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对不起(求首订)
    在宴会大厅的角落里,热闹的空气中却凝结着紧张的氧气,使人心里压抑沉闷。 (w w w     c o )

    “我才不要跟她道歉呢!”瞥见所有人都是一副斥责的表情,景丽檬窘得面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又看到景清漪一副淡漠的神情,她就更加恨得牙根直发麻,手指骨节痒,想狠狠地揍她一顿,她自问不比景清漪差,相貌、学识及能力上她都要略胜一筹,可是,似乎只要一沾到与景清漪有关的事情,她就处处受挫,景清漪可真是她人生道路上的滑铁卢呀,想到这里,那掩藏在心底的嫉妒一口口地痛咬她的心,然后又毛骨悚然地渗透进她的骨骼,不动声色地钻进她的血管,丝丝缕缕地弥漫到她的全身,她不是没看到景丽欣那抹警告的含义,可她就是觉得不甘心,她愤愤地瞪了一眼景清漪,重重地哼了一声,瞥到景清漪仍是淡然的神情,她就更气得一双眼睛像铁匠的熔炉那样往外冒着火苗,噘着嫣红的嘴唇,没好气地说,“凭什么是我向她道歉,我又没说错什么。”

    “我可教不出来这么目中无人的孙女出来。”看到景丽檬仍是一副不知错的表情,景铭城的脸更难看了,他的眉毛顿时拧成了疙瘩,额上沁出了汗珠,满脸的皱纹可怖地堆在满是沧桑的脸上,凌厉的眼神在景丽檬的身上打着圈,他的双手握着拐杖不断地敲打着地面,发出几声沉闷的声响,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沉声说,“景丽檬,别以为你很了不起,你所享受的这些财富和名声都是我给予你的。你有本事就抛弃景家的一切,单枪匹马,闯出一片天来,这样,我还能高看你一眼!”

    景丽欣屏气敛息的倾听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听错一个字,她的心绷得紧紧的,要是真如景铭城所说,让丽檬不靠景家,出去闯荡,上班,千金小姐沦为打工的,这……丽檬怎么忍受得了呢?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景铭城发这么大的火,说这么重的话,话语的言外之意有将景丽檬逐出家门的意思,可见,景清漪在景铭城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她紧锁愁眉,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移着,此刻,她的心里乱得不得了,怎么也找不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现在唯有景丽檬肯低头向景清漪认错,这事才有可能真正地完结。再婚一年间

    景铭城抑扬顿挫的话语,景清漪能听得出来那话语里藏着深深的关心和疼爱,想起那次她声泪俱下的声声指控和责问,使她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左右都不是个滋味,她的眼眶微红,在她深不可测的眼睛里,闪耀着金刚钻的光辉,丝丝缕缕的湿润覆盖着她那黑葡萄似的眸子。

    那些威严的带剌的话就像顺风的火舌,烧得她脸上发红发烫,抬眼,看到一脸严肃的景铭城,景丽檬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她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期然地,她的牙齿咬紧了,张大的瞳孔中充满了迫切的着急。

    “快点,向清漪道歉!”景铭城瞥到景丽檬仍没有一丝悔改的迹象,他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他面无表情地审视着景丽檬,怒不可遏地低吼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震得人心里直打颤,他的表情和声音,好像在阅兵典礼时发出立正口令那样严肃。

    一刹那,景丽欣的心弦紧绷,如同上紧了的发条,她的脑海里转悠了几百种想法,可是没有一种想法比直接道歉来得更有用更有效,她想劝解安慰,想说些什么来缓解现在紧张的氛围,可是喉咙似乎被咽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楞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景清漪静默地站在那里,她那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的古玉,苍白无瑕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冷冷的触感,唇边带着一抹轻轻浅浅的弧度,却有种让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此刻,角落里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息,氛围凝滞而沉重。

    景丽檬听到景铭城的低吼声,她的脸上忽地出现了怯弱的讨饶的神情,那神情就像是一头急急地但软弱地摇着下垂的尾巴时的狗的表情,阴云透过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像是要落雨了,双手不自觉地紧了紧。tfboys之冥冥之中遇见你

    景铭城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

    景丽檬胆怯地低着头,不敢看景铭城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她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不知道什么是时候开始,手心已经冒着冷汗,她那又浓又黑的眉毛底下,明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光彩。

    “丽檬,快点道歉啦。”景丽欣她那只小而挺直的鼻子,翘翘的,有一股傲娇的心劲儿,而此刻,她的脸上泛着浓浓的焦虑,她的两道淡淡的卧蚕眉像愁云一般紧锁着。

    “对不起……”一丝发抖尖细的声音,在空中愈颤愈细,几乎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

    景铭城轻哼一声,他那染了白霜似的双眉下,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像清澈的、深沉的池水。尤其她那两道细眉尖端,随着眼睛变圆而扬起来,简直是两座冰峰,令人心里发寒。

    景丽檬猛的一抬头,看见景铭城的脸色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她立马又紧张起来。她的目光四处移动,似乎在搜寻什么,她是那么的不安,甚至不敢接触任何人的目光。然后她又把头低下去,好像怕被别人看见似的。她的十个手指头不停地搓来搓去,一会儿便被汗水打湿了,滑滑的。

    “爷爷,丽檬已经道歉了,您就别气了。”景清漪微微挑了挑眉,她微抬起右手轻轻地抚着景铭城的背,她的脸上一张匀称小巧的嘴,嘴唇在牛乳一样白的牙齿上优美地张开,她那双泉水般纯净的大眼睛,镶了一圈乌黑闪亮的长睫毛,眨动之间,透出一股聪明伶俐劲儿,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柔美的弧度,笑盈盈地说,“您就为这点事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