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扬的轻音乐悄悄滑落在西餐厅的上方,撩拨着每个顾客心底那根柔软的弦。</p>

    “什么事呢?”景丽欣一听祁懿琛特意过来找她,想当然地以为是找她有什么好事,眼波微微一转,她原先面目上的平静安定,就一变而为娴雅热烈的表情了,那好像晶明当空的午日,在两秒钟之间变成灿烂庄严的夕阳一般。</p>

    “唔,前两天,清漪手机收到几条彩信。”祁懿琛双手抱胸,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情,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上,一双眯缝着的眼睛,目光闪闪,锐利有神,正威风凛凛地盯着景丽欣,像要把她看个透。</p>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景丽欣一听,神情一凛,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莫非,他知道了?可是,不应该呀,她做得很小心了,也许,只是在试探,千万不能着了他的道,她那锐利的目光中,闪耀出欲语还止的思想,故作镇定地说。</p>

    “彩信是几张相片,是我和一个女人的亲密照。”祁懿琛微挑了下眉,他也不觉得景丽欣会主动承认,继续冷着一张俊脸说。</p>

    “……”景丽欣的表情僵硬,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地紧了紧,轻颤着有些苍白的嘴唇,努力保持着微笑,默然无语。</p>

    “乍一看,还以为是真的,仔细看,就知道是电脑合成的。”祁懿琛冷冷地盯着景丽欣,微凉的语气里却滑落着冷漠。</p>

    “你不是在……”景丽欣想着那时候祁懿琛还在德国柏林,这边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在清漪身边安插了保镖,当即,她竟将自己的疑惑脱口而出。</p>

    “我应该在哪里?嗯?”祁懿琛挑着眉,尾音刻意上扬。</p>

    “没,我刚说错话了。”景丽欣慌乱地避开祁懿琛那锐利的眸子,心生不安,无限不安,她低垂着眼睑,仓皇地道歉。</p>

    “景小姐,我也不跟你废话。”祁懿琛轻嗤一声,他的瞳仁亮晃晃的,仿佛两支就要射出去的火箭,目光炯炯地盯牢景丽欣,“这种事,我不想再见到了。”</p>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景丽欣想着只要她死咬着不承认,祁懿琛也不能拿她怎么样。</p>

    “景小姐,你真不知道么?”祁懿琛的脸上满是鄙夷的神情,目光挑剔,咄咄逼人,“若不是看在清漪的份上,哪会如此放过你?”</p>

    祁懿琛的目光如冰水浇在景丽欣的脊梁上,寒彻肌骨。</p>

    “清漪,清漪,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有她?”许是被祁懿琛这般冷淡的表情还有陌生的疏离伤到了心,景丽欣的话音有些伤感,眼神里有爱意也有嫉妒,明知道他的心里就只有景清漪,但她仍执意问出个结果来。</p>

    “我爱她,自然会将她放在心上。”祁懿琛说起清漪的时候,那眸中的神色顿时变得柔软了起来,眼中满满的爱意不曾掺假。</p>

    “那,我呢?”景丽欣的眼眶有些红,抬眼,倔强地看着祁懿琛,她不死心地问。</p>

    “你,与我何干。”祁懿琛看都不看一眼景丽欣,他的眼神,是那样冷淡,如向两只深不可测的古潭,石子投进去,连波纹都不起。</p>

    “约我吃饭,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话?”景丽欣紧咬着惨白的嘴唇,微肿的眼皮里嵌着两只枯涩的瞳子,像雨夜的街灯,闪着凄清冷落的光。</p>

    “是!”祁懿琛很是干脆地点头承认。</p>

    景清漪下班,走出警局,准备拦辆出租车的,结果等了十来分钟,还没见到一张出租车,估计是下班高峰期吧,她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她那双眼睛清澈晶莹,微微转动的眼珠流露着一层梦似的光彩,她正兀自深思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本地陌生号码,短信内容是:想知道我是谁么?走到右边的巷子里,将有惊喜等着你。</p>

    一看,景清漪自然就认为是骚扰短信,也就没在意,隔了差不多一分钟,手机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还是刚刚那个号码,内容却有些变动:真不想知道我是谁么?见了我,你就能解决心里的疑问哦。</p>

    短信的末尾还添加了一个恶魔似的嚣张的笑脸。</p>

    这条短信,顿时激起了她的兴趣,她总觉得这不是恶作剧,于是,她朝着右边的巷子走去,边走,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周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p>

    大约活了十几分钟,她已经走到巷子的深处,周超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估计是别人的恶作剧,她也就放松了警惕,准备转身回去。</p>

    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突然窜过来一个身影,那人几乎是抡起双手,掐住景清漪的脖子,用着强悍的劲,她垂在空中的双手扑腾扑腾地拍打着他的手臂,他却丝毫不为所动。</p>

    景清漪拼了命地挣扎,却是在做无用功,因为,此刻她的脖子上,是他的两只手同时使劲。</p>

    严金辉那苍白的脸上两个深陷的眼窝,近处看着,既像活骸骸,又如似有若无的幽灵,浑身散发着死亡般的气息。</p>

    严金辉狂怒地把景清漪撑到身后的墙壁身上,这是条小巷子,平时也没什么人会走这条巷子,在这里行凶,几乎是个比较好的选择。</p>

    窒息,痛苦,濒临断气的惊恐,倾袭着景清漪仅有的感官意识。</p>

    从始至终,她没有哼过一声,也没有用手去掰开这样疯狂的严金辉。</p>

    因为,她根本无法动弹,喉间处被他掐的,憋不出一丝声音。</p>

    若不是这里光线比较暗,景清漪相信,自己此刻的脸色,看起来是非常骇人恐怖的。</p>

    景清漪觉得,如果严金辉再掐个几十秒,她也许真的会断气也说不定。</p>

    “喂,你在干嘛?”远远地,一名环卫工人看到这边出现了些许的异常,似乎是一个男的在行凶,他神情一凛,抬起手,指着那边,大声喊着。</p>

    所幸,上天到底还是垂怜她,在她即将要坚守不住的时候,因着环卫工人的一声大喊,严金辉倏地收回了手,朝着环卫工人相反的方向跑去,很快就消失在巷子深处。</p>

    脱离了他的双手支撑,景清漪整个身子发软的倒了下去,剧烈的咳嗽,大口的喘气,都没办法让她一下子吸进足够的氧气,让身体回归正常的呼吸循环。</p>

    环卫工人迅速地跑了过来,连忙扶起景清漪跌落在地的身子,哆嗦着唇,不停地说着:“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我马上送你去医院。”</p>

    景清漪几近休克,环卫工人在耳边说着什么,迷迷糊糊的,她根本听不清,只是任由他抱着她的身子,放进车里,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眼神涣散。</p>

    本书来自  /book/htl/27/27844/dexhtl