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来啊,再穿呀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破坏
    知道风俗礼仪的人都知道,去参加别人婚礼的时候,不能穿白色和大红色。

    白色是因为不吉利,大红色则是害怕旁人将新娘弄混,也有不让其他人抢了新娘风头的意思。

    王颖欣慰的看着拜堂的两人,突然看见远处的那抹红色,头皮麻,“老爷,你看那是?”

    蒋青顺着望过去,“张韵然?”

    张韵然看见蒋青和王颖正看着她,对两人点点头。

    叶月曦转身,深深的看向张韵然的方向。

    张韵然一直偷偷的跟着她,叶月曦早就知道,从早上出门,就一直听见系统机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是叶月曦没想到,张韵然居然是这样的打扮。

    这时,所有的人都应该注意到张韵然了。

    张芮溪皱着眉头,起身跑到张韵然身边,拉着她的手臂,“妹妹,你是来喝喜酒的吗?来坐哥哥的旁边。”

    “我不是来喝喜酒的。”张韵然甩开张芮溪的袖子。

    张芮溪脸上依旧挂着微笑,眼底却有一丝冷意渐渐浮上来,“不是来喝喜酒的,那就回家去,家里有许多事等着妹妹处理。”

    张韵然慢慢朝蒋梓紫走去,指着蒋梓紫身边的王昕,“这就是你要娶的人,要家世没家世,至于相貌嘛……”

    张韵然伸手就准备去掀王昕的盖头。

    叶月曦抓住张韵然的手,“这个盖头不是你该掀的,张小姐今天出门可是没吃药。”

    叶月曦一直没有掀开王昕盖头的原因,是因为想给王昕留一条后路,这里人这么多,要是都见了王昕的样子,王昕以后恐怕形式艰难。

    “蒋梓紫,你知道把我惹急了会有什么后果吗?”张韵然死死的盯着蒋梓紫,气氛凝固。

    张芮溪此时后悔,自己怎么一时想不开,跑到这里来了。

    他与蒋梓紫本就不算多熟,而且两人还有些小误会,他要不是一时脑抽,跑来参加婚礼,也不会遇到这么尴尬的事。

    “韵然,这里不是张府,由不得你乱来,还不赶快跟我回家。”这次张府的脸面,真的被张韵然丢光了。

    张芮溪一直纵然张韵然,除了对张韵然有兄妹之情以外,其实等的就是张韵然犯下滔天大罪的一天。

    这一天来的不算太迟,只是时机不对,张芮溪没有料到,他给张韵然挖的坑,也会把自己给埋了。

    “今天是我儿子大喜的日子,张小姐若是对梓紫有什么误会,下来再说好不好?”王颖开口,想打破尴尬的气氛。

    张韵然摇摇头,“不行,这事今天必须说清楚。”

    周围的人私语,都在猜测莫不是蒋家的公子,做了对不起张家小姐的事,始乱终弃,现在张家小姐跑来找他负责了?

    气氛怪异,看热闹的人越说越难听,张芮溪听不下去了,抓住张韵然的手臂,“跟我回去。”

    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

    张韵然的力气自然比不过张芮溪,不过她身上有系统,任务面临失败,若是失败了,自己要被惩罚,回想起被惩罚的感受,张韵然打了个寒颤,她永远也不想再尝试一次。

    从怀里掏出匕,“哥,你要是再管我的事,就别怪妹妹了。”

    张芮溪震惊的看着自己手上刚刚被划出来的伤口,血珠慢慢冒出来,一时间喜堂乱起来。

    大家都远远的躲着张韵然。

    蒋青刷的一下站起来,王颖和蒋梓紫这些年来受的苦都太多了,而且蒋梓紫今后的路更加难走,蒋青想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蒋梓紫,作为补偿,张韵然却在婚礼上如此大闹,不仅是落了蒋梓紫的面子,更是和整个蒋家作对。

    “来人啦!”蒋青征战沙场几十年,蒋府里的护卫也是战场上下来的,一身煞气,今天特意调了两队人过来,本来是预防万一,蒋青没想到居然真的用上了。

    “把张小姐给我请出去。”蒋青的命令一下,立刻有护卫走到张韵然身边,将她控制起来。

    “你们敢,我可是张家大小姐,蒋梓紫你信不信我现在……唔……”

    张韵然的嘴巴被堵上,却没有人对她有一点同情。

    张芮溪歉意对众人笑了笑,带着张韵然离开。

    喜堂又恢复了热闹。

    “堂拜完了,梓紫带着你的新娘子回房去吧。”

    众人大声起哄,和蒋梓紫熟识的杨睿和王泓霖本想挤到蒋梓紫身边来,没想到被另外一群人挤开。

    “什么东西,敢挤本少爷?”杨睿看着自己被踩脏的鞋,脸上不高兴的道。

    “你是什么东西?”杨睿前面的华服男子转身看着杨睿,脸上非常不屑。

    “你……”

    “算了杨睿。”王泓霖拉住杨睿,“今天是老师大喜的日子,和为贵。”

    “今天就放过你。”杨睿将这个人的相貌记在脑中,过了今天再收拾他也不迟。

    “杨睿?”华服男子拦住杨睿,上下打量着他,“你莫不是杨家的二少爷?”

    “是又怎样?”杨睿抬着下巴,将扇子打开,放在身前。

    “怪不得,怪不得。”男子连连摇头。

    “怪不得什么?”杨睿问。

    “怪不得你这么没出息,现在还在书院念书。”男子用一种很看不起的眼神盯着他。

    杨睿将扇子一收,轮着手就准备打过去。

    王泓霖在关键时刻拦着杨睿,看着华服男子,“这位想必就是赵家的大公子吧?”

    “你是谁?倒是有点眼色?”

    “我们老师曾经与你是好友吧?知道老师最近为何不与你们一起游玩了吗?”王泓霖挑眉。

    “不知道。”赵华扫了一眼王泓霖,“难道你知道?”

    “你靠过来,我告诉你。”王泓霖朝赵华眨眼。

    赵华老实的将头伸过去,王泓霖坏笑的扯着他耳朵,突然增大音量,“因为你太笨了,作为赵家的嫡长子,如此没出息,谁愿意跟你玩。”

    赵华涨红了脸,“你胡说!本少爷身边多得是陪我玩的!”

    “还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能给他们带来好处。”杨睿摆头,“从未见过如此愚笨之人。”

    “你……”正在这时,后院传来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