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府种田 > 章节目录 第249章 摄魂!
    叶凌的三大灵兽齐出,风修唬得魂不附体,待要纵起御风术飞奔而逃,却被身后的五阶兽王赤火青尾豹阻住了去路!

    “吞了他!”

    叶凌清冷的声音响起,五阶妖龙凌空一个飞旋,施展水系大招水龙吟,大范围的水瀑倾泻而下,令风修躲无可躲,顿时陷入了迟缓的状态。

    雪貂和青色冰岩兽一前一后,一个打出冰刃,一个接连掷出冰块,即便风修用五阶法宝招架也力有不逮,不大会儿的工夫,两件法宝完全破损,而半空中飞腾的妖龙吐出的水箭术,赤火青尾豹在他身后大力飞扑,叶凌断定他最多能支持数息时间,就会道消陨落。

    “疾风护体!”风修见势不妙,迅速的加持了一道风灵气环绕的护体,如同披了一层祥云一般,速度倍增,立刻从迟缓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他的速度几乎超越了筑基中期的身法极限,连赤火青尾豹追的都十分吃力!

    叶凌瞳孔猛的一缩,迅速的给赤火青尾豹传出神念:“要是追不上此人,死!”

    赤火青尾豹打了个哆嗦,通体的赤火流光亮了好几分,迅猛的飞扑上去。

    雪貂和冰岩兽,也在后面紧紧追赶!

    叶凌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踏上五阶妖龙的龙头,恨不能即刻就祭起堪比金丹法宝威力的金色巨剑符宝,结果掉此人性命。

    但巨剑符宝最多只能用一次了,叶凌权衡之下,还不想浪费在这个风修身上,只是让五阶兽王赤火青尾豹拼命追逐,看他的疾风护体能够支持多久。

    此刻的风修苦不堪言,加持上疾风护体虽能摆脱迟缓的状态,甚至还可以使速度倍增,但耗费的法力甚巨,为了维持疾风护体,他体内的法力在飞速的流逝着,就算大口的吞下五阶上品月橘灵酒,顶多能坚持到二十息!

    叶凌驾着妖龙,尚且没有风修和赤火青尾豹的速度快,眼看赤火青尾豹始终撵不上,不由得传出神念,怒喝道:“孽畜!不惜一切代价,追上他!即便落下伤势,自然有本主人替你治疗!再给你一百斤五阶极品火灵果!”

    赤火青尾豹果然倍受鼓舞,猛地一阵咆哮,周身上下的气息为之一变!通体的赤焰在一瞬之间,转成青芒!

    呼!

    这五阶兽王的速度也在这刹那间攀升,周围鼓荡的罡风激起的尘土飞扬,宛如一条土龙!

    风修险些唬了一些,登时绝望!赶忙魂魄出窍,舍弃肉身,不惜燃烧魂魄逃遁。

    叶凌见状,寒星般的眸子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机,迅速的抖落开水府古画卷轴,全身的法力疯狂的注入,正对着那风修远遁的魂魄,大喝一声:“摄魂!”

    这么远的距离,叶凌也殊无把握,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风修舍弃了肉身,燃烧着魂魄,也算是受了重伤,应该符合古画卷轴历次摄魂的条件。

    叶凌只觉得体内法力几乎被抽调一空,古画卷轴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浩瀚之气!

    紧接着华光一闪,几乎飞到一线天深处的风修魂魄,嗖的钻进了古画卷轴中!

    “啊!这是什么鬼地方?放我出来”魔临

    水府古画卷轴的水域中,多了一个魂魄影子,在竭力的嘶吼呐喊,但在叶凌的神识探入古画的感知下,他的呐喊显得虚弱之极。

    “入我画轴的筑基中期修士,你不是第一个!”

    叶凌冷酷的神念传进了水府古画,令那风修魂魄瑟瑟发抖,不由得连连告饶。

    叶凌暂且不理会他,吞下四阶极品清灵丹,迅速的恢复体内的法力,等到脸色不那么苍白了,这才点手召唤来疲惫不堪的赤火青尾豹。

    “关键时刻,还是古画卷轴中用!不过看在你也立了一功的份上,本主人兑现承诺,助你疗伤,赏赐极品火灵果一百斤!”

    说话间,叶凌点指掐诀,施展高阶回春术,莹润的绿光如雨,令赤火青尾豹的毛发从青转回了赤红之焰,伤势彻底恢复了,随后叶凌又从储物袋里丢出百斤红彤彤的极品火灵果。

    赤火青尾豹灯笼似的豹眼,登时精光四射,扑上去大口吞掉,犹自流着口水,摇动尾巴,十分恭顺的望着主人。

    叶凌抓起了它的豹皮,随手把它庞大的身躯收进了灵兽袋。雪貂、冰岩兽和妖龙很自觉的钻入各自的灵兽袋,叶凌又给它们丢进些极品灵草和灵果,这才上前捡起了风修的储物袋。

    叶凌打开一瞧,对灵石、灵丹和一些五阶上品装备,根本看不上眼,只是翻看各种玉简。

    “龙泽山全图!疾风诀,疾风护体!”叶凌的神识细细扫过这几块玉简,不禁喜出望外!

    看罢多时,叶凌展开了古画卷轴,给里面不断求饶的风修魂魄传出神念:“你的疾风诀是从哪里得来的?怎么里面只有疾风护体一种道术?说!敢有半句虚言,魂飞魄散!”

    风修魂魄在水府画卷的水域里瑟瑟发抖,颤声道:“是前些年我们修士小队,从一个同样拥有风灵根的筑基后期修士手中抢掠来的,那人是五行仙门弟子,他学的疾风诀里只有疾风护体这一种道术,再没有别的了,队长特地分给了我。”

    叶凌冷冷的道:“你们夺宝队伍中,每个人修炼的什么功法?惯用什么法宝?有什么阴毒的招法,都一一说给我听。”

    “是!是!”风修魂魄深切的感受到了叶凌冷酷的杀机,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联手夺宝多年的老队友全都出卖了,甚至还对他们恨之入骨,要不是这几个家伙看走了眼,让他一个人追赶这可怕的月白缎长衫修士,又怎会落得今日这般田地!

    所以风修魂魄也巴不得拉他们一起下水,来这诡异之极的画轴水域里陪他作伴。

    就在风修诉说的当口,叶凌蓦地发现后面有好几道剑光飞入了一线天!他赶忙合上水府古画,丢出了鹅卵石阵盘,闪入其中,瞬间隐藏了所有的气息。

    叶凌从仙门金丹长老袁光熙口中无意间得知,这鹅卵石阵盘本名叫隐石阵盘,是袁光熙特地赠给孙儿袁浩保命之用,金丹以下的修士就算是用神识横扫,也无法察觉。

    而这些新入一线天的剑光上的,都是筑基修士,他们飞过叶凌隐藏的这片区域,都是匆匆而过,根本没有看到鹅卵石阵盘和其中的叶凌,只是留意到有一具新死的尸身。诱宠傻妃:呆萌王爷很腹黑

    “这倒霉的家伙身上的装备不错,我去扒下来!你们等我!”

    一道剑光停落,他身后的队友却提醒道:“当心!说不定是个诱饵,附近多半儿会有夺宝修士伏击。”

    “哈哈,我们在岸边重新结队,拉了来这么多新队友,还怕零星的夺宝修士不成?”

    那人得意的一笑,把风修残破的上品法衣、护符,扒了个一干二净。

    叶凌在鹅卵石阵盘中看的分明,心中苦笑:“这些修士确实很有经验,上了岸抱成一团,重新组成了将近二十人的大队人马,相约一起过一线天,保障了自身的安全。咳咳,只可惜我们来的时候,原本就心不齐,魁梧大汉这厮榆木脑袋,根本想不出这个法子,孟凡燕的心智也差些,要不然也会像他们一样出入顺利。”

    叶凌看他们走远了,这才收起了鹅卵石阵盘,放出四阶小药灵在前面探路,他驾着剑光在后面不疾不徐的随行,同时抓紧时间修习御风护体之术。

    这绝对是一个逃遁、冲出险境的保命道术,叶凌费了不少力气杀了风修,得到此术,只有认真研习,才能在凶险的龙泽山上更好的历练下去。

    行不数里,叶凌通过与四阶小药灵之间灵魂烙印的联系,发现前方有大片的斗法光华!

    之前过去的二十几名修士,与风修的同伙,那队夺宝修士战在了一处!

    而孟凡燕和魁梧大汉,此刻狼狈不堪的委顿在地,身上法衣破损,连孟凡燕的朱红小伞都只剩下了伞骨。

    “嗯,是这一大队人马,救了他们俩!”

    叶凌看明白了眼前的情形,见那四个夺宝修士根本不敌这边人多势众,如丧家之犬一样匆匆逃跑。

    叶凌索性收起小药灵,驾着雷灵剑光迎了上去,远远的冲着孟凡燕和魁梧大汉微微一笑:“两位队友,你们还好吗?”

    二十多名修士,齐齐回头望向叶凌,又看了看两个受伤的修士,问道:“你们是一伙儿的?呵,小兄弟不错啊,只有筑基一层的修为,也敢在一线天乱闯!没有遇上夺宝修士,真是你的运气!”

    魁梧大汉和孟凡燕抬头望见叶凌毫发无损的站到他们面前,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啊?你竟然安然无恙?怪事怪事!”魁梧大汉就跟见了鬼一样跳起来,忍不住身上的伤口剧痛,又哎呦的呻吟起来。

    孟凡燕也是瞪大了眼睛瞅着叶凌,吃吃的道:“追你的那个筑基中期风修呢?”

    叶凌在众人面前,无法矢口否认,只有淡淡的道:“死了!这些道友想必在路过的时候,看到过他的尸体。”

    孟凡燕倒抽了一口冷气,满脸狐疑的望着叶凌,又望了望那二十几名修士,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再看向叶凌的目光,更加的迷茫!

    魁梧大汉则是惊的眼珠子险些瞪出来,一脸的不信:“不可能!这不可能!那风修绝对不是你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