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来啊,再穿呀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捆绑
    叶月曦觉得自己被自己给坑了,摸着胀鼓鼓的肚子,打了个饱嗝,这下估计晚饭都不用吃了。

    “婶子,我先回家了。”叶月曦伸了伸懒腰。

    李杏张了张嘴,想让晏乐乐留下来陪自己,最终还是没能张口,于是将晏乐乐送出门。

    “午饭我多煮一些,我到时候叫你。”李杏抓住晏乐乐的手,不想放开。

    叶月曦见李杏脸色发白,知道她心里还在害怕,便道,“婶子不用管我,今天家里正好都没人,你不如回娘家看看。”

    李杏正在害怕的关头,一心想着搬走,晏乐乐一点,便明白了。

    “那……”

    “你放心,有我在,你家的东西少不了。”叶月曦保证。

    李杏感激的点点头,“麻烦你了。”

    “没关系。”叶月曦轻轻拍着李杏的手背。

    杨家村本来就危险,她要是真的能搬走,也是一件好事,不仅是对李杏,对叶月曦来说也是。

    杨岙一家,看着团结,其实少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杨贵是他们的希望,杨岙是家里的顶梁柱,李杏却也少不得,李杏要是不在,杨岙和杨贵绝对连吃饭都成问题。

    叶月曦认真观察过他们家,李杏每天不仅要负责做饭,还要负责做家务,干农活。

    杨岙从来没有做过这些,杨贵做的也很少。

    所以李杏才是这个家里最重要的,叶月曦不知道是这里的传统,还是他们家特有的这种分工方式。

    她能理解却无法接受,也不明白李杏为何一点怨气都没有。

    叶月曦不是偷懒或者不愿意做这些事,而是大家都是家里的一份子,凭什么这些事让一个人做?

    这也是叶月曦不喜欢很多大男子主义的人的原因,大男子主义,说白了就是,只想发号施令,不愿意动手做事,别人做的不合他心意,还要一个劲的埋怨。

    叶月曦面无表情的回到家,发现屋中有轻微的气息。

    屏住呼吸,叶月曦进了屋,发现杨景城坐在床上。

    “吓我一跳。”叶月曦拍拍心口,眨眨眼睛,“你来做什么?不是说好了晚上见吗?”

    “我不放心。”杨景城紧张的看着晏乐乐,“我想给你说清楚。”

    “我想静静。”叶月曦摇头。

    杨景城表情一僵,“给我个机会好吗?”

    叶月曦噗呲一声笑了,杨景城估计是又误解她的意思了。

    “你说的已经够清楚的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只是我现在想休息,昨晚没睡好,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叶月曦抱着杨景城的手臂,“你难道想与我一起睡?”

    杨景城连眼睛都涨红,“这也不是不可以。”

    “好啊。”叶月曦笑着回答。

    杨景城目瞪口呆的看着晏乐乐,他没想到晏乐乐居然这么……这么豪放……

    “你说真的?”杨景城喉节滚动了一下。

    “真的。”叶月曦眼神无比诚恳。

    杨景城坐不住了,“不行,没有成婚之前,我们不能那样。”

    杨景城说着便要跑出去,叶月曦拉住他,“走什么呀?说过的话要食言吗?”

    “我不是……我……”杨景城语塞,眼睛都不敢朝晏乐乐身上瞄。

    “算了,你回去吧。”叶月曦推开杨景城,故意说道,“我就知道你有心没胆。”

    杨景城收起窘迫,“谁说的。”

    “那证明给我看。”叶月曦舔了下嘴唇,直直的盯着杨景城。

    杨景城点头,“好。”

    叶月曦笑了,拉着杨景城便往里面走。

    杨景城浑身僵住,躺在榻上,“你不躺着吗?你不是累了?”

    不是杨景城急切,而是晏乐乐的表情看着实在太怪异了。

    “我们做个游戏好不好?”叶月曦趴在杨景城耳边,朝他的耳朵轻轻吹气。

    “什么游戏?”杨景城觉得自己理智都不存在了,心里想着,不管是什么游戏,只要晏乐乐喜欢,他一定配合。

    “你想将眼睛闭上。”叶月曦背在身后的手拿起一根黑布,覆在杨景城眼上,打了个结。

    杨景城感觉到眼睛上的触感,依旧乖乖的躺着,他知道晏乐乐不会害他。

    不仅是因为他一点杀气都没有感觉到,就算晏乐乐想要杀他,他估计也不会反抗。

    眼睛看不见,五官的感觉非常灵敏,隔绝了光线,心才会沉静下来,杨景城回想自己最近的变化,突然明白,杨景宇为何会那么不喜欢晏乐乐。

    因为她为晏乐乐改变的实在太多了,细想之后,他也觉得不可置信,自己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女子呢?

    而且喜欢的理由还莫名其妙,不是因为她温柔,贤淑,也不是因为她倾城之姿。

    但是杨景城也不后悔,竟然爱,那便要深爱。

    “好了吗?”杨景城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和脚上都被细细的东西绑住,他的力气大,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束缚住他,但只要是晏乐乐希望的,他就不会让她失望。

    “好了。”叶月曦将杨景城眼上的布拿开。

    再次恢复光明,杨景城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不过很快就好了,晏乐乐就坐在他旁边。

    “我们好好聊聊。”叶月曦心中其实非常意外,杨景城居然半点反抗都无,难道真的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她了?

    叶月曦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杨景城,或者说司墨的灵魂和她究竟有什么关系?

    一连好几次意外,让叶月曦不得不怀疑,其中有问题。

    “你为什么过来?”叶月曦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杨景城都还好好的,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矛盾,需要立刻见面来解开,分开这段时间,肯定有人对杨景城说了什么。

    “我想将我的心传达给你。”

    “你不是告诉我了吗?”叶月曦反问。

    “我以为你生气了?”杨景城目光游离,不敢再看晏乐乐。

    “是不是杨景宇给你说了什么?”叶月曦试探,除了杨景宇应该不会有人在杨景城面前说自己坏话。

    “不是。”杨景城否认,“他是我弟弟,我喜欢你,他怎么会反对。”

    “他反对?”叶月曦一点也不意外杨景宇会反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