管的太多了,在管你的同时,也剪掉了你梦想的翅膀。”炎峻蛟终于迫不及待的说出了别在心里多年的话。

    墨白听完这话后,也瞬间醒悟,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懦弱,不光是他自己的错,可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他说道:“你还是走吧,我决定了,不能跟你走,我得听从父母的安排。”

    墨白转过身,背对着炎峻蛟,两人在屋里就这样站了五分钟,炎峻蛟满怀希望地说:“呦呦呦,别弄得跟恋人分手似的,其实我特别希望你能跟我走,虽然咱俩平时打打闹闹的,但我一直拿你当亲兄弟,我希望咱俩能互相照应,你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你爸你妈管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会让你实现梦想的,来吧,跟我走!”

    墨白低下头,他有些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心里还有些委屈,眼泪差点就要从眼睛里出来了,他是多么想跟炎峻蛟走,离开这个不自由的地方,这么多年,他已经受够了父母的管制,他很想换个环境,可是…

    “墨白,你和谁说话呢?”门外突然传来墨夫人的声音。

    两人听了这声音后,立即变得紧张起来,炎峻蛟说:“我先走了,你考虑一下啊。”接着,他打开窗户,扔了一颗仙豆,驾着祥云飞奔而去。

    墨白见炎峻蛟走远,便打开房门,墨夫人已经站在门口了,她问:“儿子,你刚才和谁说话呢,这么大声?”说罢,她便朝屋内望去。

    “哦,我刚才跟小鸟说话呢。”墨白也不知咋的就冒出这么一句。

    墨夫人笑了笑说:“你这孩子是累坏了吧,感觉睡吧,明天还上班呢。”

    墨白答应了一声,没过多久便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墨翟子找到了凡尔赛,他知道凡尔赛这人走南闯北的,权力又很大,跟二郎神的关系还算融洽,否则,政府也不会派他来任命二郎神的官职。他与凡尔赛一起找二郎神去说这门婚事,事情非常顺利,没想到那杨戬很快就答应了,他们商量着,次月找个好日子就办婚礼,期间让两个孩子见上一面。

    在这一个月中,那二郎神果然是像传说中的那样,开展了那三大行动,很多神将被裁了员,炎峻蛟因有众多罪名,也没能逃脱。而先前的那十大军队,也缩减到了六支队伍,但二郎神为了掩人耳目,对外声称是要扩编军队,还给各路军队改了名,这六大军分别叫:第33军、第55军、第66军、第77军、第88军、第99军,听起来数字都很吉利。墨白躲过了一劫,但却一直无精打采,他与那杨婵就见了一面,却没有怎么说话,他几乎都没有记住那姑娘的模样。

    终于到了结婚那天,双方决定在轩辕号的礼堂上举行婚礼,这礼堂是欧式风格,卢浮宫似的建筑和华丽的水晶灯,使它看上去显得金碧辉煌,婚礼现场布置得也很华丽典雅。婚礼开始了,只见墨白一身黑色西装手捧十朵玫瑰站在主席台中央,台下坐满了亲朋好友,而新娘正站在红地毯的对面,她穿着一身白色婚纱,用半透明的白色盖头盖住脸,在远处看不清模样。

    本次为墨白和杨婵举办婚礼的是花旗市的一个婚庆公司,当主持人介绍完开场白后,说是今天新郎的一个好朋友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要用自己的歌声来祝福他们,祝新郎和新娘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倒是让全场的观众们非常吃惊,到底会是谁呢?墨白此时心中有些不详的预感,他好像猜出了这人是谁。

    当音乐声响起,在礼堂两边的侧门中,走出了十多位穿着统一粉红色短裙的长发,每人手中拿着一瓶香槟,她们个个长得漂亮、身材也一顶一的棒,并有秩序的来到红地毯两侧,从主席台到门口,找好各自位置站好。

    在底下坐着的墨翟子向身旁即将成为亲家的二郎神说:“这些人好像不是婚庆的,我好像没安排这节目呀?”

    二郎神笑了笑说:“没事,既然演了,就看看吧,反正威胁不到咱们。”

    此时,台下的许多男士被这些姑娘所吸引,他们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正在这时,在主席台上,又出现了一位长发飘飘,拉小提琴的女人,那小提琴拉出的音乐旋律非常动听,墨白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在花旗市中,炎峻蛟救出那男孩的母亲,墨白还很纳闷,而她朝墨白笑了笑。

    当那歌曲的前奏结束,开始演唱的时候,炎峻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红地毯离新娘不到五米远的位置上,他拿起话筒唱了第一句,“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的时候,很多人都为那歌喉唱出的歌声欢呼,简直是太好听了。原来那歌名叫《私奔》,是炎峻蛟通过蠕虫洞在那边的星球学来的,没想到头一次唱便赢得了掌声,他每唱一句,台下的观众便用手给他打出拍子,每走到一个香槟所站的位置,那香槟便会被打开,向空中喷发出香浓的美酒,这场面的气氛一下让他带动起来。而墨白这时心里想:这个白痴怎么又来了,真是阴魂不散呢。

    墨翟子见到炎峻蛟非常的恼火,他怕二郎神会不高兴,说道:“这小子怎么来了,还敢搞恶作剧,看我不收拾他。”说完,便要站起身来。

    那二郎神拉住他,不但没有发火,反而说:“哎,这个节目很不错,这孩子唱的挺好,让他继续。”

    …

    当炎峻蛟唱到,那句“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主席台的台阶,两边早已布置好的烟火器,配合那歌声的节奏,喷出迷人的烟火,再次使全场观众为之痴狂,就连二郎神也掌声不断。

    当炎峻蛟再次唱出私奔两个字的时候,她突然向台上那拉小提琴的女人使了个眼色,那女人点了下头,接着下了主席台,带领那些香槟从侧门撤了出去,此刻,那音乐也突然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纳闷这是怎么回事。

    炎峻蛟扔下话筒,对墨白笑道:“这下,该是我的表演时间了!”他一转身,见那红地毯周围已经洒满了香槟酒,便发出多个火焰气功弹朝红地毯周围炸去,顿时火光四溅,火苗在霎那间燃烧起来,一时间半个礼堂着起雄雄大火,那爆炸声使在场的人慌忙逃窜,场面一片混乱。炎峻蛟趁乱,立刻跑到墨白跟前拉着他说道:“走吧,我要带你私奔!”

    墨翟子等人也站了起来,只有二郎神却镇静地坐在位置上,身旁的司马懿想要制止那炎峻蛟,二郎神跟他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要下手。

    墨白见他如此胡闹,用那手捧花狠狠砸向炎峻蛟的脑袋,骂道:“饺子,你疯了么,我今天可结婚呀。”

    “我没疯,我就是来带你走,逃离这轩辕集团的束缚的。”炎峻蛟喊道。

    此时,墨翟子的情绪有些失控,他见炎峻蛟把会场搞的一团糟,并还跟墨白又说又叫的,以为两人已经商量好了要谋反,自从他成为资深经理后,精神总是恍惚不定,造成错误的判断,而且还以为儿子为替父打抱不平要谋反,便指着墨白骂道:“墨白,你个臭小子,我早就知道你跟炎峻蛟合起伙来要造反,今天我就把你们绳之以法。”说完,他伸出右手食指指向空中,地面周围出现了一个八卦图案,不知他接下来要用何法术,墨翟子哪是那么大义灭亲的主呀,他这么做,一方面是给二郎神看,而另一方面,是想让儿子他们赶快束手就擒,以免后患,他十分清楚二郎神的法力,怕对儿子造成不利。

    可没有想到的是,墨翟子却冤枉了墨白,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炎峻蛟是从哪冒出来的,也没想过要谋反,父亲这番举动,叫他如何是好。

    炎峻蛟在一旁听了墨翟子这一番话,可真是给他助了力了,他走上前指着墨翟子大喊:“墨老头,你不分青红皂白,给儿子包办婚姻,法律可不允许,今天我们就是要造反了,而且我还告诉你,我们俩今天要离开这里,在外面创一番事业,回头把这个轩辕集团给灭了。”

    接着,炎峻蛟对墨白说:“你看看,连你爸都不放过你,你是他亲生的么,你还犹豫啥呀,快跟我走吧,我已经准备好去处了。”

    场面的混乱让墨白没了主意,老爸认为我谋反,这回有理也说不清了,炎峻蛟这小子,怎么这么倒霉这辈子碰上他了,他在不知不觉中,思想有些像炎峻蛟的方向倾斜,说道:“妈的,事已至此,跟你走吧。”

    炎峻蛟点了点头,指着舞台的另一边说:“你跟我走,这个舞台那边儿,有个机关,咱们从那逃出去。”说完,两人朝那边跑去,炎峻蛟掀开舞台的一块儿地板,那下面是一个滑梯式的地道。两人刚要跳下,墨白的父亲见此情景,突然收起了法术,瞪大眼睛向墨白喊道:“墨白,你今天要是走,就别认我这个爹!”这声音如同惊雷般,发出震慑的能量。

    墨白听了后,犹豫了一下想,本来早已就有离开这里的冲动,而今天,你对我的误会让我终于有了这个勇气,于是,他说道:“老爸,我已经决定要走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了,已经够了!”说完,他先跳下了地道。炎峻蛟随之跳下,并用烈火封住了入口。

    墨翟子简直是气急败坏,他大喊道:“墨白,你混蛋!”

    墨夫人上前用力拉住墨翟子,生怕他施法炸了这礼堂。

    那舞台下的的机关通道,是炎峻蛟提前一个月设计挖出来的,他早已经密谋好了这件事。通道的另一头通向炎峻蛟所住公寓的小区,两人出来后,一只巨型活燕子正停在小区的门口。

    那燕子见了炎峻蛟他俩,在地上随意的蹦了两下,朝天叫了一声。

    墨白见了这燕子很吃惊,他问道:“哇靠,这什么呀?”

    炎峻蛟跑到那巨型燕子跟前,右手释放出金色的魔法光,在燕子的翅膀处摸了一下,立即出现了一道门,他回头朝墨白说道:“这是生物、科技、仙术融合的最新产物,上来吧,咱们赶紧走,追兵在后面呢。”

    墨白还有些胆怯的进了燕子的门,里面是一个驾驶舱,有两个座位,炎峻蛟坐到主驾驶上,墨白坐到副驾驶的位置,炎峻蛟拉动那方向盘,说了声:“走你!”那燕子便唰的一声展开双翼迅速的朝天边飞去,墨白还在里面喊道:“慢点呀,我要吐。”……

    (第九节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