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姐……我,我好像怀孕了。
    古色古香的书房里,安静的气息悄然滑落。

    “是谁?”景铭城掀起眼皮,目光炯炯地看着景清漪,他也很想知道到底会是谁敢寄恐怖快递给她。。

    “陆金海。”景清漪直勾勾地盯着景铭城的眼睛瞧,而后,她缓缓地说出代表事实的三个字,“对于当年的案子,我存在疑问,必须要查出来。”

    “可是,查出来又能怎么样?”景铭城低垂着脑袋,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话语里多了几分涩然,“凶手已经绳之于法,悲剧依然存在!”

    “不对,幕后黑手仍逍遥法外,我要尽快查明真相,这样,就可以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于法。”景清漪并不赞同景铭城的话语,她断然否决掉,一本正经地说出自己坚持的理由。

    “清漪,你坚信有幕后黑手?”满脸皱纹的景铭城,皱紧了眉毛,定定地看着景清漪,目光如炬,直截了当地询问。

    “是的,百分百相信。”景清漪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不让你查,你还是会继续往下查的。”景铭城悄悄地别过视线,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景清漪那么认真那么执着的神态,浑浊的双眼里流淌着浓浓的哀伤,“清漪,那你就去查吧,查到了同我说下。”

    “好的,爷爷。”景清漪轻点了点头,“爷爷,我先去上班了。”

    “好,去吧。”景铭城伸出右手,摆了摆,示意景清漪可以走了。

    景清漪深深地看了一眼有些疲惫的景铭城,轻轻转身,快速走出了书房,走之前还不忘将门给带关。

    “蓉姨。”在下楼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也急着要出门的黄蓉蓉,景清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清漪,来见你爷爷呀。”黄蓉蓉回头一看,原来是景清漪,估计是老爷子叫回来谈事情的,她轻轻一笑,温和地说。

    “嗯,中午抽了个时间来看爷爷。”景清漪轻点了点头,没有刻意隐瞒。

    “唔,约了牌友,我先走了。”黄蓉蓉也不想过多细问,引起景清漪的怀疑,她匆匆解释了一下,就急忙下楼梯,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逆天实力

    景清漪也不在意,就直接出了景家老宅。

    景丽檬推着明艳动人的景丽欣,进了她自己的卧室间,并且把房门上了锁。

    “丽檬,说吧,到底什么事?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景丽欣狐疑地皱了皱眉,看着一脸慌乱的景丽檬,她不由得出声问道。

    景丽檬这个人什么样,做了二十几年姐妹的景丽欣最是清楚不过。

    智商略余,情商堪忧,心里更是藏不住事。也幸好家底不错,不需要她出去上班。

    “姐……我,我好像怀孕了。”景丽檬微垂着头,她的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慌乱与惶恐,她吞吞吐吐的说着。

    “姐,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话完,看着景丽欣渐渐沉下去的脸,景丽檬更是不安。

    “你脑子有病是不是?”一向镇定的景丽欣听完了她的这些话,不由地脱口狠斥,但只须臾,她又是慢慢冷静下来,问着景丽檬:“逍遥快活的时候,怎么就不考虑后果?现在知道害怕了?问我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孩子的父亲是谁?”

    景丽檬猛摇头,对于孩子的父亲,她自己也是一无所知,只知道例假有很久没来,就去药店买了验孕棒来测,结果,就测出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我也不知道是谁,那段时间玩得太疯了,有点弄不清楚了。”

    “你!”景丽欣倒吸了口凉气,这事要是被有心人知道的话,那景丽檬的名声可就彻底地坏了。

    真是,最近,烦心的事情怎么这么多。

    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

    现在她自己也是焦头烂额的,她千方百计想要拆散祁懿琛和景清漪,奈何却找不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现在,只能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恩爱如常,却丝毫影响不了他们。

    祁懿琛,景清漪。tfboys之校草追爱

    她最开始低估了景清漪对祁懿琛的重要性,也低估了祁懿琛的痴心。

    如果祁懿琛不放弃,他真的是喜欢景清漪,那她景丽欣还有什么机会得到他的感情?她如此费劲心机,不都前功尽弃了?想到这里,景丽欣就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以及浓浓的无力感。

    朝夕相处这么久,景丽欣对景清漪也是有些了解,她习惯将她的聪慧隐在好脾气之下,让人觉得她很无害。

    可真要对付起来,景丽檬这样的脑瓜子,根本不够跟景清漪拼,就连她自己,也要小心谨慎,才不会着了景清漪的道。

    “现在……怎么办呀?”景丽檬见景丽欣紧抿着嘴唇不说话,她心生不安,无限不安,她走上前,扯着景丽欣的衣角,紧紧地捏着,小声地说,“我怕爸妈知道……”

    “能怎么办,直接去医院打掉!”景丽欣轻横了一眼景丽檬,没好气地轻哼一声,沉沉地说,“至于爸妈那边,我暂时帮你瞒着。”

    “那……是我一个人医院吗?”景丽檬的脸色苍白无比,这个后果,只能她自己承担,想到那冰凉的仪器伸入自己的身体里,她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嘴唇不安地蠕动着,低声说,“我,我害怕……”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景丽欣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冰冷冷的,说出来的话语虽冰冷,但能听出来是在关心人,“医院,我陪你去,以后要保护好自己,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再说了,打胎对身体会有一定程度上的伤害,不要因小失大!”

    看着景丽欣一副气坏了且无力吐槽的表情,景丽檬的心里也很是懊悔:“姐,我错了。”

    “现在终于听到你说一句错了。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好好反思一下。”景丽欣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她看着苍白无助的景丽檬,也不好再说什么斥责的话语了,“去医院的事,我来帮你安排。”

    景丽欣夺过自己的手机,划拉了几下便拨了个电话,精致的五官有着难掩的烦躁,将其去医院的事情一一打点了下,免了景丽檬的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