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墓地探视
    清晨,整个世界是清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雾气,温柔地洒在万物上,别有一番赏心悦目的感觉。

    一大早,景清漪和祁懿琛一道去西郊的墓地。

    车子的性能很好,加上祁懿琛本身车技娴熟,到达西郊的时候,比预期的时间要快了好些。

    因为前一晚下过大暴雨,地面有些泥泞,景清漪走的小心翼翼。

    祁懿琛在前头,手里拿着两束鲜花,返过身伸出另一只手来牵她,她抬眼,恬静地笑了笑,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十指相扣,相互扶持。

    景嘉和童媚的墓地在最里头的后山处,a城的土质大多松软,因为大暴雨导致山体滑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一旦滑坡,景嘉和童媚的墓地便是第一个受影响的。

    其实景清漪也弄不清楚,景铭城为什么会为父亲,母亲选了这么块地安葬,这附近加起来也不过四五座的墓碑。

    不过,这里的环境倒是真美的没话说。

    所幸,山体滑坡不是很严重,泥土只掩盖到了父亲,母亲墓地的一角,不算太大影响。

    祁懿琛把手上的鲜花递了过来,景清漪了然,伸手接过,而后缓缓蹲下身,把鲜花轻轻放到上面。

    她同父母合照的相片平视,她的目光,看着墓碑上那个跟自己眉眼处有着几分相像的面孔,心里不禁泛起酸楚。

    自她懂事以来,对父母的印象就是墓碑上这一小方块的照片,二十几年,都是这般模样,父亲俊朗成熟,母亲清丽大气的五官,温婉动人的微笑。

    像是很陌生遥远,又像是很亲切熟悉,说着不出的感觉。

    “爸,妈,今天我带一个人过来见你们,”景清漪轻蹲着,伸出右手抚摸着相片,轻轻地,有些感伤,她看了一眼祁懿琛,转而唇角上扬出一抹轻轻浅浅的弧度,柔声倾诉,“他是祁懿琛,对女儿很好……”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会替你们照顾好清漪的,许她一世无忧。”祁懿琛也蹲着,伸出双手握住景清漪的左手,他平视着相片上的男女,郑重其事地说。

    仿佛,时间就静止了下来,要不是耳畔边传来景闻的声音,还不知道要沉默到几时。

    “清漪,不是说了,周末来墓地,和我说下。”景闻就站在景清漪和祁懿琛的身后,手里抱着一束鲜花,他皱了皱眉,话语里藏着些许的嗔怪,“得亏我问了下阿琛,要不然可就错过了。”神画世界

    “想着叔叔您日理万机的,也就不打扰了。”景清漪站了起来,转身,朝着景闻嫣然一笑,她本就以为景闻那天说一道来墓地只是客套话,她低垂着眼睑,轻轻柔柔地解释道。

    “这有什么打不打扰的。”景闻挪出右手,轻轻地地拍了拍景清漪的肩膀,安抚地说,“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呢。清漪,下次可不许这么见外了呀。”

    “叔叔,我知道了。”景清漪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她只是乖巧地答复道。

    景闻上前走了几步,轻轻弯腰,将鲜花摆放在墓前,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神情顿时有些伤感起来。

    “叔叔,我父母的墓地被打理的很好,是您在弄的吗?”景清漪抬眸,看着景闻,问着出声。

    对景清漪的问题,景闻没有否认,点头回着:“是爷爷交代的,这几年,我有让人定期过去打理。”

    “谢谢。”不管是他亲手做的,还是请别人打理的,景清漪都觉得,这一声谢,她该说。

    “不用,这也是我该做的。”景闻缓缓地摇了摇头,谦虚的笑意漾在唇角。

    景清漪目不转睛地看着墓碑上的相片,思绪不知不觉第飞远了……

    她知道,她母亲童媚的遇害是有预谋的,并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花钱请杀手,就表示碗里根本就容不下她们一家。

    可见,那个人,与她家是有多大的怨仇。

    平时,她母亲为人和善,也不与人发生矛盾,没道理会下狠心雇杀手,除非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她父亲的死亡是在母亲之前,看似意外,实则疑点重重。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她父亲掌握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就是因为这个隐秘惹来了杀身之祸。

    杀害了她父亲之后,对方仍不放心,再雇人杀害她一家,刻意造成意外的假象。

    在当时,以着景家在a市的地位,不应该是草草了事,她爷爷景铭城定当施压,要警方调查清楚,可,并非如此,当年的事大多讳莫如深,像是所有人在隐瞒着真相,用谎言企图掩盖事实。

    这使得她非常困惑,想不通这个中的缘由……

    她不知道,景铭城在整件事上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将事情的真相查出来。

    带着农场上大学

    想到这里,她的神情顿时一凛,澄澈的眸子里快速地掠过一抹犀利的暗芒,

    “那一年,怎么就发生了那么多不幸的事情呢……”景清漪的脸上蒙着一层伤感的阴云,轻蹙眉,她那黑葡萄似的眼眸里凝结着一种哀伤,幽幽的语气里滑落着浓浓的凄凉之意。

    “清漪,别难过了,你不是一个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祁懿琛走上前去,紧紧地握住景清漪的双手,给予她最为需要的安慰。

    景闻颇有些谨慎地看了一眼景清漪,大脑在快速地运转着。

    景清漪这般感叹,究竟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

    如果是刻意的,她对于自己父母的死亡起疑了?

    那么,她对于事实,又知道了多少?

    都知道了?还是只知道零星一点,故意试探?

    他怎么也想不通,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使她起疑了呢?

    亦或者,她刚刚只是纯粹的感慨,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他宁愿是自己想多了……

    “叔叔,我记得爸爸是因为空难而遭遇了不测是吧……”景清漪见景闻神情恍惚,她也不知为何,心底就有种直觉,他绝对知道些什么。

    “啊,啊,是的……”景闻似乎刚晃过神来,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躲闪着,顿了顿,神情恢复自然,他的语气很平和,似是在劝说着她,“清漪,别想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人要向前看。”

    “我知道,可,最近,心底总不安,老是梦到爸爸妈妈……”景清漪皱着眉,凄婉的眸子里闪烁着细碎的晶莹,轻轻柔柔地诉说着心里的不安。

    “额,做了个什么样的梦?”景闻纵使心底有诸多怀疑,现在也不会鲁莽地问出来。

    “具体的场景我记不太清了,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汩汩的鲜血染遍了爸妈的身体,”景清漪清秀的眉尖忍不住蹙起,缓缓地合上眼,幽幽地说,“那一幕,我心惊胆战。”

    “清漪,就是那晚么?”祁懿琛浑身一震,想起那晚景清漪被噩梦惊醒的模样,他更是心疼得不得了,握着她的手更紧了紧。

    “嗯,那晚惊醒了,心底就总是不安。”景清漪轻点着头,半真半假地说。

    “清漪,你肯定是太思念他们了,这也情有可原,无需想太多。”景闻的双手背在身后,眸中闪着精光,理所当然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