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和女上司的荒岛生涯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道歉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绿毛偷袭严寒。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严寒冷冷一笑,手里的匕首拐了个弯,竟然后发先致,扎在绿毛的喉咙上。

    “咳咳……”绿毛发出一声怪叫,然后咳了几声,吐出一大口血。一脸不甘地看着刺中他的严寒,慢慢软倒在地。

    牛壁!看来严大小姐的应变本事蛮强的。刚才白紧张了。

    现在只剩耳钉一个对手了,我们慢慢围了过去。

    “瘪犊子,竟敢偷袭我们。说吧,想咋样死?”我踢了踢还在地上打滚的耳钉。

    “饶命,饶命呀!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都是绿毛逼我的!”耳钉颤抖着说。眼睛里充满可怜。

    “饶命?你在椰汁里下药的时候就该知道结果了!”我当然不能放过耳钉。无论是为了严寒还是为了削弱刀疤的实力,都得灭了这个耳钉!

    果然,严寒一听见下药,她的情绪立即就上来了。

    “过来!”严寒冷冷地扫了耳钉一眼,“说吧,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说了能饶了我吗?”耳钉弱弱地问。

    “不能!”

    “麻痹的!严寒,别以为你有个教官老爸就可以乱来!早就有很多兄弟对你不满了,是他们让我对付你的!嘿嘿,就算杀了我,他们也会想法子对付你!”

    “说够了吧?”严寒飞起一脚踹向耳钉。

    耳钉见严寒飞腿踹来,想侧身避开,只是躲不开。被严寒踹中了身体。

    一声清晰的骨裂声传来,耳钉软软地倒在地上。眼里充满怨毒与不甘,但他再也起不来了。看得出来,严寒那一脚已经要了他的命。

    “走吧!”严寒转身往外走。

    “嗯。”我应了声,紧紧跟在她后面。太强悍了!难怪同来的那些犊子这么惧怕她。一脚就能要了人的小命儿!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惹得起的。

    当我们走出绿毛营地的时候,外面来了些旁观的。他们只敢远远地看着我们走出来。脸上写着复杂。我还看见了那个刀疤脸,他躲在人群中,冷冷地打量着我们。

    或许,这个刀疤脸才是主谋。有百分之八十的机率是他。

    因为李娅的事儿,我们得罪了他。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报复严寒,而不是我。要是刀疤脸只对付我的话,早就给他得逞了!

    我不由有些庆幸运气好,现在刀疤脸跟严寒扛上,一时间也没空对付我了。最好弄个两败俱伤,我再把这些犊子赶出荒岛。

    现在六个犊子死了两个,还有四个。加上严寒的话就有五个。

    就不知道,我跟刀疤对抗的时候,严寒站在哪边儿?要是她还站在刀疤那边的话,就头痛了!或许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看来想对付这帮犊子,严寒就是关键!她站在哪边,哪边赢的机率就大增。

    只是刀疤手里还有把枪!一想到枪,我就想起之前毒蝎也有一把。它最后落到了张倩倩手里。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希望张倩倩没有扔掉它,到时候可以用它对抗刀疤脸!

    其实,张倩倩的身手也不错。就不知道对上这个严寒能不能胜出?

    现在想来,我觉得有些奇怪。刀疤手里有枪,但只是手枪。张倩倩手里的可是一支长枪。她要是发动袭击,肯定能灭了刀疤这伙犊子。

    但张倩倩一直没有动静。无论是对付三海公司的还是对付刀疤这伙犊子,她都没亮出枪!是不想用,还是不能用?枪里没了子弹啥的?

    说来也奇怪,三海公司的犊子明明有枪,但是出了营地,都只带匕首。只有那个麻皮带枪出来。其他人不是带匕首就是军刀。

    或许,他们怕惊动谁?一想到这儿,我的心思就有些活跃。或许搞出点动静情况就会改观,说不定,我们还能获救啥的。

    没等我想明白,就回到了我们自己的营地。

    周蕴涵等四女已经奔出营地迎接我们。

    之前,她们都呆在营地里。没人告诉她们发生了啥。直到刚才整出这么大动静,她们才知道了点啥。

    我扫了她们一眼,李娅没在其中。也不知道她回来没有?希望不要出事才好,她之前的状态不是很好。

    最主要的是,我心里有些愧疚。无论如何强上她都是不对的。

    “,你没事吧?”周蕴涵远远地就向我打招呼,“听说你跟绿毛干了起来?”

    “没事儿,他们已经认输了。”我挤出了点难看的笑容。

    刚才在打斗的时候还没啥。精神力全都集中在打斗上了。只是看到绿毛跟耳钉死的惨状,还有闻到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儿,让我极为不舒服!

    要不是强忍着,早就吐出来了。直到这儿才算好了点。

    “你的女人迎接你了。”严寒回头扫了我一眼。

    “不!她们是迎接严大小姐的。你说是不是蕴涵?”我向周蕴涵打了个眼色。

    “是是是!我可听说了,严姐姐好牛壁!”周蕴涵一脸热切地走向严寒。

    想来她也算是练家子,这回遇上同道中人,自然想亲近亲近。其他几女也围了过去,叽叽喳喳地说些啥。

    严寒貌似想应付几句就完事。但却发现周蕴涵说得对路,也引起了她的兴趣,跟她们聊到一起去了。

    我不想跟她们参和,开了几个椰子后,就找起李娅。

    刚才问过一个女人,她说不知道李娅的去向。自从,她被王华松约出去之后,就再也没见着她。

    难道出事了?我心里一惊。

    不知为啥,知道她是初女之后,我心里就原谅了她很多事儿。连害我流落荒岛的事儿也看淡了些。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男人匈怀吧。

    我沿着沙滩急速奔跑。岛上全是刀疤那伙人的营地,如果她没遇危险的话,应该躲在沙滩那儿。

    果然,在一个寂静的海滩边,我发现了李娅!她正坐在一个高大的礁石上,楞楞地看着海面。

    是想跳海吗?我放慢手脚,慢慢走了过去。

    渐渐地,我能听见她低声哭泣。

    一阵海风吹来,貌似连同这哭泣声也吹进我心里。伤心,悔恨,无力的感觉瞬间从心底冒起。

    她的背影还是那么漂亮迷人。就象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那样。

    其实,我们并不是在公司认识的。而是在公园里。也是一个有风的下午。路过公园的我,完全被她这靓丽的背影迷住了。

    “对不起,李娅!”我从喉咙里挤出这么几个字。

    “你来做啥?”李娅用她哭红了的眼睛看着我。

    “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还有警察做啥?”李娅冷冷地看着我,泪水不时地淌出来。

    “那你惩罚我吧,哪怕是杀了我,我也认了!”我坐在她身前闭上眼睛,她的泪水让我心酸。

    不是我故意犯错。本以为她是个浪女人,一个把我害得很苦的浪女人。再说,在那个情况下,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

    错了,就是错了。哪怕是对方有错在先,我也不能忽视自己的错误。

    “杀你?哈哈哈,你以为我不敢吗?”李娅突然狂笑着掐住我的脖子。

    先是一阵剧痛,然后是窒息。

    越来越难受,我没有反抗任由她掐着。或许,死是一种不错的解脱。只要再过几秒,我就彻底解脱了。这些年,不知所谓的活着,就象具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早就麻木了。

    “你为啥不反抗?”李娅突然松开手,哭了起来。

    我猛喘好几口气,才算好了点。这咸湿的海风让我觉得舒服。只是下一秒,我肩膀上再次付来剧痛!

    我又被咬了,正是上次被她咬过的地方。连续两次,加上这次是第三次!

    真特么的痛!我差点就把她推下海,还好,算是及时控制住了手。

    我能感觉到,一股鲜血从肩膀的伤口处流淌下来。

    “咬吧,只要能出气。”我咬了咬牙,“看你的样子,应该早就被我伤害过了吧?能告诉我为啥吗?能让你恨成那个样子,到处针对我,还害我流落荒岛!”

    “哼!”李娅突然站起来,一脸凄然地看了我一眼,“杨九波是吧,榕树村的杨九波!总有一天,我会找回你给我的伤害!你给我等着。”

    麻痹的,还给我犟上了。我不由苦笑,实在想不起曾经伤害过这么个女神级的人物。我们榕树村,除了姓杨的就只有姓谢的。不是她疯了就是我记忆有问题!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想扒开她的脑袋看看。到底我哪里得罪了她?

    看着李娅远去的身影,我慢慢跟了过去。刀疤脸他们还在岛上呢,一旦再给他撞见,李娅肯定遭殃。

    特么的,我没走几步,肩膀上就传来剧痛,貌似要裂开似的!这娘们咬得也太用力了吧。那个地方痛得要死。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回到了营地。周蕴涵她们正等着我做饭。这儿的食物不是很多了,还有八个椰子,两条鱼。这还是昨天吃剩的。还好,这儿只有我一个男人,消耗量不是很多。只要省着点,还是能撑过今天的。

    不是我想偷赖,实在是酸痛得要死。今天说啥也不会出去弄食物了。

    还好,手里有打火机。很快就生起一个火堆,把鱼放上去烤。不时添加点柴。看着这些柴,我心里有些心疼。因为它们也不多了。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只得吃生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