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来啊,再穿呀 > 正文 第三十章 回冥界
    冥界因果司,冥河温着酒,吃着贡品,看着幻境里的画面,怎一个享受了得。

    自从冥火被幻影司挖走之后,他很久没有这么惬意过了。

    幸好他眼光独到,这么快便找到了顶替冥火的人。

    这个新人,比冥火的资质更好,不仅人长得漂亮,能吸引大批观众,应变能力也不错,在被自己坑了的情况下,还能这么出色的完成任务,是个好苗子,假以时日肯定能让因果司在冥界大放光彩。

    而且这次的契约和以前冥火签订的完全不一样,其他司的想挖墙角,也挖不了!

    想到这里,冥河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机智了,拿起酒杯轻轻晃荡。

    墙壁上的幻境突然变幻,叶月曦从里面走出来。

    冥河长袖一挥,连忙将桌上的贡品掩住,“回来了?”

    叶月曦掀开冥河的衣袖,拿起桌上的酒,就往嘴里灌。

    “喂喂喂!这可是千金难求的好酒,可别给我糟蹋完了。”冥河一脸心疼,若不是叶月曦表现的好,他可不会这么客气。

    叶月曦放下酒瓶,呆愣的盯着墙壁上的幻境,里面正是她死之时的场景。

    冥河见她脸色发白,印堂隐隐带青,连酒都顾不上心疼了,“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还是饿了?”

    冥河一股脑的用贡品将桌子摆满,心疼一秒之后,便拉着叶月曦坐下,“快吃吧,你现在可是我们因果司的顶梁柱,不能出事。”

    “这是怎么回事?”叶月曦指着幻境,里面的光线、角度还有人,竟像是刻意弄成这样一般。

    就像是……就像是电视剧!

    “怎么样,把你拍的好看吧?”冥河美滋滋的献宝,“这可是我向幻镜司借的,最先进的镜头,能够自动转换和调光,拍出来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幻镜能够比的。”

    “为何要将这些拍下来?”叶月曦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忘了给你介绍了。”冥河拍了自己脑门一下,“这是我们因果司收入来源,每次做任务的时候,都会将做任务过程拍摄下来,刻在光影上拿去卖钱,你这次表现不错,肯定能大卖,到时候你也是冥界的名人了。”

    “签合同的时候,你并没有告诉我有这回事,这恐怕不妥吧,很多隐秘的事,不会也被拍下来了吧?”

    “当然不会,我们的拍摄最重要的规定,就是尊重,所有的幻镜在遇到涉及私密的镜头时,都会自动关闭,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即使是这样,也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叶月曦眼眸一转,毫无察觉的被人拍下来,制成电视剧拿去卖钱,心里终归有些不舒服。

    听冥河的说法,他对自己非常满意,那是不是代表她可以提些要求呢?

    “我给你加点工资?”冥河肉疼的问。

    “工资可以不加。”

    “只要不加工资,其他都好说。”冥河大大松了一口气。

    “你知道我在里面结婚了吧?”

    “当然,你们的婚礼,可是我们这期的卖点,比皇室都还隆重盛大的婚礼,能为我们赚不少噱头。”冥河说的津津有味,没有发现叶月曦的表情越来越黑。

    叶月曦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冥河信誓旦旦的保证,除了钱他实在想不出,叶月曦还有什么能难道他的条件。

    当初将叶月曦骗、咳,招来的时候,让他心疼好久,还答应给她包吃包住,这又是一大笔花费,这期幻镜卖出去,也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本,因果司的资金紧张的很。

    “司墨,他的灵魂来冥界的时候,你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不行。”冥河果断拒绝。

    叶月曦静静看着他,“那你还是给我涨工资吧。”

    “你让我想想。”冥河看着叶月曦坚定的眼神,心中纠结,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答应你,不过先说清楚,我们因果司回去的都是已过了的时光,司墨或许早就死了,所以你等到他的不一定就是这一世的魂魄,喝过孟婆汤就会将前世忘得干干净净,到时候他不认识你,可别怪我。”

    “嗯。”叶月曦神情平静,只是她紧握的双手出卖了她的内心。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冥河将叶月曦按在座位上,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想休息一下。”叶月曦手指放在太阳穴上,其实她并不累,只是刚刚又经历了一次死亡,她现在的状态,真的不适合工作。

    “那正好,你边休息,边陪我剪辑画面,我毕竟没有参与到其中,有你在最后出来的效果肯定会更好。”

    “我还是去工作吧。”叶月曦下意识的逃避,害怕看见司墨。

    她就算再强悍,毕竟是一个普通人的魂,不是冥河这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鬼,她怕见到司墨,会控制不住自己。

    “我现在就去给你安排,你下次回来,因果司绝对会大变样,到时候我请你去冥仙居吃饭。”

    “那就多谢了。”叶月曦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因为她并不知道冥仙居代表什么含义,就算知道了也没心思高兴。

    冥河看了不由得点头,不愧是因果司的台柱子,这气度和修养,连他都比不上。

    冥河脸上的笑容,今天就没有断过,“这次任务背景和上次任务差不多,除了做任务之外,你还要记住一点,那就是尽量让场面宏大壮观,这样我们的幻镜才会有更多的人买。”

    “好。”叶月曦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有机会一定要弄清楚幻镜究竟是怎么回事,冥河这样忽悠,让她都迷惑了,到底是工作任务重要,还是吸引人重要?

    还是说这两个都只是幌子,其实另有目的?

    调整好状态,叶月曦主动朝墙壁走去。

    再次睁眼,叶月曦发现自己站在窗边。

    身上穿着白色中衣,披头散发,如同疯子一般。

    一张纸悠悠的从天上飘下来,这一次不仅有名字,还简单介绍了原主的生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