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和女上司的荒岛生涯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给李娅手术
    “帮帮我!”李娅有些迷糊地喃喃着这句话。

    “喂,臭娘们儿,现在就要给你动手术,要忍住!”张倩倩拍了拍李娅有些水肿的脸。

    “手术?我不要!求你了,快杀了我,快!”李娅貌似清醒了点,一个劲地恳求张倩倩。

    这儿没有手术室,更没有麻醉药。要给李娅截肢的话,肯定痛死她!

    只是截肢后的她还漂亮吗?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因为还没有上她。我可不想上一个丑八怪!

    “摁住,!”张倩倩冷喝了声。

    我伸手她的身体,想象着她没了腿的形象。“臭娘们儿,以后你就少了条腿,貌似做起那个来更方便,哈哈哈!”

    “杀了我,快杀了我!”李娅疯狂地抖动着身体。显然我的话对她刺激太大了!

    “不是截肢!谁告诉你要截肢了?”张倩倩用责备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对对对!”我配合地点了点头。先骗骗她,免得起剧烈的反抗,不好动手术!失去一条腿总比失去生命强。

    只是李娅哪会信我的话,挣扎得更厉害了。

    “,再到岩洞取点水来!”

    还是张倩倩想得周全。先用点药迷住她。虽然不是啥镇痛剂,但多少有点作用。

    十几分钟后,我把一竹筒清水撒在她身上。药效很好!看来当初为了对付张倩倩,她们在塑料桶里下了很猛的料!

    同样是哼唧,但现在这种哼唧显然动听多了。而且还能让我很享受地她。只是我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谁叫她故意吸引人呢。

    不管咋样,她的情绪好了很多,除了不停吸引男人外,比刚才好了很多。

    要动手了!张倩倩貌似也有点紧张,“那个,,要不你来?”

    我来?先是兴奋,很快就是害怕!

    眼前可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猪也不是狗,就算是动物,我也下不去手!

    “姐,还是你来,你心狠!”我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

    “我心狠!”张倩倩苦笑起来,“姐在你印象里原来是这样的!”

    “不是!那个……我是说你专业。我连只鸡都没杀过!”我拼命组织语言,以免引起误会。

    “好了,姐知道了。”张倩倩一脸复杂地叹了口气,“那个,我没给别人动过手术!”

    “你究竟会不会呀?不会是拿她练手吧?”我有些可怜地看着地上发情的女人。这个漂亮的娘们儿很快就会失去一条美腿了!

    一条让人幻想无限的美腿!不知为啥,我竟然觉得有点可惜。李娅最漂亮的地方之一就是这两条修长的玩意儿!

    “真要动手了,按好了!”张倩倩深深吸了口气,斜了眼我不太正经的手。

    “嗯嗯。”我立即打起精神,同时闭上了眼睛。

    虽然我见过血,还劈伤了三海公司的黑子,但是不代表我就习惯了见血。

    只是过了好一阵子,都没听见动静。只有李娅还在那儿哼唧。我不由抬着望了望张倩倩。

    “姐,紧张。”张倩倩脸色发苦。

    “我来……帮你按按。”我讨好地帮张倩倩揉了揉太阳穴。

    我有些不明白张倩倩为啥紧张。她杀人都没多少犹豫,给李娅截个肢而已,有这么难吗?

    过了分把钟,张倩倩终于调整好了情绪。让我再次李娅的腿,她要动手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李娅的美腿。给张倩倩这么一折腾,心底再也没有之前的害怕。

    只是让我诧异的是,张倩倩手里的军刀并没有横劈李娅。更没有鲜血飞溅的场景。军刀只是轻轻地在李娅的腿上划过。

    一刀,两刀,三刀。张倩倩用军刀轻轻挑起那块已经糜烂的肉块。额头渗出了密密麻的汗珠。

    “好了!希望没伤到她的筋脉。”张倩倩打量着刀口。

    伤口涌出了一股血,不再是黑臭的那种,而是新鲜的血液。

    原来是要割烂肉呀,我不由有些失望。张倩倩是怕伤着李娅而紧张的。并不是因为要剁李娅一条腿下来。

    “接下来是最难的地方了。你可要撑住!”张倩倩轻轻吸了口气,掏出几颗子弹,用军刀撬开弹头。把弹壳里的火药慢慢倒在刚才手术过的地方。

    当张倩倩点燃这些火药的时候,李娅凄惨狂叫!我差点没能她。

    这娘们有点象难产孩子那样声嘶力竭。

    或许由于李娅的凄惨,激发了我为数不多的同情心。虽然心里还是恨着她,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浓了。对她的动作也温柔了许多。

    或许是李娅太累了,又或许是手术成功了。她没再象以前那样哼唧。

    “,能不能说说你是咋样漂到这儿的吧?”张倩倩吃完半片烤鱼后问我。

    “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从济洲岛坐渔船出海,走了四五个小时吧,就被机枪扫射!最后抱着木头漂到这儿。”

    “原来这样儿,你蛮勇敢的吗。”张倩倩用鼓励的眼神看了下我。然后在沙地画起了图,给我分析济洲岛与这儿的距离。以及出到公海后求救的法子。

    我仔细地听着,只是有些听不太明白。只好先记在心里,以后再试试那些法子行不行。

    吃完鱼后,我假装侧身睡觉。待张倩倩一离开,我便起身了。

    将要进行的是我最喜欢的节目。每个星期,总有几天张倩倩喜欢一个人躲进林子里表演。当然,我不敢靠得太近。但,她那声音就足以使我兴奋了。

    声音配上我想象的画面,就成了我乐于享受的精神世界。

    张倩倩每次进林子都很小心,不是那么容易跟踪的。如果不是那个瘪犊子毒蝎教的法子,我还真近不了那片林子。

    我靠在一块树下,竖起耳朵集中了百分之两百的精神。很快,张倩倩那美妙的声音就会从林子里飘出来了!

    果然,几秒后林子里就传出了声音。但不是那种让我迷失神志的声音,而是砍劈树木的声音!

    我慢慢伸头望去,林子中间燃起了一个火堆。张倩倩砍下几棵很小的树木还有些藤蔓。然后撕下小树的树皮。

    旁边还堆了些这些树皮跟绳子。看得出来,之前筏子上的绳子就是用这些树皮做的。

    联想起刚才张倩倩给我讲的海上求生的法子,我很快就明白了这个筏子就是为我准备的!想到这儿,我那泪水又止不住往下淌着。

    麻痹的!我再也躲不住了,站起来走向张倩倩。

    “,你咋来了?”张倩倩很快就发现了我,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倩倩,我……”我有很多话要说出来,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听见自己呜咽声。

    “咳咳,你早点睡吧,姐还要再干点活。”张倩倩低头整着那些树皮。

    我静静地坐在她旁边,看着火光下辛劳的她!

    她只是侧头瞥了眼我后继续干着手里的活。还解释说时间太紧张了,不得不晚上加班,让我安心睡觉。

    时间紧张?我问她为啥会紧张?只是她不肯说明白,只是一个劲催促我回去睡觉。

    我哪肯让她一个人辛苦,捡起地上的树皮学着她的样子折腾起来。

    只是这么简单的活儿,我却做不来。看着那些树皮在她手里飞快地卷曲着,慢慢变成一条结实可用的绳子。但我手里的树皮还只是树皮!

    我不理张倩倩催促回去休息的话。静静地看着她做事儿。我发现,这样竟然是种享受。跟在外面偷听她表演差不多。因为心里可以获得一种莫名的喜悦与满足。

    对于木筏的事儿,我不太在意。因为我想跟随张倩倩一块离开。这想法我还没说出来,怕她反对。

    天亮后,看了下李娅的状况。她的情况明显有了好转。只是状态还没恢复多少,除了哼唧少了点之外,还是起不了身。必须给她喂吃的才行。

    我跟张倩倩轮流照顾。每天喂两顿,早上跟晚上各一顿。中午她吃不下,我们就不在中午给她喂粥了。早上是我,只是我的手不太听指挥。有时会把粥洒到她身上。而汤匙也会有所偏差,不是每次都能准确送进嘴里。而是送进不该送的地儿。

    李娅貌似想以绝食对抗我的粗心,只是她几天后,她只能适应我这种方法。因为实在太饿了!或许以前病着不太觉得饿,现在感染好了很多,饥饿感也强了很多。

    现在给李娅喂粥是唯一能让我兴奋的事儿。张倩倩整天帮我弄那个木筏,晚上也没有节目了。白天还要折腾我,说是要训练点本领儿。

    训练地点就在浅海里。张倩倩用军刀制作了两支标枪,一支在我手里。还有一支在她手上。

    我们的任务就是叉鱼。别看这么一支简陋的标枪,在张倩倩手里竟然象支神器般无敌。她静静地站着,突间就扔了出去。“嗖”的一声,就叉住了一条鱼!

    这儿的鱼不大而且数量少,比深海里捕鱼却难了许多。我使出了浑身的力,连鱼的边都没能挨到!

    我集中再集中精神,终于看清了一条鱼的影子,使劲扔出了标枪。

    “啊!”只听见一声惨叫响起,“哪个瘪犊子做的!”

    很快,从海里冒出个身穿潜水衣的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