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十章:满山的桂花
    “古时,妖魔鬼怪,祸害百姓,弄得民不聊生,而后天神下凡,普度众生,将妖魔鬼怪祛除。奈何妖魔众多,天神在上天前,留下一滴心血,为能护百姓周全。而那一滴心血,却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红衣女子端起茶壶,缓缓说道。

    马尾少女正襟危坐的,很是认真的看着红衣女子泡茶的每一个步骤,想要学习这茶的方法,因为这着实是她喝过最好的茶,让人心脾俱新,清爽万分,心都安静下来了。听见那红衣女子的话语,也不禁更是认真听了起来。

    “原来马家是这样来的啊!”马尾少女惊呼,因为她从未听闻过,不过连马家的人都没见过的她,又怎么可能了解马家的历史呢!因此却更加好奇起来。

    “马家世代以誓杀将臣,守正辟邪为己任!这些我却也不用说,你自会知晓。”红衣女子整理一下桌面,继续说道:“马家传人一脉女子单传,传女不传男,而男人则作为传宗接代一般,豪无个性可言。这也是他们马家男人的悲哀。”

    “正是如此,马家男人冥冥之中注定不能大方异彩,一辈子碌碌无为,甘为那些贱女人的走狗!”说到这里,红衣女子不禁激动喊道,那仇恨的眼神让马尾少女一惊,十分不解。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来我们继续。”红衣女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做了一个揖表示歉意。而后,看了看那桌面上的茶壶,感觉已干,将其正了起来。手指磨砂着说道:“这壶是他在时常用的,现在却也人走茶凉。”

    “我不是在嘛,我来帮你热。”马尾少女似拿起热水壶,乐呵着说道。

    “不忙,让我来。”红衣女子又笑道,而后继续:“马家到了第三十三代传人,也就是马晶晶……”那眼眸的红芒一闪!

    ……

    三月的春风化雨,匆匆洒洒的给大地万物予以生机。平静的湖面泛起缕缕涟漪,犹如会心一笑而带起的细纹。湖面映衬着那古香古色的闲亭,朱红色的柱子抱着那黑色的瓦片,牌额上鲜然的三个赤字——了愿亭。精致的雕工不禁让人惊叹!

    “娘亲,妹妹要去哪啊?”一个肥嘟嘟的未满两岁男孩叫喊着,说话说得不是很顺,但依然可以理解,眼里充满疑问的看着华丽的女子。那女子眼里泛着些些泪花,抽搐了一下说道:“妹妹去姑婆家玩两天就回来了,你不要急啊!”说完,回头抹着脸上的泪水。

    “哥哥……呵哈哈哈……”马晶晶抱着的那小女孩硬是爬着肩头挥舞着小手臂,“要……哥哥……玩……”小女孩露出那稚嫩的笑容,很天真,很美。

    那小男孩却突然想跑着过去,却不禁一个跌列,幸亏那母亲眼疾手快,将他抱起。男孩满脸疑问的看着母亲,吐出几个字:“妹妹……想……”

    “姑婆……”那女子不禁喊道。

    “不要再喊了,我会照顾好的!”说完,马晶晶进了马车,迎着那红阳缓缓的行进着。

    “娘亲,不哭。”小家伙看着那女子泪花泛滥,哽咽的说道。

    一仆人走了过来,刚将那男孩抱起,那女子喃喃自语:“芯儿……芯儿……”望着那远去的方向,竟晕倒在地上……

    十五年后……

    “靖儿,今日冬寒,你可多加一件衣服,免得冻伤了!”一名妇人吩咐着,手里不忘提那皮衣过来,给那束发少年披了上去,巧手系上那绳子。

    “娘,孩儿知道了。我现在只不过去那了愿湖与几位兄台见面而已,你不要担心。”那少年笑道。

    “呼呼……”呼啸而过的寒风,将那干枯的槐树叶带到天空飞舞,不过一会,那晶莹洁白的雪花从仙境飘下,很轻柔的覆盖在槐树叶上,一片,两片……世界就染成了一片雪白,纯净如初!

    雪不是很大,挥挥洒洒的在黑色的瓦片上玩耍,轻拍着瓦片,感受到些些温暖,又化成了水,不过又一会又成了小冰屑一般,玩得甚是开心。和那瓦片下的笑语相得益彰!

    “今日我等相聚与此,赏此了愿湖美景。不如温壶酒来助兴如何?”一名刚束发的少年嚷道,脸上的稚气十足,却昂扬个脸,那眸子却些些狡黠。

    众人闻言,却不禁哈哈大笑。一个看起来略大的少年说道:“你嘴馋了啊!”那刚束发的少年一听,耳根子都红了,可嘴上却连连说道:“不是啦!”众人一见,却笑得更加。

    马靖笑道:“小杰刚束完发,可能这酒都不曾碰过,今日却也带上你,饮上一杯,你觉得如何?”

    “真的,太好了。”那束发少年不禁站了起来,满脸的高兴。

    “哈哈哈,你看他这个馋猫!”另一少年说道,眼里满是笑意。

    “阿福,将那带来的酒温上几壶,为大家助助兴。”马靖吩咐身旁的仆人说道。

    一个圆桌,四个少年围桌而坐。傍边各放着一个火炉,里面是那黑石在发红发热。

    “如此美景,着实让人心旷神怡啊!”开口的是先前笑那束发少年的人,名为董卿。那青眸望着那已然节上冰的湖面,看着那纷纷扰扰的雪花融入湖面。不禁嚷起:“纷纷扬扬扬柳絮,皎皎洁洁洁玉轮。”

    众人一听,心中不免也展生些情意。这词引起大家的兴趣,名为刘玄彬的少年站了起来,走向亭傍,轻摇拇指说道:“轻雪飘飞染红柱,落雪摇坠展绿颜。”

    那束发少年不禁嘟嘴,眼睛瞄阿瞄,突然一笑,说道:“了愿湖面生美景,了愿亭内饮美酒。”

    “你……这家伙!”众人不禁无语,不过却也哈哈笑道,正因为这家伙直爽,才交的朋友。

    “好好,喝,瞧你那样!”董卿接过了那温酒,摆在桌上。

    刘玄彬却止住他说道:“靖兄还没来呢!”

    马靖看着众人,却也站起身,双手放在背后,看着这雪白的大地,说道:“银装素裹……”他一怔,看着湖对面的木道,看着,看着,那眼神却更为炽热。双手扶着那木栏,身体猛的前倾,想要将那木道看清楚,与其说木道,不如说是那木道上的一个白色倩影,雪白的皮衣,白色的帽子,仿佛和周围的情景融合一般,可是在那只剩下白的世界里,却能看见那一脸红晕,和这辈子他都不会忘掉的微笑!

    他的心突然在这时蹦蹦的跳,如寒冷中的一团火焰在燃烧!

    他们不知道,在这一刻,早已注定!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相遇,就像书中所言的一见钟情。”红衣女子面泛桃花,嘴角微微上扬,芊芊玉手撩着那一缕秀发。

    “好美喔!”马尾少女不禁一动,扬起笑脸看着红衣女子。不禁有些小激动:“继续讲啊!”红衣女子一听有人夸赞,那脸红得不一般,赶忙低下头去,双手又开始摆弄茶壶。

    “这茶名为桂茶,之所以叫桂茶,却也是有原因的。”红衣女子将茶叶放入茶壶中,深情款款。

    ……

    警察局内,发出阵阵吼叫声和打砸声,让人心疑。画面转到警察局内,只见一片狼藉,资料,水杯和其他东西散落在地上,安九瞪大了那牛一般的眼睛,双手握拳,咬牙说道:“谁也不许去!”众人一惊,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半点声音都没有。许久,老娇冷哼道:“你过分了,阿九,你到底还想不想干!”面部不禁扭曲起来,眼睛一大一小的看着安九,咬牙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到。

    “就算我不干,我也不会让他们去!”安九丝毫不让。

    “你可别忘了是谁让你当上这个位置!”老娇不顾形象的喊道,扒拉着个脸说道:“明天你不用来了。”

    众人一听,却更加安静。安九依然说道:“我不想让他们白白送死。”

    老娇一愣,有点哑然,但很快沉声道:“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sky,你带队!”老娇瞪着安九,说完转身走向办公室。

    “我不许你们去!”sky却也冷声说道,顿时全场发出惊讶声,因为这几年下来,sky可以说是唯命是从。老娇更是自接站在原地,缓缓说道:“你也给我滚!”

    “全员准备,我带队,目标佳和大厦。”老娇说完,径直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顶你个肺啊,一想起那老娇,我就恨不得打他个稀巴烂。”安九右拳猛的咋了一下墙壁,目光如炬。

    sky走在略微前面,低头低语道:“我突然想起了他们,现在终于明白当时毛长官的无奈。”

    安九没注意到,却也嘴里不饶人,问候一下老娇的祖宗。“我们要不要也去!”安九低问了一句。

    “一定得去,要不然五年前的惨案一定会重演。”sky冷语道,五年前的太多事情让他改变了很多,变得不再鲁莽,更能从大局来看。

    “走,去准备一下。”sky和安九径直去了≈gt;  “桂茶,顾名思义却是南方那桂花,仲秋时节,丛桂怒放,实属一佳景。南方也有名为桂花茶的茶,但这桂茶却和它不同,手法上做了一点改变。”红衣女子轻摇茶壶,好让那茶与水更加混合浓郁。

    “不知道你喜欢那桂花吗?”红衣女子轻嗅荷包,眼睛微微眯起。

    “喜欢,因为和老头子一起住,所以喜欢那满山的桂花,很美!”马尾少女欣喜的说道,这桂花算是陪伴了她的童年,很是美好。

    “满山的桂花!”红衣女子不禁仰头想象,又说道:“那一定是很美好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