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清漪,我是不是给你造成困扰了?
    古色古香的书房里,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滞了一样,仿佛一个动作就能将这平静击破。

    “这事,打算怎么解决?”景铭城的脸严肃得像尊石像,握着拐杖重重地敲击着地面,发出几声沉闷的声音,他那浑浊却炯炯有神的眼睛逡巡着景闻他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低沉的声音滑落在书房的角角落落。

    祁盛、贺建良与景闻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彼此眼中的含义讳莫如深,不过几秒,又全部转开了视线。

    “爸,要不就随了丽欣的意愿,安排她和祁懿琛结婚!”景闻皱着眉头,低着脑袋,他的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暗芒,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何不以景丽欣为挡箭牌,继续和祁家的联姻,沉吟片刻,缓缓地抬头,轻声建议道。

    “不行!”话音刚落,祁盛马上就跳出来反对,他的目光如电光雷火,威严得像一个纵横沙场的将军,见其他人都看着他,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他顿时平复了下心绪,沉声说,“这绝对不行!你们是不了解阿琛,我的孩子我了解,别看他平时玩世不恭,看似对什么都很淡然,一旦他认定了的事情,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如果我们强行安排,很有可能就是两败俱伤,那是很可怕的后果!”

    祁盛那双眼睛有神而且锋利,像钢钻一样刺人,景闻只是和他的目光相遇,就已然感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有一股无所畏惧的蛮劲。

    “两败俱伤?”贺建良的眉宇间泛着深深的疑惑,他不解地轻声问。

    “阿琛,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童媚遇害,与我有关。”祁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到昨晚祁懿琛说的那些话,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染上了些许的伤痛,沉声解释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激发他心底的暴戾,现在,尽量维持面上的平和!”

    贺建良一言不发,他的眼睛在眉毛下面炯炯发光,正像荆棘丛中的一堆火。

    “会不会太夸张了点?一个羽翼未丰的小子,我们用得着害怕吗?”景闻觉得祁盛有点危言耸听了,他见过祁懿琛,只是比同龄的年轻人更多了些沉稳,但其他的,应该也不过尔尔,他那略带浑浊的眼睛射出一道黯淡的阴沉的火焰,嘴角噙着一抹讥诮的弧度,语带嘲讽地说,“祁老哥,这些年的安逸生活,是不是把你的胆子给磨掉了?”

    “闭嘴!年轻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现在都年过半百的人了,还是拎不清轻重!”听到景闻那自视甚高的话语,景铭城气得直喘气,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景闻,紧紧地攥着拐杖不让自己因为太过愤怒而摔倒,盛怒之后,他的眼睛闪着一种为精明的老年人所独有的冷静光泽,“阿盛说的绝不是危言耸听!祁懿琛是个狠角色,从他那眉宇间的狠厉就能看得出来,还有,他也来找过我,向我求证,他当时就说什么不会放弃清漪,阿盛说得对,不要逼急了他!”

    “爸,那你说怎么办?”景闻低垂着眼睑,双眼眨动的时候泛着阴狠的暗光,他知道此刻景铭城的目光有多么的锐利,他的心底没来由地有些发虚。误入婚局,老公藏太深某崩坏的型月世界

    “你们自己再去想其他办法,能断了祁懿琛和明扬对清漪的念想那更好,如果不能,我只有一个要求,”景铭城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沧桑的脸上泛着深深的愁绪,他的眼睛蒙了一层薄雾,看什么都模糊不清,他想,他真的是老了,唯一的心愿就是景清漪能够在他的庇护下平安幸福,“那就是,绝对不能伤害清漪!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伤害了清漪,那就是与我为敌,我直接就找谁拼命去,我一个老头子也活了大半辈子,不怕入那杯黄土里,你们可要掂量掂量着!”

    祁盛、贺建良与景闻相互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地说:“知道了。我们会看着办的!”

    金色的阳光慵懒地洒在城市的上空,飘洒着如期而至的暖意。

    “清漪……”刚停好车的贺明扬远远地看到正踏进警局的景清漪,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里面含着一种热烈的光,他情不自禁地轻唤了一声。

    景清漪听到身后传来贺明扬的声音,她的脚步微微一顿,想到昨晚他的告白,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就假装没听到,加快了速度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贺明扬以为是距离远,景清漪没听到,就加紧了步伐,不一会儿就跟上了她的脚步,与她并肩而走。

    “哦,明扬,是你呀!”景清漪故作才看到贺明扬一样,她讶然地挑着眉,澄澈的眸光不自觉地躲闪了起来,朝着他嫣然一笑,故作坦然地打着招呼。

    贺明扬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景清漪,他触摸到她的眼眸里流露出的躲闪、推拒的情绪,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清漪,是在躲他吗?

    亦或是,昨晚的告白吓坏她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像被蝎子蜇了一下,感到刺痛,他宁愿是第二种猜测,如果是第一种,那就说明他让她为难了。

    “清漪,你刚是没听到?还是,你在躲我?”贺明扬强忍住内心的悲痛,微挑了挑眉,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眯缝着,像是能看穿人心似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可能是她的态度让他心生不安,他迫切地想要从她的口中得知答案。

    “明扬……”贺明扬的话语像是直接戳破了景清漪的谎言,她顿时觉得无地自容,不由地唤了一句,可又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她不安地低垂着眼睑,脑海里的思绪纷飞着。

    她顿了顿,有些歉疚地低垂着眼睑,细长而又浓密的睫毛遮掩了她蕴藏在眸子里的哀伤情绪,纷乱的思绪早已飞远了……

    贺明扬之于她,既是兄长,又是知己,只是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他会对她生出男女之情;祁懿琛对她的执念太深了,这是她的幸运,却也是不幸,不幸的根源在于她,她不能给予同等的回应;景丽欣痴恋祁懿琛,虽是对她耍了心计,但确是因为爱而不得,她也能理解。无限之斗破闪婚之老公还是原配好

    想到现在混乱的局面,想到已然捅破窗户纸的四人纠葛,景清漪的手情不自禁握成拳,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里,几乎快要掐破了皮,渗出了血!

    这像是盘死局,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破解,她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了,姐妹情谊不能断,只能拒绝祁懿琛,但他对她的执念很深,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让他恨自己,讨厌自己,放弃自己,直到彻底离自己……

    这是目前她仅能想到的解决办法……

    那明扬呢?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不忍伤害……

    一种缥缈的幻灭似的悲哀,在很远的一瞬间抓住了她的心灵。

    她仍是黑色的小西装,配上深色牛仔裤,简洁干净,清新自然,此时清丽的容颜被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柔风轻轻吹拂着,远看,竟美成了一副令人心醉的画……

    “清漪,我是不是给你造成困扰了?”贺明扬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抬眼,触摸到她眸子里掩映的纠结情绪,他的心忽地泛起深深的疼痛,涌动着难以言喻的伤痛,他别过视线,轻声问。

    神情恍惚的景清漪听到贺明扬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抬头,注视着他,她晶莹的眸子里还有未来得及消散的忧郁和痛苦。

    贺明扬在景清漪抬头的那刻,他的视线又直勾勾地凝视着她,看到她眸子里翻滚着的复杂的情绪,他不由自主地怔了怔,黑眸猛地缩紧后,又展开了,他强压住内心极度的不安,他的脸上迅速地展开了一抹温柔的笑,似是想用温暖的笑容抚慰她脸上蚀骨的哀愁。

    “不是,明扬,”景清漪轻蹙了蹙眉,她快速地眨掉眼眸中的哀伤情绪,轻轻摇头,略微不安地抿了抿唇,低声说,“不好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会……”

    “很惊讶?”闻言,贺明扬没来由地攥紧了手里刚从车里拿出来的饮料,深邃的眸子紧盯着景清漪那张笼罩着愁绪的容颜,他不喜欢看她这副模样,他想看她笑,她才二十来岁,她应该开心地笑,充满青春活力地笑着、生活着,褪去这满身不该有的尘埃,无忧无虑地享受阳光。

    “是,非常惊讶,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想到昨晚贺明扬那场毫无预兆地求婚,景清漪心里很受震动,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结冰的潮在雾夜中泛着光。

    贺明扬知道,刚刚恍惚的景清漪其实是在纠结,想必,昨晚的告白,还是给她带来了困扰。

    “没关系,我会给你时间消化,不逼你马上做决定。”贺明扬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底里的郁气吐了出来,他微挑了下眉,深深地看着她,黑眸里流光溢彩,是浓稠的温柔,他嘴角洋溢的笑容和煦如他背后的阳光,温暖俊逸,轻柔地说,“清漪,我不会给你任何压力的。当然,我更期待你给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