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六章:小鬼和责任
    “喂,你要干嘛?”复生赶忙拦在马尾少女前面,马尾少女一愣,不禁噗嗤一笑。随后说道:“你知道我要干嘛吗?却也拦住我。”

    “这个……额”复生无言以对,却见那观众渐渐看了过来,仿佛想看戏一般。弄得二人好不爽快,这时却见那刚才痛苦的少年夺路而去。

    马尾少女此时也顾不上,直接冲了上去。复生咬了咬牙,却也赶了上去,只留那王思珍在那美味阁里面对着一桌佳肴。

    那少年疯的跑走,使得二人紧追慢赶,终于在一个死胡同停了下来。三人此时气喘吁吁,那少年慢慢往后退,面色狰狞的看着二人。

    “不要太过分!”那少年发出了那刺耳的尖叫声,听得复生起了鸡皮疙瘩。

    “害本姑娘跑那么久,饭都没得吃,就这一条,就不可饶。”马尾少女迈出一步,手里捉着一个红色的小瓶子。

    “你先走开,待会我跟上。”马尾少女转过头命令道,复生一笑,看着马尾少女说道:“有什么好怕的,只不过是一只鬼罢了。”

    “唔!”马尾少女来了兴趣,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复生走近马尾少女,盯着她说道:“不是只有天师才知道鬼的存在的。是吧?林天师!”明亮的眼睛盯着马尾少女,使得马尾少女的脸不禁一红,有些错愕,而后又微笑道:“那你可不要怕喔,贱泥男!”

    “呀啊……”少年用那嘶哑的声音在吼叫,目光流露出厌恶和憎恨,化拳为爪,以很快的速度冲向复生,目标直指咽喉!

    复生一动不动,不曾逃跑,少年有些错愕,却突然咧嘴一笑。不到一秒,手就可以将那咽喉抓住,撕碎。

    此时复生左手快速一套,立马抓住少年硬邦的右手,指尖离那咽喉只差五厘米,就可血淋淋的快感,可少年的爪却也不近半分。

    少年错愕万分,内心恼怒,左脚一蹬,力气更上一分,眼看那爪已然到达,复生冷哼一声,左手借力往前一甩的同时,身体却已。少年不禁一个踉跄,身体却跌倒一般,而此时复生右拳一出,直中那少年腹部,少年惨叫一声,脸部早已扭曲一般。

    复生左手用力一推,那少年却也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喊叫阵阵。

    过程简单迅速,不到五秒的时间,少年却倒在地上,这让马尾少女惊愕不已,没想到这贱泥男的身手不错嘛。

    复生甩甩手,看着马尾少女说道:“怎么样?”脸上满是傲意,不显露一手,你还真把我当病猫啊,哼!

    “不赖嘛!”马尾少女戏谑一笑道:“可你对付的还是一个人啊,那他呢。你怎么对付!”

    复生双眼一愣,突然感到阵阵寒意,心里一疙瘩,却见那大笑的鬼魂近在眼前,复生大呼一声:“你个卑鄙……”

    话还没说完,却见复生哈哈大笑起来,脸上些许狰狞的看着马尾少女。

    马尾少女无奈摇一摇头,手从包里摸索着,摸出一枚古钱币,不爽的准备战斗。

    复生嘴角扬起,冷哼一声,顿时对马尾少女发起攻击。

    迎面而来的是右手快速正拳,马尾少女很轻巧的躲闪而过。却见复生左手瞬时挥起,直瞄脸部打去,马尾少女右手顺势一拉,同时一个肘击扑向复生脸部,速度之快使得复生赶忙做出防备,似对于脸部的攻击很怕似的……

    肘击的攻击让复生不禁倒退两步,稳了脚步后,复生啐了一口,捉摸着看着马尾少女。

    复生眼芒一闪,右脚突然将那小石块踢起,同时左脚一迈,攻击顿时展开,马尾少女弯腰躲过了石头的攻击,看见复生右拳呼啸而来,左手格挡住。而复生的左腿已猛然而至,马尾少女忙蹲了下来躲过了攻击。

    马尾少女一个右腿横扫,却也直直扫中复生的右腿,复生一个踉跄,眼看要倒了下来,马尾少女左手撑地,一用力本来想起身,却不曾想到复生直倒下来,直接将那马尾少女压在地上,马尾少女躲闪不及,右手被压住。

    马尾少女咬了咬牙,很是不爽,正准备将手臂抽出,却不曾想到胸脯一软……

    冷眼一瞄,却见那复生的右手结结实实的压在柔软的胸部上,整个人顿时感觉不好一下子黑线了!

    “啊……”马尾少女尖叫声响彻云霄……

    复生咬了咬牙,右手刚想借力离开。软软的,蛮好摸的,不禁轻柔了一下,却不曾想到内心突然一凉,赶忙起了身,远远的躲在一傍,奸笑连连!

    “你……啊……”

    “敢对姑奶奶那个……哈啊啊……你死定了!”那马尾少女顿时火冒冲天,两眼直狠狠地看着复生,似要把他吞了一般。

    复生看着前面的无名火,心底也是一个寒颤,可嘴巴却嚷嚷道:“如果你放我走,我自当不理会,可是如果不放,那可就……”复生淫笑连连,语气中的威胁却也不曾掩饰,马尾少女听到这话,眼睛依然冒火。

    “要我说,你……”复生依然在挑衅着,突然一惊,却见那马尾少女已到眼前,什么,怎么可能……

    “小鬼拳!”一个右拳如猛虎下山般直中复生的腹部,复生直接退后一步,直接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脸上的扭曲程度比之前少年还更强烈,冷汗直冒。

    复生强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前方,有愤恨,恼怒,更有些些泪花!心中的恼怒使得他想怒吼,却见一枚铜币击飞过来,还不待他反应,铜币上连着的红绳直接绕住了脖子,复生咬牙想挣脱,却无奈感觉动弹不得。

    马尾少女握着另一头的铜币,猛的一拉,却见那复生在痛苦挣扎着,可不过一会,复生却也倒在地上,而那铜币上你可以看到点点绿光。马尾少女拿着铜币努努道:“你完蛋了,我告诉你,你个小屁孩,哼。”

    “不要啊……”铜币发出嘶嚎,痛哭,他是真的怕了。

    马尾少女不爽的把他塞进一个小玻璃瓶内,拿起瓶子冷哼一声,想想却依然生气,肿么办捏,目光随意一扫,看见复生正要醒过来,突然笑了起来!

    复生从沉睡中醒来一般,刚一动身,却感觉出奇的痛,艰难的捂着肚子想要爬起来。双眼正想瞄瞄周围的情况,可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恼怒的马尾少女,再接着一个团东西扑了过来,不,是一个拳头!

    “啊……”

    美味阁内,思珍嘟着嘴,无聊的把玩着一个勺羹。无奈的微抬头看着窗外,一如既往来往的人群,煞是无聊。

    “小!”思珍正扫在窗外,突然耳傍却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她欣喜回头,和马尾少女来了个拥抱,不时东瞅瞅,西瞅瞅,担心道:“你没事吧,我刚才见你冲出去,怕像上次一般。”

    “我没事,不过某人可能就不好过了。”马尾少女捉着思珍的手,眼睛瞟了瞟后面,嘴角些许上扬。

    “嗯……你为何戴个墨镜?”思珍见到马尾少女后面不安的复生,问道。

    “没事,这天气毒,而且我喜欢墨镜。”复生不禁拿手扶了扶墨镜,昂扬的说道。

    那马尾少女突然在思珍耳边嘀咕了几句,思珍不时皱细眉,不时又微笑而开,不禁让复生心底磕了一下,很是不爽,更加无语的是后来思珍带有深意的看着他自己,不时笑了起来,让复生觉得面子丢大了!

    这是一个美好的饭局!

    警局内,安九灰溜溜的走在走廊中,郁闷得很。刚才被老娇骂了一顿,很是不爽,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想查下去,想还受害人一个清白。

    sky不禁嚷道:“怎么样,被骂了吧!”安九白了他一眼,哼道:“他就是个怕事佬,我要查这个案子,你要帮我。”语气里的硬性要求,使得sky哑口无言,走上前去硬气说道:“当然了!谁叫你是长官呢!”

    “这还差不多,走我们吃饭去。”安九心情高兴,拉着sky走出了警察局。

    两天后,安九和sky走在嘈杂的人群中,今天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铜锣湾。

    “滴东……”门铃在闹个不停……

    “来了,谁啊?”打开门的是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人打开了门,恍惚的眼神看着前方的二人,有些后怕,却因安九长得生猛了些,感觉泼油漆他最在行一般。

    “你们……找谁啊!”老人后退了半步问道。

    “不好意思,打搅了,大爷,我们两个是警察,找你有点事。”安九憨厚的说道,并且出示了警察证。

    那老人看了一眼说道:“喔,又是你们啊,这证我认得。”眼神恍惚的看向别处,枯了的老手捏了捏,却也握紧了。“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来干嘛?”老人越加冷言冷语。

    这一幕让二人心颤,竞不约而同的说道:“我们不一样。”说完,二人面面相觑,竞一时说不出话来。

    老人看向前方,似乎在遥望,又是在回想,嘴唇动了动,却也开口道:“那是9月12号,我往常的在家准备了一份精心的晚餐,我记得那是她生日,可是……”老人不禁抹了抹眼睛,低下头来不让二人看见。

    这场对话,又或者是倾诉,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老人扶着门回忆着,二人就站在门外静静的听着,一语不发,就只是在聆听,聆听彼岸的心声。

    “他们说疑点重重,又说犯案者已经逃到国外去了,最后的最后,什么都没有了……”老人沉默了,不再言语,多了些哽咽,多了些泪花。

    他们二人不曾说话,看着老人,思绪万分。

    “却也不是他们的的错,只是有时候的确超出了他们的范围。”sky不禁低语道,这话一出,安九和老人忙看着他,不解,疑问的表情赫然表现在脸上。

    “你们或者不信,但这世界的确存在着不一样的东西。”sky看着二人缓缓说道。

    “鬼……”

    老人一惊,差点摔倒在地,嘴里哆嗦道:“我的女儿啊,你为何如此苦命啊!”安九沉咬了咬牙,沉默不语。

    安慰好老人后,二人却匆匆离开。

    走在街上,踱步着,两个人就是静静地走着,不曾看对方,也不说话。

    安九突然停了下来,抿了抿嘴说道:“我不太希望你在人前说那种东西,这样显得警察很没本事。毕竟你我都是一名警察,不是吗?”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重案组的?”sky也停下脚步反问道。

    “三年前。”安九答道。

    “那你可记得为何会来这呢!”sky指着警察证。

    安九沉默了,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警察,惩恶除奸,即便他在特种兵的时候,也是如此想法。

    “不是你不相信,它就不存在,其实他比你想象的可怕得多。”sky走进说道,眼神里些些愤恨。

    “我……”安九对上sky的眼睛时,却也说不出话来了。

    sky突然却也安静下来,又向前走了起来。安九不语,跟了上去。

    “站住,小偷,抓小偷啊!”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惊到了众人,安九回望,却见到一名穿得斯文的男子冲了过来,手里拿着个包包,速度很快,后面追的是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妇女。

    “让开!”那男子直接冲了过来,推了一把安九,却也冲了过去。

    安九一个踉跄,呆呆地看着sky,好像在等待什么一般。sky说道:“还不追!”

    sky话刚说完,安九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很快,他就把小偷捉住,并且将包包还给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一个劲的道谢,一个劲的感激。安九一愣,看着sky,却也咧嘴一笑。

    夜晚12点,sky行走在通往佳和大厦的路上,与平时不同的是后背突然多了一个包。望着前方的大厦,此时此刻却黑了灯,凝望着前方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