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三十七章;步步交锋3
    另一边,一条偏僻的路,两辆车车头相撞在一起,凹痕深深刻在了车上,碎玻璃碴子洒满了一地。树林内,“沙沙”,一个人扒着那杂草急匆匆跑出,嘴角溢着血液,破烂的衣服,无光的白色的眼珠,左手拿着手机,“三弟,失败了!咳咳……”一说完,赶紧上了车,一溜烟的逃离了。

    “诶呦呦,逃这么快啊!嘻嘻哈哈”安九扒开那草,灰头土脸的,拍了拍额头,不禁大笑起来。

    “咳咳……”树林后面一个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啊……我差点忘了,sky,你没事吧?”安九赶忙问道。

    “没事,挨了几拳而已,回去记得请我喝酒!”sky也走了出来,捂着个手臂,遥望着路的尽头。过了会,拉起袖子,对着那右手仔细的擦拭了起来,一条淡淡的伤痕漏了出来,嘴角一弯:还蛮好用的嘛!

    “好滴,这次绝对请你喝个够!”安九咧着个嘴,平时也有请,不过这次sky为了他挨了几下,心里却是个感激。

    “啊啊……”

    “我的车……,这下可惨了!好痛啊……”

    “可不可以不请啊!……”

    “不可以!”

    “好心痛啊,我的车……请你喝一瓶得不得!”

    “不得!”sky昂然道。

    “一瓶嘛!”安九可怜兮兮的说道。

    “额……好!”

    “yes!”

    场景再次转换到了中学内,“sky”走了前几步,右手往那脖子一扯,“嘶撕嘶……”一张皮被他扯了下来。被困的班主任竟不禁咋舌,虽然知道,但还是很吃惊!

    皮被撕了下来,露出一个约为三十几的中年人,模样帅气而凌厉,特别是那双眸,很有神,也很犀利,好像射穿了人的内心一般,看得班主任有些心慌。嘴角自然而平,眉宇间又有股气,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而来人正是天逸先生。

    “你好,你可以叫我天逸先生。介绍完了,接下来该你了!喔,对了,那伤疤是可以擦去的,忘了告诉你。”天逸先生抓了抓右手臂,眼睛好像很真诚的看着班主任,期待他的下一步行动。

    “切!”那班主任对于那条自己计划中失败看错的伤痕耿耿于怀,不能释然。不过念头一想,低吼了一声后,那原本是班主任模样的脸却在那一刻缓缓还原成了原本的样子,赫然是沙哑男的三弟——三仔。

    “喔!真有趣!”天逸先生看着他的变化,感慨一声,突然一发现三仔脚底下原本的草坪竟多出了几把刀,竟不禁低眉,点了点头。

    “真有趣的能力,迷惑万象,万生皆祸。然则可惜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有趣!和我这次的作战思维是很相近的,不知你来跟我如何?”天逸先生很欣赏,抬手捡起了刀把,看了一眼,就扔了去,很平常的刀。

    “你想得美!主人已经前去医院了,他很快解决那边的事情,就会过来干掉你!”三仔冷哼道。

    “算算时间也快到了!”天逸先生看了看那太阳,心中估算着时间。

    一辆车忽然在大窟窿外停了下来,车子主调是红色,再加点黑色,是新款的奥迪车型。车门轻开轻关,一双洁白刚毅的手略过了车门,他一身白色,眉宇间微压抑,迈着步子屡屡向前走来。

    天逸先生眯着个眼,双手放于身后,直立而不失风度。

    “主人……”三仔嘴唇轻开,说出的话好像就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一般。

    “果然!”白衣男子眼眸一紧,直接盯着天逸先生,连看都不看一眼三仔。看着天逸先生,上前了几步。

    风忽然吹了吹,吹出了那属于秋日的萧瑟和凄冷,漫天的落叶和一根根柔嫩的枯草在交织,在飞舞,在空中飞舞着属于自己最后的精彩。后边的大树发出摇曳的“沙沙”声,好像在看加油,又好像在看热闹,然而毕竟不属于他们,最后的最后随着风飘向远方。

    白衣男子仰着个头,看着那飞舞的树叶,许久,才慢慢回过头道:“是你?”

    “是我!”天逸先生直接道。

    “既然是你,便拿过来吧,毕竟那不属于你的,终究不属于你。”白衣男子的话语很轻,很慢,丝毫没有了在嘉和大厦那种霸道残忍的感觉。

    “当初是我误闯,如今看来,也是因果循环……”天逸先生闭了口,不再说话。

    “落叶归根,不管如何再怎么飘,终究落地,你避免不了的!”白衣男子右手食指轻轻点了那飞舞的叶子,而后慢慢落了在地上。

    天逸先生看了看,右手往那落叶一指,那叶片竟缓缓飞向了天逸先生的手中,“局外之因素太多,它如何归根,归了根,又会是好的吗?不见得。”

    “可我要它归根!”白衣男子冷道。说时,一股风忽的将天逸先生手中的叶子,吹了起来,叶子悠扬的飘在半空,而后缓缓落下。

    两人矗立于此,不曾动摇。原本快要落地的叶子竟然快速飞了起来,越转越快,随后连同着那在地上的落叶也快速飞转,速度越来越快,呈现出了一个龙卷风的形态。

    三仔看着眼前的一切愕然无语。

    “呼……”“簌簌……”

    “咻呼……”无风而动,动则静,静则安。随着声响,树叶纷纷掉落,归于尘土,归于安宁,周围再次安静了下来,只听到了那二人原本争夺的叶子竟不知不觉的落在了二人的中间,一下子竟化为了飞灰,不能存在。

    “呼……”白衣男子如闭目养神,眯上了双眼,而后缓缓道:“你已经用过了一个盒子了吧,我设置的封印我自能感觉到。”

    天逸先生双目陡然,千万种情绪涌上了心头,竟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这是一种痛。

    白衣男子狐疑的看着他,轻语如安慰道:“既然你打开了,那就节哀。也正是如此,你更能明白我,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徐风而来,那凌厉的短发随风而动,好像看见了些些白丝掺杂其中,有点突兀,莫名的违和感油然而生。天逸先生闭目:“是啊,这种痛……”

    白衣男子默然,遥望天空,嘴唇动了动,好像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收住了。

    “刘勇军先生……不,还是叫马靖为好,为何还要如此,此乃逆天而行啊!”天逸先生继续说道,说时,手指了指上方,上方是天,还是捅破天,只有他们二人知道。

    白衣男子笑了笑,好像在回味,又好像在皱眉:“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好像仿佛昨天,又好像上百载!啧啧……你叫什么名字?”

    “何有求。毛家传人!”很简单,但意义重大,名可轻易说出,可这号何止难,简直就是一个隔阂,但如今他说了出来,仿佛多年来的一切隔阂在消逝,只有那“毛家”真名的永恒。

    “之后,我还会来找你的,到那时候,我定会将一切都拿回来的!”马靖笑了笑,打了个响指,走向了那辆奥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