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总裁的贴身兵王 > 正文 第4章 你洗澡我把风
    两个人互换了位置,车子慢慢的朝一栋别墅驶去,一路上远山娥黛,绿意无限。

    苍翠辉映处,一栋西方的建筑,盈盈出现,仿似公主的古堡一般,庄重,大气,又带着几许浪漫,岁月落在墙上,轻轻的荡起一弯古朴。

    几缕青烟飘散而出,去了远方。

    别墅前孕育着一湖清水,岸边一人高的花簇篱笆一直向远处延伸,最后在一处私人码头处绽放出绚丽的色彩。

    几艘私人游艇在岸边停驻,月色洒落,让人怀念起少年时的旧时光。

    叶尘的眼眸中掠过一抹惊叹,“恩,本人最喜欢在这种地方和谈情说爱了!”

    车子在别墅前停下,叶尘跟着女孩娇媚的身姿进了别墅。

    一进大门是个富丽堂皇的大厅,脚下昂贵的进口地毯让人不忍心去践踏。

    屋内的家具,高端、大气、上档次、雍容华贵,富丽堂皇,仿佛进了皇宫一般。

    叶尘眼中掠过一丝异彩赞道:“美的无法言说!”

    欧阳冰满是寒意的俏颜上终于有了抹温度,“这里是我家,盛世芳华。”

    “你误会了,我指的是你。”

    欧阳冰俏颜羞红的瞪他了一眼,心里却一阵荡漾。

    叶尘坐在昂贵精美的真皮沙发上,静静的打量着屋里的装饰。

    欧阳冰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声:“你先坐,我要去洗澡。”

    美脚刚刚踩上楼梯,就听叶尘说道:“用不用我陪你洗?”

    她一跺脚,扭头瞪了他一眼,“不用!”

    “好,那我帮你把风。”

    闻言,欧阳冰咬了咬唇瓣,头也不回的走上楼去。

    叶尘嘀咕了一声,“总会有一天,你洗澡会离不开我的。”

    他站起身来,在客厅里看了看,可是,不该看的东西,一点也没能看到。

    有点失望呢。

    他鬼使神差的走上二楼,一眼便看到了全通透的浴室,并且没有半点遮挡,隔着四面的毛玻璃,叶尘十分清楚的看到了欧阳冰的优雅神态。

    此时的欧阳冰在雾气里,迷迷蒙蒙,唯唯美美,仿佛印象派大师的不朽之作。

    她的秀发如瀑般散落,轻轻垂落下去,那如玉般的肌肤,仿佛能捏出水来。

    景象,朦胧而又唯美。

    叶尘看了一眼,又一眼,很多眼,看的光明正大,毕竟她是他的“老婆”。

    男人看老婆洗澡,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时,浴室里传出欧阳冰冷傲的声音:“看够了吗?”

    “还没有。”叶尘回答的很认真。

    欧阳冰咬着唇瓣,冷哼一声,“在衣柜里的红色盒子里给我拿出衣物,然后下楼!”

    叶尘笑了笑,打开浴室对面的衣物,里面女人的衣物应有尽有。

    叶尘咽了咽喉咙,拿起一件来深深嗅了一口,一股女人的淡淡清香传入鼻中。

    然后他打开里面的一个红色盒子,用手指勾起两件东西,玩味的注视片刻,随后走到浴室门前。

    浴室的门轻轻打开一道缝隙,伸出一条如玉般的白皙的手臂,上面布满了晶莹的水珠。

    欧阳冰接过衣物,到了声谢谢,然后将门关上。

    “真要谢,不如现在从里面走出来……”叶尘邪魅一笑,转身下楼去了。

    他刚在客厅坐下,便看到一位中年踩着小碎步袅袅而来。

    这个女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不过保养的极好,俏颜上没有皱纹,肌肤似雪,美眸如星,淡眉如抹,樱桃小嘴,如瀑的秀发盘了起来,风韵犹存,妩媚中流露着一抹矜持的高贵,看到叶尘时,她神情微微一动,有些愕然。

    也难怪,盛世芳华已经许久没有陌生男子出现了,她不过是本能的反应。

    “请问先生你是?”

    叶尘既淡然,又从容:“我叫叶尘,是冰冰的朋友,请问姐姐是……”

    姐姐?是我吗?

    沈蔓觉得叶尘的嘴够甜,心中泛起一抹少女般的狂跳,她抿嘴笑道,“哦,原来是这样,我叫沈蔓,是冰冰的保姆,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蔓姨。”

    “我觉得还是叫您蔓姐比较合适,这样既符合您的年纪,我又不用担心差了辈分被占便宜。”叶尘认真的道。

    沈蔓俏颜微红,默默的点了下头,随口问道,“冰冰去哪了?”

    “哦,她在楼上洗澡。”

    “那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们做饭。”沈蔓说完,径直走进了厨房。

    叶尘十分无趣,又继续走上了楼,这时二楼的客厅内正放着交响乐,欧阳大美人正在浴室泡着牛奶浴,品着七十年代产的高档红酒。

    欧阳冰一脸陶醉的欣赏的音乐,一边洗着自己柔美的身躯,百合的清香充斥着浴室,可是只要她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会浮现她与叶尘在车上的画面。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叶尘的存在,她以为他会听自己的话,会老实的在楼下待着。

    可叶尘是一头雄性的狼,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

    他就坐在浴室的门口,在香房里取了一瓶红酒,缓缓的品着美味。

    欧阳冰泡过澡之后,从浴缸里走了出来。

    透过粉色的半透明玻璃,叶尘边喝着红酒,边津津有味的欣赏着。

    欧阳冰出浴之后,一眼便看到了叶尘,他邪魅、深邃、更多的是无耻!

    “老婆!我也需要洗澡,要不咱们再洗一次?”

    “混蛋!”

    欧阳冰披着浴袍,喊了一声,下一刻,一件惊艳的事情发生了:或许是因为惊讶,她手一松,浴袍悄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