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府种田 > 章节目录 第5章 收服,备战大比
    李保激灵灵打个冷颤,一颗心无限的下沉!魂血与魂魄命脉相连,一旦交出魂血,从此生和死都掌握在了叶凌的手里!

    叶凌冷冷的盯着他,宛如万年亘古不化的冰雪,冷酷、无情!

    看到叶凌的双眉一轩,赤火刃微动,李保慌忙叫喊:“祖宗饶命!小的交出魂血就是。”

    李保一咬牙,苦着脸把魂血从眉心逼出,漂浮在半空中,却是个晶莹的光团。

    一瞬之间,李保仿佛苍老了十年!如霜打了的茄子,顿时蔫了。

    叶凌散开神识扫过,确认无误,满意的点点头,把他的魂血拍入自己的眉心,与紫府识海相连。

    事到如今,李保颓然叹息,他深知魂血被别人掌握的后果:

    只须叶凌一个念头,他的魂魄就得灰飞烟灭!甚至,如果叶凌死了,他的魂血也会随之消亡,连自身的魂魄都得一起陪葬!

    叶凌拍出几张上品烈焰符,融化了李保身上的冰封,冷冷的道:“李保!”

    李保浑身一颤,一脸的惊惧和敬畏,诚惶诚恐的拜倒在地:“在!孙儿参见叶祖!”

    叶凌哑然失笑,论年岁李保比他大多了,如此称谓,令人可发一笑。

    随后叶凌淡淡的道:“李保,你虽然交出了魂血,认我为主。但以后断不可如此称呼,尤其是在药谷里,你我平辈论交即可。不得让任何人知道此事,也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到一丝端倪,懂吗?”

    “是!小的明白,小的很懂!一切都听叶道友的吩咐。”

    李保赶忙站起身来,冲叶凌躬身一礼,强装出笑颜,目光中也流露出了无比的恭敬和狂热。

    叶凌点了点头,暗自忖度:“看来此人天生一副奴才嘴脸,看风使舵,倒也不笨,怪不得他会得到筑基长老周冲那老贼的器重。”

    “周长老派给你了什么任务?为何要陷害我?”

    叶凌细细的询问了一遍,李保毕恭毕敬的一一回答,丝毫不敢添油加醋,有什么就说什么。

    “果不其然!周冲那老家伙终究是怀疑上了我,命李保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必要时候还想置我于死地。幸亏今日我先下手为强,制住了李保。”

    叶凌沉思了片刻,看到李保自己掌嘴、发誓要痛改前非的样子,叶凌吩咐道:

    “好了!既往不咎。你是聪明人,若是周冲长老问起,你在他面前该怎么去说,该怎么去遮掩,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保恭敬的垂手而立,连声应道:“是!是!小的尽量打消了周长老的顾虑,说对主人有利的话。”

    “很好!赏你一瓶极品回神丹和两块中品灵石。你速去疗伤,换身衣服,然后来清竹院向众人赔罪,记住你我之间以道友相称,不能露了破绽。”

    叶凌挥手递给他丹药和灵石。

    李保微微错愕,紧接着心头狂喜!赶忙接过。他早已见识过叶凌的肆意挥洒灵符,知道主人十分有钱,但没有料到主人还会大加赏赐于他。

    李保看向叶凌的眼神中,恭敬和狂热之色更强烈了!仿佛跟对了主人,给叶凌办事,又简单容易,赏赐又多的多,这等好事上哪里找去!李保之前的失魂落魄一扫而空,竟然变的神采奕奕起来,赶忙拜谢道:

    “没的问题!多谢叶道友,李某自有分寸!先行告退,清竹院见。”

    你是我的唯一爱恋

    望着李保兴冲冲离去的背影,叶凌嘴角泛出一丝笑意,如今收服了李保,有他暗中策应,多少可以减轻些筑基长老周冲给叶凌带来的压力。

    叶凌袍袖一挥,劲风卷过山道,收拾战场。做到毫无破绽之后,叶凌往仙府玉佩中浸入心神,留下分魂之体,把修为依旧隐藏至练气一层,然后回转清竹院。

    半路上又碰上了孟昌,他挑完水卸扁担,正打算上外门执事大殿交差,见叶凌悠然回来,诧异道:“叶兄!执事弟子李保没派给你繁重的日常任务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叶凌微微一笑:“没有,李师兄待我还算不错。你也不必去交差了,召集何景升他们,就回清竹院等着。李师兄说他昨日搜查的有些鲁莽,今日要上门来赔罪。”

    “什么!李保要来赔罪?难道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孟昌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迷惑不解。

    叶凌笑了笑,也不管孟昌如何惊骇,让他去找何景升,自己去找紫珊和素琴。

    不大会儿的工夫,五人都聚回了清竹院,围拢住叶凌,纷纷表示质疑和不信,认为叶凌是哄他们的。

    谁知没等过了多久,清竹院外脚步响动,正是李保风尘仆仆的赶来,他身上的伤势也通过极品回神丹的灵气治疗好了,甚至还换了件簇新的衣裳。

    何景升、孟昌、素琴和紫珊都是一怔,惟有叶凌靠在房檐下,悠然自得。

    李保见了清竹院五人,不敢去看主人叶凌的目光,擦了擦额间的汗珠子,远远的就打躬作揖的赔不是,满面春风的道:“哈哈!几位道友,昨日都是上差下派没有办法,多有打搅,多有冒犯!今天特地亲自前来赔不是,还望道友们海涵!”

    说罢李保连连作揖,几乎躬身到地,态度非常诚恳。

    何景升四人面面相觑,都不知晓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孟昌撞上脑门子上的火气,也登时消了大半。

    叶凌笑道:“李师兄不必客气,既然是例行公事,情有可原,我等自然不会去计较。不过李师兄为了表示诚意,可以免去我们的一些负担。比如说,在外门弟子大比之前,我们清竹院五人似乎可以不去领外门的日常任务了。”

    “嗯嗯!没的问题!我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的,以后你们不必来执事大殿领任务了,呵呵。”

    李保拍着胸脯满口应承,恨不能在主人面前多表现表现。

    何景升等人更是一脸的惊喜之色,如坠梦里。

    “是嘛!还有这等好事?”

    孟昌也是兴奋不已,高兴的直搓手:“这么说来,我们能一心备战外门弟子大比,专心修炼了?”

    “那好啊,咱们终于有时间去长溪原野历练了!先去长溪原野历练,再闭关修炼!你们看如何?”

    紫珊甚至憧憬起了未来两个月的修炼之事。

    孟昌第一个响应,对原野历练倍感新奇,更加兴奋起来,何景升也表示愿往。

    叶凌心中一动,同样想早些儿去长溪原野历练,一来为了尽快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二来历练可以增加战斗经验,为两个月后的外门弟子大比做准备;再者就是离开药谷,可以避开筑基长老周冲的注意,好处多多。

    惟有素琴沉吟不语,十分谨慎的看了一眼李保,确定他所言非虚后,点点头道:“嗯,长溪原野历练,是个不错的主意!你们三个打算何时上枫桥镇坊市?准备长溪原野历练的应用之物?”重生之霸道体修

    清竹院的五人要商议长溪原野历练之事,叶凌神识传音,喝退了李保。

    “嘿嘿,你们慢聊,在下告辞!”

    李保知趣的离开,清竹院的气氛随之也热闹起来了,一边对李保的赔礼道歉啧啧称奇,一边憧憬着长溪原野历练。

    紫珊莞尔一笑:“我和素琴姐沾了我们家陆大小姐的光,前些日子就有陆氏修仙家族里派人给我们送来上品法器和丹药,所以用不着去坊市啦。若是你们要去坊市的话,给我们捎来些阵旗、帐篷之类的东西。好了的话,咱们明天就能走!”

    孟昌羡慕的无可无不可,虽然他们孟氏小修仙家族每月也给他送一笔灵石和修炼所用之物,但决不会像枫桥陆家那样出手大方的。

    只有何景升既不羡慕,也不嫉妒,依旧保持着他高人一等的傲气。他身为何家的少公子,属于中等修仙家族嫡系子弟,再怎么说也不弱于大修仙家族里的两个丫鬟。

    只有叶凌的心态超然,本身出身贫寒,原本也没打算跟他们比。如今叶凌有了仙府玉佩,对于他们修仙家族提供的资源,在叶凌眼里也算不上什么了。

    叶凌早上去的匆忙,没顾上买道术什么的,一听此言,正对胃口;何景升和孟昌也都想去坊市买丹药法器,备战外门弟子大比,于是三人商议定了,即刻就出发,去枫桥镇坊市。

    临走之时,素琴补充道:“莫要忘了,还有竹席蒲团等物。”

    叶凌风餐露宿惯了,没入谷的时节,尽住枫桥桥洞了,有阵旗抵挡妖兽即可,至于竹席什么的,原来也没打算准备,幕天席地就好。听她这么说,只得点头道:“好!这些花费不了几个灵石。”

    叶凌、孟昌、何景升,一行三人通过药谷的传送阵,直接传送到枫桥镇坊市上,为外门弟子大比做准备,置办去长溪原野历练所需的法宝丹药等物。

    “叶兄!咱们上长溪原野历练,一呆就是十天半月,每人至少也得购买足够半个月修炼用的回神丹,还有半夜抵御妖兽袭击的阵旗,最为要紧!不知哪里有卖?”

    孟昌询问对枫桥镇坊市最熟悉的叶凌。

    何景升也提议道:“阵旗要买,法宝灵器法衣更要挑选!叶师弟,先带我们去买一阶上品或极品的法器!”

    叶凌巴不得早些支开两人,去悄悄的兜售极品回神草。让他们挑选法宝灵器,无疑是最耗时间的,于是叶凌点了点头道:“随我来!”

    到了坊市西街,叶凌遥遥一指:“这条街上专卖法宝灵器,最西边的大门楼,就是金阁仙门在枫桥镇下设的商会万宝阁!你们两个有钱的主儿就上那里去挑选上品和极品法器,我去街上摆摊的和小商铺转转。要是你们出来的早,就在此处的陆氏商会等我。”

    说话间,叶凌又一指左近的一处中等炼器阁,挂着陆氏大修仙家族的字号。

    “陆氏商会!就是素琴和紫珊她们家大小姐陆冰兰的产业?”

    何景升留神瞧看,见是一座中等的炼器阁,脸上现出一副不屑的神色,看来本地最大的修仙家族,枫桥陆家也不过如此如此。

    叶凌悠然道:“不错!正是陆大小姐家的产业。在枫桥镇上,陆家的产业有二十几处,这里仅仅是其中的一处而已。”

    何景升的脸色顿时变了,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孟昌却浑然不知觉,除了羡慕还是羡慕,粗豪的声音笑道:“呵呵,不愧是枫桥陆氏!常听素琴和紫珊说起,我还没去过呐!何兄,咱们先上万宝阁,再上陆氏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