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三十一章:惨死
    沙哑男鼻子一皱,一巴掌往那黄发男子的头部打去,骂道:“还不是你个傻子,色心大发,那个疯婆娘的屁股,你也敢摸,啊!你个傻子!”说完,又恨不得又补了一掌,直啪啪响。

    黄发男子护着头部,嘀咕道:“凶什么凶,这不是没摸着嘛!”这话一出,那沙哑男气不打一处来:“还说,叫你还说!还好没摸到,要是摸着了,妈的,你连命都没了,你个傻子!”内心却是对那马尾少女忌惮得很,原本他们想再一次进攻的,没想到刚到后门口,就被那马尾少女看见,这下子又是大打出手,结果他们不敌,还是败了!败了,只能逃啊,结果他们又太自信于他们的逃跑功能,黄发男子作死,跑的时候,还想动手动脚,结果……哼哼

    黄发男子缩着个头,心里不顺,猛然站起喝道:“你还打!”二人的目光更是在空中停了三秒,沙哑男却也是站了起来,往他的头部扇去:“妈的,你再给我装!装!”

    “啊啊啊……”黄发男子大声喊道,不爽的看着沙哑男,那沙哑男四处瞄了瞄,见四下无人,心头更甚,直接往那黄发男子锤了开来,直打得那黄发男子尖叫连连。

    “啊啊……不要打我了,我已经被那婆娘正手一巴掌,反手又一巴掌了……我……”黄发男子求饶道,内心却是苦不堪言。

    “哼……”沙哑男一听这话,心头一静,交叉个手,不曾理他。

    黄发男子揉了揉那嘴部,假装淡定道:“那家里怎么办,警察会查的!”

    沙哑男盯着远处黑暗中的树,咧嘴一笑答道:“不用担心,老三已经在处理了,而且还会处理得很好!”

    “那就好!”黄发男子笑了笑,虽然脸还是有些肿,但并不影响他迷人的微笑。

    “我们去喝一杯吧,听说那里又来了新货!”黄发男子笑道。

    “带纸了吗?”沙哑男抬着眸子问道,笑容可掬。

    “没带!”黄发男子皱眉道。

    “那你还说……”沙哑男白了他一眼。

    “怕什么,不是带钱了嘛!”黄发男子拍了拍口袋中的钱。

    “走吧,这夜还是那么美!”沙哑男说道。

    “喂喂喂,你可够了,我不想听你吟诗……装……什么来着……没错,装豆子!”黄发男子捂住耳朵道。

    “那你是不懂它的美……”

    “可你的却是丑的……”

    “别跑!”

    ……

    夜还是那么安静,起码在熟睡的人心目中,就是如此!

    另一边,杜迪的车却是更快,可那电话却是一直嘀嘀个不停,始终没人接。杜迪眉心都暗了下来,手机往旁边一扔,咬紧了牙关,脚一踩,速度更快了!

    十字街道,一个交警驾驶着摩的缓缓行驶着,心头正是一好,却见一辆车飞驰而过,直闯了红灯,差点撞上了另一辆宝马车,交警一惊,赶忙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

    “你以加速违规,请立即停将车停下!”杜迪眉头一皱,速度不减,方向盘紧紧握在了手中。

    交警却是嘀咕道:“又是哪个浪头!还敢嚣张,抓住你后,还不狠狠罚你!”说完,手一扭,速度更甚。

    夜总是那么安静,时不时传来风与那树叶嘻笑的声音,让人安静,也让人心凉,然而主要的是人的心发生了变化。

    “煞……呼……”车狠狠给马路留下了一些痕迹,是路的无奈,还是那车的概然。

    “碰……”巨大的关门声好像吓到了那风与树叶儿,此时却是万籁俱寂。杜迪手一狠,枪握得更紧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6层的楼房,在迷惘的夜里,你似乎看不清它的顶部,只依稀看得那破烂不堪的窗户和那微掩的门,那门是很正常的铁门户,斑驳锈迹,泛着一股血腥味,悠然的传了出来。

    光站在远处,你都能闻到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在这一刻你好像身临其境一般,恍然进了那般若地狱,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头罢了,还未入,还未见,一种深痛的感觉已经漫到了心头,在那一刻,他的眼角已然泛着泪花,一直在打转,一直在坚韧。

    杜迪刚想要迈出一步,后面突然传来了了摩的的响声,那交警神气牛牛又愤恨的喊道:“别跑!”

    杜迪好像听不到声音一般,拖着身体往前走,义无反顾。

    “喂,还跑,快站住!”交警在后面大喊着,匆忙跑了上来。

    杜迪看着那黑色的锈迹斑斑,黑色的眼眸好像红了,那枪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杜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交警一见那枪掉在地上,心里没了底,咽了口水,紧盯着前方。

    许久,杜迪惨笑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当场摔在了地上,享年39岁。

    白天,一则新闻纷纷扬扬的在社会上疯传而来:21名警察与匪徒作战,中了匪徒奸计,不幸牺牲死状惨不忍睹。各界人士纷纷发文哀悼,谴责匪徒的残忍,呼吁一定要判处死刑。顿时社会一片呼吁和平,呼吁安宁的号召,报纸,电视,互联网随时随地见到类似的新闻。

    过了一日,新闻已经传遍整个香港,甚至传到了外地。电视上,是那挂着泪的周sir挺着个肚子在哀悼,在痛哀,旁边依然站着一个人:李斯文。

    又过了一日,事件依然沸沸扬扬。晚上9点,waitgbar内,sky站在吧台前,凝望着左边的电视机,看着里面播报的新闻,越看眉头越紧。当他知道这一事件时,他已然惊愕万分,两日来不断搜索着新闻,一看都是这个,内心不禁感叹。他看着电视,低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事情变得越来越坏!”

    “sky,我找到了!”随着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阵声音如风而来,震惊了众人。sky一听,立回道:“在哪?”说时,脚步也跟了上去。

    sky脚步没迈几步,就见到那急呼呼的安九扯着个人冲了过来,那架势,好像绑架人一样,怕他跑了。

    “怎么样?他是?”sky指着安九拖进来的人问道。

    安九高兴道:“来,你自己说说。”

    那人缓了口气,看着sky,疑问道:“可是施崇佳施警官?”

    sky有点摸不着头脑答道:“是!”

    那人心情一欢,激动道:“你真的是!我求求你,一定要为我们杜警官还有20名兄弟报仇啊!我求你了。”那人情绪一激动,双手抓住了sky的肩膀,剧烈的摇晃,摇着摇着,一个大男人突然掩面而泣,内心的悲痛可想而知。

    sky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正声道:“会的,一定会的!”

    waitgbar里,客人不是很多,小白无聊的弹起了钢琴,那一个个优美的音符在扬着激情的空中飞舞着,让人们很是耳目一新,心情愉悦。角落里,sky眉头好像随着音符的飞舞而抖动着,最后那眉额缓了开来,经过那人的讲述,他已然大致了解,看着对面憔悴的警员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已经大致明白了整个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我的承诺。”

    安九目送着那名警员离开,再次坐了下来:“怎么样?你知道了什么了吧!”

    sky不禁白了一眼道:“你还记得,当初在佳和大厦里救你的女生吗?刚才他说的那位就是她了,不过为什么她也牵扯到这件事里来了呢?”

    “啊……啧啧啧……好好,我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我的师父!”安九那迷离的眼神透露着一股坚定,坚定中饱含着信仰之跃,头微微昂起,大嘴巴子咧出个笑容,直看得那sky心底瘆的慌,一种莫名的打人冲动赫然涌上心头。

    “犯什么花痴啊,什么时候成你的师父了?”sky扬起手掌隔空甩了个巴子,很是无奈道。

    “你说师父这么美,还那么厉害,你说她是不是不是人啊!”安九大块头猛然一震,吓到了自己。

    sky眼神里百般无奈,直接往那安九的额头上弹了个栗子:“想什么呢,还不快汇报你的情况,破案要紧!”

    安九捂着额头,幽怨的看了看sky:“是啊!差点忘了,你看!”说时,安九拿出了个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了sky,脸色变得阴沉了些,而后悠悠的吐出了一句:“自古多情应笑我,我笑多情变无情。哎,多么的花季少女,居然如此,让人感叹啊!”

    sky傻了眼,接过档案,认真阅读了起来,冰凉的手指头翻着每一页,看着页里的每一行字,感受着每一行字透露的信息,越是翻看这些失踪人口的档案,sky越是不解,他内心不禁有些自问: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安九看着认真阅读的sky,心里也来了个醒,不禁问道:“怎么样?”

    “不懂,实在不懂!我遍观所有失踪者的资料,均为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且为女性失踪者,如若不错的话,应为采阴补阳的邪道,我不曾观看过邪道的全书,这得去找天逸先生才行!”

    “天逸先生?”安九狐疑的脑袋一愣一愣的。

    “我的师父吧!”sky起了身,手往那鼻头摸了摸。

    “哇,你的师父啊!那不是比你厉害好多,这样子我们破案有货了!yes。”安九激动得跳了起来,在sky傍边蹦哒蹦哒。

    sky当即甩了个白眼:“或许吧!”说完,径直走到了外面,那安九抓着资料,匆忙的跟上,嘴上不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浮若柳絮的月光悠悠的飘下,很轻很轻……留恋在了一个曼妙的身影上,与其留恋,不如说是敬畏。原本轻柔的柳絮仿若遇到那冰霜一般,纷纷掉落,在掉落的过程中,那柳絮竟变为了白雪,紧紧素裹住了女子的的黑影。她站在那楼顶,嘴角挂了个笑容道:“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