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二十五章:袁不破带来的收尾
    “呼呼呼……你放开我!”马尾少女甩开了红衣女子的手,一脸不爽的看着红衣女子大吼道:“你可知道你这样做他会死!”

    马尾少女冷冷的看着前方有些愣住的红衣女子,二话不说,脚步大迈,奔着白衣男子的踪迹追去。

    “那你可知道你这样做,可是会死人的。你会何又回来,就为了这毫不相干的人,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红衣女子一挥红袖,面色冷静的迈出玉足,坚定的说道:“我只想让你好好活着,即使他也不行!”

    柳眉微皱,明亮的眼眸闪现出了一丝蓝芒一般,就如那时那刻的天空蓝,清澈动人,让人精神一震。红衣女子薄薄的嘴唇一动:“前世今生,真的有吗?我不懂,相见那一刻,你我便缘分未了,我要守护你!”那种清明和执着,再一次显化而来,距离上一次的执着,已经过了很久了,第一次的那一份执着一直深深的刻在她的心里,从未后悔……

    阴暗的3楼走廊此时的灯光早已毁坏,墙壁上刻在那锈迹斑斑的时间痕迹。黑暗中你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白衣男子如一尘不染一般伫立在那,手上拖着一个人,他恶狠狠地摔下那人。面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很是阴沉的气氛突然显化出一种邪恶的力量。

    摸着那墙上一层的灰尘,sky手指动了动,本想松开,可手臂突然一震,手指一松,灰尘重新幻化成灰尘,在空中飞舞。“咳咳……”sky不禁咳出声来,疼痛感刺激着神经大脑,让他很是难受。右肩膀的再次被冲击使得sky不禁咬牙,瞪着眼前的白衣男子,眼神虽狠,但却无济于事。

    白衣男子慢慢走了过来,手从裤袋中拿出,随着出来的还有一颗黑色的石头,石头不大,约半个手掌,原本曾现一个椭圆形,可是却缺了一个角,有些不完美。sky看清了那石头,心中不禁一震,想到这石头的不凡,却不曾想到与他有关。白衣男子走近,冷冷的问道:“这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

    sky轻看一眼,低头却不理会他。白衣男子嘴角一动,直接一脚踢向sky的腹部:“你说还是不说?”

    “我不知道!”sky捂着腹部,苦水感觉都要从喉咙里吐出,表情痛苦的应道。

    “你……”白衣男子此时也不顾形象狠狠地踢了几脚,咬牙道:“切莫说你是半个马家传人,就是真正的马家人来了,我也不惧,你到底说不说!”说完,那力道又上了几分,踢得sky直得捂着头部,闷声咬牙抵抗。

    “呼呼……”白衣男子沉着脸,抓紧了手中的石头,看着狼狈的sky,脑中突然一闪:“我看过你的战斗,很不错,很能掌握的控制自己的灵力,并且还会点小聪明。你手中的那种黑色的符纸是一个很强力的武器,恐怕不是你能做得出来的,一定有高人帮你。”

    “而且当初我在那里设置的禁忌,恐怕少有人能打开,更加不可能是你,我猜测你有一位很厉害的师父!”白衣男子将心中的猜测全部说出,手指一动,石头微微向上抛出,好像在等待sky的回答。sky不禁有些错愕,特别是他听到后一段话,有些佩服于白衣男子的猜测,很显然是正确的。

    铁板神算的楼阁中,天逸先生拨了电话说道:“小敏,帮忙来一杯咖啡!”“好的,天逸先生!”

    天逸先生挂了电话,站了起身,将阳台的窗帘拉开,那一缕阳光急匆匆跑进来玩耍,天逸左手微挡阳光,笑道:“别人都称你为天才,当年你做的局,我却要让它了结,也算是我当初的补偿!”

    “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你师父的名字吧!”白衣男子将手中的黑石放回口袋,弯下身子问道。

    sky不曾理会,白衣男子笑了笑站起身说道:“这块黑石一点作用都没有,但对于我意义却重大十分,千分,也正是这样,我才没有急着杀死你的同伴!这样这石头却保了他一命!”白衣男子指了指昏迷的安九,继续说道:“黑石一点作用都没有,可是为什么他还要给你呢!你聪明,应该明白!”

    sky沉声不说话,抬起头看了白衣男子,表情凝重,但更多的是错愕。突然回想起拿到黑石的半年前,自己的迷惑,而今却有些清明,但随着而来却是更多的疑惑涌了上来,嘴巴抿了抿,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白衣男子将sky的行为一一纳入眼睛,笑道:“你明白,可你又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你师父设的局,你踏了进来!”白衣男子的眼神很狂热,激动的说道,那笑着的嘴脸却是让人感觉如此的激进!

    “那么你毕将死得很惨,只要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可以放过你二人!”白衣男子眉头放松,脸部的笑容是那么和蔼可亲。

    sky沉默不语,低着头,内心思绪万分,许久,抬起头说道:“你动手吧,你一动手,就永远别想得到你的东西,我敢肯定!”

    “你……”白衣男子右手掐住了sky的脖子,眼芒一闪而过,突然左手使力往后一推,袖子下的符纸一飞,顿时化为一个光幕,将偷袭而来的铜币纷纷挡下。

    白衣男子右手一松,不耐烦的说道:“刚才远儿将你带走,我就觉得你二人之前的见面有些蹊跷,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远儿如何?”白衣男子回过头问道。

    “她没事,不过你嘛!”马尾少女眼神一动,双手本想一挥,却发现已然被那红绫缠住,动弹不得。当即恼怒回过头,只见红衣女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里的温柔很是明显,不禁一怔。

    “我不许你动她!”红衣女子大步流星的经过林珊珊,面色冰冷说道,语气里不仅仅是那冷傲,更有那份霸气。

    白衣男子直视着她,片刻,直扭头看到一傍:“你把她带走,不要让她再进来!”

    “快点放开本姑娘,快点,我要你一决死斗!啊啊啊”马尾少女尖叫连连,很是不爽,最近没怎么使力过,让她心烦意燥,没办法,现在这年头,怎么感觉一只坏鬼都没有。

    白衣男子盯着sky:“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右手再次一动,死死的摁住了sky,眼里已然有了杀意。

    “感觉就像看话剧一样!”原本安静的三楼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有磁性声音。众人心神一收,目光瞬间往周围望去,却不见踪影。

    “不用找了,我不是在这嘛!”袁不破穿着一身黄色的运动服,手拿着一个网球拍,从那黑暗的墙角处走了过来。众人目光炯炯,盯着红衣女子后方的略显精神不振的中年人。

    红衣女子拉着林珊珊走到一傍,一直盯着眼前的中年人,她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恐惧感,但表面上却依然那么冷清。袁不破走了上前:“刚打了一会网球,没出汗,所以过来想出一下汗。”眼睛看着白衣男子,确是自说自话。

    白衣男子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看着袁不破,右手的袖子的符纸已然落到手中,脚步刚想一动,却愣愣的挺住了。只见袁不破已然到了sky面前,网球拍碰了碰sky的手,打量了一下说道:“去趟医院就好了吧,喂那边的那位绑着马尾的姑娘,待会麻烦你送他们两个去医院。”

    sky怔怔的看着袁不破:“你……”

    “天逸先生叫我来的。”袁不破答道。一听这回答,sky略点头示意。

    “他没叫我对付你,你走吧!”袁不破经过白衣男子时,淡淡的说道。说完,袁不破径直走向红衣女子,看了两眼说道:“放了她!”

    红衣女子一听这话,一咬牙,手一招,却是冷冷的走开了。

    白衣男子咬牙,不想离开。袁不破瞄了他一眼,走向黑暗处时说道:“之后我不理会你们的事,你们的恩怨,他自己会解决。”说完,径直的找了楼梯下楼去了。

    白衣男子一听这话,好像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就咬了咬牙,也径直的上了楼去。三楼顿时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