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我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求首订)
    倾过身,在景清漪的唇边轻轻吻过,祁懿琛刻意眯缝着他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两个代表事实的文字轻吐了出来,他的声音在她的唇边徘徊着:“早安。 ”

    景清漪怔楞了下,随即明白了过来,她的脸上蒙着一层懊恼的阴云,看起来很是沮丧,她不安地瞄了一眼祁懿琛,紧咬着下唇瓣,她立即拉过被子全部遮住脑袋,她现在真的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好吗!

    酒精,果然就不是个好东西,能害死人啊……

    一想起昨晚只凭感官享受、那么疯狂的自己,景清漪现在就没由来地感到后悔了,就不知道当时哪根神经给搭错了,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是一场梦。

    昨晚那个没有拒绝也没有抵抗,反而热烈回应祁懿琛的人真的是她么……她甚至心虚地想,可不可以像拍戏那样ng重来?

    如果有,那么这次,她一定会屏蔽掉祁懿琛那无与伦比的个人魅力,绝对不受他的蛊惑,不被他所诱惑!

    呃,不过很显然,并没有ng重来的机会,她在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均不存在。

    在被子里像鸵鸟一样闷了几秒钟,突然罩在身上的被子就被一阵大力扯掉,祁懿琛微挑着眉,硬朗的脸庞出现在景清漪上方,墨黑的瞳仁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眸光微闪,看到她那如鸵鸟般的行径,就没来由地染上了深深的怒气,当然,他也触摸到她瞳孔里滑落的深深的懊恼,想到这里,他紧抿着嘴唇,周身泛着莫名地寒气,低气压瞬间蔓延了起来。

    “后悔了?”祁懿琛目不转睛地盯着景清漪,他强压住内心深处掩藏的怒火,故作平静地说着,话语里让她完全听不出喜怒。

    景清漪面对祁懿琛如此直白的问话,清丽无暇的脸上染上了几许的绯红,她目光闪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低垂着眼睑,嘴唇不安地蠕动着,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喝了酒之后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把那些压抑的情绪全部释放了出来,便导致了昨晚的结果。

    莫非,是因为受了景丽欣的刺激?

    还是,她潜意识里面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只是平时太过理智,没有察觉到而已。

    她很忐忑,很不安,因为她此刻终于愿意正视自己的内心,不再自欺欺人,却发现那里仿如一片白茫茫的迷雾,比之前更加混沌,更加恍惚。

    景清漪突然有些不敢确定自己对祁懿琛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是喜欢么,又感觉比喜欢多一些,是爱么,她自己隐隐感觉应该还没到那么深的地步。

    唔,她昨晚和他做了,而且过程……咳,其实很享受,但现在想来,才发现一切都来的太快了。

    按照水到渠成的节奏,昨晚突如其来的欢爱并不是个好时候,有些像男女之间因为荷尔蒙作祟而一时产生的冲动。

    因为她发现自己回归现实生活后甚至无法正常地回应祁懿琛,难道是因为景丽欣的关系?她现在还没理得清一个完整的思绪来,可是却又知道他现在在自己的心里,地位是不同的。邪王宠妻:倾汉蛊王妃

    这,真是令人纠结!

    看到景清漪脸上露出的迷茫和纠结的神色,祁懿琛的眼里有些失望,但很快消失不见,反正现在人都已经吃进肚子了,来日方长,还怕有一天无法真的剖开她的心,彻底住进去?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

    祁懿琛向来觉得自己耐心十足,而且他觉得这种现状比之先前的逃避要好几百倍,虽然眼前这个小妮子还没有彻底认识到自己的内心,但是昨晚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个证明,她并不排斥自己,也愿意接受自己,尤其是身体那完美的契合度,那就够了。

    “想要后悔也没关系。”祁懿琛的脸上泛起严肃的光芒,他深深地凝视着景清漪,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

    景清漪轻蹙了蹙眉,黑葡萄似的眸子里凝结着无措,她不安地咬了咬唇,小声地辩驳道:“也许昨晚是个意外……”

    也许那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发生的意乱情迷的一晚,他们或许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吧,景清漪承认是自己怂了,她想要唾弃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就献出了自己。

    可那又确实是她自愿的,即便有酒精作祟,更多也是她的思维在控制,逼迫着她承认自己内心里的东西。

    “不,那不是意外,昨晚我们都很快乐,即使我们现在不在一起,以后也会在一起的。”祁懿琛见景清漪又缩回自己厚重的保护壳里,他的眉宇间滑落着沉沉的哀伤,他深邃的眸子里映衬着零星的光芒,他那带有磁性的声线仿佛带上了魔咒的力量,可以顷刻间迷惑人心。

    “我……”景清漪语塞了,舌头跟打了结一样,想要说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没关系。”祁懿琛轻轻抚过景清漪的脸颊,粗砺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细嫩的肌肤,引得她全身战栗,眸子里滑落着满满的忧伤,他的唇角微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轻柔的话语里藏匿着深深的爱恋,“我有耐心,会等到你答应的那天。”

    祁懿琛的声音里有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让景清漪的心脏瞬间揪了起来。

    怎么办,她为何突然觉得自己做得很过分,完全没有考虑到他?

    注意到景清漪神色的松动,祁懿琛的眼里迅速地闪过了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唔,清漪这小妮子,跟他斗,她还嫩的很……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觉得太快了,你给我点儿时间……”景清漪的眉宇间泛着深深的歉疚,她软下了语气,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有那么一些喜欢祁懿琛,在他不断的靠近她,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在他对着她笑的时候,那种微小的感情或许就在心里萌芽了。

    可是,景清漪并不准备如此之快就停止与他的殊死搏斗,因着景丽欣,在她没有彻底看清这段感情的时候,她无法与祁懿琛在一起。

    一直以来,景清漪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她要在百分之百保证自己安全的地方才能够安然入睡,感情也一样。

    第一丑后:皇上,求翻牌

    她并不觉得自己可以这么快的就接受一段恋情,虽然对方是个很诱惑她的男人。

    景清漪并不想让这段感情变得很草率,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不过她知道,如果与她在一起的人是祁懿琛,只要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就觉得心情很舒畅,所以,如果真的在一起,应该会令她很愉快。

    这种感情也许还不够深,所以,慢慢来吧。

    “可以,我们慢慢来。”似是猜中了她心中所想,眸光微闪的祁懿琛,决定以退为进,表现得格外大度。

    “那什么,你先让我去洗漱……”祁懿琛这时候正裸着上半身,他小腹上完美的肌理正散发着让人难以自持的诱惑力。

    景清漪觉得自己再看下去,整个人都会不正常了,她歪着脑袋,眼睛不再瞄准祁懿琛,四处躲闪着。

    邪邪一笑,祁懿琛挑着眉结束压在她身上的动作,在景清漪的惊诧声中直接掀开被子,拦腰抱起了她,扬声说道:“我带你去。”

    “喂!你干嘛!放开我!”景清漪在祁懿琛的怀抱里用力挣扎了一番,好在昨晚结束之后这个男人还知道给她清理了,然后让她换上了睡衣。

    不然这会儿就真的没法见人了。

    “我们昨晚都已经坦诚相见了,你还在害羞什么,嗯?”景清漪那胡乱地挣扎,祁懿琛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起来,他的喉结深深地涌动着,他暗骂了一句,这果然就是自找罪受,他强压住心底升起的欲念,深深地地吸了一口气,眼里尽是戏谑的光,那样不加掩饰的挑逗色彩分外迷人。

    景清漪被他盯得颇为难堪,她的脸迅速地涨红了起来,干脆自暴自弃地埋在了他的脖颈处,灼热的呼吸铺洒在他的皮肤上,引得他眸色渐深,她小声地说,就像嗡嗡的蚊子一样:“你的歪道理总是一大堆。”

    祁懿琛努力平息着心底的欲念,刚好不容易让她放松了警惕,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把她给吓跑了,总算是将人吃干抹净,此刻语气里满是洋洋得意:“嗯,只要是道理就行,你就乖乖听我的。”

    其实呢,是他知道那几个小时里面一不小心将人折腾的太厉害了,这回想要极力补偿,又心疼她全身疲软,才会亲自抱她去浴室。

    “呐,你的所有洗漱用品都在这里了。”祁懿琛一边说,一边将牙膏挤在牙刷上,往漱口杯里接满了水,放到洗漱台上。

    景清漪站在一边,看得她眼角直抽,她瞥了一眼紧张兮兮的祁懿琛,没好气地说:“你有必要这样子伺候我么,虽然现在我身上没什么力气,但还不至于到了瘫痪那个地步。”

    祁懿琛微挑了眉,那得意劲看着就生气得很:“我乐意伺候你,怎么样?”

    好吧,您是大爷您说了算。

    <dd id="foottips"></dd><dd css="tags">

    tags: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