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约 > 正文 第三十九章:再次的会面
    马靖走在有些昏暗的走廊里,脚步声清晰的传入耳朵。走廊很大,灯光也很足,只是走廊有点长,又有点冷寂,才显得昏暗了很多。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号的房间,精致的门微掩着,里面的灯光是白色的,有点冷,由门望去,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希望感觉。马靖伫立许久,好像是思考,好像又在焦虑,最后他还是缓缓伸出右手,往那门轻轻一推。

    门缓缓打开,里面的光景越发映入眼帘。未看三分全景,但有一倩影在窗户那里眺望星空。柔顺的长发如那三千瀑布飞流而下,乌黑而又闪着光,像黑珍珠一般,在月光的点点滴滴缀下,如此越发闪耀动人。一席白色的花边连衣裙,复古风很是十足,在她的身上韵味十足,好像天生就适合一般。

    马靖楞了,他一直站在那里,许久,许久……最后他会心一笑,慢慢走出了房门,随手再一掩。他站在门口,一笑:“远儿……”

    再望进里屋,红衣女子看着那星空,看着看着,神情早已深入,可是当门被缓缓打开的刹那,她感受到了,感受到了一种很久以前才有得感觉,但不过一会,她不禁自嘲,望向星空: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因开始慢慢汇聚,凝结起来,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看似一团线,其实又不简单。到了最后,由因结出的果你又何曾受得了!

    “咳咳……呼!”月光有些凄凉,很淡,很轻,有些不近人情的抚摸着那些凄白的脸,显得越发苍白,原本的红唇也是淡然了,覆上一层薄的冰霜,但属于那份情的红火永远没有褪去。

    清脆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红衣女子皱了皱眉,但依然没有动作,只是凝望那星空,好像有说不尽的话语一般。

    三仔恭敬的站在一傍,手推着一个餐车,等候女子的问话。

    很久,女子回眸问道:“现在的时辰如何?”黑眸如黑珍珠在月光中闪烁,红唇如红色的花瓣绽放。只那一回眸,三仔竟不自禁定住了,眼睛一动不动。

    “戍时已过半。”三仔发觉自己失态了,目光一收,感觉怪怪的,强硬着回答道。

    红衣女子再次凝望那星空道:“以前我喜欢安静的看着这夜空,总是让人宁静心神,进而可以思考一些东西。到了这年代,我竟不想去看了,外面太多灯光,太多噪音,让我看不清那星空,也看不清那星星了。”

    “都这个时辰了,我很像融入了这个年代的作息了,以前喜欢早睡的。诶,不说了,端过来吧!”红衣女子走到了傍边的桌子,端庄的坐了下来。

    “是!”三仔欣然答道。

    小半时辰后,红衣女子抹了抹嘴唇,放下银勺。望向三仔道:“饭菜很美味,多谢!”

    红衣女子接着问道:“怎么样?找到她了么?”

    三仔一听,赶紧回答道:“是,找到了,之前我们还交过手,当然了,她没事,很好。现在她是一名学生,现在居住在香港大学的宿舍。”

    “喔,学生吗?想不到啊,没想到这野丫头,倒耐得住性子。”红衣女子轻笑道,脸上的笑容真实。

    “你要去找她吗?”三仔恭敬的问道。

    “找她?自从上次家里的事件,她或许已经将我看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了吧,想将她请过来,很难。”红衣女子黯然道。

    “家?”三仔以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喃着,很是惊讶。可是还是被红衣女子听了进去,她一愣,不禁回过头看向三仔,抿了抿嘴,眉头一咬,目光扫向别处,内心竟起了一点波澜,近十年的相处,一个空空如也的大厦,一个孤苦伶仃的女人,一个看似真的幻觉,竟不自然的想了起来。她低语道:“家?我还有家吗?”

    三仔赶紧道歉道:“不好意思,远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你带我去找她吧,我感觉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未了结,而且她实在是太像了,马语芯!”红衣女子毅然而然的说道。

    “是,明天我就去备车!”三仔有些激动道。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门没锁,白衣男子缓缓走了进来,扬着个笑脸道:“你终于肯出去了?”

    在这一刹那,白衣男子的眸子在跳动,在飞舞,脸上有些白得透红,嘴角弯过的弧度,是那么的真实而让人不敢相信。双手紧握在胸前,激动的看着红衣女子。红一女子一怔,她呆住了,再一次看见他的笑容,和九年前笑容一模一样。她第一次醒了过来,从那沉眠的地下醒了过来,她睁眼的瞬间,就看到了他,明朗的笑容,那么的真实。

    白衣男子一激动,不禁喊道:“远儿!”这一句话敲醒了红衣女子,红衣女子一回神,冰冷的眼眸横扫而过,将白衣男子眼里的火一下子给熄灭了。

    “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红衣女子淡然的说道,不曾用正眼看过马靖。

    “我将你从尘世之中解救过来,难道不好吗?为何要如此对我……”白衣男子不解,内心不甘。

    “解救……哈哈哈!当初马晶晶千辛万苦将我封印起来,我恨她,我恨马家所有的传人,我的怨恨永远抹灭不了。九年前,你唤醒了我……可是呢,我现在又如何,马家的传人早已不见,这世间已无我留下来的理由,你走吧,我不想见你!”红衣女子愤然回头,一下子将自己内心的不甘和想法通通说了出来,说了个痛快,最后不禁黯然神伤,感慨万千,我心依旧,然而却物是人非,怎叫人不能伤心呢?

    这一番话刚说完,白衣男子竟哑口无言,微张的嘴,好似想说出的话又咽了下去,无神的眼睛却是愣住了。我……是不是错了,远儿……如今的你痛苦不堪,而我却不能与你相认……我……

    “啪!”

    清脆的大嘴巴声突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站在一傍的三仔望着那白衣男子脸上的红印,惊讶万分。但见那白衣男子眸子火热,低喊道:“我无悔,我要让你幸福!”说完,眸子里闪着光,看得那红衣女子却是一怔,说不出话来。

    “准备准备,我明天要去找她,你先下去吧!”红衣女子望着那个令人厌恶的身影,一气,又转望了那星空,好像那月亮更亮了。

    “是!”三仔答道。

    翌日,天气晴朗,微风和煦。

    马尾少女砸吧砸吧个眼,贼溜溜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忽而低眉长眼,忽而正眼相瞧,一下子又估摸着书本,实在是安静不下来啊。当然了,还有一个家伙也是坐不住,东动西动的,唉!倒不像那王思珍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认真的看着书。

    另一边,sky和安九正呼呼大睡,睡着一个房间,sky的房子。

    再另一边,一个大酒店内,一辆黑色宝马7系优雅的停了下来。房间内,红衣女子在镜子前,不断的端看自己的面容,时而婉笑,时而黛眉微缩。红衣依然,小手指却是抓紧了些。

    门外迎来了敲门声,红衣女子笑笑,咬着唇,起身拉开房门:“走吧!”

    二人迎着走廊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只留下那泛金色的大门静静的守候着。

    宽阔的大厅,洋洋洒洒的阳光微照,看得人不禁仰面看那屋外的场景,广阔无边。三仔刚要伸手拉开宽厚的门时,红衣女子心神一凝说道:“我来!”有一丝犹豫,但很快就理清了。

    三仔松开门把,站到一傍。红衣女子信步走上,右手往那门把一转,咔嚓一声,门打开了,温暖的阳光瞬间拥挤了进来,怀抱住整个身体,温暖而安和。

    红衣女子上了车,车开始缓缓启动。这一幕映入了白衣男子的眼里,很清楚,清楚到白衣男子的眼眸都泛着光。他缓缓放下了窗帘,背靠着墙,忽然闭上眼睛。思绪如那万丈瀑布直击脑海,深深的吞噬,撕咬,狠狠的印在了脑海里。“刘勇军,河南人,现年53岁,看你的成长,的确是烂到爆了!”这句话悠悠的从一个妖娆性感的女子说了出来,给人感觉很奇怪。

    “你想怎么样?”刘勇军咬着啤酒罐,有些苍老的脸恶狠狠的看着那妖娆女子,目光有些狠辣。

    “我来是为了友人相托,把原本的你找回来!”女子笑道。

    “喔……我倒想看看……”刘勇军话还没说完,脑海不禁一震,捂着脑袋,啤酒罐猛然落地。一股劲的记忆感觉纷纷从脑海里炸开了花,拥挤吞噬,瞬间,他摔在了地上。

    “记住,只要你说出了你的真名,你的一切记忆都将一无所有,甚至她也会灰飞烟灭!”雷突然响了起来,很大声,但那句话依然那么清晰……

    “哈……呼”白衣男子猛开眼,深深呼了一口气。

    许久,他抬起眼,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再次拉开了窗帘,望着窗外,意味深长的看着远方。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马尾少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再看那手机,不禁懊悔,咋还有一节课啊!

    “珊珊,有人找你!”一个呼喊声突然从门外喊来。

    马尾少女狐疑着脑袋,松了松身子,迈步走向门外,当然不忘嘀咕一句:“到底谁找我啊?”

    走到门口,咕噜着脑袋狐疑一望,“嗯……怎么没人?”

    “好久不见!”脑后传来了声音,马尾少女一回头,有些讶异。

    “喔,你怎么找到这来的?”马尾少女不禁来了疑问,而后再补上了一句:“难道是监视过我!”语气很认真,有些鄙夷。

    “有没有时间来聊几句!”红衣女子不气不恼,笑呵呵道。

    马尾少女就这样安静的看着红衣女子,什么也不做。

    红衣女子伸出了手:“你应该知道,你的第六感告诉你,我不会害你。”片刻后,马尾少女点了点头。因为她的第六感让她想要和这个女子接近,想要多了解。

    马尾少女瞄了瞄教室,偷偷溜了出去。

    “呵呵呵。”红衣女子双手负于前,慢慢的往前走,道:“我想讲完那个故事。”

    “为什么?”马尾少女不解。

    红衣女子突然驻足,指着树道:“你看那棵树,苍虬有劲的伫立在那,不为别的,是与植树人的缘分,而你我便有如此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