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雾灵国度 > 正文 初露锋芒章 第二节
    炎峻蛟与墨白二人以时速200公里的速度从高空直线下坠,他们穿过云海,渐渐的,模糊的看到下方的陆地,对流风疯狂的吹着他们的脸颊,让他们睁不开眼,无奈之下,二人只能将头部紧紧贴在燕子的双翼上。

    “炎峻蛟,为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这么倒霉,这回可好,连命都保不住了。”墨白撒了欢的大喊,他气急败坏地眯着眼瞪着炎峻蛟。

    “哎呀,我怎么知道,这不赶上了么,我也不想出这种事儿呀。”炎峻蛟一脸委屈地解释说。

    “什么你不知道,都怪你,你要是没忘了给喂草料,能出这事儿么,你这白痴,整天丢三落四,就知道泡妞。”墨白急了,痛恨的斥责炎峻蛟。

    “行了,行了,都已经这样了,咱还是想想怎么逃生吧。”炎峻蛟没有跟墨白争执。

    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此刻,那燕子离地面不到800米了,炎峻蛟急中生智,对墨白说:“喂,我说墨白,我们马上要着陆了,按照这个速度,咱俩会随着这燕子一起被摔个粉身碎骨的,你现在立即启动道术结界,会保你一条命。”

    此时,由于风大阻碍了墨白的听力,炎峻蛟话音一落,他却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一个劲的问炎峻蛟。这时炎峻蛟也听不清他说什么了,以为墨白已经准备好了,便大喊一声,“准备着陆啦”!于是乎,他双手松开翅膀,双腿借翅膀力一蹬,飞出几米远后,双手平展张开,手掌向下,施法燃放出火柱,加强了向下坠落的缓冲,起到了滑翔和降落伞的作用。而墨白,见炎峻蛟成功逃离,出于本能,在大燕子即将坠机的前几秒钟,打开了防护结界层,而这时,却有点儿晚了,那燕子狠狠撞击到地面上,接着,轰的一声巨响爆炸了,将包裹墨白的结界鸡蛋壳弹出了几十米,并在空中不断的翻滚,落到地上后又弹飞了,就这样一连持续了十几次,墨白在里面不停的翻滚近百次,最后终于掉入了一条细长的河流中。

    炎峻蛟安全着陆,当他看到墨白被弹飞,又跑到他身边时,却他躺在河里,眼睛不断地朝一个方向转圈,嘴里吐着白沫,这可真是惨不忍睹。炎峻蛟不断用手掌左右抽打着墨白的脸,不一会儿,墨白变得清醒了,炎峻蛟欣喜若狂,他大喊:“哎呀,我就说咱们神将命大,一般都死不了!”

    在他得意之时,墨白一脚将他踹到远处的一棵桃树的树干上,树上的许多小麻雀被吓得飞走了,很多花瓣也随之落下来。

    墨白缓缓站了起来,但还有点眩晕的感觉,他气冲冲的一摇一晃走到炎峻蛟身旁,指着他骂道:“妈的,你小子做好逃脱准备时也不告诉我一声,差点害死我,你这个龌龊的呆子,赶紧给我滚犊子。”

    炎峻蛟觉得冤枉,他反驳道:“嘿,我怎么没说呀,我说完我还看你直点头呢,我以为你明白了呢。”

    “我明白个屁呀,刚才风那么大,听都没听清你说什么。”墨白骂道。

    炎峻蛟此时也非常恼火,他明明已经提醒墨白了,自己却挨了骂,但他明白,这会儿不是争辩的时候,自己毕竟要成为墨白的领导,所以有些事儿要容忍,便开玩笑说:“哎,没想到你墨白也学会骂人了,看来你已经上道了,成熟了,哈哈哈哈哈。”

    墨白听了这话更加来火,他大声骂道:“成熟个屁呀,你说你干的这什么事儿,我差点死了,我还没结婚呢我,就这么死了的话,我爸非饶不了你。”

    “可行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没有生命危险么,咱们既然没死,就说明咱们命大,知道不,咱现在还要为以后打算一下。”炎峻蛟说。他一说以后,突然想起一件事儿,于是又对墨白说:“哥们儿,我告诉你一件事儿,咱们的钱,那三百万还在燕子飞机里,现在已经是机毁钱没,咱一无所有,现在又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咱们得靠自己奋斗了。”

    墨白听了他的话,气的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地上围着那棵桃树整整绕了十圈,双手一会儿抓头,一会儿又拍着手说:“炎峻蛟,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这辈子碰上你了,什么倒霉事儿都赶上了,你还是赶紧让我去死吧。”

    炎峻蛟此刻站了起来,他走到墨白身后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别扯淡了,以后你是我的好助手,刚才在飞机上不是说好的么,你要跟我混,咋这会儿改变注意了。”

    墨白还是气冲冲的说:“刚才是刚才,现在连钱都没了,还混个屁呀,咱们这会儿在哪都不知道,我咋这后悔跟你出来,你说我好好的在轩辕号上当我的上尉多好,这会儿还得跟着你流浪,我怎么这么白痴呀。”

    炎峻蛟继续安慰道:“哎,你请放心,你看看这个地方,虽然不知道在哪,但这里山清水秀,到处鲜花盛开,肯定是个好地方,我觉得是咱们梦想的开始。”说罢,他便指着周围让墨白看。

    确实像炎峻蛟说的那样,他们俩所坠落的这个地方,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周围有许多不算高、缓缓的丘陵山,不论是上山,还是平地,都长满了油嫩的小草,墨白所掉进的那条细长的河流的河岸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河卵石,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在这片绿油油的画卷上,稀疏的生长着许多桃树,这些桃树有的在山坡上,有的在溪水旁,有的在花丛中,还有的在大路上,它们有的粗壮、有的细小,但都开满了粉红色的桃花,为这幅画卷增添着色彩。远处,能清楚的看到那一片片黄彤彤的油菜花,他们整齐的矗立在农田中,在后面,是一幢幢白墙黑瓦的房子,看上去干净整洁,就连一只蓝色的翠鸟落到房檐上,都能看得清。

    墨白细观此地美景后,不仅感叹,此时正逢秋季,而这里却是一番春意盎然的景象,想必这里所在之地一定是那天羽绿萌洲,这个洲地理位置接近热带,属于低纬度的高原山地,由于热带季风气候加上白天日照时间,又受西面南海暖湿气流影响,再加上洲内湖泊河流较多,使当地陆地气候常年温和,四季如春。

    “没错,就是这里,这是我做梦都想来的地方。”墨白兴奋地说。

    “什么?我没明白。”炎峻蛟问。

    墨白以前在学院时便经常看一些与世界各地地理知识相关的书籍,对这个星球上各个洲不能说是全面了解,也算是熟知七八,于是他便将这个地方的情况告诉了炎峻蛟。

    炎峻蛟了解情况后,突然琢磨起来一件事儿,如果这里是萌洲,那么这里会有很多地方埋藏着珍贵的玉石、水晶石,听说这些石头都是在地下历经百年、千年吸收土壤里面的各种元素而孕育形成的,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对神将武器装备有较大的辅助作用,如果能挖出一块儿,那还不价值连城,到时候找地方卖出去,还在乎那丢掉的三百万,一千万的收入都不在话下。

    炎峻蛟将玉石的秘密告诉了墨白,墨白非常疑惑,说道:“那些石头,只是看着好看罢了,打做个首饰啥的还行,哪还会有什么科研价值?”

    炎峻蛟解释:“你一看就是你爸教育出来的,就知道工作了,一点外界知识都不清楚,你看你现在这衣服右胳膊腕子的钢圈上的圆点了么。”炎峻蛟指着墨白的胳膊。

    墨白摸了摸这些圆点,说道:“哎呀,我刚才还没注意,都是水晶做的。”

    炎峻蛟拍着手说:“太对了,这水晶便是从这个洲采集加工而成的,没有这些水晶的支撑,根本不会发挥这衣服的作用,连这衣服中的每一块细小的芯片都含着晶体,但具体是什么原理我也不太明白,这些事都是近期才发现的,以前没有过,书本上也没有记载,所以你不知道,但你比我聪明,你以后研究研究吧。”

    墨白点了点头,炎峻蛟又指着墨白右胯下的枪套说:“刚才在燕子上面忘跟你说了,你把那里面的枪拿出来。”

    墨白打开枪套,里面竖插着一支银白色的双筒左轮手枪,他觉得这枪和那普通警察用的枪没什么两样,虽然说这打子弹的玩意儿对普通人类罪犯是比较好用,但比起灵符、降魔弩等,对神将、妖魔们根本没有效果。

    “这不就是一把枪么。”墨白说。

    炎峻蛟让墨白打开左轮枪的弹夹,那里面根本不是一圈子弹,而是一大块儿圆柱形深绿色的墨玉,要说这墨玉,按常理来说多用于首饰打造,而今天却安放在枪械中,真是不可小看。墨白问:“这玩意儿没有子弹怎么用呀?”

    “这简单,得靠你自身能量,利用道术发动那墨玉,打出道术射线子弹。”炎峻蛟说。

    墨白按照他说的方法,朝天空开了两枪,果然,两道如同火球闪电般的蓝色子弹发出啪!啪!的声响,从枪口中射出,还真是感觉威力不一般。炎峻蛟告诉墨白,这子弹碰触敌人立即变成网状,是擒拿妖魔的好武器,比捆仙绳好使儿,这完全凭借持枪者的想象力。炎峻蛟还告诉墨白,这玉石、水晶里面藏有的能量是奥林匹斯公司先发现的,他们不断采集样本进行研究,并研制出武器,后来他们将此发现告知了兽人联盟和轩辕集团,兽人联盟也在深入研究此技术,只有轩辕集团不拿这个当回事,所以现在越来越走下坡路。

    墨白觉得这玩意儿不错,但还是收起来,不能走火,决定以后遇到情况再用。俩儿人议论了半天,谁也没见过那玉石或是水晶的原石是什么样子,可见眼前这个地方,风水这么好,地下肯定会有,于是俩人在旁边的桃树上一人掘了一颗树枝,在地上挖起坑来。

    就在他们兴奋之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叫骂声,“抓偷水贼!抓偷水贼!”还有那疯狂的跑步声。

    他们俩回头一看,在远处,一群农民手持各类农具气冲冲的朝这边冲过来,他们足足有30人,个个表情愤怒,并充满了莫名的仇恨。炎峻蛟观察了一会儿说:“妈的,这不冲着咱们来的么,咱俩跟他们无冤无仇的,这明摆着是挑衅呀。”说罢,他右掌便施法燃起火焰,做出战斗姿势。

    墨白立即上前拦住炎峻蛟说:“哎,饺子,他们可是普通的农民啊,咱们神将有道德上的规定,不对普通人类下手的,你忘了?”

    炎峻蛟虽然在学院那会儿学习不好,但经过他这么一提醒,确实是这么回事,他反问墨白:“对呀,是这么回事儿,但咱们也不能等死呀,现在咋办?”

    “跑呗,还能咋办?”墨白激动得喊道。

    俩人如逃命般的向油菜花田的方向跑去,炎峻蛟没想到,面对这么多年的妖魔,都没退缩过、逃跑过,今天面对这一帮农民,却变成了逃兵,真是于心不忍。

    这两个昔日的英雄就这样沿着河流跑了好几百米远,那些农民还在拼命的追着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会闹成这样,把他俩都弄糊涂了,炎峻蛟想,不就是想挖一块儿石头么,也用不着这么大动静吧,他边跑边回头看,那些人还举着农具紧追不舍,看这架势,要是不把他们俩给劈死,那是不罢休,他喊道:“哎,我说墨白。”

    “怎么了,跟哥斯拉赛跑都没问题,到这会儿没体力了?”墨白讽刺道。

    “不是没体力了,我是想弄清楚咋回事儿,你看后面那帮人,咱不能就这么逃跑吧,咱没惹人家,干嘛跟咱们过不去呀。”炎峻蛟说。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动了他们的地,他们不乐意了,咱们还是快跑吧,跑到前面村子里躲起来就没事儿了,等他们走了咱再闪。”墨白很有信心地说,但他却不知道,前面那个村子就是后面这帮农民的家。

    就这样两个人跑到了油菜花田地中,在一人多高的油菜花丛中,他俩沿着一条田地与田地之间的小路前行,随处碰到好多在花丛中干农活的农民,这些农民见这两位狼狈不堪的样子,都用异样的眼神望着他们,炎峻蛟觉得不好意思,还呲牙向他们打招呼。当后方那群人赶来,喊出“抓偷水贼”这四个字的时候,那花田中的人们也放下手中的农活,拾起镰刀或是锄头,加入到队伍中,追赶着这两个人。

    “怎么这些人也在追我们呀?”墨白惊诧大喊。

    “还不是因为你,非要往这边跑,你看,到处都是寻仇的,真他妈倒霉。”炎峻蛟回答道,其实他刚一开始就不想跑,他想用招吓唬一下这帮人,不料却听了墨白的话了。

    这时,人越聚越多,墨白启动水晶护镜观察了一下周围,只有右方一条小路没有人,并且通过这条路,路过一个石拱桥,便能进入村子。墨白还是原来的计划,觉得先进村子,再找地方躲起来这一招比较合适,于是他叫上炎峻蛟跟他走这条路,但他们仍然没摆脱那帮人。他们路过白灰色的石桥,进入村子里,可没想到的是,这条河流直通这条村落的尽头,沿河两岸一排排坐满了洗衣服的妇女,当她们听到后面大喊着“抓那两个偷水贼”的声音时,立马放下了洗衣盆,抡起搓衣板朝他俩奔去。

    “今天跟着你走咋这么倒霉,到村子里还有人追着打,还说我呢,你可真是丧门星。”炎峻蛟指着墨白骂道。

    “那我有什么办法,哪里都是人,我怎么会料到,现在怎么办?”墨白慌乱的说。

    “怎么办,跑呗,现在不能听你的,要听我的。”炎峻蛟说完,便沿着左手边一条小胡同走进去。

    这小胡同能容两个人宽,这俩个逃命的人正好能并排走,地上都是石头砌成的小路,两旁房子的墙上还钉着晾衣绳,上面晾着许多洗好的衣服和被褥,各家门前还堆着柴火。这情景不禁让炎峻蛟想起了小时候他们经常去玩的那些胡同,为了甩掉这帮人,他有了主意,便说道:“哎,墨白,你觉得这胡同熟不熟悉,想没想起小时候。”

    墨白看炎峻蛟那怪异的表情,便猜出了这小子想干什么,说道:“我说饺子,你可不能玩小时候那套呀。”

    炎峻蛟笑了笑说:“你看我的吧!”

    当他话音刚落,便停住脚步,伸手将身边晾衣绳上的花被撤下来,用力一甩便抛到后面追逐他们那帮人最前排那两个人的头上,这被子将他们头一蒙,脚下被角被他们一踩,啪啦一下前排的人被绊倒在地上,后面三排紧接着倒在前面一排的身上。

    “怎么样,过瘾吧!”炎峻蛟摆出胜利的姿势,朝墨白大喊。

    “你疯了吧,这些人都是普通人,受伤了怎么办。”墨白怒斥。

    “没事儿,我下手有分寸。”炎峻蛟得意道。

    他们路过一个交叉路口,本来想打算歇息一下,不料两旁也出来四五个人追赶他俩,这俩人相当机智,见情况不妙立刻朝前奔跑。

    “怎么还有人呀?还从侧面包抄了。”炎峻蛟问。

    “废话,人家在这生活这么多年,对这儿能不熟悉么?”墨白解释道。

    “看我的。”炎峻蛟说,他见前方10米处有一用木条围成的煤堆,走上前去双手将其栅栏扒开,黑黝黝的煤块像雪崩一样洒落下来,拦住了后面人的去路。

    “炎峻蛟,你跟小时候一个德性,一点长进也没有。”墨白骂道。

    炎峻蛟大笑说:“你这笨蛋,这才是恢复了我当年的青春,不这么干怎么甩了他们呀。”

    这时,前方一人手持两轮推车突然向他们飞奔过来,并且来势汹汹。墨白当机立断,命令炎峻蛟从车底身体仰卧滑过,自己一个飞身侧面360度转体,从半空飞了过去,当炎峻蛟从那人的裤裆穿过,墨白越到那人身后,他们便成功又过了一个障碍,可那手持推车的人由于来不住刹车,连人带车一齐扎到煤中。

    “哎,你凭什么让我钻裤裆呀?”炎峻蛟喊道。

    “行了,你没让人撞死就好事儿。”墨白反驳。

    危险还没有过,只见前方又来了一拨人,他们捡起地上的石头朝他俩砸过去,两人立刻又朝右方的路跑去,可那一拨人马上追赶过来,他们又捡起了石块对准他俩扔了过来。这回墨白也忍不住了,他见左手边有一道窗户半开着,便将它完全拉开,成了他俩的挡箭牌,只听那些石块儿噼里啪啦的声音砸在玻璃上响个不停,真叫一个刺激。

    “哇哈哈,没想到墨白你也干起坏事了。”炎峻蛟边跑边笑。

    “还不是因为你,杂碎。”墨白大骂,但这一下倒是勾起了他小时候的回忆,想当年他也曾跟炎峻蛟一起搞破坏。

    这村里顿时变得颇不宁静,许多人家开始打开了门,朝外面张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有的听说来了偷水贼,便也加入了追赶的队伍中来。在这个村子里,坐落着一个小小的寺院,那儿住着一个17岁的小和尚,他每天到这个时候都会去敲钟,不过今天,他却被这动静所吸引,爬在墙头上向外面看。

    正巧这个时候刚好路过寺院,那小和尚见炎峻蛟、墨白二人虽然跑得很狼狈,但见这二人却有些气度不凡,从衣装打扮来看,不像是贼。

    又到了一个岔口,后方,左方,右方都赶来好多人,看来只有继续前行了,可走了将近100米,他们却被前方的一堵高墙困住了,二人觉得这强的高度太离谱,足足有50米,根本越不过去,于是便把身体转过来,背靠在墙上。

    这些追赶他们的人也接近了,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手中拿着武器,露出恶狠狠的表情,在前排的那几个长得歪瓜裂枣的大叔,用武器指着他们说:“跑啊,这会儿看你们咋办?”

    此时,炎峻蛟凑到墨白身边,小声说道:“哎,要施法吓唬一下他们么?”

    墨白想,这帮人追了这半天追到这里,连命都豁出去了,肯定我俩干了什么事儿让他们误会了,这事儿也是性命攸关的事儿,要不他们也不可能这样卖力。他又琢磨,刚才这帮人叫他们偷水贼,也许认为是饺子我俩在刚才挖坑的时候误认为是挖水渠偷水了,这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过,想到这里,他回答炎峻蛟说:“别,先看看形式再说。”

    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留着白色半月状胡子的老头走到众人面前,皱着眉头,绷着脸,死死盯住他们两个说道:“邻村的狗东西,我们这就让你们归天,然后带着你们的人头去见黑胡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派人过来。”

    这白胡子老头说话也表现出狠呆呆的样子,却让炎峻蛟他俩感到莫名其妙,当他话音刚刚一落,后面这些人便抡起武器向前走去,此刻,一个少年的声音让他们的脚步停止了。

    是那个敲钟的小和尚,他挤出人群,冲到那个白胡子老头前面,双手撑开拦住大家说:“白胡子村长,我看他们不像是邻村的偷水贼,倒像是上天派来帮助我们的神将。”

    那白胡子老头原来是村长,他见那小和尚上前拦截,便对他不客气地说:“朱重八,你给我让开,该上哪上哪去,我们不再相信你们绿林军了,你们已经失败了,赶快滚吧。”

    炎峻蛟二人觉得有些迷糊,这是从哪冒出一个叫朱重八的小和尚替他们说话了,还什么绿林军,这其中肯定有一些秘密。

    朱重八面对白胡子村长说:“村长,我跟绿林军只是暂时分开住在这里,你放心,只要总长官的体能恢复,他们马上带我走,不会连累村子的,但你们要相信我,这两个人一定不是邻村的。”那朱重八说完,又指着炎峻蛟他俩说:“你看他们,穿的这么时尚,哪像是农民,哪像咱们这边的人?”

    这时炎峻蛟来了神儿,他接话茬道:“对,我们穿的这么有魅力,哪能是偷水贼呀,我们是来旅游的。”

    那白胡子村长听这朱重八这么一说,觉得分析的有道理,他缓了口气说:“朱重八,你这些天在这白吃白住,你们绿林军给我们解决什么问题了,我们这些老百姓给你们多大的支持,结果你们还没让我们过上好日子,我看今天这两个人,准是你们指示来的呢,又来骗我们东西了。”

    朱重八听村长这么一说,便气冲冲的说:“你这老鬼,真是老糊涂,这明摆着的事还不相信,还不如死了算了!”

    白胡子村长见他如此无礼,便推了他一下骂道:“哎,你个小兔崽子,跟我没大没小是吧。我明天就通知你们长官,赶快把你领走。”

    “你去找吧,现在就把我轰走!”朱重八的脾气也很大。

    这时,在人群的最后方,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人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对村长说:“不好了,村长,邻村的黑胡子村长带人来打架了!”

    “什么?赶快抄家伙过去!”白胡子一听这事儿,马上下令。瞬间,这些人便朝村口跑去,白胡子村长刚一转身,又回头说:“朱重八,我现在有事儿,你给我看好这俩人,一会儿回来再跟你们算账。”说完,便跟着人群出了村。

    在村外离油菜花田不到50米的地方,两拨农民拿起农具对峙,一拨人是白胡子率领的本村农民,而另一波是一个满脸黑连篇胡子的壮汉村长率领的邻村农民。

    只听那黑胡子先骂道:“白胡子,你真是缺德带冒烟的,把这水源独吞,我们的人都快饿死了,你们却不让挖水,忘了当年我们村还支援过你们了。”

    白胡子说:“当年是当年,现如今时运不济,赶上特殊情况,我们都顾不上本村了,哪有闲心顾得你呀。”

    黑胡子听完指着白胡子骂道:“你个忘恩负义的老东西,今天咱可说好了,这条河流必须得引入我们村,要不你看了么。”他又指了指后面的一群人说:“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跟你们没完。”

    白胡子也不示弱地说:“既然这样,咱就没得谈了,你们要敢挖河引水,我们就跟你们拼命。”

    黑胡子见白胡子也亮出了态度,自己本来也没想跟他们谈,便跟后面的人说:“乡亲们,别跟他废话,为了咱们村子,跟他们拼了!”

    接着,黑胡子带领他的村民们冲了上去,白胡子也命令本村人冲了上去准备迎战,这场恶斗一触即发。

    当他们即将碰面,兵刃交加的时候,墨白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中间,他开启了道术防御结界,在两拨人抡起农具砍向对方的时候,只见那结界开始横向无限延伸,将所有的人都弹了回去。

    两村的人见到这神奇的结界,顿时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墨白侧身站在中间,看了看两边说:“都是一个地方住着的,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呀。”

    此刻,只听炎峻蛟从墨白对面30米处喊了声“火焰冲刺”,一条犹如流星般的火带匆匆划过墨白的身边,吹动了他的头发。炎峻蛟站在墨白的身后,两人背靠背,炎峻蛟双手插腰,摆出一副很酷的造型说:“有什么状况,我们帮你们解决。”

    第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