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了!管他穿没穿,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喂喂喂,你们是什么东西啊?”风铃看着面前的三只,有些无奈又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蓝悠≈ap;青乐≈ap;时雨“……”

    “呃!”蓝悠首先反应过来,她双手叉腰,十分不爽的说:“你特么才是东西,姑奶奶我是生命之叶的丹灵!可是生命之树的孩子!水系丹灵中的王中王!哼哼,这可是生命之树哦,怎么样?是不是很腻害?是不是啊?我可是拥有治愈功能和召唤水的超强能力哦~还可以升华丹药药材呢!”然后,她还很自恋地甩了甩她水蓝色的头发。

    “哦,那你是什么东西?”可惜风铃鸟都不鸟她,转过头对青乐问道。

    “我,我?”青乐指着自己,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激动的问,一张白皙的小脸此时羞得像个熟透的小苹果一样红,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尝尝看是不是和苹果一样甜美。

    “嗯,没错,说的就是你。(蓝悠同声∶喂喂喂,人类你特么的有没有在听嗷嗷嗷嗷嗷嗷啊!)”风铃还是鸟都不鸟她,继续问青乐。

    “我、我是幻风草的丹灵,不像蓝悠一样是由她的母亲的本体分裂后再拥有自主意识,我是由特定的环境中的一小块风灵石吸日月之精华所孕育而成,所以我和族人们是十分稀少的,我是一等风灵石(灵石由好到差是∶一等、二等、三等、四等、五等、六等、七等、八等、九等、十等。)所幻,所以在算是风系丹灵中的王了。再加上我和族人们的稀少和召唤世间之风的能力,而且我们也可以用灵风调节炼丹的火候,所以一旦出现就会遭人抢夺。”说完后,她的小脸红的更耀眼了。

    “哦。”风铃点点头,又摸了摸青乐的头说道:“没事,别害羞。”

    “pong!”青乐的头上突然爆出一个小“蘑菇”,小脸旁已经出现一丝丝蒸汽,而脸已经红得无法比喻了,她害羞的说∶“是、是!”然后就晕倒了。

    “呃……”风铃无奈望向晕倒的青乐――不是说好不害羞的吗……

    “我是千年藤的丹灵。”时雨不等风铃问就说道∶“我很强,我可以为你指明方向,我可以控制时间,我可以在你炼丹时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时告诉你,我是时间系丹灵的王,我,可以护你周全。”时雨霸气侧漏的说完后,又很有女王范的甩了甩头发。(蓝悠∶为什么她甩头发是女王范,我甩头发是自恋啊?)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如此场景,现在绝逼已经抱大腿了。可是风铃是什么人?第一杀手杠杠的!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抱大腿?(你的意思是必须很复杂的才能抱大腿咩?)于是,她决定还是不鸟她。

    “嗯,不错,这才佩作孤的主人。”时雨在内心赞叹道。没错,刚刚只是她在考验风铃她是否拥有真正的尊严。(刚刚她的气场可以让所有没有自尊的人抱大腿)

    “啪啪!”

    蓝悠拍拍手,说道:“好了,现在各自都介绍完了,已经到选择的时候了。”一向嬉皮笑脸的蓝悠此时很是严肃。

    “嗯,选择吧。”青乐(不知何时醒来的某只←←←)也严肃起来。

    “选择吧。”时雨点点头,本来就很严肃的小脸此时更严肃了。

    蓝悠≈ap;青乐≈ap;时雨:“选择吧!!!”

    “三选一?”风铃一脸淡定的问道。

    蓝悠≈ap;青乐≈ap;时雨点点头说道:“嗯嗯!”

    风铃狂霸酷拽的甩了甩头发,一字一顿的说道∶“不!干!”

    蓝悠≈ap;青乐≈ap;时雨呆愣的望向风铃:“……”

    蓝悠≈ap;青乐≈ap;时雨吃惊到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她们大叫道:“hat――?!”

    “我要……”风铃慢悠悠的说道,吊足了她们的胃口。

    “要、要什么?”青乐有些结巴的问道,说完后又羞红了脸。

    “对啊对啊!到底要什么啊?快说啊!”蓝悠好奇的问道,搞得像看悬疑电影一样,就差一桶爆米花了呢!

    “别给我卖关子!”时雨黑着脸问道,就差在脸上写上不爽两个字了。

    “我!要!全!部!打!包!”风铃霸气侧漏的回答道。

    “纳!纳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