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九章:袁不破
    “咔咔……”防盗门此时却发出刺耳的金属声,很是烦乱的打破了美好的氛围。那迟迟的未迈出的第二步此时却猛的收回,马尾少女满脸的疑惑和目光的忌惮。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进去喝杯水。”马尾少女乐呵呵的问道。

    红衣女子一听,却也久违的笑了:“可以,请进。”

    “敏儿,她……”那妇人忍不住打断道,“我知道,你放心就好。”红衣女子应道,接着又说道:“我想和这位姑娘谈谈,你进房间去吧!”妇人听了这话,些许放心的走进房间。

    马尾少女坐在沙发上,瞄了瞄整个房子的布局和摆设,三室一厅,家具倒也齐全,就是陈旧了些,好像很久没换一样。

    “来,喝杯茶吧!”红衣女子端出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递给了马尾少女。

    “我感觉还是喝水比较好,我不喜欢……”马尾少女刚想回绝,却见那红衣女子直递给她,马尾少女却也接了过来。

    红衣女子一直看着她,许久后开口道:“这茶有好些年没泡了,怕味道可能也不好了,你不要介意。”

    马尾少女被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弄晕了,捧起茶杯,轻轻吹了吹那热气,学着那古装剧的人轻抿了一下,倒也有些模样。

    “很不错诶,味道很好啊。”马尾少女嚷道,又不禁喝了几口,味道确实不错,一改她对于茶苦涩的看法。

    “那便好,我还怕你不喜。”红衣女子笑道。

    “这茶这么好喝,你真是心灵手巧啊!”马尾少女抿了一口说道。

    “敏儿不敢当,这茶还真是如当初的配方,可惜现在手不巧了,却也不如当初那般清香好喝了。”红衣女子抿了一口手中的茶,些些愁眉的说道。

    “你可以教我吗?我很喜欢。”马尾少女小心翼翼地问道,很是期待的眼神让得红衣女子不禁一怔,而后却也欣然答应:“好啊!”

    “太棒了!”

    一个看似偶然的相遇,一句简单的话语,如此看似随性的一切,似乎感觉不靠谱,但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缘便在此结下!

    茶,生于天地之间,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其中韵味十足,却不输那雪莲灵芝。故有品茶如人之一生,其中味道却也是文字不能表达得出来的。

    “你好似第一次饮茶,现在却要我教你泡茶,真是好生随性,但我喜欢。”红衣女子拂袖,左手拿起热水壶,轻倒与茶杯中,右手轻轻转摇,而后将水倒掉,如此这般将那茶壶和茶杯冲洗了两遍。

    “这般却可清洗下茶具,还待将它沥干。”红衣女子轻扣茶杯和茶壶,便站起身取来了一个秀着花纹的布袋,小心翼翼地端坐下来。

    “你可知此茶是什么?”红衣女子指着马尾少女手中的那紫砂茶杯问道。

    马尾少女看了看手中的茶杯,摇摇头直说道:“不知道,不过这茶杯好像古董一般。”

    红衣女子轻笑,说道:“你这性格却像我故人。”

    “你喜欢听故事吗?”红衣女子打开那布袋,一股清香赫然吮上心脾,其中还有淡淡的花香。

    马尾少女不禁吮吸一番,笑着俨然答应。

    红衣女子扬了扬头,心中思绪万分,似在回忆那久远的事,冥想了一会说道“……”

    战争,在人们的印象中,那就是一个地狱的代名词。为何称之为地狱,却有种种说法,不过却离不开一个词:绝望。对于生命的下一秒的绝望,对于生活的绝望,对于自己的绝望。对于一个有感情的人来说,却也真是如此。为何我喜欢用绝望这个词呢,我在想可能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太多的事情,在我走在战场上时,我看到了,倒下士兵的瞬间,他们内心的渴望,渴望活着,然而往往结果带来的是绝望;我也看到了行走于那腐烂的尸堆前的人们,他们泪眼汪汪,在寻找他们至亲至爱的人,然而却什么都找不到。

    行走在人世间,庸庸碌碌的行进着,我的内心曾几何时是崩溃到底,因为我经历了一场我难以忘怀的战争,我作为人的最后一场战争,也是我第一次我作为人们可以称为神的战争,那一次我两个至爱的人纷纷倒在我的面前,一个我相依为命的妹妹,一个我至爱的女人,岳银瓶!我永远不会忘记夜叉,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作为人的最后一刻!

    或许,我不应该作为一个人,……

    “踏踏……各位请注意,现在作为最后一个藏品——宋朝时期的缘棺。”巨大的声音在整间拍卖会上久久回响,震撼着所有人,同时整个会场传来阵阵惊奇声!

    同时这种震撼也在一个人心中回荡,已经好久没有这种购买的了,他轻轻的抬起了头,赫然是那最为知名的收藏家——袁不破!

    “等了800多年,却也让我现在等到了,真是讽刺。”袁不破低语冷笑道,而后又自嘲道“完颜不破,你说你得多差劲啊!”

    “或许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这缘棺吧。可是大家又可曾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呢?”半圆形的拍卖台上,一位正儿八经的中年人缓缓说道,眼里正视十分,遥望那拍卖的大款,眼底却露出些鄙视的眼神,不过也转瞬即逝。

    拍卖的大款们纷纷议论了起来,琢磨着,感觉好懂的样子,其实连半个都琢磨不出。突然一人喊道:“我却知道,此物乃宋朝时期的文物乃至更早,曾有传言南宋最后一位皇帝宋卫王曾经拥有过它,不过最后丞相陆秀夫负卫王投海自尽,之后却不了了之。”

    “看来宋先生做了很多的功课嘛!没错,它名为缘棺,顾名思意就是有缘人得之,传闻得之则可得到永恒的力量。”那负责拍卖的中年人昂扬的说道,感觉能够说出就是一种荣耀一般,很是威武。

    “可是这卫王是怎么回事啊?这也叫永恒的力量……”有人嗤笑不已,因为实在不可信,太假,怕蒙骗了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大家都嘻笑了起来,因为虽然感觉很是厉害,可也怕上当了,毕竟都是老手了。

    “这……其实众位的微词我们当然也想到了,不过它的价值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诸位信或者不信,却由你们,现在我们开始拍卖。一千万美金起底。”那中年人不慌不忙的说道,眼睛却也瞧也没瞧那众人,仿佛早已知晓一般。

    “这也太贵了吧……”

    “它感觉不会带来好运吧……”

    “不管了,我出一千万!”一个棒子说道。

    “好歹是一个古董,管它呢!我出一千五百万。”一个人却也傲世道。

    “我出一千七百万。”“那好像是十足的珍惜材料做成的,我出两千五百万。”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勇勇的喊道。顿时拍卖行鸦雀无声,大家惊到,不敢相信。

    “两千五百万,一次。两千五百万,第二次。”中年人悠哉悠哉的说道,一点也不着急。喊价的眼镜男也悠然自得,显然是很有把握,其他人却也安静下来了。

    “一口价五千万!”会场突然响起喊声,顿时会场乱成一锅粥。

    “安静!”中年男子喝到,因为话筒的缘故,大家却也顿时安静下来了。

    “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五千万,三次。当!恭喜这位先生获得此宝!”中年人口中喊道,手指向那会场上穿着一副很不是品味的人,而那人却正是袁不破!大家的焦点顿时集中到他身上,一副很是不解的样子,他有那么多钱嘛?

    袁不破却不理会,径直走开了。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耍帅也得看在哪里,哼!走着瞧!”那眼镜男很是不满的说道。

    晚上,一间酒店的门口。袁不破走在路上,准备乘搭飞机回到香港。

    “去机场!”袁不破拦下了一辆的士,一手提着一个小行李箱上了车。

    袁不破在车上眯着眼,窗外经过的一幕幕是由那红灯酒绿渐渐变成了那漆黑一片,只留下那亮点些些。

    “刹……”猛的下车,让袁不破醒了过来。他说道:“到了吗?带够人没有?”

    “你怎么知道?”那穿着黑衣的大个子大吃一惊,猛的下了车,一直盯着车上的袁不破!

    ……

    “嘟嘟……”手机的铃声突然在这空旷的黑夜里响起。袁不破松了松肩膀,看了看后面着火的奔驰和倒在地上的人,转头接过电话。

    “喂?请问你找谁?”袁不破戴上眼镜问道。

    “好久不见,完颜不破!”

    “确实好久不见,应该差不多有五年了吧!”袁不破听到这声音不禁一愣,眉头一挑,摆弄了一下眼镜,好似又有兴趣。

    “嗯,确实有五年了。想来你也好久没来喝茶了啊,所以想请你来一趟。”

    “喔,好,我也正想见见你!天逸先生!”袁不破整理一下着装,径直拿起钥匙走向出租车。

    “那老地方见!”

    黑夜里,一堆奔驰火在那摇曳着,然而却有些狰狞,仿佛在预兆着新的开始的篝火!晃的一闪,那明亮的两束灯光如两把利剑,刺穿了眼前的黑暗,或许他不知道他的一个简单的回答会结实那仅仅相处不到半年的友谊更加的深刻,他更加不知道前面未知的黑暗是如此让人恐惧,他知道的就只有——把车开往机场!

    缘再一次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