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扬,晚上一起吃饭吧(求首订)
    此时的天空澄净蔚蓝,朵朵白云漂浮着,温暖的光线投洒下来,把心底里的寒意逼退了不少。

    “好像是哦,”景清漪抬眼,静静地注视着贺明扬,想到小时候那些调皮捣蛋的日子,她弯了弯眉眼,她的嘴的线条弯得惊人的秀美,上唇的中部形成一个锋锐的楔子,紧闭在坚定的下唇上,两个嘴角周围经常浮露着两个类似笑靥的东西,她嗔怒地看着他,轻柔地说,“我什么糗样,你基本上都看过的。”

    “我调皮捣乱的时候你也看过啦。”贺明扬那一双丝绒一般的眉毛,像蝴蝶的触须一般弯在那里,显得特别黑,那沾满晶莹液体的睫毛,徽微眨动着,像是回忆着烟云般流逝的童年趣事,不经意间,他微不可及地轻叹息了一声,似在感叹流逝的年华,又似在惋惜。

    “又在回忆童年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啦。”景清漪看到贺明扬一副追忆似水流年的恍神模式,就知道他在回味那些往事带来的乐趣,她的睫毛密而黑,在睫毛底下的那一双眼睛,集中着所有的活力、言语和智慈,狡黠地眨了眨眼,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促狭的笑意,在阳光的照耀下,明艳动人,她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饶有趣味地问。

    “难道你没回忆呀?”贺明扬看到景清漪似乎又恢复到往日的快乐,不再是那般颓废,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满满的欣慰,他的上唇噘起,像小孩子噘嘴生气的模样那般令人心生怜爱,他的眼睛像海一般深,天空一般的清澈,黎明和黄昏,光明与阴影,都在这里自由嬉戏,他勾起一抹兴味的笑容,柔声地打趣道,“那段玩耍嬉戏的日子可真想念得紧呢。”

    “确实。”景清漪的蔷薇花苞似的嘴唇,渐渐地开放起来,两颗笑靥也随之浮现出来了,她的两只眼睛像两股泉水,清澈见底,想到小时候想要长大的豪言壮志,她明亮的眼眸黯淡了,叹息地说,“小时候盼望着长大,现在却盼望着回到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状态。”

    办公室内凝重的氛围悄悄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其乐融融。

    贺明扬放声大笑的时候,嘴咧得那么大,在阳光的光辉下面,把三十二颗白齿,整整露出二十颗或许还更多。绝色风华:腹黑召唤师

    微笑是盛开在人们脸上的一朵美丽的花,时时刻刻散发着迷人的芬芳。

    景清漪的弯弯的、优雅的眉毛,老是微微地扬起,她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阳光照遍大地,景清漪举头凝视,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身体沐浴在阳光下,全身感到一阵温暖,她把头发披散下来的那种泛着闲适的光芒是叫太阳的光芒都要忌妒的。

    贺明扬看到景清漪光滑白皙的脸上浮起的柔美笑容,好似灵魂中涌出一道光,把她的脸照得光艳动人,看得他心里不禁砰砰直跳,他觉得有一股微火像许多烧红的针似地跑遍他的全身。

    贺明扬恍恍惚惚地记得以前他刚情窦初开的那些日子,他老是偷偷地看着景清漪,他的心无时不刻不在恋想着她,就好像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空气一样。

    此时,其乐融融的氛围里多了几分暧昧,几分没有说出口的情意。

    正在这时,几声清晰的敲门声传进景清漪的耳朵里,将那种似有若无的暧昧情愫给打破了。

    “什么事?”景清漪回过神来,她往门口的方向望去,估计是哪个同事来找她,她清了清嗓子,扬起声音问。

    “老大,到时间了,是不是要开始提审陆福林了?”双手环抱着一沓资料的范馨云侧着身站在门口,她那双黑得像涂着墨一样的眼睛,又灵敏又深邃.在不算黑的细眉下闪动着,她的嘴唇红艳艳的,充满着青春的魅力,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她轻声咳了咳说。

    “嗯,你们先进审讯室,我待会就过来。”景清漪微抬起左手,她低下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确实是到时间了,她扬起声音吩咐道。少年,等等我

    “清漪,那我先走了。”贺明扬静静地注视着景清漪,他那两道眉毛很规则地往下弯着,像是圆规画出的两道弧,他的目光温柔如水,面貌温雅如文人,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温和的笑意,他轻声说。

    “好的。”景清漪恰好面对窗户站着,阳光射到她的脸上,使她的双颊更加红润,她的右手轻托着腮,左手轻托着右手肘,张大的眼眶里,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动着,下巴微微上翘,在她深不可测的眼睛里,闪耀着金刚钻的光辉,她略带歉意地说,“明扬,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你。”

    “顺便帮我参考生日礼物。”景清漪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猛地拍了下自己的后脑勺,眉毛一根一根地几乎是等距离地排列着,沿着非常优美的弧形弯成一条迷人的曲线,她的长长的浓密的微微抖动着的长睫毛下,蕴藏着的两颗玲珑剔透、流光溢彩的水晶,她惊呼一声,讶异地说。

    “是不是要顺便帮你选你叔叔的生日礼物呀?”贺明扬只是安静地凝视着景清漪,突然想到了先前她拜托他要做的事情,他微微挑了挑眉,剑一样的浓眉下边,是一双明亮的眼睛,藏匿着深深的爱恋,他柔声问。

    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口的,说完后,景清漪和贺明扬相互对视一眼,读懂了对方眼睛里藏匿的意思,相视而笑。

    “我猜也是,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会舍得请我呢?”贺明扬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看起东西来,仿佛在温柔地凝视,他嘴角的笑意暧昧不明,他弹了弹景清漪的额头,促狭道。

    “切,你看看你这话,说得我好像很小气一样。”景清漪托着腮帮子,瞪了贺明扬一眼,撇了撇嘴说。

    贺明扬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脸上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情,他的唇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深深的眼睛立刻迸射出往日的光芒,还有一种不多见的期盼和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