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府种田 > 章节目录 第359章 灭魂!
    叶凌的大五行小三奇剑阵,立刻把周明辉围在当中!

    周明辉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旦被剑阵阻住,后面的叶凌和他的四大六阶灵兽就会追上,到时候他插翅也难逃!于是周明辉一咬牙,急忙拍出周氏老祖赐予他的上古群攻符箓地炎符,轰向了剑阵!

    地炎符爆开,大量的地炎火如同火山喷发一般,轰在了大五行小三奇剑阵上。

    周明辉满以为这一击定可以打开一个缺口,杀出一条血路,没料到整个剑阵混元流转,地炎火轰在剑阵的任意一处,都被八大剑灵傀儡同时化解!

    整个剑阵为之一暗,但并没有被击毁,依旧散发出强烈的剑意!

    叶凌没有用神念强行操纵这些剑灵傀儡,任由它们发挥,就见八大剑灵傀儡同时攻上,如同八柄利剑,直刺向周明辉!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周明辉被八大剑灵傀儡洞穿,爆成了一团血雾,神魂俱灭!

    存有周冲残魂的六阶苍鹰,早已舍弃了周明辉,急速飞遁。

    然而这六阶苍鹰却遭到了叶凌的六阶妖龙、冰蝶王、赤火青尾豹和冰岩兽的围追堵截,左冲右突,始终无法冲破重围。

    最后六阶苍鹰带着对叶凌的滔天恨意,鹰眼迸发出了阴鸷而又怨毒之色,向驾着六阶妖龙的叶凌猛冲了过来!

    叶凌伫立龙头,神色清冷,在他看来,周冲远比任何一个周氏家族子弟都要危险!他是惟一一个怀疑叶凌拿走了云苍山深涧天降异宝的人,并且因为此事,从叶凌修炼之初,周冲便重重阻挠,时至今日,周冲肉身已死,残魂却依旧深恨叶凌。

    眼看六阶苍鹰扑至,叶凌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柄晶虹弓!蓦地寒光一闪,射伤了六阶苍鹰!

    紧接着妖龙喷出了水瀑,令其陷入迟缓的状态,紧追而来的冰蝶王也扇动冰风,登时将六阶苍鹰冻成了冰雕!

    “碎!”

    叶凌给晶虹弓注入法力,又是一道闪烁着寒晶之芒的冰箭,六阶苍鹰的冰雕随之碎裂!

    一道残魂仿佛烟丝一般,在碎裂的一瞬逃逸!欧巴丶你是我的

    叶凌目光一凝,见周冲的残魂故技重施,又要燃烧魂魄逃遁!叶凌岂能如他所愿,立刻拍出了封魔图!

    “摄魂!”

    封魔图中的魔头不敢怠慢,古画卷轴的浩瀚气息散出,光华一闪,一缕烟丝状的周冲残魂刹那间被摄进了封魔图,成了水府画轴上一缕飘渺青烟!

    魔头叹了口气,向主人抱怨:“筑基期的残魂?这也太少了!都不够本魔塞牙缝的。”

    “把他的残魂吐出来!”叶凌给封魔图冰冷的传出神念,不容置疑的道。

    魔头打了个寒颤,十分不舍的道:“主人呐,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您就把这缕残魂让给小的,又有何妨?”

    “嗯?你敢抗命不遵吗?”叶凌冷冷的道:“我本想把九宫旗陷阵符宝困住的金丹老怪交给你,没想到一缕筑基残魂就足够你吃了,是也不是?”

    “不不!不够,远远不够!主人啊,您还是让小的吞噬金丹修士的魂魄!嘿嘿,主人是天底下最大方的,怎会亏待了小的?”

    魔头赶忙丢出了封印成灵气团的周冲残魂,谄媚的讨好主人,不住的歌功颂德。

    叶凌毫不犹豫的一把捏碎了周冲残魂,随着掌中泛出的火雨术,周冲的残魂彻底消失在了天地间。

    魔头见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心中无比忐忑:“看来本魔还是低估了这煞星主子的心性,似乎比本魔还要残忍!连这倒霉鬼的残魂都不放过,生生的炼了魂!要是有朝一日,本魔得罪了这煞星,会不会也沦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

    不过转眼间,叶凌又带给他无比的希望!

    叶凌指着九宫旗符宝的阵法光幕,给封魔图中的魔头传出神念:“你可认得这九宫旗陷阵符宝?我困住了此人,究竟该如何杀死!”

    魔头兴致盎然的盯了半晌,十分积极的道:“回禀主人!小的虽然不认得这个九宫旗符宝,但是陷阵符宝甚至是九阶以上的陷阵法宝,却是多见过的!就品相而言,主人的九宫旗符宝无疑是普天之下极为罕见的,威力也是极强!困住个金丹初期修士,似乎有些浪费啊。”魔妃天下:冷傲四小姐

    叶凌皱眉道:“废话少说!我只是问你,到底能困他多久,用什么样的法子杀死他?你若是对他的魂魄不感兴趣,大可以闭口不答!”

    魔头赶忙拣要紧的说:“主人有所不知,这九宫旗符宝的前身,想必是一件特殊的九阶极品阵旗,被熔炼成了陷阵符宝。杀里面的家伙倒也容易!只需在符宝外面轰击此人,不过杀伤的力道不能超过符宝的承受力,最好是金丹中期以下,不然的话,会击破符宝不慎放走此人的。小的建议主人把他打个半死,再由小的摄去他的魂魄,岂不快哉!”

    叶凌心中暗喜,点了点头,暂且收起了封魔图,回头看了一眼四名被他收走魂血的赤霄仙门弟子,淡淡的道:“你们四个过来!”

    这四人唯唯诺诺的跟了过来,却不敢跟叶凌站在一起,反倒是远远的躲着,神情又是恭敬又是迟疑。

    四人当中惟一一个绿裳女修,容貌倒也有几分姿色,她终究有些胆战心惊,生怕叶凌杀人灭口,赶忙万福施礼,张口欲言又止,最后终于一咬银牙,吞吞吐吐的道:“道兄,您说的我们都做到了,也替您阻拦了周氏子弟,您该不会卸磨杀驴吧?”

    其他三人脸色一变,纷纷斥责:“道兄又岂是那样的人?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叶凌不冷不淡的道:“按理来说,你们见我杀了周氏子弟,又困住你们的赤霄仙门长老,必定心中不服,巴不得上报给仙门和周家领赏?”

    四人腿一软,全都跪倒,磕头如捣蒜,纷纷叫嚷道:

    “岂敢岂敢!我们四人的性命都在道兄手里,又怎敢心怀二意?”

    “道兄杀了我们四个灭口,易如反掌!但我等对道兄赤胆忠心,惟天地可表,就这么死了,对道兄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啊!”

    “是啊,我们还可以为道兄做很多事,甘愿供道兄驱使!”

    “我等给道兄当牛做马,全都是心甘情愿,绝不敢背叛道兄!”

    叶凌满意的点了点头,淡然道:“嗯!很好,叶某确实有用到你们之处。这样吧,助我杀了陷阵中的金丹老怪周明德,算是你们纳的投名状!杀周氏也有你们一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