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落满满温情的空气里莫名地充斥着旖旎的味道。 </p>

    目光有些迷离的祁懿琛说这么暧昧的话,尤其是他的声音在这样的晚上,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引起无限遐想,景清漪直觉就想到那些羞人的画面,清丽的脸上泛着清浅的红晕,她怕他一眼看穿她那羞人的想法,于是,低垂着眼睑,细长而浓密的睫毛盖住了此刻她藏于眼底的情绪,她羞赧地轻咬着下唇瓣,思绪翻滚,可这才刚刚吃饱,会不会太心急了些?</p>

    祁懿琛起身,一路揽着景清漪进了卧室,结果却是自己又退了出去,回头定定地看着她,轻轻地嘱咐了声:“清漪,你先去洗澡吧,有些紧急公事,得马上处理。”</p>

    他冷不丁地说出这么一句话,让景清漪忍不住耳根臊红臊红的,为自己无比邪恶的内心。</p>

    她怎么会想岔呢?</p>

    真是,和他在一起之后,她也变坏了,喜欢胡思乱想了。</p>

    以前的她,根本就不会往那个方面想。</p>

    可是刚刚在客厅,他用那样渴望的眼神,那样灼热的呼吸,以及那样诱哄的语气,是个女人怕都会误会吧?</p>

    门口的男人在离去之前,转身深深地看了眼屋里满脸羞臊的人儿,轻而易举便能够猜想得到她此刻的旖旎心思,他忍不住沉沉笑开,嗓音里滑落着愉悦的心情。</p>

    那低沉的笑声如无意外地传进景清漪的耳里,抬眼,羞恼地瞪着祁懿琛,见他仍一脸坏坏的笑意,她直接愤愤地抽起床上的一个枕头,朝着他扔了过来。</p>

    只是,枕头扔过去的时候,卧室的门已被祁懿琛带上,以致那枕头最后是拍到了门后,接着又弹了回来。</p>

    因为临时决定回来,分公司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纵然有李文在那监管,后续还有些事情还是得他亲力亲为。</p>

    呵,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刚刚景清漪恼羞成怒的行为,想到这里,祁懿琛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p>

    他用那样低哑磁性的语气诱哄她回房,唔,说实话,当然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p>

    以前没去碰触,倒不怎么觉得太过需求,这会儿尝到了那滋味,每次见她,哪怕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会让他产生那些心猿意马的想法。</p>

    想来,到底他也是正直壮年的男人,哪怕以前再如何冷情,对那方面也不像那些豪门二代那些痴迷,当然,他也同样会有自己的需求,以及面对清漪时的那份情难自禁,让他无法自控。</p>

    不过,在这之前,怎么也得先把烂摊子处理一下,才能心无旁骛……咳,调戏清漪。</p>

    当祁懿琛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景清漪已洗好澡洗完头发出来,穿着一身睡衣,无袖上装还有及至膝盖上方的短裤,很保守很淑女的款式。</p>

    “过来,我帮你擦一下头发再吹干。”祁懿琛看着景清漪仍湿漉漉的头发,他轻蹙了蹙眉,他的手里拿着刚从衣柜抽出的一条毛巾,看见景清漪这样的穿着,只是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而后便让她将头发挽到一边,继而躺到床腰,头部侧着,搁在他的大腿上。</p>

    祁懿琛温柔地用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握着头发的力气很轻很轻,就怕一个不小心扯得她头皮痛。</p>

    不一会儿,待头发不滴水珠了,祁懿琛这才将有些湿的毛巾放到一边,低头睨视着搁在他大腿上的那张精巧的鹅蛋脸,然后拿起电吹风呼啦啦地吹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柔地穿进她的发丝里,真可谓是极致的享受。</p>

    景清漪一直面向着祁懿琛,鼻尖喷薄而出的热气直直撒向他小腹之下,他的身子早已处在紧绷状态,只是因为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他给她吹头发的动作之上,以致没有觉出异常,脸上更是没现出尴尬的神色。</p>

    大概过了一二十分钟,头发也吹得差不多了,景清漪因为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脖子便有些发僵,她下意识地扭动了下,想让自己舒服一点,却是惹来他一声难耐的闷哼。</p>

    这样独具象征性的磁性哑声,让景清漪猛地顿下扭脖子的动作,亮眸一敛,便是瞧见了眼前那处耸立。</p>

    许是因为没有心里准备,景清漪被他这样大的变化吓得直接跳起身,而后,好巧不巧的,头顶碰上他高挺的鼻端。</p>

    而后,两人都是一声闷哼。</p>

    景清漪是因为这一碰,脑袋生疼生疼,而祁懿琛,则是被她这样强烈的反应撞得鼻梁生疼。</p>

    几乎是下一秒,跳起的人儿便被那双大手拉回到身边,直接按在床上。</p>

    就在那一刻,房间里安静极了,祁懿琛拿眼睛直看着景清漪的时候,他的眼睛黑得像发光的漆,那里面贮藏着的爱情深不可量。</p>

    而后,他倾过声,坚硬的身躯覆在娇软的身体上,以着哑到不像话的声音魅惑着身下那个双颊酡红到几欲滴血的娇羞女子:“唔,你看,都已经这样了,还想逃哪去?况且,刚刚你自己不也在想吗?”</p>

    “我哪里有想?”此时,景清漪的脸红得像血,祁懿琛的灼灼目光,她不敢直视,侧过脑袋,目光微微躲闪着,轻咛一声,她的声音几欲蚊蚋,完全是在无力地反驳。</p>

    “没想?没想你为什么恼羞成怒地朝我扔枕头?嗯?”祁懿琛低头轻啄了一下景清漪的樱唇,哑声一笑,轻易就戳破她的口是心非,而后再次擒住她的嫣唇,细细撩拨。</p>

    细细的空气和鼻息纠缠在一起,交织着翻滚着……</p>

    欲念,在一个温馨的空间里压缩、膨胀、然后像烟花一样绽开,暖暖的空气氤氲着暧昧的气息,滑落着情人间的呢喃,细细的风带走细碎灼热的呼吸。</p>

    这样温情满满的夜晚,身边有着这样一个精力旺盛的霸道男人,景清漪自然逃无可逃。</p>

    几番无用的抵抗之下,终究还是随着他一起探进欢愉的顶端,身心融合的最深处,谱写深情的爱恋。</p>

    直至最后,她浑身绵软,意识半无的被他抱进浴室。</p>

    本书来自  /book/htl/27/27844/dexh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