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来啊,再穿呀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童言
    哐当一声,文敬不敢抬头,只感觉到头发上有茶水在滴落。

    显然公玉拯是真的恼了,可是自己何尝不恼?

    文敬吸了吸鼻子,慢慢抬起头,“老爷,你别气,发火对身体不好。”

    “滚!”

    文敬站起来,整理好仪态之后,走到门口,深深看了一眼公玉拯之后,才转身离去。

    公玉拯将桌子上所有的茶杯都扔完,气才消下去。

    “苏姑娘,你去哪儿了?我找你大半天了。”古灰窜出来,眼珠在叶月曦和公玉断弘身上打转。

    “混账,主子是你能质问的吗?”公玉断弘对古灰劈头便是一阵骂。

    “少爷,奴婢……”古灰对着公玉断弘一阵娇羞。

    叶月曦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心想古灰果然是文契的女儿,这还真是性格如出一撤。

    叶月曦打量一眼公玉断弘那张和司墨一模一样的脸,唇边带笑,果断拂袖离开。

    不是她没有占有欲,而是她相信公玉断弘,若真的是司墨的转世,绝不会被这样的小伎俩影响。

    文敬端着镇定回到成庄院,关上门之后才露出颓态。

    “夫人,人都在院子里跪着,等你发落。”文契努力让脸上带着笑容,笑着比哭还难看。

    文敬看了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笑出声,“让她们继续跪着,把翎儿叫过来。”

    公玉翎,文敬的独子,是她唯一的希望,文敬恨不得将所有好东西都捧到他面前,然而最爱的还是自己。

    “娘亲。”公玉翎继承了文敬的外貌,长得唇红齿白,惹人喜爱,这一声娘亲,都要将人的心融化了。

    “翎儿这今日怎么没来看母亲呢?”文敬抚摸着公玉翎的脸蛋,眼中的狠绝不是一个母亲该有的。

    “奶娘不让我出门。”公玉翎声音闷闷的,应该是落水之后,风寒还没好。

    “奶娘说什么你都听,母亲的话就不听了吗?”文敬语气拔高,奶娘是公玉拯给公玉翎安排的,一直不把她放在眼里,文敬无法,却又不敢对她怎么样,让文敬咬牙切齿。

    “翎儿听母亲的。”公玉翎声音颤抖。

    小孩虽然什么都不懂,却有很敏锐的直觉,公玉翎记得上次落水,不是苏凝萱将他推下水的,因为苏凝萱当时站在他对面,拉着他的手和说话,有人在背后推他,苏凝萱还差点被拉着一起倒进池子里。

    醒来后,公玉翎就将这件事告诉母亲,母亲却叫他不要告诉其他人,他记得当时母亲就站在他身后,公玉翎按住自己的脑袋。

    “娘亲,我头痛。”

    “头痛就回去休息吧。”文敬不耐烦的挥手,让奶娘进来。

    公玉翎心里委屈,憋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奶娘看文敬本就不顺眼,现在更严重了,不过是个破落户家的女儿,真以为自己嫁到公玉府就能为所欲为了?

    公玉勤不仅是公玉翎的奶娘,公玉拯、公玉断弘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在公玉府她也算半个主子,连公玉拯对她都敬重有加,这个文敬给她甩脸子就罢了,竟还欺负小少爷,结合今天府上的传言,公玉勤眼眸一转,决定去公玉拯面前告文敬一状。

    没想却在半路上遇见了苏凝萱。

    “苏姑娘安好。”公玉勤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苏凝萱。

    自从上次落水的事发生后,整个公玉府的人都知道,苏凝萱精神有问题,发起狂来吓人的很,如今一看却不像。

    “苏姑娘刚从老爷哪里出来吗?”

    “翎儿最近可好?”叶月曦捏了捏公玉翎的脸。

    “苏姐姐,不要捏了。”公玉翎鼓着腮帮子,煞是好看。

    公玉翎居然不怕苏凝萱!如果真的是苏凝萱将他推下池子,小公子绝不会是这个反应。

    公玉勤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这后面肯定有文敬的手笔,对自己亲儿子都下得了手,文敬该死!

    “刚刚夫人去找叔叔了,叔叔正在气头上。”

    一个夫人,一个叔叔,亲疏关系一目了然。

    公玉勤是个聪明人,苏凝萱这么一提,她便知道待会儿该怎么说了。

    “多谢姑娘。”公玉勤真心实意的道谢。

    “不必谢,大家都在公玉府生活,互相照顾不是应该的吗?”叶月曦靠近公玉勤,低声道,“想知道昨晚的事吗?有时间来柳院坐坐。”

    公玉勤细细打量苏凝萱,这一看却发现苏凝萱与以往大不相同了。

    以前走到哪儿都是一个受气包般,两只眼睛感觉随时能流出泪来,现在的气质完全不一样,稳重老成,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

    “几日不见,苏姑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经历过生死的人,看得自然要比常人透些。”叶月曦将颈部露出来,过了一夜,绳索留下的伤痕,更加狰狞可怕。

    “姑娘的命来之不易,何必想不开。”

    “不是我想不开,而是有人想要我想不开。”叶月曦后面的字咬得非常重。

    公玉勤看苏凝萱神色郑重,心中有了思量,“先谢过姑娘了,老奴要将小少爷安顿好了才走得开,姑娘记得给我留门。”

    “好。”叶月曦应下来。

    公玉勤见她气色不好,便先告辞,转身之后愉悦的笑了。

    “奶娘,你在笑什么?”公玉翎看着公玉勤,茫然的问。

    “小少爷不怕苏姑娘吗?”

    公玉勤将公玉翎抱在怀里,五岁的孩子,公玉勤抱得有些吃力,若不是前段时间落水,公玉翎消瘦了许多,她还抱不起呢。

    “苏姐姐漂亮,翎儿不怕。”

    “为何不怕?她不是把你推下池子了吗?忘了药多难喝了?”公玉勤一直觉得公玉翎落水之事蹊跷,若真的却有其事,一定要将真凶揪出来,公玉勤一直怀疑文敬,心里还是希望,这个人不要是她,虽然不喜文敬,公玉勤对公玉翎是真心疼爱。

    公玉翎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越是这样,公玉勤越觉得有问题,“告诉奶娘好吗?”

    公玉翎心中的小人在摇摆,最后还是站在了文敬那边,只是又不想奶娘伤心,只好说道,“我答应了娘,不告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