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变相的相亲(求首订)
    许久后,侍者领着景丽欣款款而来,景闻上前迎了过来,祁懿琛闻声转身后就看到了景丽欣温婉动人且含羞带怯的模样。

    景丽欣穿着咖啡色的雪纺衬衫,琥珀色的双眸清澈灵动,长长的睫毛如同洋娃娃一般浓密上翘。只见她淡粉色的嘴唇微微上弯,白皙的脸颊上随即显露出一个深深的梨涡,十分可爱。顺直的头发也随着她的步行在空气中舞动,在和煦的阳光晕出柔和的光泽。

    “爸。”景丽欣那璀璨的笑容里带着清新的妩媚气息,她温柔地唤了一声。

    “来了呀。”景闻上前,轻揽着景丽欣的肩膀,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慈爱,轻柔地说。

    “祁总,不好意思呀,刚听到前台说我爸在这,就过来见见我爸。没想到祁总也在呀!”景丽欣的眉毛微微动了动,眸光微闪,盈盈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祁懿琛,嘴角上扬的笑意愈来愈温柔,她轻咽住话,白皙的脸颊上不自觉地泛起潮红,她微低垂着脑袋,手指有些不安地搅动着衣角,在光晕的映衬下,那一种软惜娇羞之情,竟难以形容,轻声问,“祁总,不介意吧?”

    “不介意。“祁懿琛的左手随意的垂在身侧,琥珀色的眼中没有丝毫感情,但却动人心魄,他晃了晃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四处游弋着,过了小会儿,他轻呡了一口红酒,醇厚的浓香在嘴里散开来,敛下眼眸,淡笑道,”有景小姐这么温柔美丽的女士作陪,祁某真是三生有幸呀。”

    景闻听到这里,虽是应酬上的场面话,但他的眸子里仍藏匿着身为生意人的精明,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嘴都有点合不拢了,接着仰着头哈哈大笑了起来,递了个眼色给景丽欣,别有深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见自己的父亲如此高兴,又得到自己父亲赞许而又意味深长的暗示,景丽欣的心里显然更加欣喜满足,她的脸上流露出无限的喜悦,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移着。

    可见,景闻对祁懿琛还不是一般的满意,简直是赞不绝口,景丽欣那含羞带怯的目光地朝站在落地窗的祁懿琛投了过去,欲语还休。

    温暖的包厢里藏匿着些许暧昧的味道,不知为何,却隐隐带点冷意。

    祁懿琛侧过头,垂下眼帘,假装没看到景丽欣的款款深情,暗地里瞟了一眼看热闹的李文,那深邃的眸光里,暗含着浓浓的警告。

    只那一眼,李文瞬间吓得浑身颤栗,他敛下眼眸,正了正色,上前拉开景闻旁边的餐椅,礼貌恭敬地说:“景总,景小姐,请坐。”

    景闻颔首,率先走到他先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景丽欣微点着头,也跟着坐了下来,仍然羞红着一张白皙秀丽的脸,轻低着头,在这样的温暖的灯光下柔声诉说着她心中的心意,

    祁懿琛的眉毛动了动,有些不耐地扯了颈间的领带,凌厉而淡漠的眼眸越发深邃,嘴角上扬的那抹轻轻浅浅的笑意却染着莫名的冷意,他几个大踏步,坐了下来。

    此时,侍者推开包厢门,一个个精致的佳肴被端上餐桌上,讲究的摆盘,色泽鲜艳的菜色,香味扑鼻而来,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景丽欣紧紧地注视着祁懿琛,他那一双纯黑色的眸子,几乎能将她都吸进深渊;五官如刀刻般深邃,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处的两颗扣子解开着,露出蜜色的肌肤;一条酒红色领带松松垮垮的系在领子上,那颜色跟杯中的红酒一样妖冶,只是他的眼眸一直都没在她身上停留,她这般优秀,这般漂亮,难道还是不能足够吸引到他的目光吗?想到这里,她心生不安,无限不安,纤细而修长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握紧。

    “景总,请就餐。”祁懿琛轻抬右手,出于对长者的尊敬,示意景闻先用餐。

    “哎,好,好。”景闻轻颔首,拿起竹筷,随意地夹着跟前的菜,吃了几口后,就放下筷子,试探地说:“景总这称呼太生疏了,要不贤侄你就叫我景叔叔吧。”帝少的心尖宠

    祁懿琛微微挑了挑眉,琥珀色的眼睛仍波澜不惊,他的眼底却快速掠过一抹嫌恶,让在场的人几乎都捕捉不到那抹嫌恶,当然除了李文,又想到景清漪与景闻的关系,这称呼还是勉强能接受,且必须得接受,他的嘴角微勾出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淡笑道:“那,贤侄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景丽欣的嘴角漾起一抹甜美的笑意,翦水明眸里涌动着无限的爱恋,她优雅地拿起竹筷,夹着自己喜欢吃的饭菜,小口地咽了下去。

    祁懿琛轻呡了口红酒后放下高脚杯,拿起竹筷,随意地夹了些菜放到白色瓷碗里,端起瓷碗安静地咀嚼着,家教极好,俨然就是个优雅的贵公子形象。

    “嘉悦酒店的菜色还是值得一尝的。”景闻笑眯眯地听着,浑身觉得滋润,找着话题与祁懿琛闲聊着。

    “味道确实不错。”祁懿琛微微点了点头,清俊的脸上泛起笑容。

    与祁懿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景闻的心情很是愉悦,满意的笑容一挂在嘴角,脸上的皱纹宛如一朵盛开的金菊。

    看着祁懿琛与自己的父亲相谈甚欢的场景,景丽欣的心间滑落着一种叫做幸福的情愫,她的脸好象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贤侄,景叔叔相信,奥翔航空在你的领导下绝对会再创辉煌的!”景闻见时机成熟,他的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精光,而这抹精光却刚好被祁懿琛给捕捉到了,他旁敲侧击地问,“贤侄啊,事业上有如此成就,是不是该要考虑人生大事了?”

    “景叔叔,您太看得起我啦,小辈我现在哪里称得上是事业有成呀。”祁懿琛微挑着眉,对于景闻的旁敲侧击,他是不屑的,幽深的眼眸泛着犀利而深邃的光芒,眨动之间,骤然变得清明了些,他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看似苦涩的笑意,颇有些无可奈何地说,“刚接手公司,还有很多烂摊子没理清的,现在哪有时间和精力来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景叔叔,您说是不是?”

    李文敛下眼眸,不赞同地撇了撇嘴,有时间去肆意招惹景清漪小姐,就没有时间考虑人生大事,一句话就轻轻巧巧地打消了别人的念头,还把问题又原封不动地抛回给对方,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狐狸,腹黑的本质尽显无疑。

    景闻那愉悦的笑容僵在唇角,没想到祁懿琛又把这球踢回给他,果然狡猾,他好歹是经历过商界风雨的,目光顿时变得锐利起来,眼睛刻意眯成了一条缝,本来是皮笑肉不笑的,但现在也笑得很自然了,轻点了点头说:“是的,年轻人该以事业为重,等事业做起来后,再考虑终身大事也不为过。”

    景丽欣在这时候刚好放下竹筷,听到景闻那番言论,就知道他已经被祁懿琛给说服了,她暗地里捏了一下他的右臂,抬眸,幽怨地看了一眼祁懿琛,兜兜转转又绕回了原话题,她扯了扯嘴角,温柔的笑容漾在唇角,一副端庄的模样惹人怜爱,她娇嗔道:“祁总,话也不是这样说。年轻人是该以事业为重,这点没错,但终身大事也要考虑在内,可不能因为事业而耽误了终身大事呢。”

    初听到景丽欣的话语,会觉得她明事理,可是,如果细细揣摩,就能领悟到这话深层不言而喻的含义。

    “嗯哼,景小姐确实说得有道理。”祁懿琛微优雅地靠在椅背上,抬眸,了然地看了一眼景丽欣,他的右手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色液体,他有些不耐地挑了下眉,敛下眼眸里暗藏着幽深的情绪,他顿了顿,把窜到喉咙眼儿的火苗硬压下去,淡笑道,“这不是现在也没遇到个合适的对象,加上工作上忙得晕头转向的,就更加没那份心力了。”

    只消一眼,李文就能触摸到祁懿琛那眼眸里蕴藏着的深深怒火,只可惜,景闻和景丽欣似乎还没意识到,他有些无语地晃了晃头。花千骨番外之续前缘

    景丽欣会错了祁懿琛那一眼的所包含的内容,她的脸微微涨红,羞涩地注视着祁懿琛,欲言又止的模样加上漂亮的外表甚是诱惑,只可惜对面坐着一位冷心冷情的祁懿琛,做到目不斜视,根本没有上钩的可能。

    祁懿琛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机械表,食指敲了敲腕表,优雅地起身,礼貌地说:“景叔叔,景小姐,我已经吃饱了,下午还约了客户谈合约,现在就得走了,这餐记在我的账下。祁某就不打扰两位共聚天伦了。”

    说完,祁懿琛就从位子上离开,朝着景闻和景丽欣莞尔一笑,递了个眼色给李文,他就面色清冷地朝门外走去,脚步匆匆地,似乎很急的样子。

    但这一切在景丽欣看来,祁懿琛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种英伦贵族的翩翩绅士风度,优雅的无可挑剔。

    “景总,景小姐,请留步,谢谢。”李文立即领会到了祁懿琛那眼的用意,他轻弯下腰,鞠了一下躬,恭敬地说。

    待祁懿琛和李文离开了包厢,景闻迅速地收起嘴角的笑意,重重地叹息了下,眼底藏着深深的算计,他毕竟是经历了岁月的无情打磨,对于一些表面恭维的话语肯定还是能琢磨出那话的言外之意的,他轻拍了拍景丽欣的肩膀,语气凝重地说:“丽欣,我看≈ap;8226;≈ap;8226;≈ap;8226;≈ap;8226;≈ap;8226;≈ap;8226;这事比较悬!”

    听到景闻这般说,景丽欣的心突突地跳,手心里冒出了冷汗,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着,面对如此美丽性感而又优秀的她,祁懿琛怎么能做到视若无睹的?难道祁懿琛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所以才会对她视若无睹,她这么想着,开始感到切齿般的嫉妒。

    这种情况,她不容许,绝不容许!

    整个a市,能和祁懿琛比肩而站的就只有她景丽欣一人,不管是谁,她都要从那个人的手里给抢过来!

    “爸,你也才和祁懿琛见过数次面,没和他正式交手,”景丽欣皱了皱眉,她的眼底闪过一股狠意,快速得让景闻也没捕捉到,接而弯起一抹柔柔的笑意,语气毋庸置疑,“这事,也没正式提出来过,怎么就悬了呢?”

    景闻紧皱着眉毛,以他和祁懿琛的第一次交手,加上业界给予的评价,他知道祁懿琛此人必定是城府极深,为人处世谨慎圆滑,让人几乎抓不到任何把柄,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他不好意思再主动挑起他与丽欣婚事,可见,现在真的是这一群年轻人的天下了,他想不服老都不行了。

    “丽欣,你还年轻,家里从小宠着你,导致你没经历过大的风浪,不知道这内里存在多少弯弯绕绕。”景闻晃了下脑袋,甩掉脑海里纷乱的思绪,他的脸严肃得像尊石像,他抬眸,看着大女儿景丽欣一脸乖巧而势在必得的模样,实在是不忍出言打击,“我在商界里摸滚打爬了这么些年,自认看人也是一流的,可是,祁懿琛这小子我还真看不透,可见他把自己藏得有多深,为人处事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这人千万不能成为敌人,一旦与他为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爸,既然祁懿琛不能成为敌人,那我们就想办法成为他的朋友,合作伙伴。”因着景闻的赞许,景丽欣的脸上露出丝丝得意,想接近祁懿琛,景闻的穿针引线必不可少,她那乌黑的眼睛里,闪烁着踊跃的光芒,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优美的弧度,柔声怂恿道,“而成为合作伙伴最简捷的方法就是祁景两家豪门联姻。”

    “不错,豪门联姻是一劳永逸的做法,为景氏也能带来丰厚的福利。”听着景丽欣的叙述,景闻眯缝着眼睛,细细地思量着,他的眼底掠过一抹精光,不一会儿,他的嘴巴像敲开木鱼般地笑开了,他沉声说,“丽欣,我会竭力促进祁景两家联姻的。”

    殊不知,谋算好的如意算盘早已被祁懿琛洞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