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二十章:斗法
    “这是怎么回事啊?”大门处,另一个警察无计可施,恶狠狠的看着前方,连子弹对那无形的墙壁也没用,这下着实难住了众人。

    复生不禁低喊:“可恶!”越是难以破除的结界就表明施法人的狠辣,恐怕凶多吉少啊,越是这样想,他就越担心,那手就不停的锤着那结界!

    该怎么办才好,电话又打不通,里面的人可能都会……大家的心都沉了下来,一脸茫然,眼神复杂,不知接下来怎么办!

    有形,无形……施法……复生的脑子突然一闪光,一脸欣喜的拨开手机。

    “这么近,还打什么电话啊?”略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复生高兴的回过头,看着那一脸不屑的看着手机的马尾少女。

    sky和安九已然迈向4楼,刚一入眼,却是满脸惊愕,不敢相信。4楼,满走廊的白布,纵横交错,纷乱复杂,缭绕着。

    5楼501内,红衣女子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每一次当她闭上双眼的时候,脑海中那些久远的画面如同树叶突然在湖面飘起,越是想压制,那画面的清晰感越是强烈,仿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画面开始转回到久远的年间!

    “镇上好像突然出现了一只恶灵!”

    “晚上不要一个人外出,免得遇到就不好了!”

    “嗯嗯……”

    “没想到一直和平的这里也会有这种事!”何远远眉头轻蹙,绣口微泯,玉手一放,那帘子便掩上。

    “不用惊!有我在,什么妖魔鬼怪都近不了你的身的!”话毕,马语芯那邪恶的双手扑向何远远,挠起痒来:“要近身也得我先才行,哼哼!”

    “哈哈……不要……闹,待会还得去见伯母呢!”何远远招架不住,忙求饶起来。

    “现在不多挠,以后没得挠啦!人家可是要当大少奶奶的人咯。”马语芯接连不断的攻击,使得那马车里传来娇笑连连,很是悦耳,弄得前方马车里坐的马靖却不安起来,心里激动了些。

    “入了别人家门,你以后要好好照顾他,做好你的本分。当然了,也不要累了自己,你的身体……如果他不好照顾你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他。”马语芯轻撩着何远远的一缕秀发,那明眸温柔的看着她,少顷,马语芯捏起了何远远的脸蛋,叮嘱道:“你知道没有!”

    何远远傻愣愣的点了点头,玉手突然一挠,那马语芯却也受不住,而那何远远趁势而入,继续攻击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姐姐了啊,啊喝……”

    许久,二人却不禁正襟危坐,彼此看了看,那何远远低语道:“你真的要走?”

    “嗯!”

    “什么时候?”

    “当然是喝了你的喜酒之后啦!”

    “哦!”何远远羞赧,红着脸。

    马车里,二人的手牵了起来,彼此轻捏了一下,看一下是不是彼此,看一下刚才的话语是真的吗?依然还是那个朝夕相处的丫头,那话语也依然真真实实的存在过,那么接下来的便是珍惜了吧,这段一见如故的友情……

    “母亲,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何将军的千金何远远小姐,旁边这一位便是毛雨!”马靖明显激动着说道,心情有些急切。

    那穿戴华丽的妇人对着何远远抱以点头微笑,目光转到马语芯,内心确是一动,步伐不禁向前了一步,盯着马语芯,认真的端详起来,那原本不是很清亮的眼神,却突然仿佛闪了光一般。

    许久,妇人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起来。

    一切都已经开始知晓!

    镇外,一辆马车缓缓驶入。

    马晶晶坐在车里低语道:“终究还是回来了啊!”

    画面转回到现在,佳和大厦明明在烈日下屹立,可当众人想看清它的存在时,却感觉黑雾掩住了眼睛,看不清里面的东西,更加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危险!

    “下次你得陪我去逛街才行,你付钱!”马尾少女愤愤的关上手机,塞进包里。马尾少女轻呼吸,捋了捋有些湿的秀发。此时的她香汗淋漓,白色的短袖已然有些湿透,直站着,随着轻呼吸,胸前的玉峰随着上下颤了颤,再加上香汗的打湿,衣服已然粘在了身上,更显春光一片。

    似乎感觉到不舒服,马尾少女立喝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那手作勾状,恶狠狠的指向复生,复生也不知心虚什么的,忙转过头去,心里有些后怕。

    “还有你们……哼”那些警察只能无奈的走到旁边。

    马尾少女走向结界,目光凝重的看着整栋大厦,低语道:“好重的怨气!”

    “先前明明没有,不会是她吧……”马尾少女有些怀疑,不再继续想下去。伸手敲了敲那结界,很硬,而且这么大的面积显然施法人很是厉害,应该不是她!

    马尾少女摸着那结界,来回走了几步,低语道:“还好这结界我认识,要不然破除起来,怕是不知费多少劲!”

    “怎么样?”复生焦急的看着他,眼睛有些慌乱。马尾少女看着他说道:“破是可以破,不过怕花些时间!”

    “那就快点吧!”看着复生眼里的期待,马尾少女瘪了瘪嘴说道:“这下,连伙食费都没了……”

    话语很轻,复生却是听不到,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大厦,你们可不要出事啊……

    望眼一看,白色如大海的滚滚白浪般冲击过来,充斥着整个眼球。黝黑的四楼的灯早已熄灭,借着破碎的窗户透着的光线,你可以看到白色在游动,恍如在海洋一般。

    二人愕然,不曾看到,也不曾想象。整个4楼,剩下的就是白色,当然还有被白绫那紧紧包裹着的众位警察。

    安九有些茫然的看着sky,左手捏着那刀,等待sky的行动。

    sky目光一扫,除了白色就是白色,很是无奈,伸手一抓那白绫,白绫竟如鲶鱼一般不停的抖动,想要挣脱而开。sky面色一沉,思道:倘若那女的还在操控,我怕连我都挣不脱这白绫的束缚。

    “安九待会小心点,不要离我太远!”sky盯着前方,提醒道。“嗯。”这语句底气很是不足,来了不到一个小时,安九的世界观可以说是真正的颠覆,你能想象得到会发射音波的娃娃、只要一睁眼,陷入游戏的人就会毙命,空气会短暂的凝固,到如今纷飞的白绫,一切的一切都改变了……

    安九看着sky,很高,但略显消瘦的身影,内心觉得有些陌生,但依然是这么熟悉。嘴角微微一扬,心却安了起来。

    sky眉头紧锁,此时此刻,随着和服女子迈出大厦的一瞬间,整个4楼也随着安静下来,原本游动的白绫此时如心碎一般,全然安静了下来,再也不游动,白绫全部落在了地上,当然还有那些被绑的警员们!

    二人不约而同的冲向那木乃伊一般,sky半跪在地上,双手快速的行动,一层一层的把白绫扯走,如同剥开一个橘子一般。

    “啊啊……呼呼……”

    “没事吧!”sky紧张的问道。

    “呃……就是有点晕。”那警员捂着脑袋说道,根本还没张开眼睛。“嗯!”sky迅速走向另一个木乃伊!

    “咳咳……真没想到竟然是你!”老娇松了松头部,眼睛微眯着,原本刚一接触的眼神,确是躲开,而后无言的看着sky。sky也不理他,径直的走向下一个木乃伊。

    “怎么样?大家没事吧!”安九聚合了众人,询问他们的情况。众人一见,心里的暖意流淌,纷纷点头示意。

    “安sir,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的!”小贺激动道。

    “你们没事就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出去再说。”安九内心感觉不好,想先撤出去。

    “走!快点!”sky不禁大喊道。

    众人一惊,惧意上升。一听这话,目光纷纷扫向楼梯口,直接蹬腿就跑。

    “想走,没那么容易!”不知何时传来一阵冷哼一声。

    忽然之间,4楼的风好像开始刮了起来,白绫开始纷飞,纷乱再次开启……

    凌厉的风在四楼呼啸着,白绫泳动,一根,两根……层层叠起,一个白球。一抹白色染黑眸,sky闷声将众人赶至身后,双手一动,飘舞的符纸围绕着众人而动,sky左手食指一咬,轻轻一按在那符纸上,口中咒语不断,左手一收,大喝一声:“地结六十四阵!”

    随着sky的大喝,六十四张符瞬间结成一个正方体,每一张都闪射着金光,一眨眼间,符纸纷纷消失,呈现的是一个略显金色的正方体,将众人护在里面。

    sky眼眸一动,双脚八字站立,左手一粘符纸,一震,符纸飘在眼前,双手快速结印,低喊:“火神祝融借法,火海!”

    于此同时一个“攻”在耳边回荡!双方同时结好印,展开猛烈攻势!

    原本围着的白绫随着一声令下,如万箭齐发一般,冲向sky和众人,仿佛要把他们射穿一般。sky左脚往后一迈,顿时空中火焰燃起,呈现成一个盾状,将sky围住。“呼……”“嘶嘶……”火焰熊熊燃烧,由白绫缠绕与火焰的接触,发出“嘶嘶”的声音越来越多,激烈的碰撞和较量,灰烬冉冉升空,四处飘散。

    sky此时此刻满头大汗,在火焰的映射下,他的凌厉的脸庞却显得那么的火热,那么的刚毅。红色的汗水滴落下来的一瞬间,那白绫犹如冲破屏障的野兽一般,前端依然带着火焰,死死的冲向sky,sky目光一收,左手一晃,瞬间抓住了白绫,右手一转,猛地一指,冷哼一声:“扩!”

    原本熊熊的火焰更旺了起来,一股热的气浪瞬间将前来的白绫消失殆尽,紧接着空气一震,火焰仿若一瞬间一样,往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与那白绫纷纷接触,红色此时此刻,显得更红,已然不是单纯的红了,那一片火海……

    然而白绫却犹如滔滔江水一般,卷土重来,几十根未染的白绫瞄头都冲向sky。sky目光一扫,右手掐符纸,一甩:“风神箕伯借法,震!”空气猛的一震,犹如一个强大的气场散发开来,白绫瞬间不受控制,直接倒飞而去,洒落在地上。

    sky蹬蹬的冲了过去,速度很快,想由被动转为主动,改变局势。那白绫一摇,如蟒蛇般撕咬而来,sky的步伐很快,接连躲过了那白绫的攻击。听着那白绫抽打空气的声音,待在结界里的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焦急得看着。

    sky目光炯炯,右脚一换,跑向了一个狭小的走廊。左手猛的一扔,那纷飞的符纸瞬间成了一个个光幕,阻挡着白绫的攻势。“嗖嗖……”白绫瞬间挤满了走廊,想要把sky吞噬。“你倒小看我!”说时,sky正立,右手摸出一张黑符,鲜血一挥在黑符上,嘴里念念有词,那黑符顿时呈现红色的六角芒阵,红光不断闪耀,红色的灵力顿时碰发开来,sky左手一指,斥道:“六芒火离阵!”

    顿时,整个走廊都出现红光,一时“嘭”

    的一声,火焰瞬间迸发出来,如火龙一般冲了过去,席卷整个走廊,将原本白绫争先恐后的扑飞统统吞噬,如鲨鱼遇到那些成群的小鱼一般,丝毫不留。

    “怎么可能?”阿福不禁惊讶,看着那白绫燃烧殆尽,内心确是不敢相信。

    “将阵法短暂性的融入符纸中,难度之大,恐怕我都做不出。再加上以自己灵力为引方可牵出符纸中的灵力,加以阵法进行攻势,威力倍增!”原本在假寐的白衣男子确是突然醒来,见到眼前的一幕,震惊不已,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许久之后,眼睛一闪,却也立马分析了出来。

    “有趣!什么时候马家出了这么个有才的孩子!连我都自愧不如。可惜远儿说过他不是真正马家的人,想必他背后有高手相助!”白衣男子喃喃自语,认真分析着,却也是被他猜中。

    “阿福不是他对手!”白衣男子纤细的手指挺着下颚,侧眼望去,那明眸淡显着一份邪念和执着,尖顶的鼻子微微扬起,淡淡的嘴唇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如同配合这周围景象一般,显得更加妖魅邪力。一身白色西装,黑唛修身西服肩宽略短,显得男子肩部流畅的线条和修长,与那白皙的肌肤想辉映,更衬托出男子的妖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